q91cc精彩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二百七十九章 恭喜獲得上上籤分享-sglrk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冰海的湖泊中,冰海女神从湖中出现。
她望着无尽大海,眉头微蹙。
“不对劲。”
“大海比以往要宁静一些,这种宁静不是正常的宁静。”
“是要发生什么事了吗?”
冰海女神看着海面,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冰海女神张了张口,属于她的力量开始传递出去:
“你那边有异常吗?”
这声音传递的很远,但是能听到的只有一个人。
光明神。
很快,光明神的声音随之而来:
“光变的柔和了起来。”
两位主神都没有再开口。
而是选择了沉默。
许久之后,冰海女神又一次开口:
“有办法让黑暗女神苏醒吗?”
光明跟黑暗是对立的,同样也最容易刺激对方。
“在尝试。”
“代价呢?”
对面没有声音传过来,光明神选择沉默。
看来代价并不小。
随后他们结束了通讯。
冰海女神看着无尽大海,轻声道:
“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不详的预感绝对不是错觉。
所以未来必然会发生什么让他们难以承受的事。
但是会是什么事,无人可以知晓。
最后冰海女神沉入湖底,唯一能做的,就是壮大神众的实力。
还有就是试探陆水,把一切存在疑点的东西,统统排除。
……
“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仙庭的浮空岛会议中,主持会议的前辈开口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近修炼顺畅了许多。”魔剑斩徒开口道。
“你应该是接触了无上剑道带来的效果。”主持会议的前辈解释道。
魔剑斩徒点点头,他也觉得可能是这样。
不过除了这个变化,他确实没有什么其他变化。
“刻画符箓似乎更加顺利了。”高远也开口道。
“应该跟天机楼宇有关,你是不是已经将对方跟丢了?”主持会议的前辈又一次开口。
高远一时间没有说话。
最后点头。
看来,天机楼宇确实在千方百计躲着他。
可是为什么呢?
他始终无法理解。
因为仙庭?
不太可能的样子。
“难道哪里出问题了吗?前辈为什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听云惜好奇道。
非要说周围有什么问题。
她感觉今年的秋天,叶子落的不太勤快。
一些风景,树叶不黄美感大大折扣。
主持会议的那位前辈看着所有人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些荒芜的土地有了新芽长出的迹象,或者秋天的树叶发黄速度有了减缓。”
其他人都是一愣。
这算什么奇怪变化?
高远更是无法理解:
“现在即将九月份,理论上离树叶发黄,还有一些时间。
就算有些地方叶子落的早,但是减缓应该无法看出的。
就算真的出现减缓,也不应该算什么奇怪迹象才是。”
其他人点头,他们转头看向为首的前辈,希望能够得到解惑。
“战神心有所感,或许这些不起眼的变化ꓹ 会带来巨大的问题。”主持会议的前辈继续道:
“战神那种级别的存在,如果心有所感ꓹ 绝对不会是错觉。”
其他人有些不理解,这些小问题,真的会带来未知的威胁吗?
“虽然我也感觉树叶变黄比往年慢了一些ꓹ 但是这会引起什么巨变吗?”听雨惜好奇的问道。
“会有什么大事,暂且不说。
战神是有对策了吧?”有人开口问道。
“具体会发生什么事ꓹ 确实没人知道。
但是战神希望我们从现在开始全力唤醒太一仙君。”主持事宜的前辈看着所有人说道。
“太一仙君?”
所有人都是一怔。
太一仙君可以说是所有仙君中最强的几个之一。
据说他的实力甚至在仙庭战神之上。
但是这种强者,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苏醒。
这太难了。
而且对太一仙君来说ꓹ 也不是什么好事。
“真的有必要吗?”魔剑斩徒问道。
如果全力唤醒太一仙君ꓹ 那么他们手中的计划,就等同于受到了影响。
这对仙庭之后的实力增涨,几乎是致命打击。
因为他们不确定太一仙君能不能在这个时候被唤醒。
能提前让星司仙君醒来,已经算运气好了。
可让太一仙君醒来,不一定有这等好运气。
主持会议的前辈,看着所有人,最后道:
“投票吧。”
目前仙庭一些强者的复苏都是由他们五个人在处理ꓹ 所以到底要不要全力让太一仙君苏醒,基本就要看这五个人。
所以投票是最好的选择。
战神在全力为自己的事做准备ꓹ 影响不到这五个人。
当然ꓹ 他们也不可能左右战神的想法。
“开始吧。”主持会议前辈说了开始ꓹ 就直接表明自己的想法:
“我选择同意全力唤醒太一仙君。”
“我拒绝。”魔剑斩徒看着所有人道:
“我这边的事即将收尾ꓹ 或许能有重大收获,这种收获可遇不可求ꓹ 如果这个时候放弃ꓹ 不一定值得。”
“我也拒绝ꓹ 我这边同样在收尾,如果放弃ꓹ 等同于功亏一篑。
唤醒太一仙君并不是不行,但是至少需要给我一些时间。”听云惜同样选择拒绝。
“我同意。”高远看着所有人道:
“如果战神心有所感,那么神众跟佛门同样会有所感觉。
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全力让最强的一些人醒来。
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这种可能无法排除。
那么一旦让他们成功,对我们来说影响可能非常大。”
“也就是说,大家都在赌,我们不赌可能会保持现有优势,也有可能会直接输?”最后一个人开口说道。
没等其他人开口,他直接表明了立场:
“我选择同意。”
投票结果出来了,没有人多说什么。
这是他们得出的结论,结果也需要他们来背。
“现在暂时停下现有的事,全力让太一仙君苏醒。”主持会议的前辈开口说道。
“如果这次成功,希望前辈给太一仙君提一个醒,实力没有恢复,不要有什么太大行动。”高远开口建议。
星司仙君的事是一个意外。
不过佛门是有力的例子。
他们对佛法没有什么了解,无法领悟佛门不停送人头的举动。
仙庭虽然也死了不少,可那都是别人找上门来。
跟佛门不是一个概念。
神众也不一样,那是试验出现了未知结果。
佛门全程就是送。
去感化陆家族长,直接没了消息,古佛苏醒也好不到哪去,那么强不去惹陆家,却死在剑一峰。
佛门全都是莫名其妙死去的。
所有人点头,表示这件事确实需要重视。
当然,他们告诉战神就好。
仙君这种级别的人物,还是需要战神劝说。
————
早上陆水他们上了火车,这次的目标是海棠湖。
临时改了目的地,不过没什么影响。
“在海上也可以有淡水湖吗?”东方茶茶好奇的问道。
她自然是坐在慕雪身边。
不过此时的她拿着画板,在学画画。
“表嫂,真的不能直接写吗?”东方茶茶又问了句。
陆水没理东方渣渣,那么多问题,发问的人大概也没指望别人回答。
“多画画少说话。”慕雪轻声道。
“哦。”东方茶茶低头画画。
她学画画还是很来劲的,跟她学写字一样来劲。
未来画画肯定跟写字一样擅长。
要知道她的字非常好看。
陆水自然知道东方渣渣学画画的用处,可作用并不是很大。
用她眼睛召唤出来的灵兽,实力非常有限,顶多与东方渣渣的修为齐平。
刚刚这么想,陆水就突然一怔。
“仔细想想也不一定。”
陆水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召唤出来的灵兽或者圣兽,没有继承东方渣渣的脑子,那么综合战力是能超过东方渣渣的战力的。
看来学画画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听说海棠湖的鱼跟淡月湖的鱼相差不多,陆少爷等下要去钓鱼吗?”慕雪看着陆水问道。
听到钓鱼东方茶茶就举手小声道:
“我钓鱼很厉害。”
咚!
慕雪弹了下东方茶茶的额头,轻声道:
“画画。”
“哦。”
东方茶茶低头画画。
不过她真的很厉害,要是真钓鱼,她就露一手给表嫂跟陆水表弟看。
对于钓鱼,陆水觉得可以看看。
不过把时间花在钓鱼上总感觉有些浪费。
“我们为什么不用抓的呢?”陆水开口说道。
他觉得这样会快很多。
慕雪无语:“……”
抓哪有钓好听。
而且海棠湖的鱼少的可怜,基本没人钓得到,抓鱼也抓不到。
不过慕雪并不在意,对她来说,安静的待在陆水身边,看着他钓鱼就够了。
……
一个小时的车程,此时真武轻声提醒了句:
“少爷,少奶奶,海棠湖到了。”
这时候火车也已经停下。
陆水跟慕雪自然是起身下车。
东方茶茶把画板收了起来,跟着下车。
一下车东方茶茶就看到了远处的大湖,湖中间有一些亭子,以及石柱。
而且湖的中间位置还有湖,只是太远了看不清。
这里怎么说也是岛屿,正常视野自然无法一眼看尽整座岛屿。
“表嫂,我去里面画画。”东方茶茶有些兴奋道。
她要边探险边画画。
东方茶茶要进去,慕雪自然不会有意见。
刚刚好可以跟陆水独处。
之后东方茶茶就带着香芋往里面而去。
看到东方渣渣离开后,陆水对着慕雪道:
“慕小姐是要去买东西了吗?”
慕雪轻轻点头:
“陆少爷要去吗?”
陆水表示同意:“慕小姐要买的是什么?”
“一种花香。”
“慕小姐身上已经很香了。”
“可是我自己闻不到。”
“慕小姐是说我嗅觉有问题吗?”
“……”
你是整个人都有问题。
不过是我喜欢的问题。
慕雪觉得等她跟陆水熟悉了,这些话就能直接说出口。
……
天机楼宇坐在摊位前,他看着往来人影,这些人没有一个找他算命。
而原先的道人一直站在天机楼宇身后,仿佛一位侍从。
他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担忧。
今天他是看到这位前辈算命的,对方是真的会算,而且造诣非常高。
他观看着都能有种明悟的感觉。
野蠻公主拽惡少
这本应该是好事,但是对方这么强大,却突然要帮他摆摊算命。
其中真的没问题吗?
万一是送他最后一程呢?
可这也没有理由。
道人内心叹息。
不管如何,他都必须接受,因为根本无法反抗。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天机楼宇安静的坐在那里。
这个时候有个男子站在摊位前,他有些好奇的看着天机楼宇道:
“算命的换人了?”
天机楼宇看着这位年轻人,面带微笑道:
“小友要算一卦?”
这男子坐在摊位对面,好奇道:
“前辈是那个宗门的弟子?”
对方叫他小友,不叫前辈总感觉自己不礼貌。
“一介散修。”天机楼宇把一贯竹签放在这男子前方,道:
“小友随便抽一根。”
犹豫了一些,男子就伸手拿出了一根竹签。
他自己先是看了一眼,看看竹签有什么标记。
说实话,他对这方面也有一点点的研究。
他觉得对方要是信口雌黄的话,是有揭穿的把握的。
当然,如果说话太好听,他觉得花点钱听听也没事。
只是刚刚看向竹签,男子就愣了下,上面什么都没有。
任何标记都没有,如同一根普通的竹签。
这算什么签。
“上上签。”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男子:“……”
这就看出来了?
但是对方说是上上签,难道他还要反驳一下?
“前辈怎么看出来是上上签的?”犹豫了下男子还是开口问道。
“卦象。”天机楼宇看着男子道:
“卦有千种包罗万象,签之所指乃正东方。
持签往东走,便是小友的机会。”
婚久情已深 紫千紅
男子皱着眉头,道:
“前辈觉得我想要的是什么机会?”
“搭讪的机会。”天机楼宇含笑道。
男子一愣,最后默默放下灵石,持签往东面而去。
等男子走远,天机楼宇才笑道:
“很有趣,是吗?”
“你觉得他成功了还是失败了?”石龟开口询问道。
有时候只知道一半,是一件很难受的事。
尤其是跟在天机楼宇身边,那真的是知道开头,却无法得知结果。
“我说了,上上签。
只是跟这位小友心中所想会有些不符罢了。
有些时候,人总会关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从而忽略了身边的美好。”天机楼宇平静的开口,仿佛看透万物变化。
“每次都是说一半藏一半。”石龟叹息。
一不小心嫁冤家 聿天使
一边的道人觉得说一半藏一半很神秘,也很合理。
错了不会被拆穿。
“卦象虽有千种,包罗万象,可天机难测,变数万千,天地远超万象,难有定论。”天机楼宇道。
他不会给出绝对的答案。
能给的只是一种可能。
从而去引导对方,走向心中期望的未来。
“比你年轻的时候,神棍多了。”石龟低声道。
一边的道人没有觉得不对,反而觉得太对了。
他要把听到的记下来,以后说话都显得他高端。
但是,只要能理解领会这些话。
他可能能有一些算命的收获。
天机楼宇笑而不语。
年少轻狂,谁能避免?
“香芋,等等你坐着让我画。”突然的声音传到了天机楼宇耳边。
“茶茶小姐都会画人了吗?”香芋有些惊奇。
“不会呀,就是感觉说出去比较厉害。”东方茶茶说道。
香芋:“……”
她都不知道自己会被画成什么样。
这时候天机楼宇看到两个人从他前方走过。
只是在看到其中一个人的瞬间,他突然一愣。
“身具金光,功德加身的表现,脚踩万千机缘,意味着福缘深厚,未来之路遍布七彩,此女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修真界居然有这等特殊之人。”天机楼宇心下震撼,而后下意识开口:
“两位请留步。”
天机楼宇突然开口,让石龟有些意外。
他多少年没有听到天机楼宇主动开口了?
这两个女的有什么特殊的吗?
它看了过去,有一个还算可以。
其中戴眼罩的可能有些不正常,但是它依然没有看出这个少女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顶多眼罩上面的剑字写的不错。
东方茶茶跟香芋都是一愣,而后看向一边的摊位。
“你是叫我们?”东方茶茶看着摊位的主人,指了指自己问道。
天机楼宇点头:
“小姑娘,要算一卦吗?
不准不要钱。”
天机楼宇刚刚是情急之下开口的,但是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少女真的太特殊了,如果能够让她拜入天机阁,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绝不能错过。
他甚至想要自己收徒。
如果这少女有这方面的天赋话。
“准了就要钱吗?
感觉秘密被知道了,还要给钱,很亏的样子。”东方茶茶说道。
天机楼宇:“……”
香芋:“……”
石龟:“……”
一时间他们居然没办法反驳。
“小姑娘可以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不准不要钱,准了也不收钱。”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他需要让对方知道他的特殊与强大,从而让对方拜入天机阁。
东方茶茶有些警惕:
“香芋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就是最贵的,香芋说的通常都对。”
香芋:“……”
不过这个人突然找她们,确实有些可疑的样子。
骗子通常都喜欢叫住你,然后给你算一卦。
天机楼宇从未感觉给人算一卦会这么难受。
整个修真界多少人哭着求他让他算一卦,这少女倒好,各种不想让他算卦。
“小姑娘要去湖中心画画?
没有必要的话,还是不要去的好,里面要下雨了。”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东方茶茶跟香芋对视了一眼。
雨中画画肯定更有感觉。
轰隆!
突然间,东方茶茶听到了雷声,转头看去。
发现湖中心确实有乌云聚集,就要下雨的感觉。
“这是算出来的?”东方茶茶看向天机楼宇问道。
天机楼宇不可置否的开口:
“你觉得呢?”
犹豫了下东方茶茶就坐到了天机楼宇对面,香芋跟在东方茶茶后面,这种事看不出什么。
所以她没有理由劝告茶茶小姐。
保持警惕就好。
而且陆少爷跟慕小姐都在附近,有问题也不担心。
想到这个,香芋就是一愣。
一夢一浮生
陆少爷二阶的修为,慕小姐普通人。
可是她居然会觉得有这两个人在,会显得很安全。
这安全感也不知道哪来的。
香芋立即挥去心中令人诧异的想法。
“小姑娘要算什么?”天机楼宇带着轻微的笑意问道。
他相信自己能够用实力,让这位少女拜入天机阁。
东方茶茶好奇道:
“什么问题都可以?”
天机楼宇点头:
“但说无妨。”
“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强。”东方茶茶开口问道。
惡少的烙吻
“要多强?”天机楼宇问道。
想变强最好,洞察命理,够强了吧?
东方茶茶思考了下,道:
“所有人都打不过我,那种强。”
其实是想说比表嫂强,但是表嫂不让说她强的事。
天机楼宇摇摇头:
“修真界强者无数,你要怎么确定暗中没有人可以比你强?”
“那要怎么确定?”东方茶茶好奇的问道。
她自然不可能知道答案。
“窥探天机。”天机楼宇看着东方茶茶道:
“如果你有能力去窥探天机,去看世间生灵命理,那么就能从天地中,看到强者所在,看到强者的位置。
身在现在,却可以活在未来。
那时,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强,是不是天下无敌。”
“可是我不会看天机啊。”东方茶茶道。
“可以学,小姑娘有得天独厚的天赋,机缘无数,学什么都快。
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特殊。
这种特殊如果没有人指引,难免泯于众人。”天机楼宇看着东方茶茶,认真的说道。
这时候石龟听出来,天机楼宇居然要收徒?
“这个小丫头这么特殊吗?天机楼宇居然故意在引导对方拜师?”
妖孽兵王 缸裏有米
石龟有些惊讶。
可是他还是没有看出对方到底哪里特殊了。
东方觉得有些复杂。
美漫諜影
“先算一卦,让我帮你算算变强的道路是顺利,还是有万千阻碍。”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他自然不会太过心急。
目的性太强,会被警惕,很难说动对方。
“好。”刚刚得事太复杂,直接算命就简单了。
等她强了,香芋说什么都不好使,陆水表弟偷袭也是会被她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