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h94人氣玄幻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愛下-第441章 院長,那老禿驢瘋了看書-wrwdz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独眼男跃过一座又一座大厦楼顶,动作矫健的很,落到一座大厦楼顶的他,没有立马跳跃。
“咦!”
“总感觉好像忘记某件事情。”
沉思片刻,没有想到是什么事情,脚尖一点,朝着特殊部门跃去。
青山精神病院。
“咚咚!”
“请进。”
郝院长背靠着真皮椅,百般无聊的刷着朋友圈,就想看看曾经那些治愈出院的患者都在干什么。
食戟之最強吃貨 曾經何時
前段时间有位患者竟然来忽悠他,被他一眼看穿病还没好,又重新抓回来治疗。
有时,他都为自己的尽责感到自豪。
全世界能有哪家精神病医院的院长能够做到他这地步的,没有,绝对没有。
“大师,有什么事情吗?”郝院长放下手机,手机屏幕盖在桌上,起身微笑的询问着。
对于这位大师嘛……
郝院长一直都怀疑对方具有潜在的一些问题。
不是很明确。
需要不断的观察。
但住的地方安排的很好,就是跟患者们住在同一个走廊,方便管理。
当然。
寻常患者想要来找他这位院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敢刚进门,就直接被护工扛回去。
不管如何,这位大师的金手镯还是很不错的。
阿大道:“郝施主,虽说贫僧在此地仅有一日之多,但却让贫僧发现此地拥有慧根之人实在是太多,就说那位星空教授,实在是一位高人。”
看……
离疯已经不远。
郝院长微笑道:“那好啊,遇到高人可以好好交流,探讨一番,说不准能有进步。”
说到这位星空教授,郝院长只能说我没来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在青山,平日比较孤僻,后来开了一个补习班,一群患者去学习,能够领导一群患者学习,那这位星空教授的情况能简单吗?
異世大 最愛吃涼糕
关于这一点。
他早就给青山各位患者列出排名。
林凡跟老张榜上有名,对自身的残忍度极高,但现在好了很多,具体是怎么好起来的,这问题就很复杂,应该是离开青山到了外面,精神方面逐渐改善了吧。
阿大道:“不瞒郝施主,贫僧跟那位星空施主有过交谈,但对方对贫僧好像有些误会。”
听到这话。
郝院长陡然上心。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又没有什么用,别说是想让我给你去跟星空教授交谈吧?
他琢磨着。
总感觉有这种可能性。
郝院长轻咳道:“大师,这位星空教授脾气就是这样,你可以耐着性子跟他好好交流,我想你会有很大的收获。”
“贫僧性子是有的,也准备跟星空教授好好交谈,机缘巧合,在门外听星空教授所说的那些学识,颇有感悟,暗合宇宙星辰大道之理。”阿大已经将星空教授当成高人。
楼层度很高的那种高人。
郝院长越发感觉这位大师有问题,他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夸赞星空教。
当然,身为专业的精神病院的院长,他从来不会主观性的贬低任何一位患者,而是亲身感受,开动脑筋,思考患者说的话到底有没有道理。
因此,他现在暂时不予点评。
“哦!”
郝院长应道。
他已经有些不想跟对方交流,所以表现的很敷衍。
意思很明确。
天星戰紀 吳圩fly
大师……你该走了。
我身为青山精神病院的院长时间很宝贵,分分钟好好几万呐,你想跟患者聊天,就继续去聊,跟我聊有啥意思。
阿大道:“郝院长,不知我是否能跟星空施主住在一个房间里。”
他很期待,如果能够跟星空施主住在一起,就能跟密切的关注对方,要是能够跟对方论道,绝对会有收获。
郝院长为难道:“不行啊。”
“为何?我看郝施主欲言又止,必然是有原因,不妨说出来,如果真的不可行,贫僧绝不多问。”阿大温和的询问道。
他身为十大传教者榜首,对传教是很有心得的,别的九位想要赶超他,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们注重数量,我却注重质量,仅需要传教一位,就能赶超你们所有。
郝院长摇头道:“那位星空教授住的房间是我们这里最为珍贵特殊的VIP套房,属于个人的小单间。”
“麻烦郝施主帮帮忙。”阿大说道。
郝院长手指敲着桌面,面色凝重,“不是我不帮忙,而是很麻烦啊。”
都已经说到这种程度,还不明白吗?
阿大没有追问,一颗玲珑佛心看透一切,低眉犹豫沉思着,随后低头取出挂在脖子上的一条项链,链子很普通,关键是垂挂的物件很是不错。
缩小版的小如来金佛。
阿大双手合十,将小如来金佛放在掌心间祷告着,片刻后,将项链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郝院长,我佛慈悲,贫僧很想跟星空施主同住一间。”
郝院长眼睛一亮,“感谢大师好意,知道我最近心神不宁需要金佛镇压,等我这段时间心神平和下来,双手奉还。”
阿大心中无奈。
需要传道的地方真的好黑啊。
世人心黑需要我佛感化他们。
“能帮到施主,贫僧很欣慰。”阿大微笑道。
郝院长就喜欢这些人,都没说什么,就知道该怎么做,他早就知道这和尚来历不明,寻常人肯定吓得半死,但对他来说,这些能有什么的。
他借我这地方传道,我图谋他身上的……呸,说错了,怎么能说是图谋,应该是各取所需,互相帮助才是。
走廊,病房。
萌妻討喜:老公太高冷 馬語孝
护工跟医生们看到郝院长都点点头。
工作群都交代清楚。
只要看到他跟老秃驴在一起,就都别谈患者的事情。
病房前。
郝院长透过门前的玻璃看到星空教授埋头苦干,面带微笑推门进去,“教授,说点事情。”
没有理睬。
郝院长知道星空教授的情况。
百花一葉陸小鳳
都是小问题。
直接走进去,低头一看,星空教授正在画着星空图案,还真别说,画的的确好,就这样的绘画能耐,就算有点能耐的画家都未必能比得过。
“这位大师想跟你住在一间屋内,你同意吗?”
星空教授还是低头绘画着。
就好像没有听到郝院长说的话似的。
郝院长不急不躁,他是专业人士,遇到这种情况,继续追问就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好,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郝院长微笑道。
可以不说话,就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
“我不同意。”
星空教授头都没抬的说着。
郝院长将大师拉到外面,摊开手,显得很遗憾。
“大师,你也听到,他这是不同意。”
他根本不等大师开口,接着道:
“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负责到底,等过段时间情况好转,我来跟他聊一聊,现在纠缠只会激怒他,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大师懂我的意思吗?”
阿大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如果永信大师在现场,绝对翻译给郝院长听,他这是想干你,但被‘阿弥陀佛’的佛号镇压下去。
郝院长轻拍着他肩膀,“放心,我是很靠谱的。”
说完就走了,留下阿大孤零零的站在走廊中,不知在想着什么事情。
片刻后。
“兄弟,买表吗?”
阿大回头,看到一位男子鬼鬼祟祟的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笔,便开口问候着。
“施主,你好。”
“买表吗,进口货,保值,流行,时尚,品味一绝。”
“好,那请施主给我来一块。”
……
办公室。
郝院长坐在办公桌前,看着项链,心情美得很,咬一下,很硬,绝对是真金的。
拿出手机,翻找着通讯录。
很快就锁定一位目标。
藏家麦大师。
咔擦!
郝院长对着金佛项链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传给对方。
几乎没过多久。
就有信息回复。
藏家麦大师:“真金的?”
郝院长:“开玩笑,我能不摸金。”
藏家麦大师:“好,就按照现在金价,千足金四百一克回收,你看怎么样?”
郝院长:“滚蛋。”
玛德,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不老实,竟然跟他谈金价,谈你个大头鬼,都想将这家伙锤死。
藏家麦大师:“郝院长,我就开个玩笑,但不管怎么说,你也得给我讲讲这金佛项链的历史吧,说实话,做工很不错,大师中的大师级水准,宛如天成,但我很想问问,这到底是什么佛,总不能说是如来佛吧,长的又不像啊。”
郝院长:“不是咱们星球的东西,你自己想。”
咚咚!
就在此时。
资深主任匆匆进来,神色惊慌道:“院长,出事了。”
郝院长放下手机道:“慌慌张张的像什么?遇事不要慌,要淡定,先深吸几口气,舒缓一下心情。”
“哦哦。”资深主任深吸两口,心里佩服,院长不愧是院长,看我如此惊慌都一点都不慌,真的太佩服,他跟随院长学习很久,但还是感觉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
“说吧,又出什么事情了?”
林凡跟老张都不在这里,还能出什么事情,他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青山精神病院和平的很,要说出事,那也得等他们回来才差不多。
眼前这位资深主任还是有点稚嫩,还是需要好好调教一段时间。
“老秃驴跟一位患者打起来了。”
“打的很严重。”
“而且那老秃驴的病情很严重,被揍的鼻血直喷,竟然还说如果能让施主发泄心中的凶魔,贫僧愿以身饲魔。”
“妈呀,疯的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