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6up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零八章 墨離不爽心生計閲讀-h9s0p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屋内的交谈继续着。
而屋外的墨离也在继续着偷听。
“哼,难怪九首要轰我离开龙泉观,这是早就打算跟这狐狸精双宿双飞了,我就不如你们的愿。”屋外的墨离,听着二人在屋内相约好了一般,一同离开龙泉观,一同游历天下。
这让屋外的墨离心生不满。
对于墨离来说。
钟文是他认识墨门之外的第一人。
自然而然的,墨离的心中就把钟文视为自己的物品一样。
常年在白山黑水之间生活,没有人教过她墨离这些东西,更是没有人与她谈过什么人情世故之类的话。
说来。
如果墨离的母亲不是因为难产之时过世了,说不定墨离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对于墨离来说。
落跑郡主:美男來勢洶洶 太2真人
朋友二字来得很难很难。
而自打上次钟文到墨门之时第一次碰面,墨离一见面就想要开打之势,就能看出墨离的性子如何了。
而随之知道了钟文的身手比她还高一个大等级之后。
墨离也就散去了要与钟文打一场的想法来了。
更何况后来又跟随着钟文从墨门离开。
一路走下来。
墨离渐渐也发觉钟文这个朋友值得交。
可随着一些话入了她的耳朵之后,这情窦初开的她,看钟文的眼神都开始有了一些的变化。
直到龙泉观,与曼清龙玉二人遇上之后。
这种情愫越发的不可收拾了。
反观今日。
钟文说自己要暂时离开龙泉观,想让墨离回她的墨门去。
墨离本来还有些不高兴。
可今晚此时。
墨离见到自己心目中的男人与她眼中的狐狸精相会之后,这不快之心,顿时就越发的激了起来了。
而此时。
屋内。
钟文与曼清二人这话聊着聊着,就突然静止了起来。
都静静的看着对方。
二人心思各不一样。
曼清此刻正幻想着与钟文游历江湖的场景,如神仙眷侣一般畅快无比。
世间凡人侧目欣赏,时不时带着一些口吻羡慕一番。
而此刻的钟文。
静静的看着曼清,心里却一直在想着自己曾经所遇之事来。
曼清。
与着钟文他自己曾经所遇到的两个女子有着同一副面孔。
女皇之歌 七海風
一个叫青青。
青青还是钟文抵达长安之后不久所遇上的一个女子。
与着曼清可谓有着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孔,这也让钟文在第一次见到曼清之时,还以为曼清就是那位青青复活了。
要不然。
当时在龙泉观的后面空地上的比斗,也不至于失了神,被曼清一剑给刺伤了。
另一个叫果果。
这是几个月前,在长安所遇到的一个女子。
果果乃是青青的妹妹,与着青青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蛋。
姐姐妩媚,妹妹可爱之中带着一丝的凶悍。
曾经。
青青死于钟文的剑下。
而果果却是被钟文放了。
至于现在在何处,钟文不知。
但却是知道,青青与果果两位女子,均是前太子子嗣李复的人。
而眼前的这位曼清。
与着这两位女子的面孔如出一辙,这让钟文一直觉得这三人乃是一母同胞的姐妹。
甚至。
钟文还怀疑这三人乃是三包胎。
至于是与不是,钟文没有答案。
毕竟。
曼清不承认自己有姐姐或者妹妹的。
而龙玉也出言证明曼清一直生活在慈航殿,二人又是一起从小长大的,对于这点,龙玉冒似是有说话的权力的。
可钟文依然怀疑。
怀疑归怀疑。
可在没有答案证据之前,钟文也着实不好把曼清与那青青果果二位女子扯上关系。
除非二女在同一时刻相见之时,说不定会跳出一些问题出来。
屋内没了声音。
屋外的墨离却是有些急切了。
“怎么没声了?难道他们睡在一块了?不行,我不准备他们睡在一块,秀姨喜欢的是我,可不喜欢这个狐狸精。”墨离好半天没有听到屋内的动静,心中焦急。
前段时间。
钟文的阿娘秀在龙泉观待了一段时间。
而在这一段时间之内。
墨离可没少在秀的跟前晃来晃去。
每天一大早都会跑到秀的跟前问个安请个早的。
更是时不时还会带着小武在龙泉观里这里蹦一下,那里跳一下。
这也使得秀很是中意墨离这个小娘子。
極品偷心賊 徐亮雨
而且。
秀与墨离私底下说了。
要是自己的儿子能娶她墨离为妻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说来。
墨离即便是不懂什么是男情女爱。
可从墨门离开之后的几个月里。
外人,或者旁人等等的话,总是会让她开了窍。
而且。
醜妻來種田:山裏漢,別太寵!
钟文的表姐徐大英,也会时不是地的点一点她墨离。
墨离自然而然的,对于男情女爱之事,也越发的懂了起来。
到如今。
都开始想着要成为钟文的妻子了。
要不然。
墨离此时也不会在心中生出要阻止钟文与曼清二人睡在一起的想法来呢。
正当墨离正欲推门入屋之时,钟文终于是开口说话了,“曼清,你看这天色有些晚了,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好。”曼清听后有些心慌道。
曼清很喜欢这种淡淡的,且不说话的场面。
可钟文说了话,她曼清也不好多留。
况且。
曼清也不是那种不要脸面之人。
如果换作墨离,或许会说上一句,我还要坐一会再回去休息。
屋外的墨离闻声后,赶紧轻轻的逃离了去。
待钟文打开屋门之时,墨离的影子早已是消失不见了,“不会是师傅刚才路过吧?”
钟文听到一丝的动静,到也没放在心上。
片刻之后。
曼清离去。
钟文瞧着曼清离去之后,又转向自己师傅的屋中去了。
“九首,你这么晚过来有何事吗?”李道陵知道,刚才自己这个弟子冒似在屋内与那曼清说着话,到也没有直接戳破。
钟文站在屋内,心思转动之下,“师傅,我决定过几天去寻一寻太乙门的下落去。”
“嗯,这事师傅和他们也着实帮不上什么忙,这要怪师傅身手不如你,让你奔波师门之事,那你这一路之上可得多注意。”李道陵闻声后,心中多了一丝的无奈之感。
着实。
师傅不如弟子。
放在的宗门,或许说不定弟子都跑光了,哪里会像太一门一样,弟子有孝心,还帮着他这个师傅把这个宗门给撑起来。
钟文与着自己师傅说话之时。
墨离却在自己的屋中走了走去。
“哼,狐狸精,半夜不睡觉还想勾引人,要是我打得过你,我肯定打得你也跟我一样在地上滚几圈不可,还有那龙玉的小狐狸精,总是缠着九首,总有一天,我定要把你们打得哇哇大叫不可。”墨离不敢出声,只得在心中暗暗念叨着。
“还要跟九首共游天下,想得好美哦,我也得跟着,我到要看看你们怎么游。”
墨离越想越气。
越想越是不对味。
自己的东西,突然之间被别人给占了去了。
估计是谁心里都不爽。
占有欲太强。
这是墨离此时的心境。
其实。
任何人都有这么一个过程。
特别是对于一些初入恋爱情场之人,这种心思是必然会出现的。
就好比某对男女相爱了。
突然之间,一方以冷静的理由说分手的情况之下,然后身边多了一个追求者后。
那另一方见到了的话,这心情自然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每日里都会乱想着对方是不是背叛了自己,或者一丝的动静,都能引发出占有欲的心思来。
姻謀天下
而此刻的墨离就是如此。
在屋中走来走去的墨离,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点了。
一直到了半夜。
墨离突然停住脚步,恨恨的表情之上,突然多了一丝的笑意。
如果熟悉墨离表情的人在场的话。
必然是知道墨离这是有了什么想法了。
如果墨离还在墨门。
估计墨门之中,会有不少人会遭殃。
这乃是墨离曾经在墨门之时,只要一露出这副表情来之时,整个墨门的人就要开始担心了。
甚至连他的祖父,曾经都遭了她墨离的毒手。
可想而知。
全球美食之旅
墨离此刻乃是心生一计,想要以此计破坏钟文与她心中的那狐狸精的同游天下的行程。
有了计议的墨离,随之打开了她从墨门背出来的那个大包袱。
而此时的钟文。
也已是结束了他与自己师傅的聊天,回到了自己屋中休息去了。
一夜过去。
清晨早课的声音,让龙泉观多了一丝的热闹。
而此时墨离的屋中,一片安静。
呼呼声依然如往常一般。
火浴江山
異世狼神
忙了一夜的墨离,即便龙泉观众道人做早课的声音再大,估计也不会把她给吵醒的。
早饭前。
钟文担着一些食物去了山林方向。
钟文离开龙泉观之事,昨夜已是与自己的师傅道明了。
良田千頃養包子
而他自己此次自然是要去与他的二师傅和师叔言明的,要不然,自己突然离开,不与师长言明一下,这可真有些不尊师长之意了。
而当小花听闻自己哥哥又要出去之后,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不舍。
“好了,小花,你如今可不是到处跑的时候,待你达到了先天之上的境界,这天下就由得你去游玩了。”钟文摸了摸自家小妹的脑袋,似在安慰一般。
这算是钟文独有对自家小妹的疼爱方式了。
“九首,你此次离开龙泉观,记住要多关注一下天地二荒的情况,如有任何事情,记得回来说一声。”理竺知道,自己这个弟子有着不少事要去做,他可拦不住。
“二师傅,我记住了,不过我不在龙泉观的这段时间里,还请麻烦二师傅和师叔照看一下龙泉观,弟子在此多谢了。”钟文向着理竺二人行了礼道。
钟文知道。
自己一旦离开了龙泉观,龙泉观的防卫就松了。
况且。
有了上次地煞的死去,龙泉观附近又出现了一名高手。
億萬婚約:顧少,晚上見
钟文又怎么可能会松懈呢。
即便此次钟文要离开龙泉观,钟文也希望自己的二师傅他们能到龙泉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