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zd1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四百三十八章 意外的同行者閲讀-5t8r8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身穿‘冰原猎兽者’在参悟着什么,浑身时而散发冰冷的气息,时而又有仿佛蛮古的暴躁散发。
肉肠在他脚边趴得有些不安稳了,它看了看如今一身亮银铠甲的苏礼,再看了看自己身上黑背白腹的毛色,觉得有些不搭了……
于是它很是下心思琢磨了一下自己的毛色,随后浑身一抖,却是腹部的雪白毛色一下子蔓延开来,盖过了原本占据大半的漆黑毛色。
苏礼清醒了过来,眼中蛮荒的气息一闪即逝,随后却是笑着看向肉肠道:“你可真厉害。居然变成明月犬了呢!”
他是夸赞肉肠的毛色变化,此时它看起来真的是和它母亲明月姬的本体形象十分相似。
海棠则是跳到苏礼的肩头点点头说道:“这孩子真的很有天赋,要不是太过懒惰了一些,它的前途恐怕并不会比你差呢。”
苏礼惊讶了,肉肠的血统虽然高贵但却并没有多少用处,所有知道它血统的人都只会摇头叹息。可是海棠这是什么意思?
感受到了苏礼的惊讶,哪怕是见多识广的海棠也是夸赞道:“这孩子体内两种极端血脉相冲,原本应当是没什么修行资质的。但是它自身的悟性却实在是太高了……融合两种极端的血脉很困难,它现在却是想办法将这两种血脉分离了开来,然后压制其中一种而使另一种显现出来。”
所以说,为了改变一下自己的毛色可以和此时苏礼的穿衣风格更搭,肉肠居然做出了这种努力吗?
肉肠听着却是一脸的懵逼相……它就是想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毛色,怎么就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了?
怕就怕这样命名很厉害却不自知……
“这就意味着,它完全可以对自己的血脉进行选择,成为明月犬或者成为灾兽,彻底告别一种极端血脉,对于它来说或许才是一种最好的选择。”海棠说道。
肉肠依然听着懵懵懂懂。
但是苏礼却是反问:“那么它不做选择呢?会有什么危害吗?”
“就是进境会慢上许多吧,毕竟两种血脉是互相妨害的。”海棠答道。不过她看到苏礼的神态就明白了,最终莞尔一笑道:“也是妾身着急了,其实这孩子无论怎样都没关系,你们高兴就好。”
苏礼笑而不语,只是摸着肉肠现在变得雪白的狗头。
不得不说,在切换成完全的明月犬血脉后,它看上去五官都柔媚精致了许多呢。
苏礼:“……”
他自己都惊呆了,居然能看得出一只狗的五官细节变化来,他对自己也是蛮佩服的。
……
与晓通真人约定的期限越来越近了,就在那约定的日子里,苏礼没有在自己的洞府等待,而是来到了北海秘境入口附近的湖岸边呆着。
肉肠以明月犬形态恢复完全体大小趴伏在岸边林地中,而苏礼则是身穿亮银铠甲靠坐在肉肠的腹部做休憩状。
海棠则是坐在肉肠的脑袋顶上抬头看着那已经持续了小半个月的夜空,心中感慨着自己眷者的天赋……原本只是玩票兴致地给自己弄了一身行头以及技法,结果实际威力却好像超过了‘本职’。
没过多久,苏礼怀中的一枚晓通真人留下的玉符就亮了起来,这是对方留下的信物,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简单的联系。
随后苏礼就看到了林地之中有一个气息在快速接近。
随后他熟悉的晓通真人就带着些骚包的气场来到了他的面前……看得出来,这晓通真人应该是刻意打理了一下自己,似乎是不想让自己在同辈俊杰面前丢了脸面。
只是当他看到面前身穿‘冰原猎兽者’的苏礼时,才是真的对这装束给惊呆了。
人家隐瞒身份最多是变个装……你这一身铠甲还挎着弓箭的样子,这是认认真真的换了个职业的样子啊!
晓通真人实在是难以理解这位剑崖圣子的脑回路,总觉得整个人都透着一股BUG的气息……当然,他是描述不出来这种感觉的。
“现在,圣子阁下怎么称呼?”晓通真人只能询问。
苏礼淡定地说道:“从现在起,凡是在极北之地,你可以叫我北辰子。”
晓通真人闻言当场就是一呆,‘北辰’之名在极北之地可不是个小名头。作为极北的守护星,哪怕只是取个外号,都是要承担因果的。
他想提醒苏礼,但是当他看到苏礼那平淡与镇静的姿态时,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算了,以剑崖圣子这种人物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关键呢?再想想剑崖教与乾荒大教的争端,晓通真人立刻就往大教布局方面去想了。
而在这个时候,苏礼和晓通真人同时有所感应,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却见一个虽然在冰天雪地之下,却依然袒胸露乳挺着大肚腩的大光头摇摇摆摆地就走了过来。
旅行時代 上善若無水
晓通真人蛋疼地看着走过来的这二货,到嗓子眼的招呼声都咽了下去,无奈地问:“这位大师,现在怎么称呼?”
掃明 崛起的石頭
“靠之,老子是‘东海饕餮客’,不是什么大师!”大光头抖了抖脸上的肥肉说道。
苏礼无语地看眼前肥头大耳的和尚,虽然人‘膨胀’了许多,但是这熟悉的语气和口头禅,居然让他回忆起了年幼时遇到过的一位故人……
晓通真人见状就感觉一口气噎在了胸口,一副想要抽刀子的样子。大约他也对这位‘东海饕餮客’如今的造型十分之不满意。
武法無天 乾拾
苏礼心中笑着,但表面上却是若有所指地说了一句:“看起来这位道友从东洲齐国那边来吧?”
“这位道友怎么称呼?如何知道贫……嗯,贫道来自齐国?”东海饕餮客露出疑惑状。
苏礼答道:“在下‘北辰子’,倒是有幸往东齐游历一番,也知道那里有一群喜好口舌之欲的饕餮客。”
護花鈴
“原来如此……”这位‘东海饕餮客’忽然觉得自己取这个外号有些不太好了,于是想了想就说道:“好吧,那老子就叫‘食之仙’吧。”
苏礼:“……”
晓通真人:“……”
算了,随这位高兴吧。
苏礼其实心里已经能够确定这位肥头大耳的就是十多年前他在乌国遇到的那个和尚,当年那和尚可虽然壮硕,但却算得上是‘健美’,并且脚步轻盈也算急公好义。但是现在这个姑且称之为‘食之仙’的吧,居然放飞自我成这样了?
晓通真人大约也是看不下去了,所以对苏礼说道:“这位嗯‘食之仙’乃是鄙人于东洲游历时遇到的一位中洲道友,功法特性十分适合消灾解难,是这次极冰浮岛之行的重要力量。”
苏礼秒懂,这不就是个当肉盾的角色吗?效果他早就试过了,是很好用。
‘食之仙’就没想到自己已经彻底沦为‘肉盾工具人’角色,还为晓通真人夸他‘重要’觉得很高兴呢。
这缺心眼的样子倒是没变。
这时肉肠也察觉到不对劲了,抬起头嗅着味道,眼中尽是迷惑……
而食之仙也注意到了那‘北辰子’背后站起来的巨大白狗,立刻有种被‘天敌’盯上了的感觉。
食之仙有些慌,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怕狗?
就在这一身横肉的大光头怀疑人生的时候,剩下的人也来了。
这次是同时来了两个人,却是一男一女。
只是当这两个人出现的时候,晓通真人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了。
陰陽和事佬
两人来到近处,那男性修士首先抱拳道:“在下云水剑客兴云子,这位是……”
晓通真人已经冷然打断道:“这位是乾荒圣女北尘霜,这点在下还是认得出来。只是鄙人记得,只是邀请了兴云子道友一人吧?”
事关自己的求道之路,晓通真人十分讨厌这种计划外的事情。尤其是当他还邀请了剑崖圣子的情况下……
入殮師
重生一手遮天 伏醉
那兴云子微微皱眉,感觉自己在美人面前丢了面子,于是说道:“贫道于永夜城游历,与圣女殿下一见如故,再加上圣女所学乾荒妙法博大精深,应当有利于我们的行动……更何况,晓通你不也额外邀请了一位我们不认识的人吗?”
“你……”晓通真人气急,想不到这先前还和他客客气气的友人居然美女当前就变了性子。
反倒是苏礼单手压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无妨,多一个圣女也好。”
他对那北尘霜毫不在意,因为在他眼中这个女人已经毫无威胁。他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兴云子……因为眼熟啊。
这又是个熟人,如果他没认错的话,应当是兴云道的龙祝吧!却没想到他也与晓通真人有联系,还弄了个‘云水剑客兴云子’的化名……
看起来晓通真人倒真的算得上是能人了,却是将在东洲游历的这些中洲天才们都串联了起来。
末世之批發救世主
苏礼的话没有让晓通真人放心,反而是更担心了……正是因为他知道两教争端,他是真担心这位计划外到来的圣女阁下就回不去了啊!
“诸位道兄且放心,小女子不才,却也是有些手段的。”北尘霜却还毫无所觉,只是释放着自信的气息。她知道自己要想在这群天才之中混得下去,就必须要表现出足够的能力才行。
不过她对那‘北辰子’却很在意,她作为北氏之女怎么可能不知道‘北辰’的含义?她不确定这是巧合还是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