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fb7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之遊戲大亨討論-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守護看書-sfrz0

重生之遊戲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遊戲大亨
危急关头,端木青衣来不及多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过桥!
只要冲过一线天铁索桥,就不用受制于人,有了广阔的活动空间,到时就算那几个恶人追上来,自己也有办法与之周旋。
我的校花老婆
刚才那一击,那个恶人老大应该是死定了,而他的同伴未必肯替他报仇,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见得有多牢固。
端木青衣并没有听到后方传来追逐的脚步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股巨大的吸噬之力从身后袭来,一下子就将她的速度降下来了,整个人如同身陷泥潭,动弹不得。
“是擒龙手?”端木青衣在立刻判断出这股力道的来历之后,几乎陷入了彻底的绝望之中。
新瓦崗
遺失的青春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有人能以擒龙手这样的外功直接限制住她的动作,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对方的等级实在太高,至少超过自己六级,而这样的对手,是她端木青衣根本无法抵抗的,就算是爆发无极真龙气也不行。
众目睽睽之下,令所有人都呼吸停顿的一幕出现了。
出手制住端木青衣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她偷袭得手的那位恶人老大。
此人明明被龙纹剑刺入胸口,又被爆裂符轰成了一团火球,能保住全尸的机率都不高,又怎么会还活着?
那个恶人壮汉的周身仍在被火焰缭绕着,露出了大块焦黑的肌肤,显然刚才的一击对他伤害不轻。
他身上的衣铠也全都在爆裂符的威力之下,化为了片片碎末,不住的散落,而在他的胸口位置,正是被龙纹剑刺中的那个地方,竟然多出了一大片不断跳动着的红筋,这些红筋盘根虬结,看起来十分恐怖。
而正是这些粗大的血管红筋,不仅令龙纹剑的一击未能全功,还替那恶人壮汉带来了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生命力。
在他的胸口,那块被龙纹剑刺中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而这种近乎不死之身的状态,正是城内那些感染者才有的症状。
“他,他是感染者?”对岸有人认出了恶人老大身上的症状,不禁大声惊呼道。
豪門小老
巧言令色 石頭與水
人群之中顿时引起了一阵骚乱。
英雄聯盟:上帝之眼
他们这些人好不容易才逃出城来,就是为了逃避感染者的追杀,却没有想到面前就藏了一个。
而且更令人细思极恐的是,这名强大的感染者,并没有失去神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他甚至还会集结人手,向众人了勒索过桥费。
那么也就意味着,并不能从外表来判断谁才是感染者,并不是那些呆头呆脑,没有神智的家伙才是感染者,就连看起来很正常的人,也有可能是感染者,不扒开衣物证明,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仍是健康正常的神民族人。
在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对岸的人群纷纷人人自危,迅速和旁人拉开了距离。
而这时,桥上的那另外四名恶人,也纷纷扯开衣物,露出胸口暴起的红筋,他们脸上的冷笑,分明是在向众人宣布,他们就是感染者,那又如何?还不是把你们这些人吓唬得团团转?
铁索桥中央,那名恶人老大面无表情的走到了端木青衣的面前。
他那高大强壮的身型,在感染变异了之后,显得更加狰狞,站在端木青衣那娇小的身躯面前,就像是雄狮堵住了兔子,完全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俯视一样。
“你让我很不高兴!本来以为这个游戏能玩得更久一点的!没意思,太没意思了!我要把你们所有人全都杀光!你们想逃出法神城,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恶人老大这时的脸上俨然再没有半点好色的模样,而是一副冷漠的面孔,仿佛眼前的女人,还有对岸的那些人,全部都是蝼蚁,是他的食物一样。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被感染了还能保持清醒?”端木青衣虽然明知将死,却仍然忍不住问道。
仙劍縱橫 大魚海棠
“我们?我们是主人,而你们只不过是食物罢了!我们的任务就是守在这里,不让你们有机会逃出去。”恶人老大阴沉着脸,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放人过去?”端木青衣提问的角度很特别,她的思路似乎和常人不太一样,却有种一下子破开现象,抓住本质的能力。
“不放他们过去,怎么能把这场瘟疫散布出去呢?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同伴,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的食物!”恶人老大回答道。
“谁在背后控制你们?我知道了,你们是法神皇的人!是他派你们在这里截杀正常人的!”端木青衣突然大声说道。
这几句话,对岸的那些人听得清清楚楚,人群之中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吭声了,因为她刚才提到了法神皇陛下的名讳。
难道这场可怕至极的瘟疫,当真是法神皇陛下一手策划的?
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她是天尊皇族的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隐秘的事情?
许多人心中都不禁产生了疑问,然而,他们更多的是开始怀疑自己身边的人,谁知道还有多少像那几个恶人一样的潜伏感染者,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露出獠牙。
问完了几句话之后,端木青衣自知必死,如果对方只是单纯的恶人,自己也许还有办法脱身,但是实际上这些人都是感染者,而且是听令于那位法神皇的感染者,那么自己能活命的机率,就无限趋近于零了。
“看来是没有办法把消息第一时间送出去了啊!”端木青衣默默的看了一眼铁索桥下方的无尽深渊,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游戏结束了!你是自己跳下去呢?还是让本大爷亲手扔你下去?或者你喜欢更直接粗暴一些,其实我也不介意。”那名感染者恶人舔了舔嘴唇,狞笑道。
端木青衣如此肯受他凌辱,咬紧牙关,轻轻一纵身便跳上了铁索桥的护杆。
她整个人如天外飞仙,仅以足尖轻点在护杆之上,随时都有可能一跃而下。
所有人瞧见这一幕,都很难对其生出恶感,这姑娘也太好看了吧!就算是死,也死得如此漂亮!
“别了!臭武豪,都是你不好!不来陪我!”端木青衣在决别之前,突然想到了那个家伙,不禁嫣然一笑,自言自语道。
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想到,一条黑影突然冲上了铁索桥,只一瞬间便突破了后方那四个恶人的围堵,身形如一道流光,眨眼间就来到了端木青衣的面前。
那恶人感染者大骇之下,双拳齐出,直直轰向了来人。
他已经感觉到了来人的厉害之处,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威胁,所以才不惜一切,全力出手。
这一双拳头直奔而来,令四周的空气为之一滞,继而倒卷,声势如雷。
来人却不慌不忙,压根就没打算接这一双拳头,而是冲势不减,直接跳上铁索桥的护杆,一把拽住了端木青衣。
那名感染者恶人的拳头转眼间便轰中了这人的后背,发出了砰砰两声闷响。
铁索桥猛然间爆发出了极为剧烈的摇晃,仿佛一叶轻舟被惊涛骇涛拍上了半空中。
端木青衣也大吃失色,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救自己,而且还来得如此的疾猛,简直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
她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武豪大哥到了,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哪知道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俊美无匹的脸庞,就连端木青衣在见到这张脸庞的时候,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了,来人并不是武豪大哥,而是一个陌生人。
錦此一生 孟尋
喜歡到想要掰彎你 黑崎菌
虽然这个人的脸长得实在是很俊美,近乎完美,但是却和武豪大哥的那种英俊又不一样。
这个人的脸庞太完美了,反而不似生灵,更像是庙宇里的神像,没有生命一样,而武豪大哥的那种美,是有创造力和生命力的。
天價棄妻:豪門枕上婚 考拉
不过,虽然来人并非武豪大哥,但是端木青衣也同样感激,特别是听到了从那人背后传来了砰砰两响之后。
“小心!”端木青衣惊呼道。
因为她知道,那名恶人感染者的实力有多么恐怖,对方本来就是四十四级战力,再加上感染之后的变异,力量爆发恐怕已经超过了四十五级战士的全力一击。
来的这个帅哥生生承受了对方一击,竟然还没有当场毙命,已经是相当的强悍了。
“谢谢关心!不胜荣幸!”那个俊美的神秘人冲着端木青衣微微一笑,点头道。
话音未落,端木青衣只见眼前有一条黑色的影子飞快的掠过,动作快如闪电,连她甚至都没有看清那是什么。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竟然是那个恶人感染者发出来的。
端木青衣定晴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觉得头皮发麻,四肢发冷,再看一眼刚才那张俊美无暇的脸庞,竟然有种梦魇般的感觉。
因为她看到了一条如怪蟒般的长尾,绞缠在那个恶人感染者的脖子上,而那条长尾的前端是一根明晃晃的锋利尖针,正在轻而易举的刺穿对方的脑门,就像用尖针戳纸般的容易。
随着那根尾针的刺入,那名恶人感染者的脸庞迅速的枯槁下去,就像是被生生吸干了一样。
如此恐怖的一幕,就这么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怎么能不令端木青衣觉得毛骨悚然,触目惊心呢?
对面的那些人并没有看到这边铁索桥中央发生的情况,因为这一切的发生实在是太快了,太短暂了,短暂到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没劲!生命潜力都透光了,最讨厌吸的就是这种了!干巴巴的!没营养!”那个拥有着恶魔般俊美脸庞的长尾怪物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它就连皱眉的姿态都是那么的完美,却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