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b7k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五百六十二章太大了一些熱推-9y7lu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宫中御书房殿外,一小太监轻轻地甩了甩手中的拂尘,眺望前方勤政殿疾声呼喊。
“陛下口谕,宣赵王李涛御书房觐见!”
随着小太监的号角声,殿宇楼台间的声音此起彼伏,直达勤政殿。
“陛下口谕,宣赵王李涛御书房觐见!”
紈絝教師
勤政殿外驻足而立的李涛听到最后一声清晰入耳的话语,转身看了一眼身边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的小太监。
“小方子,殿外等候本王归来,大内皇宫不可乱逛。”
“咱谨遵王爷命令。”
李涛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袍,发现并无失礼的地方,这才动身,绕过勤政殿殿门龙行虎步的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赶去。
他虽非自幼生于宫中,可是从小在国子监进读,加上父皇登基之后也在宫中小住了一年,对宫中的道路自然了然于心。
虽无太监內侍引领,李涛依旧准确无误的找准了御书房的方向。
諸天福運
“臣弟李涛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二弟,快快免礼入座。”
“谢陛下。”
李晔乐呵呵的看着缓缓起身的李涛,脸色欣喜的迎了过去:“好兄弟,一年不见了,长高了不少,大哥差点认不出来了。”
“多谢陛下挂怀,小弟尚且年幼,倒是痴长了一些身高,让陛下见笑了。”
“哎,叫什么陛下,都生分了,还像以前一样叫我大哥就行,知道了吗?”
李涛神色犹豫了一下,望着故作生气的李晔默默的点点头:“大……大哥。”
“这就对了嘛,快入座。”
“谢大哥。”
李涛有些拘谨的坐到了李晔的下首,想起了马车上母后跟自己说的那些话,一举一动再次拘谨了起来。
君,臣。
区区两字,天差地别之分。
不可逾越的天堑啊。
“来,大哥给你倒酒!”
李涛望着李晔提壶要给自己倒酒的动作,急忙脸色惊慌的站了起来对着李晔躬身行了一礼。
“大哥且慢,臣弟岂敢让大哥斟酒,长幼有序,君臣有别,应该是臣弟给大哥斟酒才是。”
總裁太可怕
李晔提着酒壶顿在了酒杯上房,望着躬身行礼有些战战兢兢的李涛,眼底露出淡淡的满意之色。
李晔眼神平淡下来,无奈的摇摇头:“好吧,你斟酒便你斟酒吧,你啊,就是太生分了,这皇宫也是你的家,你是宫里走出去的王爷,回到自己家何必如此的拘谨小心,大哥还能对你发火不成,以后切莫不可如此见外,否则大哥就要生气了。”
“臣弟明白,多谢大哥!”
李涛起身接过李晔手中的酒壶,先为李晔斟满了酒水,又给自己倒了大半杯酒水这才放下酒壶端起酒杯。
“臣弟斗胆敬大哥一杯。”
“好,朕与二弟共饮此杯。”
兄弟二人心思各异的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李涛又提壶开始斟酒。
李晔望着李涛的动作,脸色有些怅然:“大雪封路,朕实在想不到二弟你竟然还是及时赶回来了,一路上没少受苦吧。”
李涛放下酒壶微微摇头:“父皇新丧,臣弟就是爬也得怕回来祭拜父皇在天之灵,好在积雪虽多,却也不至于寸步难行,虽然行程缓慢,小弟还是及时赶回来了,这都是父皇在天之灵的庇护,加上托了大哥你的洪福。”
“孝心可嘉,父皇在天有灵,知道了你的孝心,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一路上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这是身为人子的本分,本分!”
“吃菜,朕准备了一大早上了,也没有太过铺张,就准备了几个民间百姓食用的家常便饭,希望二弟你不要嫌弃简陋啊。”
“不敢不敢,大哥身为天子,如此德行,天下之幸,万民之幸也,臣弟深感佩服,岂敢嫌弃。”
“不嫌弃就好,吃菜!”
“多谢大哥,大哥也吃!”
兄弟二人边吃边说,只是心思全都不在面前的美味佳肴之上。
女配升仙記
李晔喝了一杯酒水,似乎想到了什么,四下环顾了一下:“二弟,怎么不见母妃?是没有同你一起还宫,还是先行去母后跟祖母那里请安了?”
正在细嚼慢咽的李涛神色微怔一下便恢复如常,急忙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回禀大哥,母后她身体不适,臣弟斗胆让她先行在驿站安歇养身,等大病初愈再来拜见。
否则万一将病症感染给了陛下您还有母后跟皇祖母,那可就大罪过了。
事出突然,小弟尚未来得及禀报就自作主张,还望大哥莫要怪罪。”
李晔若有所思了一下,轻笑着拍了拍李涛的肩膀:“哪里话,二弟你这也是孝心之举,朕岂会怪罪,要不要朕派御医前去为母妃诊治一番,也好及时清除病症,还母妃凤体安康!”
“多谢大哥挂怀,王府随行大夫已经为母妃诊治过了,不过是些许风寒而已,母妃已经服下汤药了,不出一两日便可痊愈了。”
“无事便好,无事朕便放心了,母妃虽非朕之生母,然而从小咱们兄弟一块长大,与母妃朝夕相处,早已经将母妃当成了同母后一样的生母看待,听到她安然无恙,朕是松了一大口气啊!”
“大哥,怎么不见你宴请三姑夫前来赴宴呢?昔日他凭借一己之力,力排众议拥戴大哥您登基为帝,为您扫除了多少的弊端,澄清了吏治。
異形生存手冊 陳飛
三姑夫如此忠心耿耿,大哥您理应宴请他入宫饮酒,以示对他的重视,这样才能君臣和睦,再叙祖父,父皇与三姑夫的君臣佳话,使我大龙扬威天下,开创盛世之基业。
若是你宴请了小弟这位凭借祖宗福荫坐上王位的王爷,而忘记了对你有大恩的姑父,万一传到了姑父的耳中,难免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误会跟麻烦。
若是再有金国,突厥的探子奸细推波助澜,稍加宣扬,只怕会令我朝纲不稳呢!”
老板我罩你
李晔望着李涛关怀的目光,神色轻松的摇摇头,端起酒杯浅尝了一口。
紗繆 曉晨陽兒
“二弟放心,朕岂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在你还宫之前,朕早已经让人请三姑夫前来赴宴,只是他突然有急事回府了,既然有急事,朕也不好一再强留,正打算再挑一个好日子请他入宫赴宴你就还朝了。
他对朕的恩情朕是不会忘怀的,当年如果没有他千里援驰京城,勤王护驾,朕别说能登基为帝了,只怕早就死在了咱们三王叔斩草除根的追杀之下了。
只要他对朝廷尽忠尽责,朕定保他柳家一门永享安乐,世受荣华富贵。”
李涛赔笑着点点头:“既然大哥心中有谱,臣弟就不多嘴了,臣弟敬你一杯!”
“共饮!”
“唉,虽然一年有余了,臣弟偶然梦到当年的往事,依旧会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父皇为保城中百姓不受三叔命令叛军屠戮,自绝勤政殿中,文官丧志,武将守城丧命,咱们兄弟左右无援,是何等的无助,被迫流落追杀的往事依旧历历在目啊!
偶尔想起,臣弟还是惊魂未定。
好在上天有眼,姑父及时赶来,不可一世的三王叔也只能饮恨御书房中。
回想起姑父为了力顶大哥你登基为帝之时,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模样,是何等的威风啊。
父皇对其委以重任,何其的先见之明!
如今大哥你又在姑父的辅佐之下,差点一统大龙天下,臣弟为你高兴啊,预祝大哥一统天下,开创我大龙万世基业,小弟敬你。”
“承二弟你吉言,共饮!”
话语夕阳斜。
李涛被小太监扶着跌跌撞撞的朝着宫外方向走去,李晔醉意朦胧的样子逐渐的清醒了过来。
目光复杂的扫视着宫中的亭台楼阁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是啊,昔日姑父为了保朕登基,力抗天下异议的样子是何等的威风。
可是未经请奏,无有圣旨,便能擅自调动西域四十万兵马援驰,未经请示,以王制令,妄自领百万大军北出边关杀敌。
他的权力跟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