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l3f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的1978小農莊 名窯-第184章 嗩吶一響,作家到場,驚爆全場閲讀-dewjx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吉他是啥?”
正准备吃晚饭的韩国富嘀咕啥玩意,不行还得去瞅瞅,这小子别乱来,明天表演可不能乱来。
“他奶,俺去瞅瞅啥东西。”
“咋的就这会去,吃过再去。”
韩国富拿起烟袋杆子一夹,摆摆手。“回来再吃。”
“你这人,瞎凑啥热闹。”
“你个老娘们懂啥,表演搞砸了,咋整?”韩国富说话脖子一扬,哼了一声快步离开。
“娘,俺也等下吃。”
韩卫河听说过吉他,不过还没见过呢,这还是听先前下放的老师说的。
“娘,俺也去瞅瞅。”李秋菊拉着儿子韩小浩也跟着跑去了。
好嘛,这一大家跑了一半,全是去李栋家看热闹了。
李栋家里这会早挤满了人。李栋这会哭笑不得,唉,幸好小娟考完试了,要不这闹腾的,可影响孩子考试发挥了。
“五奶,六爷你们快坐。”
“大家伙自己找地方坐,我就不一一招呼了。”
根本招呼不过来好吧,一屋子人,你说说,这事闹的,大家进来第一眼就瞄着李栋怀里抱着吉他。
“娃,这啥啊,咋的会叫啊。”
“这是吉他跟大鼓差不多。”
李栋随手拨弄了一个和弦,声音一下出来了,大家吓了一跳。
“好大动静啊。”
“可不咋的。”
“闹啥,让俺进来。”
韩国富对着几个年轻小子,挥挥手,韩卫东几个嘻嘻笑。“国富叔,你来了,俺刚还想说呢,咋的国富叔还没到啊?”
“哈哈哈,可不是嘛,国富叔,你快进来瞅瞅,这个会叫的怪东西。”
韩国富挤进来瞅瞅。“这啥怪模怪样的。”
“达,吉他。”
韩卫河拉了拉韩国富,真是啊,刚不都说了嘛,韩卫河打量一下吉他原来真的和老师说的一样啊,韩卫河带点渴望。
“吉他,对,吉他,啥是吉他?”
好家伙,李栋算是无奈了,好在好懂点介绍一番。
“李栋,你捣鼓点动静,给俺听听。”
李栋心说,得,那就二只老虎跑得快吧,这是李栋学会的第一首曲子,吉他调好的,随手就来,二只老虎,二只老虎跑得快……。
“还真捣鼓出声音了。”
噗嗤,叔,你这是闹玩呢,这家伙是乐器你说咋不能捣鼓出声音了,得,再来弹一首吧,真的爱你,这个李栋正式学习的曲子。
“无法修饰一双手……。”
李栋边弹边小声的哼唱,韩卫河,韩卫东,韩卫国这些年轻人一下就听愣住了,栋哥哼哼的调调还挺好听的,老人嘀咕,这唱的啥东西啊,不过捣鼓声音倒是挺好听的。
“好了,好了,别围着了,这啥吉他弹得挺好,好好练,明天好好弹,可不能跟弹棉花似的弹泄气了。”
韩国富挥挥手,这些人,咋的还听上瘾了,赶人了。
总算清净了一会,李栋把满江红的曲子练习了几遍,调子稍微有点高,还好七七八八的撑住了。
“自己难道真是被英俊的外边耽误的音乐天才?”
“这嗓子咋就这么好啊,以前咋没发现。”
李栋嘀咕,收拾一下,打算再弹几遍,轻声哼唱,不能唱太狠了,要不明天上台可不成了。
小娟为了不打扰达达练习把三只小猫和喜欢闹腾的大圣全给带自己屋里了。
大圣更是被按在凳子上学着写字,天才小女娃好多都相通的,静怡喜欢教着大圣写字,小娟也一样,大圣直挠头跨越时空还难逃写字的厄运,可小娟一瞪眼,大圣立马就怂了。
说了怪了,大圣怕小娟,乖乖的学着写着数字,李栋这边练习一个多小时收拾一下。
“哎呦,忘记问问嫂子她们手提篮子卖的咋样了?”
李栋放下吉他,扫了一眼书包想起来一事情了。“稿子,还没寄出去,昨天光顾着拍照了,帆布包里稿子忘记寄了。”
“明去去寄吧。”
洗漱一下,李栋去看了看小娟,小丫头已经写好作业准备睡觉了,大圣睡在小娟为他准备竹筐窝窝里,小云豹和两只小熊猫竟然没睡在自己的小竹筐窝窝里而是挤进了大圣的竹筐窝窝。
没想到和云豹妈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却和小云豹相处还不错,除却开始闹了一次,现在大圣还真有点老大哥的风范啊。
“达达。”
“睡吧,爸收拾一下也睡了。”
第二天李栋又起了一大早吊吊嗓子,上午去竹编小组了一趟,昨天卖的还不错,只是带回来一个不好的消息路口公社新式样的喜字手提篮已经出来了,虽然不多精致程度却不比韩庄差多少了。
这个梅小芳是个能人,李栋不得不说速度够快的,再过些天肯定就要大量出货了,李栋想好了,韩庄这边的手提篮运去地区卖,那边市场还是空白肯定好卖。
这样的话等着路口公社这边反应过来,李栋想韩庄竹编小组这边应该都卖了几波了,到时候赶紧更新款式。
碧天劫 紗舞
中午刚吃完饭,韩国富就来喊人了,套马拉车,韩国富带队韩庄三辆马车,一辆车自行车,外加一辆黑老鸹。
逆天聖王 十字坡菜農
二十多口子,年轻小伙子为主,五奶和六爷,再有几个老光棍,队伍挺大。
“娃,好好打。”
“打的动静大点,让他们瞧瞧,俺们韩庄人本事。”
“成。”
李栋拍拍吉他盒子,好好打,马车来到公社,李栋有点傻眼,国富叔你确定是这里,公社门口一大块空地,摆放两张桌子,几把椅子,这就是表演舞台。
别闹啊,李栋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呢,一抬头,好嘛,斗方大字写着庆祝79年新年里山公社晚会,真是这地方。
一会功夫,空地上就停满了,马车,驴车,驾车,独轮车,还有个别的拖拉机,自行车,整个场面热闹起来,各生产大队熟人见面,聊的热火朝天啊。
高建军也过来一趟和韩国富说了几句,少不了和鼓励李栋,为大队争取荣誉。
“国富叔,我去邮寄一趟。”
“邮局,又上报纸了?”
韩国富声音是不是有点大啊,李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国富叔,你叫这么大声干啥,吓人啊。
随即李栋听到周围议论声,好嘛,李栋哭笑不得,国富叔太爱炫耀了,真是自己一低调的人,搞成这样,李栋真不太习惯啊。
“这就是韩庄那个落户知青啊,听说上了北京报纸呢。”
“俺也听说了,一月好几十块钱。”
“这算啥,俺庄子有个姑娘在韩庄,这娃三五天就吃顿肉。”
“好家伙,三五天就吃肉,这得多有钱啊。”
“人家写个小纸片片就能买好几斤肉呢。”
“……。”
唉,一下就成了众人瞩目的明星了,李栋挺无奈啊,你看看走哪里都有人看着自己,咋弄啊,低调不起来啊,天才真难,静怡啊,爸爸对不起你遗传这么优秀基因给力,唉。
“唉。”
“咋了,栋子?”
“为民啊,没事,去邮局寄几篇稿子。”
“又写新稿子的?”
“写了几篇还不知道咋样呢,先寄过去。”
“行,你去吧。”
李栋来到邮局,轻车熟路了,两篇十个,一片散文,填写好了。
“李作家,啥时候送我本书啊。”
“有机会。”
李栋心说,这事难啊,自己手里都没书,为了换补贴全送公社了。演出没开始之前,倒是成了大集市了,还真有一些农民带了东西来卖的,猪崽子,还有一些粗粮,农具,一些菜种子,果树都有。
方誌強王亞欣 風流小二
场面热闹的很,李栋瞅了一眼卖烟叶的,这东西不错上次买的就挺好,李栋蹲下了准备买点回头找人帮自己卷了烟。
“李栋。”
“咦,晓燕同志你咋来了?”
李栋有些意外,没想到是梁晓燕啊。
“我本来是打算明天去韩庄检查水磨,水碾的,这不听爸说,你们这里有表演,我就提前过来了。”
梁晓燕笑说道,其实是看了表演名单,竟然有李栋,好奇提前过来了。
“欢迎欢迎。”
“你表演啥?”
“收藏家”軼事 著
“唱歌。”
先森我賴定你了 Cinor。
李栋下没说吉他,算是留着一惊喜吧,表演是三点半开始。李栋等了好一会,没见着黄胜男过来,只能让小娟在路口再等一会。“小好你们几个保护好小娟,回头叔给你糖吃。”
“嗯。”
几个娃子用力点头,李栋叔家有很多好吃糖果。
“小姨。”
“小娟,表演开始了吗?”
“嗯。”
小娟拉着一头大汗黄胜男,黄胜男请假迟了,这不一路拼命蹬着自行车,还是晚了一会。“那我们快点吧。“
“小姨,没事的,达达还没表演呢。”
李栋表演在下半段,巧的是前一个是毕家庄,韩国富一直想要知道毕家庄表演啥,毕庆祝说啥都不告诉他,躲着韩国富。
“毕家庄表演唢呐?”
“唢呐?”
李栋一下坐直了,唢呐可厉害了,这一玩意后世一吹起来,神鬼辟易。
“咦,是毕庆祝?”
中華第一恐怖軍 火林鵬雲
韩国富一拍大腿,这个老小子,自己上的,可啥时候学的唢呐啊。
只不过刚上一个表演的是大鼓,敲得咚咚响,这会上唢呐真不是好时候,最主要的毕庆祝这个唢呐吹的不咋样,太生疏了。
“这个老毕头逞啥能耐啊。”
“还不如小张庄子娃子背诗呢。”
好嘛,韩国富带头嚷嚷快下去,快下去,搞的毕庆祝脑门直冒火,这个韩老头,早晚吹着送你一程。
“接下来表演者韩庄李栋。”
“是大作家啊。”
“不知道作家表演啥啊?”
本来乱糟糟的场地一下安静了,大家伙都挺好奇,李栋这个里山唯一作家,文化人,表演啥。
“咦?”
梁晓燕和黄胜男对视一眼,两人还没见过面不过有小娟很快就认识了。“小娟,你爸背着啥啊?”
“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