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5ro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線上看-第1069章聖母、啓辰道庭閲讀-m6hze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他的身影行走在虚空中,虚空十分的安静,不泛起一点点的涟漪。
徐子墨穿过庭院,目光朝下看去。
这庭院的面积广阔,不过却空无一人,当他仔细寻找后,发现这庭院底下另藏暗机。
竟有一座密室。
他亲眼看见那黑衣人卸下身上的黑衣,露出的面容。
怎么去形容呢,就仿佛是人类与妖兽结合起来的怪物。
四不像。
脸上长满了蓝色的毛发,他的嘴像是老鹰,呈现三角形。
但鼻子和眼睛,却跟正常人类无异。
而他的双手,就仿佛两只爪子,指甲有半米长,能收放自如。
“这便是巫妖嘛,”徐子墨喃喃自语了一声。
他感受着对方体内的力量。
十分的狂暴且杂乱,好像连巫妖本身都有些控制不住。
否则刚才麟云痕根本发现不了异常。
他们控制不了自身的力量。
徐子墨跟随在对方的身后,一同走进了底下的密室中。
因为他是隐藏在虚空中的,除非对方破开虚空,否则察觉不到他。
而且他目前遇见的巫妖,最强者不过圣脉,哪怕他站在他们背后,估计他们也感知不到。
随着暗黑的楼梯一直走下去。
徐子墨终于看清了密室里面的场景。
这里放着大大小小数百只笼子,每一个笼子中都装着一个人类。
亂世塵雪 芊末寒
让他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些被关押起来的人类。
他们中没有一个是普通人,每一个都身具特殊体质。
有点类似于百大战体,但徐子墨对于九域的特殊体质不是很了解。
所以也无从知晓。
只是这些体质有强有弱。
他亲眼看见这些巫妖,将一个人类拖出来,然后剥皮抽骨,硬生生将特殊体质给分离了出来。
看得出他们在收集特殊体质。
还没等徐子墨再观察,这密室的深处,似乎有生物注意到了他。
徐子墨感觉有一道目光透过层层虚空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能復制一切技能 殷京
那一刻,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被镇压的力量。
尽管他瞬间便挣脱出来了。
他的身影随即消失在虚空中。
密室的黑暗中,一道身影突兀响起。
“有人混进来了。”
旁边正在打坐的几名黑袍人瞬间睁开双眼,庞大的威压从周身透射而出。
似乎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黑暗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如今也无法镇压他,留条后路。”
几名黑袍人朝黑暗中拜了拜。
……………
唐朝小官人 上山打老虎額
徐子墨从庭院中走了出来。
深深的回头看了一眼。
“是大圣还是大帝呢?”他喃喃自语,那种感觉一瞬即逝,连他也没有感应到。
不过他并不慌张,无论是谁,他也不需要怕。
他身边有七面魔将和拜蒙两个大圣,而自己激活战神之力也可以达到大帝五境界。
就算打不过,逃跑是没问题的。
他缓缓朝夏婉晴两人走去。
“怎么样?”麟云痕连忙问道。
“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地牢,关押着许多人类,”徐子墨回道。
“而且每个人类都身居特殊体质,他们似乎是在寻找特殊体质。
应该是巫妖没错了。”
“这下麻烦了,”麟云痕回道。
“他们不但没有躲起来,反而还大摇大摆的出来。
看来青蛇城肯定有人跟他们勾结了。”
“我们要想办法查出幕后主使,”麟云痕说到这,看向徐子墨。
“应该是你,而不是我们,”徐子墨摇摇头。
“我们还要去千牛道庭。”
麟云痕的表情一滞,看向夏婉晴。
夏婉晴颇有些为难。
三人回到了客栈中,吃过晚饭后,便早早休息了。
外界依旧下着大雨。
徐子墨听到敲门声,他打开门,便见夏婉晴站在门外。
“进来吧,”他平静的说道。
“我们不能这么快离开青蛇城,”夏婉晴说道。
“巫妖的事要解决,而且还有那么多人等待着救助。”
“我知道,”徐子墨反问道。
“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巫妖之祸,人人有责,”夏婉晴回道。
“我们不能让以前的灾难再发生。”
“你知道我这一生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嘛,”徐子墨说道。
“什么?”
“圣母,”徐子墨回道。
“你想当一个好人还是坏人,都可以。
但前提是,你必须有选择的资格,你觉得你配吗?”
“我、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夏婉晴迟疑的说道。
“你知道那座庭院里的巫妖是什么存在吗?
大帝还是大圣?
而你自己呢?不过是个尊脉境的蝼蚁,别人一巴掌拍下,已经不知道死多少次的蝼蚁。
我不明白你留下来的意义,和你说这话的底气在哪?”
拐個皇上來暖床
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你想做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或者忧国忧民的圣人,都可以。
但前提是你必须有那个能力,可以强大到无视一切的实力。
你觉得你有吗?
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什么样的能力就做什么样的事。
天还没塌,高个子都没死绝。
这是麟陇皇朝的事,再不济上面还有道庭、圣堂的存在。
何时轮得到你一个尊脉的蝼蚁来多管闲事。
如果只是一伙强盗小打小闹,你去行侠仗义,我会觉得你善良。
但巫妖是什么?你自己也说了,曾经祸乱整个凡域。
你还要行侠仗义,这不是善良,而是愚昧。
天武派还未复兴,此去千牛道庭前途未卜,你连自己的事都没解决,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你若是觉得我说的话过分,你大可以去那座庭院,就算被杀死,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听到徐子墨的话,夏婉晴越听越沉默。
“你不要生气,是我想的太幼稚了,”她开口担忧的看向徐子墨。
“我没生气,只是在教你做人的法则,”徐子墨摆摆手。
说道:“回去睡吧,你晚上可以再考虑考虑。
明日一早我要启程千牛道庭。”
……………
一夜无语,
第二天早晨,雨渐渐停了下来,天空灰蒙蒙的雾气笼罩了整片天地。
徐子墨下楼时,夏婉晴与麟云痕似乎等待多时。
最後一個陰司
“徐兄,走吧,”麟云痕笑道。
“你不留下了?”徐子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