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27x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第九百六十八章 猜螞蟻熱推-3h0l2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呼——滋啦滋啦……”
一阵柔和的风卷过,干燥的地面上,细微的金属粒子和雷石碎末被轻轻卷起,摩擦出微弱的电光。
这里是雷石平原。
这里地质十分特殊,金属含量极高,而且盛产会自放雷电的雷石。
毫不夸张的说,假如赤着双脚走在路上,都能感觉电流滋滋地从脚底板中窜上来,电得人头发竖起,全身发麻。
平常就这样了,一旦爆发沙尘暴,那景象堪称恐怖。
无数金属微粒和雷石碎末被席卷而起,电光连绵,雷光滚滚,所过之处万物难存。
而这样堪称天险的地方,却是雷部落世代绵延的家园。
在雷石平原的最中心,矗立着千百座巍峨庞大的圆形石堡,它们大小错落,形状活似一只只倒扣在地面的浑圆黑碗,毫无人工雕琢的痕迹。
石堡坚固,不怕雨淋和雷打,舒适度却不佳。
它入口太小,又没有窗,待在里面又黑又闷,所以雷部落人除了晚上睡觉,一般都走出石堡活动。
今天也不例外。
鬼面妖妃 冰弦冷澀
“呜哇哇哇!”
“咯咯咯!”
一群光屁股小娃娃大叫着奔跑。
奔跑时,脚底和雷石碎末摩擦,紫色的电光隐隐在脚底板闪烁。娃娃们的头发都被电得蓬松炸起,活像一只只毛绒绒的刺猬。
雷部落人体质特殊,即使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娃娃都不怕被电,赤脚跑得欢实。
相比于开开心心的小娃娃们,雷部落的大人们看起来就没那么欢乐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忧虑的阴云。
一块巨型雷石旁,两个妇女边缝补兽皮边小声说着话。
“你说最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看我们的长老和酋长每天绷着脸。”
“我听人说,是凶兽海出大事了!”
“凶兽海?难道氏族翻脸杀我们派过去的人?!”
“到底啥事我就不知道了,但听说昨天我们元巫又卜筮了好几次!”
缝兽皮水囊的女人吸了口冷气:“又卜筮了?这得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才一直卜筮啊……”
她也顾不上缝水囊了,身体前倾,急迫地问:“那卜筮……什么结果你知道不?”
缝兽皮裙的妇女小声说:“这我哪能知道,我连元巫大人卜筮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估摸着不太好。”
她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压着嗓子用极惊悚的表情说:“还有,我听说,霆岩大人死了!”
邪少的盛寵冷妻 陳綰輕
“什么?!”
缝水囊的妇女骇然,几乎要跳起来。霆岩是雷部落下一任酋长候选人之一,年轻有潜力,被酋长元巫看好,也是她们雷部落的骄傲。
她定了定神,卡着嗓子问:“凶兽海消息……已经传过来了?”
“没有,据说是卜筮出来的,我也不知真假。”
缝水囊的没心情缝水囊了,慌乱地说:“肯定是真的!”
他们的元巫是卜巫出身,卜筮一卜一个准,从没出过错。
兌換女神 吾夢拭塵
逍遙初唐
缝兽皮裙的妇女其实也没什么心情缝,粗糙的手按了按半成品的兽皮,无力地将背向身后的巨型雷石,忧心忡忡:“我瞧着这些天气氛不对,恐怕要出大事,我看我们……啊!”
她感觉背被猛烈电了一下。
强烈的电流使得她猛地跳将起来。
她回头一望,傻在原地。
缝水囊的妇女也跟着她一同愣在原地,仰头望着眼前这块巨大的雷石,呆傻傻地瞪大眼睛。
“雷石,雷石它变出字啦——!”震惊的喊声响彻雷石平原。
五个呼吸后。
几乎半个雷部落的人都黑压压围在了这块巨型雷石旁边。
雷酋长搀扶着颤巍巍的老元巫,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表情凝重的望着雷石上不断显现出来的文字。
与其他部落不同,这次字显现在雷石身上,每一横每一划的出现,都是火花带着电光,火星与紫色电蛇飞溅,滋滋作响。
雷酋长和老元巫都认识羲城字,他们没有喊人来翻译,脸色变幻地沉默看着。
“元巫大人,石头说得什么啊……”
有小孩扯着老元巫的袍角,仰头嫩生生地问。
火爆來襲,契妖帝妃
雷部落的元巫是个已经活了四百来岁的女人,扎着两条拖地的麻花辫,走路要拄骨杖,人已衰老得不像样了,但眉眼可亲,爱笑又喜欢逗小孩,小孩们都很喜欢她,也不怎么怕她。
但这次老元巫没有笑着和小孩说话,仿佛没听到小孩的问话,依旧脸色沉凝地看着雷石上的字。
小孩的阿姆捂住小孩的嘴巴,弯腰将他抱走。
周围变得寂静。
等雷石上所有文字显现完,确定不再有新字后,雷酋长和元巫相视一眼,对大家说了声“都散去吧”,然后一同走进最高大的那座石堡。
黑暗的石堡中。
两人脸色凝重的相对而坐。
“虽然早就卜筮到大元巫的死亡,但我没想到氏族真的会败……”老元巫深深叹了口气。
她是元巫级的卜巫,对于一些凶兆比其他元巫更敏感。
在大陆之桥被彻底冲破的时候,她的眼皮就开始跳了。这些天她一直在卜筮,卜筮大元巫的生死,卜筮他们雷部落派去凶兽海的人的情况,卜筮雷部落的未来。
因为频繁卜筮,她现在头晕目眩,说话都有些吃力。
雷酋长有些急切地说:“您说,我们是留在这里好,还是答应羲城的邀请,去海上避难呢?”
老元巫闭上眼睛,很干脆的说:“卜一下吧。”
雷酋长立即屏住呼吸,将自己的心跳声减缓,退后两步不再说话。
“铃铃铃……”
黑暗之处从四面八方传来了铃铛声。
它们从轻到响,从凌乱到整齐,最后响彻整座石堡。
老元巫的眼皮开始剧烈震颤,身体紧跟着触电般战栗,她的头顶冒出大量白色热烟,脸颊肌肉疯狂抖动。
这是梦境卜筮,其难度要比五木部落那种简单的卜个是或否要高多了,它能让人“看”到未来。
梦境卜筮虽难,但对于老元巫这样程度的卜巫来说却不难。
但最近这几次却十分吃力。
特别是这次,老元巫明显扛不住了。
两道细细的鼻血流淌而下,骇得雷酋长差点跳起来,他紧紧握住双拳,才没使得自己发出动静,打断老元巫的卜筮。
过了不知多久,卜筮停歇,老元巫睁开浑浊了许多的眼睛。
雷酋长急了:“您怎么样?”
老元巫有些头晕目眩地擦了擦自己的鼻血,然后笑了:“未来模糊不清,卜筮失败了。”她并不太意外。
老元巫说得轻松,雷酋长听到后却仿佛被雷劈……不,被石头砸了一样。
“怎么会……”他无法相信。
以往无论遇到多么难的事情老元巫都能为雷部落做出预言,哪怕是陨石雨,老元巫都准确卜筮出来了!
怎么会卜筮不出是留还是走呢?!
老元巫慈祥地看着他:“我没法为雷部落指引方向了,你是想留还是跟着羲城人走呢?”
雷酋长直着眼僵坐在原地。
是留守在这里,还是跟着羲城人去海上躲避?
他们雷部落位于雷石平原,一旦卷起尘暴,那就是极凶之地,他对雷石平原的凶险有信心,对他们的石堡也有足够信心,但是头领兽连氏族都能击败,真的会怕他们这处天险吗?
可跟着羲城人去海上躲避……头领兽就不会追到海岛吗?
如果追到海岛,是不是还不如雷石平原安全?
怎么办?
怎么办!!
假若选错了,雷部落就完了,绵延了这么多岁月,由祖先交到他手里的雷部落,就因他而覆灭了!!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浮出来。
雷酋长脸颊肌肉抖动,脸色难看得吓人。
“罢了,我来做这个决定吧。”老元巫忽然道。
雷酋长怔怔抬头,眼球还布满红血丝:“您不能再卜筮了,身体受不了。”
老元巫笑了笑:“是不卜了。”
“那您……?”
老元巫拿出一个小陶罐。
“这里面有两只蚂蚁,一只黑色,一只红色,一样大小,一样生活习性。等会我会摇晃这只蚂蚁罐,如果等会爬出来的蚂蚁是黑色的,那么我们就立刻出发去羲城。如果爬出来的是红蚂蚁,那么我们就留在这里。”
雷酋长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元巫,觉得荒唐极了:“那我们雷部落的生死,就让蚂蚁来决定?”
朦朧的血光 康普頓
老元巫苍老沙哑的声音带着笑意:“你可别小瞧这两只蚂蚁,它们是前前任元巫留下来的,在雷部落待的日子,比所有雷部落人都要久,也称得上是祖先吧。”
雷酋长还是不敢相信。
再次确认:“您是认真的吗?”
老元巫含笑点头:“嗯。”
雷酋长苦笑。
輪回武典 狼影劍
他是真的佩服他们元巫,竟然这么乐观豁达,连这种关于部落生死存亡的事情,也能弄得好像明天要不要采蘑菇那样轻松。
“我听您的。”他艰难的说。
老元巫将小陶罐放在面前,粗糙衰老的手指轻轻扣了扣罐口。
雷酋长坐直身体,定定地看着小陶罐,双拳渐渐攥紧。心脏跳动的声音,还有蚂蚁足肢爬动的声音,一切细微声音都前所未有的响亮。
未知颜色的蚂蚁即将爬出陶罐口。
雷酋长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