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1wv精华都市言情 DC家的騎士 txt-第一百零七章 騎士大事件:爆發(下)-h0xey

DC家的騎士
小說推薦DC家的騎士
刀与刀之间的碰撞,在镜世界内响起,随着刀锋的碰撞,这个寄托于现实世界,却又独立出来的镜世界CBD区内,也因为战斗变得千疮百孔起来。再一次攻击没有达成效果,柯文也与自己同样变身的宿敌拉开距离,各自站立在大楼上,而柯文也在那端详着变身后的宿敌。
与他一模一样的龙骑装甲,只是颜色变成暗黑色,就像龙骑剧场版中的镜世界龙骑,又称之龙牙一样。原本柯文只是以为对方会拥有与自己相同的力量外,在其他方面应该是自己能够超越的,毕竟他现在拥有的,也不只是骑士的力量,还有属于这个DC多元宇宙的力量,新神之力,欧米茄之力,这些可不比骑士宇宙天花板的力量差,甚至犹有过之。
可在刚才的交手中,柯文并没有感受到来自DC多元宇宙的力量给自己有什么加成,对方同样也有。一边端详着宿敌,一边伸手指向天空,在天空中,已经蜕变成龙王形态的无双龙,位于额头的火风暴元素符号亮起。一口炽热的龙息就从无双龙口中喷出,蕴含着火风暴矩阵这种来自DC多元宇宙的力量,能够肆意改变原子结构,远超过所谓的光和热。
随意改变物质结构,并蕴藏着巨大破坏能量的龙息并没有起到作用,因为在对峙的另一头暗黑无双巨龙,同样是一口龙息,将这份力量给轻松抵消,同时,柯文也看到了这头无双巨龙上面也有着一个火风暴元素矩阵的符号。
“很惊讶吗,要知道在正常发展的多元宇宙历史里,火风暴元素矩阵的力量本来就是独有的,是可以同时存在多个以火风暴元素矩阵作为力量来源的超级英雄。只是因为你,这份力量变成了只有一个火风暴独有。既然我拥有属于你的一切力量,同样也是这个多元宇宙意志孕育出来的,拥有火风暴元素矩阵,也是很合理的一件事嘛。”
超級無敵寄生 穿梭恒宇
“所以,这个形态你也有咯。”
说着,柯文也从牌组里抽出一张卡片,一张结合了龙骑本身的力量和火风暴元素矩阵的力量,融合而成的最终形态卡片,龙王形态。
“当然,而且效果都是一样的酷炫哦。所谓敌我同源,可不仅仅适用于你,就像超人和毁灭日,蝙蝠侠与小丑,闪电侠与逆闪电,都是符合你这所谓的敌我同源定律,你赢不了我的。”
说着,宿敌先柯文一步将同样的卡片放入召唤机内,巨大的火风暴从两人身上升起,笼罩着彼此的契约兽和自身。随着两道巨大的火风暴元素矩阵的升空,这个反射现实一切物质的镜世界,也在火风暴元素矩阵的力量下开始重新构造形态。原本的钢铁都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漠还有在天空中争锋的双龙。
而被柯文扔到一边的镜中人,则是看着在柯文和宿敌的战斗中随意更改的场地,眼神中透露着惊恐。作为一个因为柯文等一系列活动,从而由DC多元宇宙意志诞生出来的新生命,她并不清楚造物主是谁,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而生。在她诞生出智慧,样貌开始,她就产生一种本能,去吞噬世界外的另一个自己,然后取代她。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吞噬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会带来这样的后果,两个神明指挥着巨龙在她的世界随意战斗,而她却连反抗的余地都做不了,她只是在按照自己的本能在行动而已啊,这也能卷入神战?
三國之氣蓋千軍 不墨規
荒漠中,柯文看着此时与自己一模一样,都是有着专属最终龙王形态的宿敌,放弃了继续战斗的想法。这种与镜中人的战斗,既无趣也无用,他本身还有其他力量没使用,可同样的,宿敌也有着其他力量没使用,这样打下去,怎样都打不出个结果。这样想着,柯文也将另一张卡片取出,放在此时已经蜕变的武器,龙枪之中。
【Final Vent!(最终降临)】
同样的电子声在镜世界中响起,两头在空中战斗的巨龙,在缠斗的同时也各自回到了自己主人身后,将自己的主人托起,屹立于高空中。张开的大嘴凝聚着龙息,立在彼此的主人身后,随着一声龙鸣,凝聚着彼此龙息力量的骑士踢也从各自的嘴里喷射而出。
化作炮弹的两人在空中划过一道轨迹,蕴藏着彼此最强一击的骑士踢就在空中碰撞,胶着,而在柯文与宿敌对踢的胶着中,在他们对峙的中心,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缝出现,随着两人的不相上下,空间裂缝也开始扩大,从他们中间不断延伸,一直到覆盖整个空间,都布满了像镜子破碎时的裂痕。
‘啪嚓’
随着一声镜子破碎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内响起,两人心里不由咯噔一声,下一秒。这个寄托于现实的镜世界空间,就在柯文和宿敌的战斗中彻底崩坏。而进行对踢的两人也随着镜世界的崩坏,都被甩到了一边,在这个过程中,柯文硬拼着挨了宿敌的一记飞踢,将之前被自己丢到一旁的镜中人抓住,飞向了另一处还未破碎的镜世界空间中。
现世,就在柯文和宿敌两人一发骑士对踢不相伯仲,并且将所在的镜世界空间踢碎的瞬间,作为镜世界反射的现世,那栋柯文和卡拉所进入的写字楼,也在这一刻,大楼上的窗户全部破碎,刀刃一样的碎片从天而降,朝着下方的行人落下。看着这些从天而降的利刃,路上的行人在四散奔逃的同时,也难免发出尖叫。
“啊啊,又有人要因你而死了,”位于镜世界中,注意到现世出现的意外时,宿敌也在那挖苦,嘲讽道。
此妖歸我
“白痴。”
挨了宿敌一脚,没有受什么伤的柯文只是站在无双龙的头顶,将镜中人丢到一边,默默的回应了一句。现世中,一道红影从写字楼中飞出,在行人看来几乎无法躲避,如同刀刃落下的玻璃碎片在这个瞬间直接被停滞了下来,或者说,玻璃碎片还在以自己的初速度落下,只是这种速度在这道红影眼里来看,就像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停在了半空。
换上战斗服的卡拉停在半空中,红光聚在自己的双眼中,看向这些从天而降的玻璃碎片,无法用肉眼看到的微波从她双眼中释放出来。随着热视线的释放,这些玻璃碎片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然后消失,原本会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玻璃碎片就在一瞬间,被卡拉的热视线彻底汽化,不留一丝痕迹。
一场意外,就这样被卡拉轻松化解。在镜世界中看到这一幕的宿敌也不由啧了一声,看着周围不断崩溃的空间,也没有继续在这跟柯文打下去的心思。
“好了,招呼也打了,接下来你还有很多事要做,要忙,我就不打扰你了,啊,你要问我要忙什么,吃下你试图要改变这个宇宙的苦果就对了。”
站在黑色的无双龙头顶,随着宿敌手这么一摆,在宿敌身后,因为崩溃而变得一片黑暗的空间里,开始亮起蓝色的光芒,如同灯光一样。而以柯文的目力,也能看清这些蓝色灯光下的是什么,是一只只镜子契约兽,蓝色的,带着蚊子吸血器官的人形怪物,这就是宿敌所说的,当自己越是要改变多元宇宙,作为宇宙的意志,也会做出回应,这就是回应。
诞生于镜世界内的生命,一眼望不到边际的人形蓝色蚊子朝着柯文冲来,密密麻麻的,在这样的数量下,宿敌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这些由多元宇宙创造出来,诞生于镜世界的怪物,正沿着柯文与宿敌战斗打开的缺口,朝着现世发起了侵略。
现世,第一时间消除掉危机的卡拉在确认没有人员伤亡后,也松了一口气,还没等她放松下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不是一栋大楼,而是这个CBD区内,所有窗户,反射面都成了镜世界怪物入侵现世的通道,一时间,所有的窗户,玻璃全部破碎,无数怪物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冲到了现世之中,试图扑杀眼前这些能够给予它们力量来源的生命。
遮天蔽日的怪物一瞬间就让天空变得黑暗,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到了眼前怪物那狰狞的口器和随时都会到来的死亡威胁。尖锐的口器随时都准备夺去面前脆弱的生命,只是在这里的,不仅仅只有对突然发生的灾难束手无策的普通人,还有一个强大近乎于神明的氪星人。
炽热的红光在人们头顶扫过,正打算开启第一餐的镜世界怪物在无差别的热视线攻击下,就像被人用黑板擦在密密麻麻板书的黑板上抹去一块那样,直接消除了一块,原本被遮蔽的天空也随着卡拉这一发热视线打击,露出了一块空白,突入其来的降维打击让这些蜂拥而出的镜世界怪物停滞了片刻,正在逃命的行人也是如此。
愣愣看着此时依旧双眼充斥红光的卡拉,一时间,也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了。
“愣着干嘛!跑啊!”
看着众人的愣神,刚放了一个大招的卡拉音量也直接提高了八度,滚滚的音浪让人如梦初醒,恨不得多生几只脚,好让他们从这个噩梦中跑出来。同时被提醒的还有这些镜世界怪物,虽说一下一招地图炮干掉了这么多同类,可对于蚊子这种生命而言中,最不缺的就是数量,更别提此时在宇宙意志下行动的它们了。
它们诞生出来就是作为一种灾难而存在的,制造灾难,杀戮,吞噬这个现世的生命,它们不会恐惧,只有本能,而且数不胜数。随着卡拉这一声高喊,之前被卡拉用热视线清出的一块区域再一次被镜世界怪物所填满,而卡拉能够做的,就是趁着这个空档,再度释放出热视线。
她并不敢使用冷冻吐息这个技能,冷冻吐息虽然能够制造冰墙,但对于这些从镜世界出来的怪物而言,冰墙无非是一道传送门,让它们能够轻松越过自己,去杀戮无辜者的生命,只是一直使用热视线,哪怕对于卡拉来说,热视线并不算负担,可热视线所带来的二次破坏,并不比这些怪物带来的危害小,尤其是在她满功率释放的时候。
无穷无尽的镜世界怪物通过玻璃,镜子出现在现世,对于卡拉而言,她必须将这些怪物按在这里,不能让其以纳新诺市为起点,开始朝其他城市辐射,她不清楚现在其他地方是不是跟这里一样,都遭受了同样的攻击,她只清楚一旦这里出现一个突破口,就出现大量的人员伤亡。
“卡拉,”就在卡拉决定继续开大招清场的时候,柯文的声音也在她脑海里响起。
旅明 素羅漢
“你现在在哪,事情糟透了你知道吗!”
龍朝遺傳
一边回应着柯文,卡拉也没有放下手头上的活,炽热的热视线从她双眼释放出来,不断汽化着面前这些悍不畏死的镜世界怪物,堪堪将其挡住,只是随着反射面的铺开,越来越多的镜世界怪物从其他的反射面中飞出来,让卡拉没法像之前那么轻松的使用热视线,因为她没法保证热视线的攻击会不会波及到无辜。
“我已经大致了解了,所以我现在正打算解决问题呢,你没使用冷冻吐息?”
“你之前不是说过吗,你能够通过镜世界进行穿梭,这些怪物是从镜世界出来的,我的冷冻吐息,也算是反射面的一种,还不如用热视线呢!”
“呵,你还挺聪明,不过没事,我现在就在镜世界,冷冻吐息用吧,尽可能的制造出一个大冰墙,没问题吧。”
“可以是可以,但这有什么用吗?”
“信我啦,我现在正在准备个大招,你把冰墙造出来就刚好可以用了,赶紧的。”
“那好吧。”
带着几分不解,卡拉再次用热视线清出一块区域后,也飞到了两栋写字楼的中间,深吸一口气,超级呼吸配合着冷冻吐息就这样轻松吐出,以两栋写字楼作为支架,一面等同大楼高度的巨大冰墙就这么制造了出来。而正如卡拉所想的那样,这面巨大且如山一样厚实的冰墙对于这些镜世界怪物来说并不是阻挡,而是大门。
只是在它们与大门之间,还有着一个阻碍。
‘吼!’
一声低成的龙吟声响起,压过了这些镜世界怪物翅膀振动空气的声音,从它们的视角,能看见,一头巨大,就连这面冰墙都无法将其全貌给呈现出来,只能看到部分身躯和头颅的机械巨龙就这样立在它们面前,而在巨龙的头顶,则是站着一个人。
“好了,放开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今天不限量。”
镜世界内,柯文手握着长枪,在给无双龙下命令的同时,也握着长枪往前一指,随意的挥动,从其他反射面不断侵入到现世的镜世界通道被一一关闭,只留下面前这个,唯一的,也是最大的镜世界通道。只是在看到无双龙这头庞然大物后,位于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本能让这些镜世界怪物开始感到了恐惧。
它们开始四散,想要躲开这面巨大冰墙中所隐藏的巨龙,但它们做不到,张开大嘴,一股它们无法抵抗的吸力从无双龙嘴里传来,透过卡拉所制造的这面冰墙,将这些从镜世界出来的怪物全部囊括进去,除了这些与无双龙同样诞生于镜世界的怪物,没有任何跟现世有关的物体,生命能够感受到这股吸力。
这面卡拉制造出来的冰墙,就是一个黑洞,一个针对镜世界怪物的黑洞。刚才还遮天蔽日的镜世界怪物有多疯狂,现在就有多狼狈,一头接着一头,就这样被吸入了冰墙,吸回了诞生出来的镜世界,吸入到无双龙的肚子里,成为无双龙的一份力量。这场灾难来的快,但同样去得也快。
人们还没有搞清楚这些从镜子,窗户,反射面中跑出来的怪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它们被一面巨大的冰墙给吸收了,在最后一头镜世界怪物成为了无双龙的口粮后,这面由卡拉制造出来的冰墙,也从中崩碎,倒塌了下来。卡拉也飞到了地面,看到着装龙骑装甲的柯文站在那里,那个之前吞噬了现世另一个自己的镜中人则是被丢在一边。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她引导了这场灾难?”看着这个被柯文抓住的家伙,卡拉也疑惑道。
“她只不过是一个可怜人罢了,一个被宇宙迫害的可怜人,没受伤吧?”
并没有过多说明这个镜中人的事情,看了一眼背后的冰块,柯文也对卡拉问道。
“你这是在小瞧我啊,这种程度怎么会受伤嘛,只是这些怪物到底是怎么出现的,你之前一直穿梭来穿梭去的镜世界这么危险吗?”
“大概吧,不过也还行,算一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吧。”回应了卡拉一句,柯文也突然说道。
“什么时间差不多了?”
莫名的话语让卡拉有些没搞懂,而通过镜世界回到自己大本营的宿敌,此时也在逗弄着另一头诞生出来的无双龙,通过镜世界的反射,他也看到了柯文用无双龙吞噬数不胜数的镜世界怪物那一幕。
“呀,原来你这么好用啊,改天我也让你试一下吧,不过现在,该给这场戏加点料了。你能救下他们这一次又如何,未知的世界,未知的生命,从而引发的,则是人们那无尽的贪欲,现在,就让这份贪欲多来点吧!开始吧,让它们活跃起来。”
随着宿敌的话语,那些之前在柯文感应中,由宿敌布下的种子也开始在所安放的城市中爆发出来。
皇家第一寵:俏妃養夫有道
中心城,在无人的废弃工厂内,两枚等人高的虫蛹破开,破开的虫蛹里,两个人形的绿色异虫从中走出,互相望了一眼对方,彼此用虫鸣进行交流后,也朝着灯火初上的城市中心走去。
星城,下水道中,有着老鼠外形,蜥蜴外形的从下水道中爬出,听着城市中的人声,慢慢爬向大楼,灯光所照不到的黑暗之处,如同鬼魅一般潜行着。
底特律,星辰实验室分部,正在工作的实验室电脑开始出现闪屏,屏幕上开始出现橘黄色的电子病毒,且这种电子病毒正在试图突破封锁,进入到现世。
大都会博物馆,总统候选人的克拉克正陪同自己的妻子,与大都会市长在博物馆内进行剪彩仪式。
“哇,没想到我们还能这样近距离跟超人接触,”维持秩序的安保队伍里,几个安保人员也在那窃窃私语着。
“说话注意点啦,人家现在是克拉克·肯特总统,不是超人了。”
“都一样,他作为超人跟作为总统,我觉得都不会差到哪去,说起来,乔治那家伙也真倒霉,关键时刻掉链子,没得来···”
话语交谈间,正在博物馆外候着的总统司机,杰克·陈在为自己上司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在马路对面,有着一个男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大都会博物馆走来,每走一步,就有沙子从他身上掉落,而杰克也注意到,这个男人的瞳孔是白色的。
“这种关键时候,你们能不能不要来搞人好事啊,倒霉,倒霉,真倒霉啊···”
星際強兵 閃爍
嘴里碎碎念的杰克,在将车停好的同时,一个翻身,就从车窗溜出,朝着这个怎么看都不对劲的男人走去,同时,也拿过旁边行人的雨伞,在其不解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歉意说道:“对不起,借我一下,我会还给你的。”
在杰克·陈朝着这个男人走去的时候,在背后遥控这一切的宿敌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的看向被自己窥探的柯文。巧合的是,当宿敌朝柯文投去窥视的目光时,柯文已经扭头看向自己了。
“你,在看我对吧···”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宿敌感觉到事情貌似超出了自己的控制了,没有多说,直接中断了其他种子的觉醒,同时,也将心神放到了之前已经被他激活的种子所在城市,这才发觉一切都变了。
中心城,两头正朝着市中心走去的异虫,停在了那里,有两个人挡在了它们面前。
“柯文说等我们见到了,就会明白所谓的怪物是什么了,就这?”
公路上,沃利看着对面的另一个自己,带着几分不屑在那说道,如果只是单纯变化成自己模样的怪物,这有什么好怕的,竟然还要自己跟姑父一块过来。
“仔细看,沃利,对面的那个你,他的表情,动作还有习惯,都跟你一样,不仅仅是复制外表,恐怕是连记忆,小表情,动作习惯都完美复制的怪物。”
在沃利旁边的巴里,作为一个老牌的极速者,在看到两头虫子当着自己的面变化成自己的模样后,他就本能感觉到不对劲,类似的敌人他对付过,可那不一样。那个同样能够变化成他人外表的家伙除了模样外,从言行举止到生活习惯上,根本无法瞒过那些最亲近的人,但在看到这个异虫变化的自己时,巴里感觉的出来,这就是自己!
站在正主面前的两头异虫,看着这两个由自己所变化出来的原体,在它们变化成沃利和巴里的时候,也将其记忆给完美复制了过来。然后,他们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因为它们知道,自己摊上事了。
“看来他们好像知道我们是谁了诶,巴里姑父。”看着对面两个复制品脸上的表情,猜出什么的沃利也在那调侃道。
異世花都高手 人歸落雁
“假的终究是假的,有些东西它们学不来。”
一边说着,叔侄俩也伸手,戴在手指上的闪电戒指被两人用神速力激活,一面面被神速力同化过的轻型战甲在他们身上连接,化作属于他们的闪电小子和闪电侠战服。一个抬腿,就出现在了异虫的复制体面前,神速力极速者的速度,又岂是他们能够反应过来的。
“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被我们打一顿带走。”站在两个异虫面前,为首的巴里也没有跟人家讲道理的想法,道理是讲给人听的,对方既然是异类,那还是能动手就别吵吵了。
“打一顿?”两个异虫在听到巴里这样的话语时,也是气极反笑,在变化成人类后,它们也有了与人类一样的发声器官,‘沃利’和‘巴里’指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闪电小子和闪电侠,也挑衅道。“你能出手打自己吗?嗯?”
闻言,闪电小子和闪电侠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自己的复制体,沉吟了少许,果断出手,一巴掌直接打在了他们脸上,清脆响亮的耳光,直接把自己的复制体拍飞到地上。
“这么奇怪的要求,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看着被自己拍飞的复制体,巴里也将对方能够完美复制这个能力打上一个问号,至少在巴里自己的记忆里,他可没有这么贱,求别人打自己。
“该死,给我记住了!”
捂着自己发疼的脸颊,被巴里和沃利一巴掌拍到地上的两个异虫也褪去了伪装,原本作为绿色的幼虫形态消失,各自蜕变为一红一蓝的成虫形态。用最狠的语气,说着最怂的话,脚底一抹油,就直接从沃利和巴里面前逃走,而巴里和沃利只是耸了耸肩,身影一闪,就在中心城里玩起猫戏老鼠的游戏。
星城也是如此,作为这座城市守护者的绿箭侠站在楼顶,看着这两头隐入到城市黑暗中的怪物,默默从背后掏出了双刀。借助之前已经布置好的机关,从楼顶跃下,朝着怪物所在的位置飞去。
底特律的星辰实验室分部,就在电子病毒即将突破封锁,进入到现世中开始感染人体时,一道更为强大的防火墙将其隔绝。而防火墙的外围,则是完全机械化的钢骨在那看着这些电子病毒。
宿敌之前在各个城市激活的种子,此时也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而反将一军的柯文也通过镜世界与宿敌进行对话。
“敌我同源,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都能在这些城市布下种子,那又是什么给了你我查不到这些变化的错觉?活跃起来?别急,会活跃的,Ciao~”
说着,与宿敌对话的镜子破碎,只剩下宿敌一人在他的大本营,感应着自己所激活的种子被柯文布下的后手一个接一个的抹去。
大都会博物馆外,气喘吁吁的专职司机杰克·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只剩个把的雨伞,带着几分无奈将其丢到一边,然后一脸苦逼的望着身后。在他身后,散架的桌子,变形的椅子,断了一截的路灯,都是他在跟这个男人战斗时的杰作,无奈的蹲在地上,看着已经变成沙子随风飘散的家伙,叹了口气。
“不知道这个能不能报销,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