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dvc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兇靈祕聞錄 愛下-第五百九十七章:無解之局分享-ke3is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毫无疑问,目前我们所执行的这场灵异任务依旧存在附加规则,但,和以往灵异任务唯一不同的是,之前那些灵异任务的规全部为诅咒所定,这一次规则却是螝定下的!至于原因?原因来自于这种规则设定对女螝有利,我猜测女螝如不按规则杀人而是选择无差别杀人,那么‘她’就绝对不会拥有如此诡异的杀人能力,顶多就是只普通厉螝而已,简单来讲可理解为……粉群女螝自己给自己设置了规则,有规则状态下,女螝便具备堪比无解的诡异杀人能力,优点是杀人手法无解,绝对不会失败,缺点是杀人速度较慢,只能在规则限制下一个个的杀,无规则状态下则不具备诡异杀人能力,优点是杀人速度快,既能无差别随意杀人又能大范围攻击猎物,缺点则是容易被灵异道具影响从而有较大失败率,除此以外执行者亦具备了能凭借道具抵抗保命的能力。”
说至此处,抬起手臂,伸出两根手指继续道:“两种攻击手段,两种屠戮方式,毋庸置疑,站在执行者角度考虑,我们自然希望女螝抛弃规则从而选择无差别攻击,可惜……”
“通过早前剧情人物死亡和驱魔炸弹无效来看,女螝明显是在按规则杀人,而一旦按照规则杀人,虽说杀人速度会变慢,执行者也会暂时免于攻击,但,这种规则式杀人却也恰恰是最为无解最为致命的!”
………
全民修真之人類進化 簡單夢想
通过数天观察,结合种种线索,赵平说出个人分析,用无法辩驳的逻辑说了个匪夷所思的观点。
即,粉裙女螝无解!
至少目前而言没有任何办法能防御女螝攻击!
沉默半晌,最后指着昏迷不动的孟菲用断定语气撂下一句话:“这女人没救了,如不相信大可试验一下,反正我是不会对灵异道具报任何希望了。”
什么叫恐惧?这就叫恐惧,什么叫胆寒?这就是胆寒!
听过眼镜男总总言论,现场执行者不管是谁皆有一种寒冰腊月下河洗澡之感。
众人没有傻子,相反这些人放到现实还个个都属聪明人,赵平上面那串解释他们自然理解内中意思,可也正是因明白所以他们才能深刻感受到那深入骨髓的绝望!
是的,规则的确保护了执行者从而使他们被螝袭击的时间大大推迟,给执行者争取到了调查线索的宽裕时间,就比如近三天来因女螝一直袭击剧情人物才使执行者一方可以像现在这样通过调查得知女螝杀人方式,然而有得必有失,规则同样亦使女螝具备了那近乎无解的杀人能力,甚至规则还能保护女螝让其不受驱魔类道具影响。
这意味着什么?
假如以上分析全部正确,这便意味着无解必死,就算他们了解女螝杀人手法也没用,因为执行者完全没有阻止办法,也正如赵平刚刚那番推测一样,即,女螝受规则的保护,灵异道具极有可能对粉裙女螝无效。
这完全就是一个无解必死之局!
………
虐殤:代罪新娘
深夜,22点54分。
诚然白天的一连串分析导致众人坐立不安心惊胆颤,但毕竟不能因恐惧就至此不睡觉了,或许新人会胡思乱想,可对于经验丰富的资深者来说恐惧是可以压制的,只要不是立即身处险境,该有的休息仍要维持,正如最早叶薇曾说过的那样,不管如何恐惧如何害怕,你都要尽可能放平心态以保证充足休息。
基于以上念头,吃过晚饭,执行者纷纷开始休息,至于剧情人物……
由于一众白领目前仅剩孟菲一人,恐惧无比的她说什么都不愿独自住一间卧室,加之女人哭求连连,最后也只能让她同执行者挤在一起,一时间,狭小的卧室可谓人满为患。
看似如此,但人满为患并不代表所有人都置身卧室,其中就有一人不在现场,而是自打晚饭后就走出民宅置身街道,站在一棵大树旁久久没有动静。
不同于昨日,今晚的夜空没有月亮,仅有些许星星零散分布,目前赵平就这样站立街头默然不语,仰头盯着天空,凝视片片星光。
“你也喜欢仰望夜空么?”
寂静被响动打破,被一段来自后方的悠然话语打破。
程樱不知不觉间抵达赵平背后。
听着对方询问,眼镜男没有反应,仍是仰望天空,沉默了片刻,最后头也不回淡淡回答道:“仰望星空一直以来都是人类最常做的一件事,在古代,因时代限制,人们生活节奏很慢,每当夜晚来临,忙碌一天的百姓们往往喜欢仰望星空以祈祷天公赐下好收成,达官贵人则祈祷于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就连身为九五至尊的皇帝亦经常祈祷,希望上天能保佑帝国千秋万世,其实不管怎样,古人对天空始终充满敬畏,到了现代,由于生活节奏加快,人们反倒逐渐迷失,逐渐忘记仰望夜空。”
赵平这段话虽很容易理解,可听在程樱耳里却饱含一丝复杂意味,一时间,程樱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这么一脸平静盯着对方,双方沉默良久,直至周遭刮过一阵凉风,发丝飘舞间,职业杀手才淡然冒出句话,朝前方久未回头的眼镜男说出一句饱含深意的话:“如果杀死某人对团队整体有利,你大可直接把那人姓名告诉我,我不会拒绝。”
“呵呵,看来你这次是来兴师问罪的啊,你是在埋怨我白天利用了你吗?嗯,如所料不错,我猜一定是陈逍遥在其中作梗吧?”
见对方默不作声,眼镜男终于回头,看向面前程樱,若无其事解释道:“你想多了,其实高继坤对我而言几乎没有威胁,只要我愿意我任何时候都能轻而易举干掉他,更何况还有你在,如今此人是死是活并不重要,同样也不是目前你我所关心的问题,如今导致我们面临团灭危机的并不是人,而是螝,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得是一个稳定团体,这点大伙儿都明白,毕竟人类心中的自我恐惧有时比直面螝物还要强烈得多。”
“那么,孟菲……”
“我估计快了,最快今晚最迟明天,目前时间已晚,过了零点就会到达第四天,按照灵异任务越靠近最后期限螝物袭击就会越频繁规律来看,后面的几天里螝必然会频繁袭击我们这些执行者,届时团队将面临地狱,所以……”
眼镜男话未说完,程樱抢先发言,代替对方说出了男人后面要说的话:“所以你打算在孟菲死前尽可能榨取其最后一丝利用价值,做一个希望不大的实验对吗?”
女生默然接语,赵平不置可否,直接点了点头肯定道:“不错,毕竟按照女螝所设规则,只要孟菲不死那么‘她’就没办法攻击执行者,既如此,虽说孟菲必死无疑,但至少我不会放任不管,更不会任其自生自灭,无论如何都要从她那尽可能获得线索,尽可能为寻找生路增加些成功率。”
鬥鸞
听罢,程樱默默点了点头,见状,赵平继续道:“实验无需我亲自动手,估计以彭虎的性格今晚他必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孟菲死,从而十有八九会把金光符交给对方,所以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撂下最后一句话,赵平抬脚就走,径直走向民宅,最后只余程樱滞留原地,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分钟后。
同前两日一样,重返民宅,进入客厅,就在赵平坐回沙发打算睡觉时,隔壁,一脸困意的陈逍遥却也在这时推门而出步入客厅。
果然,见赵平坐于沙发,青年当即对其露出一副欠打笑容,旋即朝厕所走去,但,不知为何,注视着对方背影,本打算休息的赵平没有立即躺下,反而盯着厕所方向有些出神。
过了大约两分,目送陈逍遥重返回卧室,客厅内,赵平仍未休息,仍默不作声坐于沙发上出神不语,足足过了良久,男人才如同忽然想起什么般转动脑袋开始打量,不断打量,就这样扫视客厅四周。
………
灵异任第四天,清晨,6点12分。
初升的太阳缓缓升起,自天际展露头角,光线四散照耀开来,驱散黑暗,照亮下方,照亮那死寂无声的小镇。
常说阳光除能带来光明外还能给人带来安全感,这句话往常或许有道理,可惜却完全不适合执行者,在那难以躲避的死亡面前,在那逃无可逃的现实面前,白天黑夜已无区别。
唯一能做的,只有挣扎,在即将到来的地狱面前垂死挣扎。
此时此刻,卧室里已聚满了执行者,只不过……现场鸦雀无声,人群中无论是新人还是资深者,所有人凝固不语,所有人呆愣原地,目光清一色盯着前方,盯着对面,注视着卧室一处角落,仔细观察,还能进一步发现众人个个面色惨白,额头尽是冷汗。
镜头随之转移,沿目光转向墙角,会看到孟菲那遍布狰狞的脸,女人面朝众人,至于脑袋下方……
则赫然一堆赤红零碎,一堆早已碎成数十块的人体肢体!!!
孟菲……
最终还是死了!
是的,虽说昨晚赵平就预料到女人会死,可谁也没想到女人会死如此之快如此之早,且死亡过程无声无息,就算不知道死亡具体时间,凭借推测,众人仍清楚的知道孟菲大体死亡时间,必然死在凌晨半夜,死在旁人熟睡期间。
此刻,看着周遭众人那一张张惨白至极的脸,彭虎嘴角抽搐,胡渣乱抖,甚至可以说光头男的内心除恐惧外还额外多了层绝望,多了层不解,因为,如仔细观察,便会看到孟菲额头上还贴着张金色符咒。
金光符!
万万没想到,孟菲竟然在额头贴有金光符的情况下被杀了,就这样被女螝给一刀刀割成一堆碎尸!!!
………
事情经过很简单,虽说昨日赵平就曾反驳过彭虎建议,认为道具十有八九对女螝起不到作用,但出于好心,心有不甘的他昨晚还是按照计划有所行动,临睡前光头男交给了孟菲一张金光符并嘱咐看到女螝时要第一时间将其贴至额头。
性命攸关,不敢睡觉的孟菲自是千恩万谢伸手接过,而半夜期间女人也确实看到了粉裙女螝,除此以外看到女螝时惊慌失措的女人亦第一时间将符咒贴于额头,然而……
不多久还是毫无征兆四分五裂,被女螝活生生割成碎片,金光符则从始至终未曾燃烧,这张一向能自动感知灵体乃至自行燃烧的防护型驱魔道具在女螝面前没有作用,就好像完全感知不到螝物般维持原状。
同当初姚付江的驱魔炸弹一样,金光符也依旧无效!!!
卧室内,嗅着满屋血腥,看着夜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已化为碎尸的孟菲,一时间,执行者全部掉入冰窟,个个背脊发冷,集体感被一股深入骨髓般寒冷包裹,在看女人额头那贴着的符咒,那明显拥有强大驱螝能力的金光符……
这一刻,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惊叫,有的只是寒冷、恐惧、颤栗以及无与伦比的绝望。
宛如被集体判了死刑般绝望。
因为他们知道,由于最后一名剧情人物现已死亡,接下来女螝必然会将杀戮目标转移至他们身上!
气氛压抑沉寂,冷汗接连流淌,然后……
噗通!
忽然间,就在众人久久沉默之际,随着一声响动,方海一屁股瘫坐于地,一开始众人还以为方海因场景恐怖导致,不料还未细想,方海却又猛然发出尖叫,发出一串撕心裂肺的刺耳尖嚎:
“啊!螝……螝啊!!!”
咯噔!
無敵狂後
变故突如其来,受其影响,除心脏骤颤身体一抖外,众人亦猛然转移视野,转移方向,纷纷将目光投向卧室右侧已瘫坐尖嚎方海,入目所及,就此时的方海面容扭曲,嘴巴大张,那双因过度恐惧而差点凸出眼眶的眼珠更是死盯前方,死盯对面,盯着陈逍遥和姚付江两人中间空隙!
见状,众人赶忙回望,却见陈姚两人中间什么都没有。
看似如此,不过,假如将镜头切换为方海视角,便会发现男人视野中多出一幕画面,一幕场景。
一个女人。
一名长发飘舞身着粉裙的女人。
此时此刻,女人正一动不动站在姚付江与陈逍遥两人中间,然诡异的是女人明明就在二人中间,可身处两侧陈姚二人却茫然未觉,只是仓促张望,似乎完全看不到那置身旁女人般,仅仅只用慌乱目光打量四周。
话归正题,由于方海反应实在是太过突然,太过突兀,一时间现场众人大多愣住,唯独陈逍遥反应最快,是的,眼见环顾四周全无发现,眼见对面方海一直死盯自己身侧,略微一愣,随着面容一凝,陈逍遥动了,伸手入怀猛然掏出张黑色符纸,旋即朝身侧狠狠拍去!
很明显,陈逍遥虽看不见身旁有什么,可他却通过方海所看方向得知女螝正站于自己身边的事实,恍然回神,旋即展开攻击,毫不犹豫用其最强法器辟煞符进行攻击,诚然青年道士反应最快攻击迅速,攻击方位也确实为女螝所处位置,然而,他这番极快动作在方海眼中却是如下一幕场景:
视线中,他亲眼看到陈逍遥那持有黑符的手直接命中女螝脑袋,但,下一刹那,青年手臂连同辟煞符却又直接穿透了女螝身体,直接从女螝脑袋透体而过,如同空气攻击,宛如穿透一道虚无影像般完全接触不到,手中那枚据说拥有极强驱螝效果的辟煞符也自始至终全无反应。
盛世宮妃
暂且不谈陈逍遥攻击无果,暂时不说方海眼中所见,身体一抖,电流过身,直到此时,房内其余人才堪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继而注意到陈逍遥朝空气拍符的诡异动作,见此一幕,资深者瞬间明白青面目的,可结果却令让人大失所望。
唯有方海自始至终没有动作,唯有他眼睁睁目睹完整个过程。
他看到粉裙女人一直盯着自己,盯了片刻,女人动了,在身侧陈逍遥的无效攻击下缓缓抬手做了个下劈动作,而后指了指眼睛,咧嘴一笑,最终消失不见。
随着粉裙女螝消失,随着一切恢复正常,地面,方海明白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略微一愣,从地面一跃而起,旋即如被蜂群环绕般不断拍打,双手疯狂拍打身体,一边拍打一边痛哭,自言自语哀嚎不休:
“啊,我……我不想死啊!求你不要割我身体!求你别杀我,呜呜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
男人被吓疯了。
被那突然出现于眼前又突兀消失于视野的粉裙女人吓疯了。
重生之公主有毒 水靈妖十二
哭泣来源于恐惧促使,疯狂来源于答案知晓。
答案是什么?答案是他清楚的知道女螝下一个要杀的是自己,或者说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和墙角那堆碎尸一样分崩离析四分五裂。
至于旁人,至于周遭众人……
聆听着哭声,凝视眼方海,此刻就算是白痴也看得出螝开始动手了,终于将杀戮目标转移至执行者身上,且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没想到最后一名剧情人物才死亡没过多久,螝就已迫不及待攻击起执行者,这袭击频率实在是太快了!
想明白这点,资深者或许还好点,毕竟都是度过多场灵异任务的老人,心理素质自然不差,可惜对于高继坤和月晓这两个新人来说眼前方海模样可着实把二人给吓得不轻,果然,待发现同为新人的方海现已被女螝列为杀戮目标后,除恐惧外,一股兔死狐悲之感亦从两人那本就脆弱不堪的内心蜂拥而出。
“啊!”
终于,最先承受不住压力的月晓发出尖叫,尖叫之余径直扑向身侧赵平,猝不及防下,一直冷漠观察的赵平就这样被月晓扑了个正着,见月晓扑至赵平,旁边本就紧贴男人的钱学玲不由一愣,旋即面露不悦,眉头一紧,几秒后不待赵平从月晓紧抱中挣脱,怀揣着满心恼怒,钱学玲一把将月晓拽至一旁。
当然这只是个小插曲,相比于哭嚎不休的方海,众人基本不会关注此类小事,旁人如此,高继坤同样如此,诚然月晓率先恐惧尖叫,但是上胖子也不比对方强到哪去,他被吓成了半死,硬生生被刚刚一幕吓掉了半条命,恐惧中,胖子全身肥肉狂抖,脸暇抽搐,一边哆嗦一边朝后退去,直到退至墙壁,直到背脊被墙壁所阻,恍然回神,胖子才如同猛然想起来什么般忙把目光投向赵平,而后结结巴巴询问道:“赵,赵先生……方海,他,他还有救吗?”
胖子很想从资深者口中获知答案,可惜赵平没有理睬他,不单没有理他,就连刚刚被月晓抱住的事情都完全没有在意,或者说眼镜男所有注意力早已集中在方海身上,观察片刻,直到再也看不出什么,男人才如梦初醒般眉头紧皱回转身体,转头看向程樱扫向彭虎,不知是不是巧合,眼镜男看向二人时二人亦恰好投来目光,随着三双眼睛互相扫过,略一迟疑,程樱点了点头,旋即,赵平动了,走到已完全崩溃的方海面前,伸手一把拍至肩膀,嘴里大喝道:“冷静!冷静下,我可以救你!”
如同死刑犯收到赦免通知,类似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听到耳旁呼喊,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就见刚刚还痛哭流涕的中年人瞬间停止,瞬间凝固,其后回转脑袋,就这样呆呆盯着对方,目不转睛盯着赵平。
这很神奇吗?不,不神奇,原因在于方海不想死,别看他奔溃已久哀嚎已久可他毕竟还没彻底疯掉,而刚刚赵平那句话则直接说出了他此刻最希望听到的,果然,一听对方说自己还有救,男人安静下来,盯着对方,将他那挂满泪水的脸朝向眼镜男,注视良久,最后用满含期盼的语气微微颤颤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见对方当真如预料中恢复安静,赵平双目微眯,如其所愿般张口重复道:“我说……我会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