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0z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仙都-第一百三十五節 棄我去者閲讀-mfcai

仙都
小說推薦仙都
八棱破甲槊上,缠绕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纯青火焰,汉钟离心中一凛,双掌一合,扯动天地伟力,将破甲槊牢牢夹住。近在咫尺,他窥得真切,那一抹青焰摇曳不定,僵持数息,视伟力如无物,箭一般射向眉心,汉钟离大叫一声,撒开双手一个懒驴打滚,着地滚了十八个跟头,避之唯恐不及。
天地动荡扭曲,藏兵跨独角乌烟骓撞破虚空,单手接住八棱破甲槊,虽是孤身一人,却有千军万马的气势。
汉钟离翻身爬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猛然望见风屏谷方向黑压压一片,烟尘四起,冰原震动,大军正席卷而来。他心念数转,朝藏兵摊开双手,示意并无争夺之意,既然他要插手,姑且退让一步。回鹘、洄水、逆相三镇将见对方势大,也不愿横生枝节,当下圈转马头,追随汉钟离绝尘而去,心中都有些纳闷,不知藏兵镇将为何要横插一杠,救下那头天魔。
藏兵居高临下,凝神打量周吉,隐隐察觉异样,眼前这狼狈的天魔,似与大人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他也懒得去琢磨,匹马单枪守在一旁,静观其变。周吉瞥了他几眼,见这镇将默不吱声,摆明了车马等候正主处置,心知这一回是躲不过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熄了念想,催动魔气疗伤,无移时工夫,双腿便恢复了七八成,不用再拄着五色神光镰撒不开手了。
他将目光投向倒地不起的铁猴,结结实实吃了汉钟离一记天地伟力,又挨了回鹘镇将一记狠的,可怜,骨碎筋断,脑瓢儿稀巴烂,奄奄一息,模样惨不忍睹,好在它已经炼为天魔眷属,魔核完好,只须灌注天魔气,既能死而复生。他麾下许多眷属,属这猴头资质最佳,也不枉他费尽心思,央魔女出手相助,才得大功告成。
等了百余息光景,大军前锋席卷而至,姬胜男老老实实见过藏兵镇将,候立在旁不声不响,乌照只随意拱了拱手,绕着周吉转了半圈,啧啧称奇。他本是外界异物,炼化一滴本命血气,得以永驻于世,感应敏锐,早嗅到一丝异样的气息,看了藏兵镇将一眼,也不说破,心中暗暗转着念头,猜测那天魔与大人是什么关系。
前锋将他团团围定,密不透风,插翅难飞,周吉暗暗苦笑,眼不见为净,干脆盘膝坐定,五色神光镰搁于腿上,合上双眼,默默催动魔气,沿经络每作一循环,略略增厚些许,比起直接炼化魔核,微乎其微,几近于无,不过心神沉浸其间,物我两忘,暂时摆脱了忧惧。
穿越之星空貴族
萬能金手指
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知过了多久,周吉心中一阵悸动,猛地从入定中惊醒,颈椎咯咯作响,如生锈的铁门枢,他艰难地抬起头,只见一双妙目静静望着自己,瞳仁中映出一个盘膝而坐,双手按定五色神光镰的身影。是魔女离暗!那曼妙的身姿,熟悉的容颜,无论经历多少次轮回,也不会从记忆中磨灭。然而她却静静望着自己,就像望着一个素未平生的陌生人,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只有谨慎和好奇。
曖昧王座
我是女相師 小敘
周吉张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他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眼前的女子是魔女离暗,却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魔女离暗,他眼中露出迷惘之色,一颗心直往下沉,下意识抬起头,却见一头足踏瘴气的异兽立于空中,背负一个男子,黝黑魁梧,五官粗犷有力,正是他命中注定的对头,竭力逃脱的噩梦。
魏十七目光落于周吉身上,双眸精光四射,左眼红瞳,十恶命星血光大盛,右眼银瞳,大陵五三合星一主二伴,动念之间,便可将他碾作齑粉。有些人,看你一眼,你就死了!绝望如潮水淹没了身心,周吉这才意识到自己与魏十七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可望而不可即。
一念生,一念死,一念兴,一念灭。周吉猛地摊开双手,大大小小的魔核从指缝间掉落,语无伦次道:“这是葛阳真人,你知道的,无垢洞洞主,现在是葛蓬莱……这是松骨真人,昆吾洞洞主,这是长息真人……这是居延真人,你也认识的,神兵洞……这是黄四海,这是季沉霭,还有李津泽、卢一苇、曾平漠、陈渡泸、贾榕樟……斜月三星洞的核心弟子……这是阎青阳、阴白藏、文三清,是我收服的手下……还有杜千结、阳罡、阳隆……闻薰、闻铎、班阙,他们是广闻派的,来自截海岁寒洲……对了,还有铁猴孙悟空,孙悟空,孙行者,美猴王,孙猴子……雷公脸,火眼金睛,如意金箍棒……它也是我的眷属,听我指使,不离不弃……没有死,还能活转来……”
矜持老公,別惹我! 幽微
甜妻當道:夫君個個愛爭寵
他伸手一指,一道天魔气将铁猴残躯卷起,一颗漆黑坚硬的魔核跳将出来,欢喜万分,将魔气一扫而空,重又沉入丹田,铁猴破碎的脑壳“咯咯”作响,白骨生肉,转眼死而复生,蹦蹦跳跳来到周吉身旁,抓耳挠腮,全然不认魏十七。
錦繡書
周吉强笑道:“这猴头没了棍使,没了棍使……那棍子被镇将拿走了……”他声音越来越低,脸色越来越难看,当年的情分,过去的情分,再加上这些筹码,能不能打动他?能不能说服他高抬贵手,留自己一条活路?
魔物大军默然肃立,四下里鸦雀无声,唯有风声呜咽,如泣如诉,魏十七静静注视着周吉,注视着另一个自己,那个过去的自己,软弱的自己,无能的自己,逃避的自己。他心如止水,毫无留恋,沉声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護花保鏢都市行 小李子
天地戰魂
周吉如遭雷击,僵坐不动,神魂在魏十七注视下灰飞烟灭,天魔之躯随之土崩瓦解,五色神光镰一声哀鸣,化作一蓬尘埃,冉冉散去。眷主既已湮灭,眷属亦难逃一劫,魔核一枚枚砰然破碎,魔气氤氲而出,惶惶然无有依附,魔女离暗微微叹息,伸手轻揽,将天魔气收拢一处,纳于天魔殿堪舆图内。
魏十七拂动衣袖,周吉留下的痕迹荡然无存,从这一刻起,南方的城市,钢筋混凝土森林中那个“我”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老鸦岭枯藤沟,一个食肉的猎户。他的所有记忆从那里开始,到这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