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vyc人氣都市异能 東瀛之禍 起點-306 出征京都展示-c5p13

東瀛之禍
小說推薦東瀛之禍
现实世界
“看来这位老板今天是吃定我们仨了?”
光头男双手抱胸:“是又怎么地?”
“啪!”三好光子听得拍案而起,贵族大小姐的脾气就欲发作。
林玨的声音却恰在此时响起:“别发火,咱们走。”说着,他随手拍了四张万円面额的纸币在桌上。
细川和三好齐齐扭头看他,不明白林玨为什么息事宁人。
要知道,他们一行人并非出不起这几万円钱,关键是在美好游览的时光中被人讹这么一下,就跟吃包子突然吃到半只苍蝇那样恶心,想不生气都难。
林玨却没不在意两女的目光,自顾自起身,与光头男擦肩而过:“拉面老板,我看你印堂发黑,霉运缠身,最近几天出门过马路时,你且小心一点。”
光头男一听就不乐意了,边把那四张万円纸币抓在手里边骂咧道:“八嘎!咒我被车撞死?俺可不是吓……哐!”话还没说完,天花顶上的一盏吊灯就落了下来,正砸在他远离林玨的那一侧肩膀上。
“哎哟!”
惨叫的同时,光头男捂着肩膀就歪了下去。
林玨斜了他一眼,半点同情都没有,反而对着隐在空气里的罗莉.艾凡恩道:“继续,敢收我四万,那怎么也得耗他四百万汤药费才够。”
正有点幸灾乐祸光头老板被吊灯砸中的两女没听太清林玨的碎碎念,不禁诧异出声:“啊?林様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林玨很帅气地歪了下头,“我只是觉得花四万円看这家伙被砸很解气。”
听到林玨这话,跌坐在地的光头老板不顾肩伤又叫嚣道:“小崽子你说什么?信不信……咚!”又是话还没说完,看见老板被吊灯砸倒、凑过来想帮忙的男服务员竟一个脚步不稳,整个人都以狗啃屎的方式栽向了光头老板。
这还不止,有狗啃屎迹象的男服务员的脸不偏不倚地拍在了拉面老板的脸上,鼻子对鼻子,龅牙对龅牙,那叫一个酸爽。
见此一幕,细川幽雪和三好光子都觉不可思议,却又觉得解气。
叫你黑心宰客,这下倒霉了吧?
林玨也不管光头老板和他手下的服务员滚在地上哀叫连天,领着两女施施然往餐馆门口走去。
被撞得满嘴是血的光头老板见状,挣扎着支起身体,还在叫嚷:“不准走,拦、拦……哐!”第三回话没说完,天花板上掉下饺子那么一团好似水泥的东西,直接陷进了光头的嘴里。
光头老板只觉脑袋一震,然后嗡的一声,白眼一翻,整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昏过去了。
其他离得稍远的服务员看到自家老板连着三次倒霉被伤,心里都不由得发毛,愣是没有哪个敢去追已经出门的林玨三人。
與鬼為妻
修真世界
等上了房车,车子拐入主干道后,三好光子终忍不住问道:“林様,刚才那拉面老板不会是中了什么邪吧?”
林玨斜了她一眼,又瞄了下欲言又止的细川幽雪,诡笑道:“谁知道呢,说不定他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脏东西?什么样的脏东西啊?”
虚!
新早婚時代
林玨在心里给出了答案,却没有宣之于口。
但他的话并没有说错。
艾凡恩是虚,就跟华夏野说中的鬼类似,而拉面老板被艾凡恩缠上,就等于是鬼上身,这不是沾了脏东西又是什么呢?
聖天使物語
当然,这个中缘由林玨是不会向两女过多透露的,只不过刚才那餐面他吃得很不爽,所以他打算让那拉面老板至少不爽一个月,具体一个月之后还要不要继续不爽,那得看林玨的心情。
随着时间步入七月中旬,林玨已然把这事抛之脑后,集齐篮球部仙道等六大常规轮换,突击复习了几天,总算把期末考给应付了过去。
只不过篮球部有两个在十二人大名单里的替补球员挂科了四门以上,林玨知道后,甚至都懒得帮他们去请求教导处给予补考机会,直接将二人从名单里划掉,另外从常规训练人员中挑了两个递补进名单,等远藤教练和学园校长分别签过字后,于七月十九日将名单电邮给了本届全国大赛组委会。
值得一提的是,每年全国大赛的举办地并非固定,去年是在静冈,今年则在京都,据说明年会在广岛举办。
暑假开始之后,篮球部休息了两天就重新投入了集训。
这是全国大赛前最后的备战,从七月二十四日到七月三十日,为期一周。
林玨领着进入了大名单的队员并没有练很杂的东西,除了储备体能和强化各自的投篮之外,也就是巩固了一下常规轮换球员之间的挡拆熟练度。
剩下来就是各种自由的单挑训练,如外线单挑,篮下单挑,甚至于错位单挑。
再有就是隔一天举行一场队内对抗赛,让众人保持比赛状态。
转眼一周过去,七月三十一日上午没有集训。午饭后,进入大名单的球员各自背着旅行包回到学校集合。
陰陽縛靈人 軒轅瞳
按照林玨的吩咐,每人包里除了必要的换洗衣物用品外,就只有两双八成新的球鞋。
之所以不是全新的球鞋,是为了防止比赛时穿着打脚。
至于比赛服,学园后勤处早就给备好了,全新的,每人六套,主客场各三套,不止有短裤背心,就连外面穿的短袖训练衫和长运动裤都有。
再加上还有别的后勤物资,所以林玨他们并未选择搭乘新干线去京都,而是由学园派豪华大巴送他们过去。
从东京到京都,新干线只要两个小时多一点,但走公路的话就要慢上许多了,平均用时在六个钟头左右。好在塾德学园的后勤保障相当不错,早就在京都方面包下了一家温泉旅馆入住。所以傍晚抵达时,困顿的一行人泡过温泉后也就不觉太过疲惫了。
晚上七点半,大家围坐在餐厅里用晚饭,互相说了不少鼓励打气的话。
等菜过五味后,赤川终忍不住道:“老大,后天就比赛了,这对阵究竟是怎么分的啊?”
“甭着急,正如你们早前猜测的那样,我们居然被轮空了,也就是说,八月二号我们没比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