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g7v精华玄幻小說 世子的崛起 我的長槍依在-八百一十五、理想主義者分享-te2mm

世子的崛起
小說推薦世子的崛起
因为李星洲看出来,谢临江有话跟他说。
于是带着蒲察伶退到内堂,王珂,谢临江都已等候在此。
见过礼后,李星坐在主位,两人欲言又止。
李星洲站起来对蒲察伶道:“你去外厅等我。”蒲察伶点点头,从屏风后走了出去。
在外面的小厅里等候。
“客套免了,说吧,有什么事。”李星洲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直接问道,他坐在椅子上,王珂和谢临江站着。
要是以前李星洲会让他们坐下说话,现在不会。
当地位达到一定地步后,什么身份作什么身份的事,再搞那些不自在的尴尬的反而是对方。
化身二次元萌妹 鏡湖月下
他如果是当初一个不得志的世子,可以和谢临江称兄道弟,可以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毕竟在景国,王爷、世子、驸马之类的,被大臣盯得死死的,除非有继承权,否则休想参政议政。
可以如今他的身份,如果让两人坐下说,他们只怕自己紧张得不行,想好的话都忘记了。
“殿下,我们想说的事是两月以前的,当初大军在前方作战,为不扰乱军心,所以当时没立即告诉你。”王珂开口。
“当时大量粮食往北运,但我国粮食库存很多,而且此战早有准备,所以北方各州府府库中都有囤粮,粮食储备丰裕。
可蜀中和宁江府一带有大商借机散布消息说大军出征,消耗粮食无数,到冬天粮食必然涨价来诱骗百姓囤粮,抢购粮食,造成粮价飞涨。”
李星洲皱眉:“那你们怎么不管?”
“我们管了,可完全无用,起初是假的,被谣言哄抬起来的,可后来百姓跟着哄抢囤粮,粮价便真涨上去了…….”谢临江接过话头一脸无奈。
“对,假的被他们弄成真的,百姓跟着起哄把自己的钱交出去了,那些大商赚得盆满钵满。
后来我们惩办了几家,收回一些钱财,还发公文昭告人们前线粮食充足,官府早准备了好几年,不会涨价。
可百姓钱已经被骗了,再送回去就难,那么多买米,也不知道谁被骗的。
透視小房東
而且……
谢大人想了个好法子,我们就用那些钱原价收米,想把钱还回去…….”王珂缓缓着说,说到这李星洲反应过来一点。
“可是来买的人不多,更多人觉得粮价还会涨,不相信他们被骗了。”他淡淡道。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周年精裝珍藏版)
“殿下英明!”
“臣觉得这个法子行不通,不该再这样下去。
而谢大人觉得还需继续,要把钱都逐一归还被骗之人。此事想请殿下做个决断。
而且此时还牵扯到另一件事,蜀中那边哄抬粮价的是吴家的商人……..”说到这王珂闭嘴不说了。
李星洲完全明白了,为何他们两不把此时上奏朝廷而找他秘密告状。
蜀中吴家是如今吴皇后的家族,景国官员对外戚看得很紧,因为有汉朝的教训,但即便如此,吴皇后的家族也不是他们敢惹的。
直接上书朝廷说不定会惹祸上身,即便没祸也会不了了之。
總裁的專屬女人
李星洲轻轻敲击桌面,随意到:“你们坐下吧,我想想。”两人拱手落坐。
他当初放松对商人的束缚,大力发展沿河的商贸,是为了让景国快速富起来,不然他没钱打仗,也无法解决迫在眉睫的危机。
但是,所谓资本无祖国,这些人也不能完全放心,为了利益别说卖国,他们说不定连老爸老妈都舍得卖,这次事件正好证明这点。
前方大军在打一场事关国家命运,全国百姓未来命运走向的大战,你在后面搞这小动作?
李星洲差点气炸,不过他没表现出来。
另外他也发现另一个问题,谢临江作为读书出生的官员,虽在官场上得到锻炼,但还是基层管理经验不足。
他的作为显然犯了一个错,把基层都想得太好!太理想,太想当然。
这种人做事迟早要出大问题。
李星洲前世就经历过一件事,当初他在一个城中村落脚,那个城中村因为城市规划面临拆迁。
一开始区政府和所有村民都谈好了补偿措施,大家都满意,能拿到一笔够普通人过半辈子的钱,还准备了新房。
可当时区政府领导太嫩,根本不懂基层管理中人心复杂,谈好签字之后,直接把钱发到村民手里,就到等着一年半后拆迁。
这种慷慨有面子得好名声的作为断送了他。
拿到钱后,人就完全不一样。
有少数人用这笔钱在村子外围开茶叶厂、榨菜产,还有人搞修车厂给周围因准备动工而到来的车队提供服务,生意越做越大,钱比补贴的多了几百倍。
有的人安安分分,拿钱过日子也过的舒舒服服。
但还有一批人,拿到钱之后什么都不干了,吃喝玩乐,聚众赌博,整天无所事事。
一条街从头到尾到处开满餐馆饭店,没人去他们也不营业,不怕亏,反正有钱,混日子就成,没客人自己吃,天天打麻将。
结果还没到一年半,那些人钱花得差不多了。
这些人中又有一部分聚众去区政府要钱,说不满意之前赔偿,还不停打上访电话,说政府欠他们钱。
结果没人理他们,区政府的保安觉得这些人简直无理取闹,态度很恶劣,甚至发生肢体摩擦。
结果不知道是他们联系了记者还是记者运气好刚好找上来,事情在市内曝光。
舆论直接一边倒,都觉得底层百姓都是纯洁善良质朴滴,肯定是被无良区政府压迫。
区政府也急了,在自己官方号上发了当时签的一堆文件,结果要么没人看,要么说是威逼利诱,要么说是造假。
最后市里坐不住了,为平息民愤,找人调查,问责,搞了个跟踪报道,随后给那些闹的人又赔一些钱。
民众的“正义感”“公平诉求”“社会责任感”等高大上情感得到满足,事情了结。
后来换人之后的高层领导学聪明了,再遇到这样的事,一是延缓下发拆迁款,二是分期给,生怕一起发下去又闹出之前的事来。
事情本身也很讽刺,拿钱去实干的没多得,拿钱好好过日子的没多得,最会闹的多得钱了。
所以按闹分配的背后逻辑,背后的推手是什么?是普通民众那种“底层百姓都是淳朴的善良的”莫名其妙的逻辑。
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位置,底层也好高层也好,人都是参差不齐,有好有坏的。
而谢临江这个读书人虽然在官场磨砺了几年,可观念还是像一开始那些区领导,把基层想成质朴敦厚,以为只要付出就会有回报。
網遊之吸血鬼
如果没有王珂,他迟早要吃大亏!
李星洲叹气归叹气,谢临江确实是个人才,别的不说光是负责和勇于实践做实事他就很欣赏,可还需要打磨。
于是他沉声道:“不用高价收米了,把钱都存府库里。”
“这…….殿下,那些钱都是被骗百姓的,这不合适吧。”谢临江道。
李星洲嘲笑他:“要不你给他们每人换个脑子,以后他们就不会被骗了;再往后他们要是因为被骗吃不上了,你还能每家每户去给他们喂奶?”
“殿下……”谢临江一脸懵,大概不明白殿下为何突然生他的气。
萬界托兒所 細秋雨
李星洲听他说话就来气,其实他也不想打击谢临江的这种善良。
但天真的善良会害死他,孔子说人性本善,孟子说人性有善,荀子说人性有恶,韩非子说人性本恶。
先秦诸子就是这样一步步黑化的。
他们为什么黑化?现实教做人!
逆襲末世任我行
历经几百年,他们对人性的看法一直在改变,直到最后彻底黑化。而谢临江对人性报太多幻想了。
他叹口气道:“不是不还他们,等到他们发现被骗,自然会找你闹的,到时候你再还他们吧。
不过届时不能松口,也不能通过高价收米的方式,每家给个定数安抚人心就成,闹的直接打!”
“他们怎会找我闹?又不是本官骗他们的,我还下官文提醒过了。
再者…….殿下这不公平吧,大家买的高价米多少各有不同,怎能一概而论……”谢临江还在絮絮叨叨说。
李星洲直接高声打断他:“你是他们父母官!被骗了就是你的错,你劝过也没用,到的时候准找你!
还有,你要开公平的口,他们就能从别处买米冒充敲你一笔!别讲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想想什么实际。”
见他发火,谢临江不解的同时也不再多说了。
李星洲站起来,随后说:“吴家我会收拾,你们把宁江府摆平!
这事王知府做主,谢临江你别掺和了。”
局外人 憶海湖藍
说着匆匆到外厅带着蒲察伶离开了,这谢临江就是缺少社会的毒打,做事书生意气,太理想化,这样的人靠不住。
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把谢临江调去辽东前线,让他真正独自治理基层,见识见识什么叫现实,不然以后想重用他都不敢。
而吴家,只能暂时放一边,只要皇后在,暂时动不了他们…….
他现在想好的策略是先从沿海,再到内地,蜀中因为皇后的缘故,只能放在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