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xis精品言情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txt-第611章 這種時候,沒時間睡覺展示-c3ih1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任华洋:“好了,我和李总今天可是早就约好吃饭了,你们想要约他,那得往后排了。”
众人一听,任华洋都这么说了,那铁定是没戏了。
“任总,你可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下手这么快啊?”
“可不能这么说,你没看出来吗?任总跟李总之前就有交情。”
“废话,光蓝电子还是HUAWEI的供应商呢!肯定有交情啊!”
“任总,大家难得聚在一块儿,那不如一起吃呗。”
任华洋早有准备,哈哈大笑起来:“这次就算了,这次我们可是有不少工作上的事情要商量,吃饭喝酒还不简单,下次再说。”
任华洋既然如此说了,周围的人就不可能再那么不识趣了。
于是,任华洋把李天宇硬是给拉走了。
看这劲儿头,不醉不归的节奏。
其实任华洋并不是单独拉着李天宇去的,同时还叫上了雷伍、张一笑、王耀和刘昂雄等人。
这些都是国内科技圈的顶级大佬,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不好好聚一聚说不过去。
所以,李天宇和任华洋就更不可能在酒桌上谈什么正事儿了,无非都是一些有的没的,风华雪月的趣闻趣事儿。
经过这次座谈会,就算是这些国内顶级的科技圈大佬,也不可能再小看李天宇了。
当然,李天宇到底有多大的实力,还是要看光蓝电子是不是真的拥有顶级的芯片生产线。
有了芯片生产线,还要看能不能真正投入芯片生产。
毕竟搞芯片制造,可不是有机器设备就行了,专业的技术人员,优质的原材料同样重要。
众人也注意到,在酒桌上,任华洋不断地出去打电话。
其实不用猜也知道,任华洋是在安排HUAWEI的专业人员,准备明天就去光蓝电子探查一番。
HUAWEI的芯片人才在全国,甚至全球都是最顶尖的。
光蓝电子想做假骗过任华洋,不是不可能,是完全不可能。
反正光蓝电子是不是有真材实料,明天自会见分晓了。
当然,这些大佬也明白,就算光蓝电子有能力生产芯片,要达到HUAWEI的要求,也很难。
毕竟七纳米的制程,属于世界级的尖端技术,只有台积电和三星电子两家企业可以达到。
至于那几枚生产出来的芯片样本,确实有可能达到了七纳米,但样本就是样本,没有经过检验,根本就不知道能不能合格。
吃完了饭,李天宇又跟任华洋在走廊里商量了一会儿,约定好了明天会面的时间和地点,便散了场。
与此同时,一些有心人也没有闲着,比如三星电子中原区的副总朴正元。
半拍醜女
朴正元回到酒店之后,便给几个人分别通了电话。
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了三星电子中原区品牌推广部的部长赵全江。
赵全江以前是副部长,表现相当不错,最近公司职位调整,正部长又调走了,所以直接就给他转正了。
朴正元:“赵全江,你上次是不是提到过,在HUAWEI有同学是芯片研发部门的?”
朴正元:“你联系一下,明天任华洋会去光蓝电子,肯定会叫上芯片部门的核心人员,他能去最好,如果没有去成,就让他找人留意一下。”
傭兵狂妃:王爺太腹黑
朴正元:“对,尽量详细一些,有影像最好。”
朴正元:“倒也不是什么棘手的对手,我只不过有些好奇……”
朴正元又叮嘱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其实作为三星电子中原区的高管之一,朴正元本来是不应该如此重视光蓝电子的。
虽说光蓝电子在液晶屏幕,特别是可折叠柔性屏方面确实有近似于逆天的技术实力,但是光凭这一点还成不了太大的气候。
三星的可折叠柔性屏虽然现在差一些,但也在不断改进,而且已经有了眉目,很快就能取得成果。
而现在,李天宇居然自称搭建起了一条芯片生产线,而且可以做出高纳米制程的芯片。
说实在的,朴正元起先听到这些话,还觉得纯粹是无稽之谈。
李天宇就是一个小后辈,朴正元对其不屑一顾。
中原有句话说得好,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
李天宇太年轻了,满嘴大话,好高骛远,正是年轻人最大的毛病。
这样的人,朴正元见得多了。
然而,当李天宇把芯片样本摆在朴正元眼前的时候,朴正元被吓了一跳,就算用“汗毛直立”来形容也不夸张。
朴正元之前可是供职于三星电子的芯片部门,类似的芯片样本看过不下几千,上百片。
但是像李天宇拿过来的芯片样本,还真没有见过。
那芯片太小了,在那么小的面积中,居然有密度如此之大的晶体管。
虽然朴正元没有借助专业工具去查看,但有些东西凭经验就能看个大概。
那样的工艺水准,确实让朴正元极为震惊,就像亲眼目睹了某种传说中的黑科技似的。
如果光蓝电子真的掌握了十纳米以下的芯片制程工艺,再加上超一流的液晶面板技术,那可就有些棘手了。
光蓝电子虽然目前在中原也只是一家中型企业,但是有这种世界顶尖的技术在手,中原各大投资公司就会蜂拥而至,光蓝电子没准会在短期内就做大做强。
朴正元虽然是南朝国人,但是对中原的一句老话非常赞同,那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具体的情况,还是要调查清楚才行。
正好品牌推广部的部长赵全江在HUAWEI也有熟人儿,所以朴正元正好利用这层关系来获得他想要的消息。
或许是多虑了,那个李天宇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朴正元如此想着,心里终于还是踏实了下来。
第二天,李天宇早早就起来了。
一看表,还特么不到七点钟。
虽然昨天晚上李天宇回来得可不早,十点半才到家。
洗漱完,躺在床上合上眼的时候,也都要凌晨一点了。
但可能是酒精的刺激,也可能是芯片样本的效果比想象得更强,李天宇的精神非常亢奋,怎么也睡不着。
好容易睡着了一会儿,还特么早早就被闹钟给吵起来了。
李天宇感觉有很长时间都没有用过手机闹铃了,
没办法,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可不能误了事儿。
任华洋将会面的时间定在了上午,可见急迫的程度非同一般。
要知道任华洋可不是光自己过去看,还要拉上一众HUAWEI的芯片专家。
据说那些芯片专家都还在HUAWEI南方的研发总部,是任华洋让他们连夜飞过来的。
任华洋可谓是不惜血本,使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这次能在光蓝电子的厂房里边“看清楚”,不漏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因为HUAWEI现在确实不能再耽误了。
目前HUAWEI因为这种种原因损失可不小,特别是之前给HUAWEI带来巨大利益的海外市场,可以说是千疮百孔了。
用“生死存亡”四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李天宇带来的芯片样本给了任华洋非常大的希望。
虽然细想之下,光蓝电子不应该会拥有制造十纳米以下制程芯片的能力,但任华洋还是愿意去检验一番。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置于死地而后生,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而且任华洋还是比较相信李天宇的人品的,他相信李天宇就算是有夸大之辞,但是终归不会过于自吹自擂,吹牛吹得无边无际。
说个更牛批的事实,任华洋一晚上都没睡。
不仅任华洋没睡,就连那些坐了几个小时红眼航班的芯片部门大佬,也大多数都是红着眼的。
好在他们是科技型的研发人员,还是在HUAWEI供职,别说九九六了,零零七那都是常有的事情,早就习惯了加班熬夜,现在倒还能顶得住。
等这些HUAWEI的芯片大佬到了酒店之后,任华洋早就在酒店套房里的会议室里等着了。
那个时候,是凌晨三点十五分。
没错,任华洋就在会议室里干坐了四五个小时,黑咖啡喝了也有四五杯。
芯片大佬总共来了三位,全部是HUAWEI芯片研发部门的骨干级人员,精英中的精英。
分别是刑鹏程,齐瑞光,田淳。
还有芯片部门其中的一位项目经理,名叫王庆昌。
王庆昌本来就在帝都分部,又是负责芯片业务的,所以就被临时叫了过来。
其实这四位连夜被叫过来,就像赶鸭子上架似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特别是三位芯片大佬,在研发部门位高权重的,要不是任华洋亲自喊他们过来,早就发飙了。
等这几位一坐下来,每个面前就多了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
任华洋把大概的情况跟四人说了一遍,果然引起了阵阵惊愕声。
醫統美男:夫君乖乖入懷 李香漪
“什、什么!?十纳米以下!?任总,您是不是看错了!?”
“对啊!任总,不可能的!国内不可能有企业能搞定十纳米以下的制程!”
“……任总,您是不是接到了电话诈骗?”
任华洋有些恼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连电话诈骗都出来了。
他任华洋能被区区一个电话给诈了骗?
搞笑呢不是?就算他想被骗,但智商也不允许他这么做啊!
陰陽手記
不过任华洋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会轻易相信的,就算是他自己,也仍然抱着相当大的疑惑。
任华洋早就想好了说辞,喝了一口咖啡,缓缓地说道:“是这样的,李天宇李总也算是我的一位朋友,也许他不太懂芯片行业,但肯定不会信口开河,所以我们明天,不对,是今天上午要去光蓝电子的厂房,好好看清楚。”
众人一听,一个个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合着任华洋急急忙忙地把他们这几个拎过来,只是为了去看一家没什么谱的企业,就因为那个姓李的“厂长”,是任总的朋友。
但任华洋终归是老总,几位芯片大佬心里有再多再大的牢骚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发出来啊。
然而任华洋早就看透了一切,又补充道:“对了,李天……李总还带来了他们光蓝电子的芯片样本。”
刑鹏程:“芯片样本?不会吧?那个光什么蓝的芯片生产线已经调试好了?”
重生為樹
齐瑞光:“连芯片样本都有了,那就是可以进行测试级生产了。”
田淳:“任总,那芯片样本会不会搞得特别惨?”
任华洋瞥了三人一眼:“如果芯片样本真的惨不忍睹,我还会把你们喊过来吗?你们以为我一宿不睡觉是吃饱了撑的吗?”
说着,任华洋就像变魔术似的,从会议桌底下拿出了一个箱子。
也就是李天宇带来的,装着芯片样本的金属五防箱。
哪五防?防水,防震,防爆,防磁,防盗。
重要的电子元器件专用保护箱。
原本都趴在桌子上的三位芯片大佬,一看到那箱子不约而同地坐直了身体。
不管这芯片样本是不是真的惨,但既然摆在眼前了,看看也无妨啊。
再说他们本来就是技术狂人,最喜欢去看芯片样本了。
通过芯片样本,基本上就能对芯片生产线的工艺水平有一个大致的判断。
刑鹏程将那箱子拿了过来,双手按住安全锁。
“啪嗒”一声,盖子打开了。
刑鹏程、齐瑞光和田淳三个脑袋几乎是扎在了一处,看得目不转眼。
不出任华洋的预料,这三位芯片大佬的眼珠子越瞪越大,而且瞪得一个比一个大。
“卧、卧槽!”
“这特么是真的假的?不、不是真的吧!”
“这么小!?这有2厘米吗?”
“你眼瞎了!这哪有2厘米,目测也就1.5厘米!”
“1.5个屁!你拿尺子量量!我估计也就是1厘米!”
三个人尽显工科专家的本色,马上就激烈地讨论了起来,满口脏话,唾液横飞。
任华洋反而很满意他们的表现,说明他没有看走眼,这芯片样本确实足够惹眼,足够牛批。
任华洋拍了拍桌子,把他们三个人给拉了回来。
任华洋:“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这么着急麻慌的把你们连夜叫过来了吧?”
三个芯片大佬同时点头。
刑鹏程:“任总,我们理解了,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这技术在全球都没有……”
任华洋:“这个我知道,所以咱们才得去看看嘛。”
三个芯片大佬也不再争辩了,反正来都来了,去看看光蓝电子传说中的生产线也顺理成章。
是驴子是马,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这时,一直没有言语的王庆昌出声说道:“任总,要不要把余总叫过来?”
所谓的“余总”,就是余洪东,是HUAWEI电子消费产品总经理。
电子消费品包括手机、电脑、平板、液晶电视这些东东,都跟芯片息息相关。
任华洋摆摆手:“余总现在在国外出差,哪有时间过来?这件事之后再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