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q5i熱門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第915章 算力(5K)展示-s15e7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我真该早点移民的。”
托马斯的声音虚弱无比,“反叛的武装力量已经封锁了我的城市,
港口,公路,航班,全部停运,
海岸线和小路上也全都是盘查关卡。
我本来以为这只是偶然,
但在发现欧姆生死不明之后,我才明白,这是陷阱。
针对巫师的陷阱。
如果邮件人真的想要通过数据与信息系统,统治世界,
那么,我们这些不服管教、最具力量、最有可能发现他的人,无疑是他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他根本不需要太多人与他一起分享权力。
欧姆已经死亡,邮件人又开始指挥武装力量,搜索我所在的城区,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达我所在的区域。”
托马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我不能联系美利坚的情报机构,他肯定已经控制了近地轨道的监控卫星,渗透到了委内瑞拉的每一个角落。
一旦美利坚情报机构的特工出动,想要把我带到安全屋,他会瞬间锁定我的位置,
甚至可能为了封口,发射导弹摧毁我所在的街道。
另外我也不能确认,邮件人对美利坚情报机构的渗透程度——也许邮件人本身就是情报机构内部成员,或者是一整个旋转门后的影子系统,
他们不甘心美利坚霸权衰落,而在暗中恶意颠覆其他势力。
也许这些都是在诈我,他就等着我慌了阵脚,自投罗网。
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他找到我之前,抢先找到他的真名,
以他的真实身份威胁他。
不过…
如果你听到了这段留言,证明我的计划失败了。
我的结局,不言而喻。”
托马斯苦笑道:“我的老友,现在你有三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坐在座位上,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等录音结束后,离开城堡,做好隐藏,把消息告知给不同国家的情报机构,
让他们去加大力度搜寻邮件人的踪影——委内瑞拉相对贫穷而落后,在国际上毫无战略意义,
发生在这里的动荡,明显是一场实验,一场对于颠覆其他政治实体的大规模尝试。
远在异国他乡的巫师,连手指头都不用动,就能令全世界所有地区的自动化决策系统,为他所用,
这份恐惧,绝对能令所有国家的情报机构迅速行动起来。
漩渦 劉小寐
而只要消息散播得够广,那么就算邮件人的幕后,真的是美利坚社会安全署或者其他部门,他们也必须向其他大受震撼的政治实体,做出交代。
彻底中止邮件人计划,或者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美利坚的‘宙斯’系统(能发射激光破坏洲际导弹的近地轨道军用卫星),在国际上并不是独一份。
就算爆发了世界大战,也不会有洲际核弹满天飞,
反而变成了陆海空常规军队的传统战争。
第二个选择,是不再进行位面行走,彻底弃用脑机接口设备。
安静享受接下来的人生,冷眼旁观邮件人的疯狂举动。
你的行踪还没有彻底暴露,邮件人还没找到你的真名,
现在带着积蓄住进彻底断网的深山老林里面,也许没有核导弹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过去了,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第三个选择…”
托马斯一向轻佻的声音陡然严肃起来,“在留完言后,我会开始尝试攫夺南美洲数台巨型计算机的控制权,
如果计划顺利,我能平稳地接管巨型计算器,先展开对南美各地区数据中心的清扫——邮件人时刻掌控着委内瑞拉的自动化决策系统,
他既要隐蔽行踪,又要调用大量处理器进行计算,方便他调整自动化决策系统,
那么他肯定不会把运算地点,设置在太远的地方,一定在南美本土附近,
否则跨国传输的带宽就太过明显了。
顶级巫师,比如你我,很快就能发现。
假设南美各大数据中心没有找到,那么我会开始逐一排查近地轨道的通讯卫星。”
托马斯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标志性的狡黠,“这也是我的阳谋,
不管寻找邮件人的计划成不成功,我都会在数据层面展开破坏。
当你听到这段留言后,
如果现实世界有【南美数据中心遭到巫师入侵】的新闻,
那么证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邮件人或者至少是他的运算程序,藏在数据中心里。
我会和他决一死战。
如果现实世界没有【南美数据中心遭到入侵】的新闻,
那么我的猜测同样正确,邮件人一样藏在数据中心,只是他的力量远胜于我,
能在我展开破坏之前,完全把我制住。
如果现实世界,有【南美数据中心遭到入侵】的新闻,但是没有【近地轨道通讯卫星遭到巫师入侵】的新闻,
证明邮件人是藏在通讯卫星里面。”
托马斯说完了这段拗口繁琐、似绕口令一般的推测,沉声说道:“我也许无法战胜邮件人,但至少至少能够重伤他,或者在战场中心留下痕迹。
你可以去战场中心找找线索。
邮件人本领再大,现阶段也不会冒着彻底曝光的风险,摧毁数据中心或者通讯卫星——他可能也没那个能力。
总之,
是否与他做对,选择权在你。
我的留言完毕,记得删除掉城堡侍者程序的对话记录,祝你好运,我的朋友。”
伴随着“哔”的一声提示音,埋设在棋盘中的留言播放程序自动格式化,
李昂捡走了最后一颗黑子,将身躯缓慢躺向座椅。
他能听到,后方不远处,梅林和欧姆,还在像推销员一般,
推销着他们与邮件人的“伟大事业”。
如果托马斯没有撒谎,那么站在那里、露出憨厚笑容的欧姆,早已是一具空壳…
霧隱忍者傳 王酃
在李昂下棋的这段时间,梅林他们没有看过来,
那台打字机,也好好地待在桌子上,完全没有要自动打字的迹象。
“…”
李昂搓了搓面具的龙须,大脑急速运转,
分辨真伪,计算风险,估量得失。
他对于托马斯的印象,完全来源于布朗·墨菲的记忆,
但听着留言里半是轻佻、半是沉重的声音,
托马斯那张黑白色的圆形面庞(托马斯在虚拟世界的形象就是那部经典少儿动画里的小火车),在眼前缓缓浮现,无比清晰。
“呼…”
李昂吐出一口浊气,将棋子随意丢在桌子上,随手打了个响指,令棋盘消散不见。
他转了转头,左顾右盼,像是在因托马斯本人久久未至,而陷入无聊。
等待片刻之后,他一拍大腿,从沙发中站了起来,向着城堡大门走去。
“萨马斯特,今天这么早就走啊?”
飛揚跋扈的青春 獨領風騷
站在不远处的梅林朝李昂笑着挥了挥手,“不留下来吗?今晚有酒会哦。”
“今天不了。”
李昂摆了摆手,径直走向城堡正门,推门而出。
离开海岸巫师协会据点,要比来时方便的多,
透明阶梯的复杂程度直线下降,李昂不急不缓踩踏悬梯,穿过峡谷,来到了裂谷对面。
女调查员化身的蟋蟀,老老实实趴伏在一颗树木的树干上,一动不动,生怕引起周围自动化程序的攻击——她在数据位面行走的天赋只能说一般,
被程序围攻“死亡”是小,
引起其他巫师乃至邮件人的关注是大。
见到李昂终于从古堡中走出,蟋蟀头顶的触须动弹了一下,
李昂手掌不易察觉地勾了勾,蟋蟀立刻弹跳脱离树皮,落在李昂掌心。
蟋蟀紧张道:“怎么样了,邮件人的消息。”
李昂没有急着回答,快速穿过了整片雨林,远离了海岸巫师协会的范围。
随着距离拉远,雨林渐变消失,化为普通荒原景象,
李昂一边大踏步向着光纤网路前行,一边语速极快地,告知了他所听到的托马斯的留言。
托马斯对于委内瑞拉近期动荡是人为操纵的猜想,
令女调查员和她背后的社会安全署,大受震撼,几分钟的时间里蟋蟀仿佛化为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邮件人的计划不只是在美利坚篡权,他甚至想要对全世界进行垂直统治,
拥有三千一百万人口的委内瑞拉,对他而言仅仅只是版图最初的一小块而已。
神秘特工:囂張王妃抵不住 暖歆
李昂没有理会僵住的蟋蟀,
这个时候女调查员乃至她上级的权限肯定不够用了,绝对已经将消息层层上报,
美利坚的决策体系虽然一向迟缓懒惰,但事关性命,他们的行动速度不快也得快起来。
很快,蟋蟀的触须动弹了一下,
女调查员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语气平和客气了不少,“你要怎么做?”
“给我整个联邦数据系统的控制权,让我操控联邦的所有数据运算中心,对我开放包括军事系统在内的机密局域网,让我检索一切陈旧数据。”
李昂语气平淡,就像在说今天晚上要吃蛋炒饭一样,
“不可能。”
女调查员想也不想直接回绝,“一个邮件人已经够麻烦的了,我们不需要第二个。”
巫师对于数据操控的天赋,就是超凡力量,
巫师所拥有的处理器计算力,就是超凡力量的总量上限,
巫师所掌握的带宽,就是超凡力量的输出效率。
让李昂接入数据系统,对他开放一切权限,
意味着李昂能一眼万年,看见联邦数据系统积攒了几十年的所有机密,
小到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的贪墨受贿,
大到机密的军事行动记录、导弹基地的具体地点。
“你们在现实世界正拿枪抵着我的脑袋好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社区附近的房子里也被你们安排了狙击手。”
李昂无奈道,“如果我有什么动作,你们完全可以一枪崩了我。”
“你的申请不会通过。”
女调查员的声音再次平稳了下来,
巫师的手段繁多复杂,李昂完全可以在接管权限的短暂时间里,做出无数危险行为。
泄露机密,让敌对势力知道美利坚军事力量部署,都是最轻的了,
他要是趁机骇入军事系统,发射导弹——哪怕只成功一两颗,都足以造成本世纪以来最大的人为灾难,
呃…之前爆发的委内瑞拉动荡不算。
“不过我们可以给你其他的帮助。”
蟋蟀说道:“你现在去哪?”
“委内瑞拉。”
李昂话语干净利落,他伸出手,触碰到了光纤隧道的外侧,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
在光纤隧道中穿梭的感觉,和杀场系统的传送,有异曲同工之妙,
下一秒,李昂跳出隧道,来到了委内瑞拉网络节点。
这里的形象,像一座现代城市,
既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大型数据中心),
也有星罗棋布的小平房(中小企业的服务器),
街道上行走着一些负责警戒的自动程序。
超級警
事实上,现实世界今天没有【南美数据中心遭到巫师入侵】的新闻出现,
但这并不意味着托马斯猜错了。
李昂悬浮于半空当中,无形无质的神力朝周围澎湃倾泻,
如阳光般照耀在城市表面。
大型数据中心变化而来的高楼大厦,立刻露出了破绽,
其表面如蜡烛般融化,露出疮痍狼藉的本质。
昨晚,这里爆发了一场大战,交手双方都是顶级巫师,但一方的算力明显占优,不仅消灭了对手,还有余力营造出一切正常的假象…
“侦测到,外来入侵程序。
策略:清除。”
地表的自动程序智械,眼眸由黑转红,没有任何犹豫朝着李昂攻来,
与此同时,城市的边缘,也迅速升起了暗黑天幕,罩住了这一整个网络节点。
这是陷阱。
李昂的脑海中瞬间浮现这个念头,手中绿色数据流转,形成霸者横栏槊模样,
一槊横扫,将疾冲而来的大量杀毒程序粉碎。
砰砰砰。
柯尔特左轮持续开火,每一发都能清扫掉十头以上的杀毒程序。
剧本世界不需要压制实力,
李昂轻松扫清阻碍,冲向那座最为残破的数据中心。
猝然间,疾风骤起,
李昂瞳孔一缩,脚掌在【梯云纵】形成的台阶上重重踩踏,腰部以违反直觉的诡异角度,拧向后方,
手中握着的霸者横栏槊,拦在了身前。
轰!!!
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直径二十米的巨型火球,瞬间吞没了李昂的身形,
爆炸火光直冲天际。
数秒,火焰散去,
李昂落在数据中心残骸的墙壁边缘,身上的白大褂残破不堪,满是烧灼痕迹。
“…”
李昂沉默不语,手掌在胸口轻轻一拍,炼金术启动,令龙头面具与白大褂重新生长。
被偷袭了,
偷袭者,正是极远处缓缓降落的梅林。
“萨马斯特,萨马斯特。”
梅林手持法杖,摇着头,慢慢降落在一座高楼顶部,叹息道:“为什么你就这么固执呢?
放着好好的、成为人上人的机会不要,非得与我们作对。”
“你跟踪我?”
李昂看了眼掌心,女调查员化身的绿色蟋蟀,刚才并没有扛过火球冲击,已经消散,
再抬头看去,暗黑天幕已经笼罩住了整个网络节点,
看不见天空当中象征着通讯卫星的星辰。
这里已经被封锁了。
好吧,邮件人既然能够把委内瑞拉的武装力量玩弄于股掌之间,派遣部队在现实世界直接接管数据中心,也不是什么难事。
“跟踪?”
梅林摇头道:“你的技术其实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强,而我也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弱。
死神遊樂園
托马斯以为他很厉害,结果最后还是死在了我手里。
以他的性格,不可能没有后手。
在和他留下的自动程序下了一盘棋后,你就离开了城堡——这样的表现太过明显。
你太急了。”
“昨天和他战斗的是你?你说的死,是指数据世界,还是现实世界?”
李昂皱眉道:“等等,你应该知道,和邮件人最先合作的欧姆,
死在了现实世界的委内瑞拉吧?
邮件人想要的是统治世界,为此需要逐一清除掉,对他有威胁的大巫。
先是欧姆,再是托马斯,然后是我。
你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梅林像是没有听见李昂的话语一般,表情平静,自顾自地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同意和我们合作,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如果不同意,我会杀了你,然后发现你的真名,
最后在现实世界里,再杀你一次。”
“你知道。”
李昂眼眸中精光一闪,“你知道欧姆和托马斯已经死了,你也完全不在乎…
邮件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不对,以你的性格,
邮件人许诺再多,在死亡面前也不值一提。
你认定了邮件人没法对你动手,
那你跟邮件人是现实世界的合作关系?你掌握了他的真名?还是说你就是邮件人?”
“唉…”
李昂自顾自提问的态度,让梅林长叹一声,握紧了木质法杖,悠悠道:“不愿意合作的话,那就去死吧。”
咚。
木质长杖重重杵在大厦楼顶,
原本属于委内瑞拉某家公司的服务器,瞬间被梅林所接管,提供大量算力。
土壤中生长出海量树人,挥舞着枝杈手臂,迈动步伐,朝着李昂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