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00u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木老七-第五百一十三章 全新的格局 斷域五領主!鑒賞-1jwb1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帕祖尼亚是无底深渊不计其数层面的最顶端,是奥比里斯魔们初来乍到探索深渊的远古根据地,也是恶魔与魔鬼们频繁发生冲突的血战前线之一。
这里是鸟无人烟、寸草不生、灰尘厚积的贫瘠之地,炙烤在深红残阳下、满是灰尘的平原间只能看到地表上的巨大深渊、庞大的钢铁要塞以及支流密布的冥河,同时也因为作为恶魔军团开往永无休止的血战途中的集结地,成为了整个深渊恶魔最密集的地方。
万渊平原之名,由此而来。
但自从早年混沌远征被一举击溃,奥比里斯魔损失殆尽,加上血战不休的缘故,帕祖尼亚应该可以说是整个深渊势力最复杂也最混乱的地方了。
虽然号称是一千零一密室之宫殿,但就像是传言无底深渊有666层面一样,都是虚数。
事实上无论是驻扎在帕祖尼亚的钢铁要塞还是这些次级恶魔领主的数量,可能甚至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曾经有无数恶魔试图整合过帕祖尼亚,向那些统御深渊一整个层面的恶魔主君们一样,向真正的恶魔领主之位发起冲击,
也有无数魔鬼试图通过血战彻底打下帕祖尼亚,让其成为魔鬼们远征深渊的桥头堡。
因为就像远在它们之前意识到这点的奥比里斯魔一样,那些守序的巴特祖魔也知道控制了帕祖尼亚,就等于是控制了通往整个无底深渊的门户,他们将彻底掌控这场自混沌远征后就不死不休血战的主动权。
但这两者却均以各种原因失败告终。
无数岁月以来,万渊平原上的生物们都已经习惯了这里仿佛永恒的混乱与纷争,那些阴谋家与征服者们不说是接近成功,甚至连统和的苗头都没能让人看到。
而这一日,无底深渊的恶魔领主们,共同见证了一段历史的诞生与奇迹!
看到了他们也许是他们自诞生起迄今为止最为波澜壮阔的画面!
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自混沌远征后,来自深渊如此清晰而又震撼的回应!
它…是如此愉悦而欢欣。
張遼新傳
“万渊平原,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一刹那,首层帕祖尼亚一座直插云霄锯齿状的石山顶峰,天空之主,风之魔王帕祖祖睁开了双眼。
12层十二株巨树高耸的树干之上,突然凸显出密密麻麻绝望哀嚎的人脸,发出颤栗的死亡尖叫。
23层的霜巨人之主愤怒王子科斯彻奇终于停滞了对那些可怜‘兽人手办’的玩弄。
45-47层泽拉塔银宫的乌黯主君格拉兹特推将怀中那六只手的‘美人’自身上摘了下来,自蠕动的肉堆中挤出,永远不羁的脸上难得正经了一回。
66层重叠搭接的地板组成一张无边无际蜘蛛魔网中心,一蛛身人首的庞大怪物像是感受到了蛛网的震动,一只蛛腿轻轻抬起,又悄然放下。
73层仿佛永远空洞无波的黑暗之井中,忽然泛起一丝涟漪,飘向无尽的天际。
88层无尽之城莱默瑞克斯,恶魔王子狄摩高根如同发情的猩猩似的不住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两颗脑袋开始互相怒骂撕咬起来。
113层桑纳托斯大腹便便长着山羊头的不死者君王奥喀斯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176层虚伪之心,正与大法师‘亲切交谈’的欺诈王子弗拉兹厄鲁突然抬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噤声。
222层辛达克拉,满是恶臭烂泥的冥河上,突然冒起无数泡泡。
422层耶诺古之域,端坐于山巅要塞的豺狼人主君一把捏碎了手中的颅骨酒樽。
471层安卓林纳,一位宛如慈母般笑着教授着一群年幼爱刺天使们的苍夜女士,缓缓敛去了笑容。
600层巴菲门特,居住在一片无尽的扭曲长廊、陷阱拐角组成的迷宫中心的兽嚎主君,突然发出狂暴的怒吼。
那一刻,所有层域中的恶魔领主们,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齐齐抬起了头,向着无底深渊的最上方看了一眼!
醫妃沖天
570层申迪拉维尔。
刚刚提前结束了政务的魅魔女王美坎修特在回到属于自己的宫殿莎戴拉后,就变幻出了一副异常端庄典雅的行头,急不可耐的走入了一件无人而又晦暗的偏殿。
在来到殿堂尽头的主座前,这位散播着无尽风情让整个深渊恶魔们都垂涎三尺的魅魔女王陛下,在犹豫了半响后,面色突然一阵晕红,然后原地瘫倒在地,竟是如同最不知廉耻的姆狗一样趴倒在主座前,用七分渴望又带着三分敬畏的目光看向帘后的人影,用近乎呻吟的声调向着帘后之人禀告道:
“我…我感应到了…
“您的预言,成真了…
“无数万年来,深渊的意志再一次以如此清晰的姿态显现了出来…
“万渊平原,不,整个无底深渊最大的混乱,恐将袭来。
“冕…主…主人…我们该怎么办?”
即便眼前这副卑微顺从的模样不知有几分真心几分扮演几分造作,但此刻若是有哪位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震撼到无语凝噎。
因为熟悉美坎修特的人都知道,即便是面对恶魔王子还是自己的原配帕帕祖,这位周璇在各大深渊领主身畔深渊知名的海王,也能用自己卓越的智慧与超凡的魅力以及一手训狗术将他们吃的死死的,何曾会摆出这般俯首帖耳的顺从模样。
一缕黯淡的光自绘着极乐油画的天窗上透下,只能模糊看到帘后一个身材同样窈窕诱人的身影正端坐在幕后,捧着本书漫不经心的翻阅着。
韓娛之逆遇
待听到美坎修特这句话后,正翻书的修长手指微微一顿,一声略带慵懒的声音响起:
“你自己看着办,别打扰我看书和睡觉就行。”
穿越農家樂悠悠
“怎么这样…”
美坎修特当即轻咬红唇,满是委屈而懊恼的看着帘后的身影。
可往常这些对恶魔主君们甚至是同性间都百试不爽的小动作,对眼前的这位却没有丝毫效果。
待听到这番敷衍的话后,美坎修特索性放弃了追索,反正深渊塌了也有那些恶魔领主们顶着。
而且她此行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这个…那条讯息,不过是‘主人’交代给她的任务罢了,至于问询,也不过是块敲门砖。
想到这里,这位端庄的魅魔女王像是突然尿意袭来似的不自觉的扭动起了那张熟透蜜桃似的大腚,近乎哀求道:
“那…能…能不能…给我一点奖赏,我已经…已经四天零六小时五十二分没有那个了…我的意志力已经在您的调教…不…锻炼下变得十分坚定了…我…我…”
就在美坎修特那张满是欲望的红润脸颊忍不住随着她起身的动作凑向幕帘时,却是被一只小巧玲珑的脚丫子踩在了脸上。
顺着美坎修特那渴望的目光与被撩开的幕帘望去,就能看到一条笔直雪白的大腿延展而上,待至尽头的幽暗领域,却被一袭银色的睡裙所遮盖,待越过可堪一握的柳腰、那海纳百川的胸怀、刀刻般线条的下巴、洁白无瑕的眼睑,就只能看到那双隐藏在黑暗中居高临下的锐利双眼。
两只异色的眼瞳,一只如同深渊烈焰般焦灼,一只宛如冰山寂静下的深邃。
可此时俱是透着嫌弃、怜悯与鄙夷,如果要用一个更加形象的词句来形容其此时的眼神更加恰当: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可骤遭践踏遭受鄙夷的魅魔女王却反而像是受到某种另类的刺激一般,抵达了某个巅峰般浑身绷紧,脸上露出极致的享受神情,以至于本能的伸出了如同毒蛇般的猩红舌头,想要舔舐眼前这只雪白的脚丫子。
却是被后者给踹的往后一仰,深渊的大腚罩在了大殿上,胸前下作的所在当即一阵山峦起伏,原本端庄典雅的女王顿时成了一个四仰八叉满地水渍的婊子,微微眯起满是水润的狭长眼中,露出一丝迷离,口中更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容易惹人非议的呻吟。
幕后沉默了片刻,然后传出声音:
“去吧,你已经履行了我们之间的契约,已经不用再受我管束了。”
美坎修特当即一愣,先是露出一阵欣喜若狂的神情,可紧接着眼中就不可抑制的露出一丝戒备:
“真…真的?”
她简直难以相信,对方竟然会真的信守承诺,愿意放弃掌控自己这样一位大有价值的深渊领主。
幕后的声音忽然有了一丝嘲弄:
“怎么了?你该不会想说自己还喜欢上了被人管制的生活不成?如果这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再拟一份恶魔契约。”
“不不不!你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呵呵,呵呵呵呵。”
听到这句话美坎修特当即就是一哆嗦,赶紧退后两步,满脸讪笑道。
什么恶魔契约,分明比魔鬼契约还让她肉疼!
一想到对方这些年来已经刮走了她领地近两千年的资源产出,浑身就是一阵晕眩无力。
可旋即一想到这些年的生活…还别说,那种长久禁欲再一次性放纵个够的玩法,居然还挺刺激的…
想到这里,她不由缓缓站起身来问询道:
“你要走了?”
可这位在她眼中一向雷厉风行的存在此刻竟是也露出的一丝犹豫:
艷鬼
“我…不知道。”
那个声音顿了顿:
“让我一个人安静会儿。”
美坎修特沉默了片刻,竟是微微躬身一礼,缓缓退下。
虽然解除了契约,美坎修特终究还是忍耐住了那个在心中辗转反侧多年的大胆想法。
随着那层约束被解除,一想到整个层域等待她临幸的生灵们,这位魅魔女王原本优雅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竟是快步朝着殿外狂奔起来…
像是重获久违自由追寻爱情的怀春少女。
又像是老树逢春枝头开花的橱窗老鸦。
那夕阳下的奔跑,是美坎修特逝去的青春…
一阵微风吹过,地面整洁如初,殿门自行关闭。
啪。
幕后的人影将膝上的大部头书一阖,向后一仰,透过天窗仰望琉璃外的魔造星河,原本锐利的眸光也顿时变得惘然起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最终,只留下一声叹息。
……
万渊平原,断域镇。
原本被推平的商业街早已经被人修复如初,各种叫卖声层出不穷,丝毫看不出这里在一周前曾被场乱战移为平地。
哪里有钱赚,哪里就不缺冒险者和商人。
親親總裁抱不夠
拥有一丝秩序的断域镇在整个无底深渊的地位实在太特殊了,所以即便它现在变得不怎么安全,却没有多少人舍得放弃这片交易中转站。
指缝间流逝的,那可都是真金白银,甚至是珍贵的灵魂棱柱啊!
虐愛一生:清純嬌妻腹黑漢
轰隆隆!
这一天,断域镇的安静上空再次被沉闷的爆鸣声所打破。
商业街内正在议价的商人与冒险者们突然就看到地上先是出现一个黑点,然后那团的黑色阴影急速扩大…
“干!深渊在上!他们几个又打回来了!
“跑路收摊子啦!!!”
听到人肉警报声,一众早就将这一套烂熟于心的冒险者和位面商人们当即将货物一包,抱头鼠窜。
仅仅三秒不到的时间,这片区域就成了空无一人的鬼蜮…
轰的一声巨响,如同陨石落地。
幻想的美漫 且予青衫換酒
待看清来者,才发现是一头浑身赤鳞的庞然大物砸在了断域城里…
大屁股都裂了!
考古手記 微笑的貓
可这种伤势在深渊之力的纠缠下,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拢起来。
“爸爸!”又一道小的多的身影落在他的肩头,对着天空来袭的人影做出防御姿态。
“我没事儿!”
万众瞩目中,李维尔将自己的大腚从一片废墟中拔了出来,甩了甩晕头转向的脑袋,然后对着天空怒吼道:
“玛德!你们几个到底有完没完!
“还有帕勒芬妮,刚不是说好了一起把那两个混蛋先干死再来谈艾黎的事情吗?”
天空中也很快有了回应:“我…又反悔了,我可以肯定那样之后,我就再也留不住你们了!”
李维的声音越发暴躁:“那两个家伙可是巴不得把你剁成肉泥取而代之的!这个问题就有这么重要吗?”
帕勒芬妮的声音却是平静如初:“重要,我已经错了一次,不想在错第二次。”
可越是这样,李维尔就越加愤怒而…无奈。
空中骑着面无表情门之看守者的阿尔蒂娜诗发出咯咯的笑声,不急不缓道:
“提比利乌斯,我都说了多少次,我们才是应该联合起来,先把这位断域的旧主给除掉才对,可你就是不听。”
李维却是不屑道:“我宁愿相信魔鬼的谎言,也不会相信你那张骗龙的嘴,帕勒芬妮一死,你能放过我们?”
阿尔蒂娜诗顿时笑得更大声了:“我当然不可能放过你们,不过,我欣赏你是个龙才,若是你和你女儿宣誓效忠于我,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李维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她:“然后被你一刀去势剁成婊子吗?”
“咯咯咯,你看,我们不是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共识与默契了嘛?”
恶魔公主乐不可支,可眼底却隐现焦急,然后正色看了一眼帕勒芬妮,第58次尝试问道:
“我说帕勒芬妮,我的提议你真的不考虑下吗?干掉那头红龙,艾黎我可以交给你,只要你用断域来交换。”
红色寿衣看都懒得看她,轻哼道:
“你觉得我会跟一个残害我姐妹的恶魔合作吗?”
面对这名魅魔的固执,恶魔公主气的直翻白眼。
她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以她们三方甚至四方的分歧与谨慎,这场架恐怕能再打一百年!
李维早就有这种蛋疼的感觉了,当即吼了一嗓子:
“那你们继续干吧!老子先带女儿吃早饭去了。”
“槽!”
说着就变形成豺狼人打了个响鼻,扛着还挂着肉丝儿的血肉屠夫,牵着艾黎的小手,在一众敬畏莫名的目光中熟稔的朝着街尾的商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