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97o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拜見君子 愛下-第799章 這天終於要亮了看書-rs82v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不知为何。
这时农国的百姓,突然对阳光充满了渴望。
而见过阳光的农者,则对阳光无比怀念起来,很想此刻什么都不做,离开农国去看阳光。
“阳光啊……”
有青年在农田里站起,闭上眼睛,在怀念曾经见过的阳光,更幻想着自己就沐浴在阳光下。
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可惜片刻后,他就不得不睁开眼睛,回归实现。
农国并没有阳光。
自己并没有沐浴在阳光下。
这时,在农国的各处学舍里,不少孩童都在询问阳光,都想感受一下传说中的阳光……
但是。
不论先生怎么说。
他们都无法理解阳光是怎么样的。
阳光在他们的眼里,变得越来越抽象,越来越无法理解了。
在农国,大多数的农者都去看过阳光,感受过阳光,他们知道阳光是何物。
知道阳光的伟大。
但是。
阳光对他们来说,也是奢侈之物,并不是想见便能见,想感受就能感受。
此刻。
他们都很想念阳光,想去感受一下阳光。
于是,就有农者放下锄头,朝西南的方向走去,他们想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但是更多的农者,却是无声地站着,无声地仰望着黑沉的天宇。
似乎在看阳光,何时才能够驱散黑沉的乌云,照落在农国的农田上。
若是阳光真能照落在农田上。
这是何等幸福之事?
醫女狂妃傲九天
“唉——”
不少农者摇头叹息。
妖妻兇猛 南喬有木丶
这只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奢望,阳光怎么可能驱散乌云,照落在农国的农田?
一片桑林前。
一名皮肤白皙的高大青年,同样在仰望着黑沉的天宇,如剑般的眉头紧皱着,对着旁边的老农道:“老师,你说会不会有一日,阳光驱散了黑暗,照落在我农国大地上?”
老农闻言摇摇头,道:“若是阳光能够驱散黑暗,早已经驱散黑暗了。”
“那我农国,只能终日生活在黑暗之中?”
高大的青年有些不甘道。
“天清,成圣吧,只有成圣,方有可能驱散我农国天宇上的无尽黑暗,方可让我农国的百姓,知道阳光是何物,知道阳光是暖和的,知道阳光可照亮天地……”
老农仰望着天宇叹息道。
“老师,弟子会的,弟子会成圣的,一定会驱散头顶上的黑暗。”高大青年轻轻道,目光变得无比坚毅,“终有一天,我安晏,会驱散天地间的黑暗,让阳光照射在大地上……”
“好。”
老农点点头,脸上露出些淡淡的笑容。
高大青年是安晏,字天清,农家最出色的弟子。
老农是陈雾,字去华,曾经镇鬼殿的司农,主管万里长亭的农业……
十几年过去了,安晏早已经晋封为大农,即相当儒家的大儒。
而陈务同样为大农了。
但是。
即使他们皆为大农,却依旧无法驱散头顶上的黑暗,无法让阳光照落在农国大地上。
此刻。
末日邪靈
他们同样无比渴望阳光。
农国上下,无人不渴望阳光,可惜阳光不会照落农国。
但在此时。
安晏却蓦然感受到什么,有些诧异地往天地的心头看去,即是东北的方向看去。
那里真的是天地的心头。
是黑幕。
“在看什么?”
老农有些诧异道,同时朝黑幕的方向看去,接着他的脸色猛然一变,“难道……”
此刻,他猛然想起,天地尽头的夜幕后,所传来充满韵味,且透着几分诡秘的古老歌谣。还有,那浮现在黑幕上,犹如淌血般的狰狞鬼影……
錦衣夜行
虽然鬼影不动,但是给人无限恐怖。
无限恐惧。
那黑幕后的十二道殷红狰狞鬼影。
每一道鬼影都高出天宇,它们或站立、或伏地、或俯坐、或卧躺……
姿势不一。
但皆狰狞可怕,形态无比恐怖。
穆少的代嫁甜妻
只需看到它们,便可使人内心产生强烈的恐惧。
它们当时,似乎在冷冷注视着农国,使得农国更加寒冷了,天地犹如冰封般。
弥漫着冷冽入骨的寒意。
老农始终无法忘记那一幕,那黑幕后的十二道狰狞鬼影。
此刻,他再看向黑幕时,灵魂就控制不住战栗起来,似乎黑幕后再次浮现十二道狰狞鬼影般。
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脸色发白。
“老师?”
这时,安晏脸色一变,就连忙呼唤老农,生怕老农深陷曾经的阴影无法自拔。
不错。
当然的歌谣和鬼影等,成老农心中无法驱散的阴影。
每当看向天地的心头,看到黑幕后,都会有可能想起曾经那一幕……
“老师,醒醒。”
安晏大喊道。
“呼——”
老农很快清醒过来,粗喘着气息,伸手摆摆道:“老师没事,老师没事……”
安晏的眉头却紧皱起来,心里显得愤怒不已。
他是愤怒曾经的鬼帝,都死了已经两千多年,竟然还死而不僵,导致他们农国上下,全部成为所谓的帝兵。
在帝誓响起农国大地后。
那恐怖的帝誓,就已经在农国百姓的灵魂上生成。
不得不朝曾经的鬼帝跪拜下来。
不得不成为帝之兵。
毕生要为帝征战。
只要他们稍微出生异心,就会被隐藏在黑幕后,殷红而狰狞的鬼影发现。
传言,那是鬼帝的监视之鬼,传言可以洞穿人心。
只要被监视之鬼觉察,就对他们进行或是吞噬,或是杀死,或是降为奴隶……
此刻。
安晏都无法忘记。
那时有多少的大农在呐喊,满脸的悲愤……
农家祖辈受了多少的苦难?又经历了多少的艰辛,才有今日一席之地?
但是,顷刻间便成为了鬼帝之兵。
从此为商帝而战。
这如何让他接受得了?
即使十余年过去了,他眼里依旧充满悲愤和痛苦……
幸好的是。
灵魂上的帝誓,并没有动静,一直潜伏着,并没有让他们离开农国,去征战天下。
但是。
只要灵魂上的帝誓,一日不灭。
他们农国,一日不得安宁,一辈子皆为帝兵,皆为奴隶……
“不要再想那事,以免被发现了。”老农慢慢恢复过来劝说道,“其实,只要帝誓不发作,我农国还算安稳……”
“老师,你甘心吗?”
安晏痛苦道。
“这,能有什么办法?”老农叹息一声,道:“难道找鬼帝,除去灵魂上的帝誓?”
“待我成圣,我必定除上我农国灵魂上的帝誓。”
安晏冷冷道。
老农叹息一声,脸上全是苦容。
即使真的成圣了,还不一定能够除了灵魂上的帝誓……
鬼商可是天地最后一位帝者。
“对了,你刚才在看什么?”
老农有些疑惑问。
安晏平息内心的愤怒,再次看向天边道:“老师,弟子好像感受到,那黑幕有些变化了。”
“变化?”
老农满脸诧异,他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就道:“你真感受到黑幕的变化了?”
安晏点点头,道:“唉,弟子也不知道,黑幕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
“不是错觉?”
老农仔细观察,依旧没有发现什么。
“应该不是,好像更加清晰了。”安晏有些惊讶道,就眯着眼睛凝视天边的黑幕,“老师,弟子想去看看。”
老农沉默一下就点点头。
这时,安晏立即飞掠而去,老农想了想,就跟在身后,迅速往东北尽头的黑幕掠去。
在他们还没有掠到黑幕前时。
安晏就满脸惊讶看着四周,道:“老师,你有没有觉察到四周的黑暗,好像是在流动?”
“有吗?”
老农愣了一下,还真没有觉察出来,就仔细观察四周的黑暗,但是并没有感受到流动,就道:“老师并没有感受到,这或许是一件好事。”
“说不定。”
安晏摇摇头,十分担心黑幕后的鬼影再次浮现。
若是黑幕后的鬼影再次浮现,很有可能就是帝誓要运用的时候……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一幕。
不久后。
老农好像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就道:“四周的黑暗,的确是在流动。”
“老师,弟子感受到四周的黑暗,好像是往黑幕流去。”
安晏十分惊讶。
而且,想不明白,黑暗怎么会流动?
黑暗是什么东西?
按理来说,黑暗并不是东西,只是阴影?
但是此刻,黑暗却如水般,朝黑幕的方向缓缓流去,很是诡异。
这时,黑幕依旧距离他们很远,而且距离黑幕越近,就越寒冷,似乎有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止他们前行般。
不久后。
他们就停下来,反正可以看清黑幕了。
“奇怪了,黑暗怎么会流动?看起来像水一样……”
安晏满脸疑惑,根本无法理解。
老农点点头。
“老师,你说我农国里的黑暗流走了,会不会变得光明起来?”安晏突然道,“即是,阳光能够照落我农国大地上?”
“黑暗这种东西……”
老农紧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说。
“越来越快了。”
安晏道。
此刻,他看到四周的黑暗,犹如变成黑色的水般,缓缓朝尽头的黑幕流去。
无比诡异。
歐也妮·葛朗臺
“或许黑暗流走后,我农国真变得光明起来。”
老农顿时有些期待起来,接着眉头一皱,就道:“不过,这黑暗怎么突然流走了?”
“老师,这或许和黑幕的变化有关,弟子想进入黑幕看看……”
安晏道。
“不行。”老农立即道,“黑幕十分可怕,即使是圣人,都不一定能够承受得起。你最多只能在黑幕外看看,也不能太过靠近黑幕,以免发生意外了。”
“好吧。”
安晏点点头,就继续往黑幕掠去。
而在此时,农国里有不少农者,感受到黑暗的流动,似乎都是朝黑幕流去。
好奇之下,就往黑幕掠来。
“陈公,这黑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四周的黑暗会像水一样,朝黑幕流去了?”
一名扛着锄头的中年汉子走来道。
“这很古怪啊。”
“黑暗怎么会像水一样?”
不少农者纷纷说道,搞不清眼前是什么事,但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坏事。
或者真如他们猜测那般。
黑暗流走后,农国就变得光明起来,阳光会照落下来。
而在此时,四周的黑暗流得越来越快,犹如大河急流般,飞速朝黑幕流去。
呼呼——
黑暗流走时,犹如产生了狂风。
这时,安晏来到黑幕,但不敢靠得太近,以免发生意外了。
但是,他来到黑幕前能有什么用?
他根本无法看穿黑幕,并不知道黑幕里发生了什么,只能对着黑幕干瞪着眼。
他想了想。
最终还是不敢进入黑幕。
进入黑幕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死……
片刻后。
他就摇摇头走回去。
看看到农国黑暗边缘的黑暗,是否变淡了一些。
若是真变淡了,那么真如他所猜测那样,农国会变得光明起来……
“安晏,黑幕发生了什么事?”
当安晏赶回来,就有不少农者好奇问。
安晏只能摇头,道:“黑幕不可视,不可察。”
唉——
不少农者叹息。
这时,安晏并没有多说什么,立即朝农国的边缘掠去,想看看黑暗有没有淡去。
当他走出农国时,黑暗依旧没有变淡,让他眉头大皱起来,难道是我想多了?
不过。
当他继续走去时,发现黑暗真的变淡了。
此时他有些僵住了,似乎不敢相信,但黑暗的确淡去,天地变得昏暗起来。
不再是漆黑。
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
“真的变淡了?我农国真的要光明了?”
安晏心神颤动,身子在微微发抖,似乎无法相信般。
这时,不仅仅安晏看到,农国里越来越多农者看到,因为就连农国都开始变淡了。
天地变得昏暗起来。
此刻。
在农田里干活的百姓,似乎觉察到什么,就好奇抬头看去。他们好像看到天地变得清晰一些了……
原本远方的天地,一片黑暗,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现在,却隐约可见轮廓。
虽然在日灯的照射的范围内,百姓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但是在日灯的照射范围外。
就直观了。
天地好像要亮起来了。
他们渐渐放下手中的锄头,或者秧苗等,站起来,朝远方看去,朝天空看去。
原本黑沉无比的天宇,变得昏暗了。
隐隐有亮光。
天地真的要亮了。
他们看到昏暗的天空外,隐隐有耀眼的光亮,正要照射进来……
这天终于要亮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