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l1g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夏逆 起點-第一百七十三章、月色如霜看書-qlr6s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黄复之的回答,并没出乎潘龙的预料。
萬古戰神 笑南風
他沉默,乍看上去是在犹豫,其实是选择。
他没有第一时间借着潘龙给他的台阶下,就意味着他不会下这个台阶。
很多时候,进或者退,其实都是“第一印象”。
億萬總裁溫柔點
开头那一步没动,后面就不会动。
他犹豫了,这就是他的选择。
他选择了拒绝。
尽管这拒绝的代价,可能是他们所有人的生命。
傲嬌先生,請溫柔 木木夕Sharon
但潘龙能够理解。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看上去你有选择,实际上你没得选择。
他两世为人,一世天下太平,一世刀光剑影,这种没得选择的情况,却都曾经遇到过。
看着黄复之平静而决然的眼神,他轻轻叹了口气,降落在黄复之的面前。
“再考虑一下如何?”他温声和气地劝道,“刀兵无眼。”
論當鋪小夥計的自我修養 茶湖
“我早就死了。”黄复之同样温声和气地回答,“我们这一行二百四十二人,都是死人。”
婚久情深,錯惹腹黑總裁
“死人,无法考虑;死人,没有选择。”
“你们还活着。”潘龙摇头,“若是你们的亲人朋友还在,他们必定不希望你们这么做。”
異界之魔獸領主
“他们已经死了。”黄复之回答。
“死者已矣。”
“没有什么‘已矣’。”黄复之的眼神冷了一下,然后又浮起有些虚无缥缈的温暖。
他指着自己的胸口:“他们在这里,一直都在。”
他回过头,指着身后那些陆续驻马停下的骑士们。
一身身白衣如雪。
“潘观风,黄某多谢你的好意。但我放不下,我们都放不下。”他说,“放得下的,有放得下的活法。放不下的,只有一种活法。”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没有半点愉快可言的笑容:“其实,我们活得……并不快活。也许,死亡对我们来说,更加幸福。”
潘龙沉默不语。
黄复之向他深深一拜,翻身下马,牵着马从他身边走过,向前走了一段路,才再次上马,喊了一声“驾”,纵马朝着曾家庄的方向跑去。
一个个骑士如他这般过来,向潘龙行礼,下马,牵着马走过,然后上马离去。
犹如平缓的流水遇到了河里的礁石一般,长长的马队在潘龙的身边停滞、分开,然后又重新合拢,向前流去。
潘龙一直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这些复仇者们没有选择,他何尝有?
曾家是被他打败的,曾英奇是他杀的。如果没有他早上的出手,这些人就不会来,也不会有这一场纷争。
但他并不后悔。
他在曾家这一战,杀了很多人,可就算再来一百次,他也会选择杀这些人。
因为他们该杀。
铜钱夺命之时,不问男女老幼、不分贵贱军民,只问这人是不是该杀。
该杀,那就没杀错!
就算会有再严重的后果,就算会有再多的牵连,那一枚天下太平的铜钱,也不会因此退缩。
有些事,潘龙不会做,但一文钱大侠会做。
二百多人渐渐从他身边过去,最后长长的队伍完全消失在他的身后。
黄复之沉默着,纵马奔向曾家庄。
很快,他就看到了已经半是废墟的曾家庄。
许多的男女老幼从废墟里面走出来,站在城门外的道路上,手持武器,在曾家剩下的高手指挥下,正在布置迎战的阵型。
他注视着那些身影,其中大多是他不认识的,偶尔也有一两个认识的,每一个都让他切齿痛恨。
醫毒雙絕:王爺請深寵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正要向前喊话,突然感觉到极大的危机。
抬头看去,昏沉沉的天空仿佛坠落下来一般。
方东焕一直守在这里,此刻见他们到了,不等他们开口,便出手攻击。
二百多岁的老真人全力施为,真气引动天地元气轰鸣,化作覆盖范围超过五里的巨大掌印,正对着这群白衣骑士拍了下来。
但这一掌却没能落下。
女狙擊手穿越:逃婚酷妃王爺追
潘龙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黄复之的前面,抬手一掌,拍向天空。
稍稍小一些的掌印从地面浮起,伴随着冉冉烟尘,迎上了这一掌。
一声轰鸣,树林、道路、废墟、人群……到处都在震动。
大地震颤、人群恐慌,无论是满怀憎恨的,还是满怀愤怒的,无论是勇敢还是怯弱,纷纷摔倒在地上,站立不稳。
“潘龙,你要拦我?”方东焕沉声说,“刚才我给你面子,让你给他们一个机会。但他们可没给你面子!”
“是非曲直,岂能用‘面子’来衡量?”潘龙朗声回答,“就算衙门断案,也要让双方当面对质。如今双方当面,方前辈为什么不让他们自己说一说呢?”
黑萌女仙
方东焕摇头:“江湖上的事情,有什么可说的?”
“但是我要说!”黄复之勉强爬起来,朝着曾家庄的方向大喊,“我是辽西黄家的孑遗。五十年前,曾家联合多方势力夜袭黄家庄,将黄家上下千余口杀得还剩十五个。经过了五十年,这十五个人里面,还剩三个。”
两个年龄跟他一样大,甚至比他更老的人赶来和他并排。
在他们三个的身后,还有一些年轻人跟着。
“今天,我们要为自己的亲人讨一个公道!”黄复之大声说,“血债血还!”
潘龙不等方东焕回答,便说道:“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我僭越一下,让他们全说完吧。”
哀家後宮一團糟 水墨煙雲
他示意了一下,黄家众人便退到一边。
一个脸上有巨大刀疤的老人走到前面:“老头子叫罗升,是个开镖局的。八年前,我押镖的时候,跟曾家曾荣华有了几句口舌。双方动起手来,我打断了他一条胳膊。半个月后我得到消息,曾荣华带着一伙人,杀了我全家老小十四口。”
说完,他也退到一边。
然后又有人上前,说清自己和曾家的仇怨。
每一个人,都有血海深仇。
他们这样一路说完,天色越来越暗,气氛也越来越阴沉。
谁都知道,今天这一场血战,怕是免不了的。
这些人穿着丧服前来,就是没打算活着回去。
他们要死,自然也要拖着仇人去死。
等到众人全都说完,天色已经全黑,明月升起。
今天是五月十八,月亮比满月也差不了多少,照得地上一片明亮。
月色落地,宛若霜雪。
只是不知道这霜雪,是月光,还是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