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r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牧狐-第2490節 夥伴之議展示-rnpd1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你该走了。”在和达瓦西亚聊的差不多后,安格尔摸了摸斑点狗的脑袋,轻声道。
虽然斑点狗表现的很不舍,但最终还是从安格尔的怀里跳了下去,慢慢的走到了达瓦西亚的身边。
重生之寵婚來襲:吻上竹馬唇
血淚:復活夜的秘密 寶寶諾米
大趙風雲錄
与达瓦西亚道了一声别后。
达瓦西亚便与斑点狗慢慢的走回通道口,一个肉球与一个奶狗,慢慢的沉入水池之中,最后彻底的消失不见。
安格尔静静注视着它们消失的地方,直到星池的水波涟漪彻底平复,才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着莱茵阁下的方向走去。
“他们没有其他事情,短时间内不会再离开心奈之地。”安格尔道。
莱茵点点头,之前安格尔与达瓦西亚的对话,并没有做屏蔽,他也听到了安格尔对达瓦西亚的试探。达瓦西亚显然很尊崇所谓的“莎娃阁下”,对安格尔的提问没有任何的隐瞒,再提到离开心奈之地这个话题时,达瓦西亚明显表现出了抗拒,从这也可以看出,其实心奈之地的那些怪物,也不想去到没有魇界气息的外界。
“不过,这里的结界还是有修复的必要,毕竟谁知道有没有万一呢。”安格尔自顾自的说完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这些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和魇界生物还存在某种默契,而莱茵阁下是没有的,故而,莱茵阁下的顾虑肯定比他要更多,考虑的问题也比他深远,修复结界这些事情,根本用不着他去操心。
情夢柝 蕙水安陽酒民
两人一同回到了观察亭。
铁甲婆婆和树灵看了他们一眼,也没有询问安格尔与达瓦西亚谈了些什么,只是问了一句:“结束了吗?”
安格尔点点头:“斑点狗回去以后,这里的事就应该暂时告一段落了。”
“那就好。”树灵伸了一懒腰:“这里应该用不上我了,我就先回去了。”
在离开之前,树灵看向安格尔:“对了,那些疯症病人在我本体内,你能治疗他们时,直接过来就行。”
说完后,树灵又悄咪咪的凑到安格尔耳边:“放心,不会让你白做。我回去立刻在任务大厅发救治任务,奖励就从那些患者口袋里掏。”
安格尔:……其实也没必要。在安格尔看来,那些疯症患者也算是出了力,只能说运气不好,树灵还要再坑他们一笔,其实有点太过。
树灵却是一副咬定主意不更改的模样:“一码归一码,你这是救他们命。而且,谁让他们那么笨,一点警惕心都没有,活该。”
话毕,树灵也不再和安格尔废话,直接消散不见。
“别看树灵话说的很恶,其实他也很在乎那些得了疯狂之症的巫师,毕竟这些巫师,大多是他看着成长的。你看,他现在不是急匆匆的回去照料了吗?”莱茵阁下笑呵呵的道。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嗯……我刚才感知到了,树灵大人去了梦之旷野。”
莱茵的笑容瞬间定格。
“呵呵,我其实是说他分身在照顾那些病患。”莱茵有些艰涩的强行解释道。
安格尔这回倒是没补枪了,因为他也不知道树灵的分身到底在做什么。
倒是铁甲婆婆在旁轻声道:“树灵分身不是在安格尔住的那个遗迹里,守着‘蘑菇女巫’瑞金娜吗?”
莱茵默然无语的看了眼铁甲婆婆,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说的是其他分身。”
铁甲婆婆笑眯眯的觑了莱茵一眼,也不拆穿他,转头对安格尔道:“树灵那家伙,刚才就在观察亭里和我嘀咕着树群的新功能,看他样子,显然是惦念上了。我估计,他现在肯定泡在树群里。”
“树群的新功能?”安格尔楞了一下,他最近还真没关注过树群的版本更新。
終極武魂
“也不算新功能,还只是内测版本……应该是这么说的吧,我记得乔恩这么提过,意思就是,只在小范围内进行封闭式测试。”铁甲婆婆:“树灵有测试资格,就天天泡在群里和他们讨论。”
“我记得他说的新功能,好像是什么图文系统,还有个人资料的编辑。”
铁甲婆婆笑道:“虽然我还没见着具体情况是怎么样,但听树灵的描述,倒是很有意思。不得不说,你那启蒙导师是个奇人。”
铁甲婆婆是真心觉得,乔恩是一个很独特的人,想法独特,行为独特,思维方式也独特。这样的人,哪怕是个凡人,也很让她感慨。
也无外乎,能教出安格尔这样天赋出众,又有奇思妙想的巫师。
安格尔了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光是图文系统,估计也吸引不了树灵的目光,想来这里面还有其他文章。安格尔打算有空去树群开发组瞅瞅,看看他们那边搞出了什么玩意。
艷鬼 青衣侯
安格尔和铁甲婆婆又随意的漫谈了片刻,便停了下来。
“婆婆,这边暂时就麻烦你了。我已经通知伊索士了,他等会过来进行结界的修补。”莱茵:“我就先回去处理一下后续。”
之前,安格尔到来后,莱茵为了避免其他巫师知道安格尔与心奈之地怪物的联系,就让其他巫师暂时离开。再加上最初,莱茵还安排了巫师去疏散黑魔国群众,这些事情的后续,他都要去跟进一下。
本来,这些事该树灵做的,但树灵既然去了梦之旷野,也只有莱茵来做了。
有了梦之旷野以后,通知与公告,这类事情倒是不算麻烦,直接树群里一提,大家都能知道。麻烦的是,该如何去解释,以及安抚情绪。
史上最強終端
莱茵一想到这些,就感觉头疼。同时,对于树灵也凭添几分妒意。
莱茵:“至于安格尔,你……”
安格尔:“我就先回我住的那个遗迹吧,我去研究一下斑点狗给我的那个结构,等研究出来,我就去树灵大人那里。”
莱茵:“那我们就顺道一起走。”
安格尔点点头,所谓的顺路其实是不存在的,莱茵真想回去,以其空间造诣,轻松的就能转移到镜中世界的外面。所以,这个顺路应该还有其他意思,想必,莱茵应该有问题要单独和他说。
铁甲婆婆看破不说破,笑着点点头:“行吧,你们就先离开,这边有我。”
重生學霸:女神,超給力 蘇千雪
与铁甲婆婆道别后,很快,安格尔便与莱茵离开了星池遗迹范围。
安格尔以为莱茵会询问他什么问题,譬如,之前说的很含糊的,迷雾带的事情。
但莱茵却从头至尾都没有吭声,直到快要抵达了遗迹住所时,莱茵才第一次开口。他的这次开口,的确是疑问,但与安格尔所想差距甚远。
“不久前,我在火之领地见到了马古智者。”莱茵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看向安格尔的肩膀处,那里有一截白玉般的断手,正拽着装有血夜庇护的玻璃珠。
这截断手,正是丹格罗斯。
“马古询问了丹格罗斯的状况,我之前没见你,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看来,你们俩的相处应该很和谐?”
安格尔点点头:“丹格罗斯这段时间还挺乖的。”
我的盛世大唐傳奇 宅男書蟲
刨除在圣塞姆城搞出的那场大火外,其他时间的确很听话,尤其是最初对付03号时,丹格罗斯也出了很大的力气。
丹格罗斯显然听到了安格尔的表扬,掌心处的眼神飘忽,表情羞赧。
莱茵看了丹格罗斯一眼:“你们相处愉快就好……毕竟,元素伙伴如果有激烈的对立,很容易造成反噬。”
元素伙伴?安格尔愣了一下,他没想过让丹格罗斯当元素伙伴啊。
他的目标早就定好了,柯珞克罗才是他的优选。
安格尔正想做出反驳,余光却瞟到一旁的丹格罗斯……丹格罗斯此时表现和之前一样,都是沉默的,估摸是还没反应过来。
看着丹格罗斯,安格尔心里却是在想:就这么直接反驳加拒绝,会不会伤害到它幼小的心灵?会不会让它觉得,他看不起它?
想到这,安格尔迟疑了片刻,将原本想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而是问道:“莱茵阁下的意思是,所有巫师都和自己的元素伙伴相处愉快?”
“当然也有对立的,而且不再少数。毕竟绝对的实力,能压制住所有的异见,也能让效率变得更快。”莱茵:“如果你无法与元素伙伴相处和谐,那就只能走高压路线。但你能走和谐路线,何必搞对立呢?”
一般来说,成熟的元素生物,拥有个人的意识与主见,除非真的理念相合,否则很难绝对服从另一个人,不过一旦降服,就能迅速拥有很强的战力。而元素精灵,从小就开始培养,理念可以互相靠近,作为元素伙伴会更合拍,但实力就需要慢慢的成长了。
两者各有好处,也各有短处,莱茵个人倾向于后者。毕竟安格尔不仅仅是幻术系巫师,他还是一个炼金术士,未来炼金肯定需要更为配合的火元素伙伴,如果关系是对立的话,那炼金也容易出问题。
安格尔点点头,莱茵说的他其实也知道,他的询问单纯是岔开话题罢了。不过,莱茵说的也对,既然已经将目标定在了柯珞克罗,也该考虑如何与对方培养友谊了。
綠紅妝之軍營穿越 金子
安格尔:“既然莱茵阁下已经见到了马古智者,那潮汐界的会议应该要开始了吧?”
莱茵点点头:“已经有不少元素领地的君主抵达了火之地域,不久之后就会开启会议。具体情况以及流程,还有些繁多,等之后我处理完遗迹后续,与你返回潮汐界的时候再说不迟。”
在他们说话间,安格尔暂住的遗迹,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
莱茵:“已经到这了,那你就先去吧。”
安格尔在门口犹豫了片刻:“没有其他问题要问我吗?”
莱茵笑了笑:“暂时没了,其他事情,晚点去了梦之旷野后,和你导师一起时,在细聊。”
桑德斯目前并没有回野蛮洞窟,暂时坐镇潮汐界。所以,想一起交流,只能去梦之旷野。
安格尔点点头,他还以为莱茵会对执察者以及神秘果实归属,或者斑点狗的问题感兴趣,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的带过了。
既然莱茵不问,安格尔也乐得轻松,毕竟很多事情他也不好说,但又不能说假话,所以必须要用话术来掩饰。现在不需要想话术,那还省了麻烦。
安格尔转身准备打开遗迹大门,就在这时,背后传来莱茵的声音。
“对了,还有一件事。”
安格尔转头看去。
“达瓦西亚最后问你的那个问题,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这个问题,安格尔陷入了一阵沉思。不久前,安格尔和达瓦西亚聊得差不多的时候,达瓦西亚突然道——
“最最可爱的达瓦西亚,能够向尊敬的莎娃阁下,询问一个小小的问题吗?”
安格尔并没拒绝。
“下个月的祭月之日,可爱的达瓦西亚,能够再次品尝到莎娃阁下制作的甜点吗?”
这个问题,表面是达瓦西亚想要吃沾染了魇幻气息的魔滋肉,但内核却是达瓦西亚希望能在祭月之日与安格尔相见。
而每个月的祭月之日,心奈之地都会举行一次晚宴,此前努卡大臣邀请安格尔也来参加。
达瓦西亚的意思,显然是希望安格尔能参加下个月的晚宴聚会。
没有斑点狗兜底,安格尔自然是不想去。但他也不好直接拒绝,于是只能含糊其辞的回答:“到时候如果我在的话,我会为可爱的达瓦西亚准备甜点的。”
达瓦西亚并没有追问,只是欢天喜地的点点头。
但现在莱茵提出来,显然是想知道安格尔的真实想法。
“我之前也说过,其实我挺想去的,毕竟这是可以近距离了解心奈之地状况的机会。”安格尔停顿了一下,在内心默默补充:而且,他还和沸绅士有约定,沸绅士会去兵器大臣那里求取新的光溶剂给他,虽然安格尔目前还没有使用过光溶剂,但从沸绅士的描述中就可以知道,光溶剂对于炼金是有多么强大的作用。
就算是看在光溶剂上,安格尔都想要去心奈之地一趟。
但是……
“但一切的前提,是有办法能够解决那些魇界生物的自身威压。”安格尔无奈道。
上一次有斑点狗护佑,他可以暂时无视那些威压。但是,没有斑点狗,光是那群魇界生物的威压就能让安格尔的“莎娃人设”翻车。
尤其是努卡大臣的威压,比起莱茵的威压,也不遑多让。
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安格尔再想去,也只能望而却步。
莱茵听完安格尔的话,没有再询问什么,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