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ruc優秀都市言情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六百九十三章 地頭蛇的作用看書-bunjn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还别说,李泰这次表现的还不错,知道什么叫羞耻,不用李承乾说,自己拿着皮鞭子,硬是抽得两个家伙死去活来的,把他们嘴里那点零碎全部都扣了出来。
用李佑的话说,人人都说魏王李泰是个文弱的书生,其实这都是谬言,现在看来活脱脱就是内卫的刑差嘛,而且手法如此的娴熟,一看就是经常“调教”!
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与那几个官员都一样是瘾君子,平时忙完了差事,都喜欢吃一些五石散,这样一来可以给他们填词作赋增加灵感,否则整日对着浩瀚的书海,好人也得弄疯了,对于这一点,李泰也十分清楚。
可啥东西用久了都会乏味,所以就到处寻觅一些新鲜的玩意来填补他们精神上的空虚。最近长安市面上出现了一种奇异的“食材”,吸食了它的香气才真是飘飘欲仙,而且有钱还不一定能买到。
寵婚溺愛:腹黑總裁很傲嬌
那几个家伙是此道中的能人,和那些游侠、青皮颇为熟悉,所以托人找点东西,那自然是手到擒来的了。自从《括地志》完成之后,他们就很少来了,所以要想知道他们具体情况,就得找到供应那些“食材”的人,毕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嘛!……
对于这条线索,李承乾很感兴趣,在他的认知中,五石散已经很违规的东西了,那比它还过份的,更加能刺激人的精神,就只有那个东西了。不行,在大唐绝不允许这种东西横行,它的威力足可以摧毁一个民族的精神,铁打的汉子化为绕指柔,让贞洁烈妇成为娼妓,别的东西要的是命,它要的是尊严,所以这事他必须一管到底。……
重生學霸的妖艷人生 借我褲衩
以妃為尊 流著水的眼
说道青皮无赖,流氓游侠,在长安城中首屈一指的当然是柴绍的弟弟-柴锋,他那里才是真正三教九流汇聚之地,长安城有什么风吹草动,当然瞒不过他这样的地头蛇。
按照常理说,对于这样的角色,按照李承乾的脾气是不容其在天子脚下发展黑恶势力的,曾经也想过让他体面的滚出长安。可长孙无忌却拦住了,说柴锋与皇帝之间有着“大人情”,他老人家没发话,这样的人是动不得,所以才把留在今天。
现在看来留着还是有些好处的,最起码在他那能弄到点消息。打发了李泰去彻查那个死鬼的家产和往来情况后,李承乾和李佑兄弟俩换了一身便衣就来到了一处赌坊之中。
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在赌桌钱,卖力的吆喝着,李承乾不由的摇摇头,用这些赌徒的话说,小赌怡情,大赌养家,富贵荣华一念之间,全凭天命所属,所以赌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能不聚精会神嘛!
下人们不识得李承乾兄弟,可经常出入宫廷的柴锋怎么能不认识呢,而且他们兄弟还身着便装,就是不想暴露身份,心里了然的柴锋赶紧把这两位给请了到后堂,丝毫不敢有一丝怠慢,柴家不比从前了,对于东宫,必须遵守应有的礼节。
“太子爷好兴致,竟然到这小赌场来了,真是让老夫深感荣幸啊!怎么,您和五殿下也有兴致玩两把,用不用老夫去拿赌具,伺候二位玩玩!外面就不要去了,吵闹不说,更是散发一股酸臭味,老夫怕扫了您二位的兴致。”,一边给兄弟俩倒茶,柴锋一边笑眯眯的说着。
冥媒強娶,鬼王獨寵冷情妻 魔圖安安
对待长孙冲,柴锋可以端着架子,因为他与其老子长孙无忌,曾同在皇帝帐下为将,不管他是当了驸马,还是内卫府的将军,到了自己这个无官无品的人这就是小辈。
用他的话说,那身衣服穿看起来人五人六,可干的事,不一定是人能干的出来的,他穿布衣图个干净。所以看不上那些官也是情理之中的,对长孙冲等人自然没好脸子。
可李承乾不同,且不说他是储君,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之一,单说他送了兄长最后一程,还亲手为他撰写了墓志铭,柴家就欠着他的人情。柴锋虽然是出来混的,可对于道义看得却比那些身着朱紫袍服的人要重。
“行了,老柴,都不是外人,姑姑与谯国公虽然不在了,但咱们还是亲戚不是,来,过来坐,咱们聊聊的闲话!”
话毕,笑着招了招手,在李承乾看来柴锋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忍受不了官场上的规矩,所幸就决绝了建国后的封官,让皇帝欠下一个大大地人情,然后逍遥于市井之间,小隐隐于野,这也是一种官场智慧嘛!
“殿下国事繁重,怎么会因为闲聊到老夫这来话闲篇呢!您有什么章程尽管吩咐,老夫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柴锋明白太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出大事怎么会自己这乌烟瘴气的赌坊呢,这不是开玩笑吗?
呵呵…..,这与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不亏是混迹市井的老滑头,在察言观色方面确实比一些官员强多了。饮了一口茶后,淡淡地说:“老柴,都是熟人,孤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魏王的文学馆几名学士莫名其妙在别苑中,且个个都七窍流血而死,死状及其恐怖!刑部和大理寺查了好久都没有眉目,所以父皇把差事交给了孤。
孤得到消息,说这几个家伙最近喜欢上一种类似五石散的玩意,更为离奇的是这东西有价无市。你是长安城中的地头蛇,这方面你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吧!”
我師叔是林正英 白袍飛揚
在来之前,李承乾特意询问了内卫,这种东西他们是听说过,可因为不涉及国计民生,所以并没有特意收集这样的情报。不过,卖这东西的人似乎非常小心,没熟人介绍,就算捧着金元宝也照样没人理你,搞得跟山匪接头似的。
“额,听说过一些这方面的消息,可与他们并没有什么来往,怎么,殿下觉得案子跟他们有关系!如果殿下想知道有关于他们的事,那老夫告诉说一个地方,您一准能找到他们。”,柴锋先把自己摘出来,然后低声说了两句,又招呼过来一个伙计,让他伺候这两位“少爷”去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