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udu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道紀 愛下-第808章 一人之力可比幾龍?閲讀-yrrvl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不…..不!”
似从云雾缭绕的九重天阙掉下来,巨大的失落充斥了林伯寻的心灵,让他一时几乎无法忍受。
穿越諸天成貓神 上邪忘憂
死神同人之玲度穿越 我吃烤乳豬
财富,荣华,锦衣玉食,美人如画……
那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美好。
以至于再睁眼迎接冷风吹拂,眼前脏乱腐朽,彻骨冰寒的柴房再浮现,让他几乎无法接受。
他翻身坐起,冷不防身子冻得僵硬,一时竟栽倒在燃烧殆尽的灰烬之中。
灰头土脸,冰冷,饥饿。
“不,这,这不应该是梦……”
梦中的一切如斯美好,眼前却是如此冰冷,巨大的落差之下,他几乎要落泪嘶吼。
那是他从未得到的东西。
名門舊愛
但下一瞬,他的脑海之中又自响起那一道熟悉的嗡鸣之声:
【系统绑定中】
【系统绑定成功】
【无上心魔大自在天……系统开启!】
系,系统……
“你,你是什么?”
林伯寻心头发颤,有着无尽的惶恐,他害怕自己听到的也是幻觉。
直到那声音再度回响,他才欣喜若狂,几乎无法抑制的发出一声嚎叫。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重生之陰陽鬼妻 蝶雨的美麗
他激动的浑身发抖,巨大的惊喜竟让他忘却了身体的冰冷难受,失神一般询问:
“你,你有什么作用?”
【凡你所想,无所不能】
似无丝毫感情的声音却似点燃了林伯寻心头最为狂热的火焰。
“我,我……”
他身子发着颤,仍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够碰到这样的‘造化’。
那声音亦没有再度响起,似是在等林伯寻平静下来。
作为一个卖身的家奴,连字都不认识的家丁,林伯寻平静心情足足用了半个多时辰。
半个时辰后,他才勉强平复下了激动的心情,但手脚还是有些发软:“我,我想要,想要……”
“想要一只烤鸡!”
林伯寻的声音都在发颤,结结巴巴的说着。
其脑海之中的系统似都有些没反应过来,顿了一顿,才回应【……凡欲取之,必先予之】
林伯寻愣了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我要烤鸡,要先给你一只烤鸡???”
他有些不可思议,我要是有,还问你要吗?
【……】
这一下,似受到了莫大的冲击,那声音停顿了许久,方才流溢出一道讯息,没入了林伯寻的脑海之中。
似在补全他残缺的脑仁,也可能是为他干涸的大脑注入脑浆。
嗡~
冷情總裁強占我
好似有一口铜钟在耳畔不住盘旋,如同有人扒开自己的脑壳向内倒了一杯清水。
林伯寻身子一颤,身上的凉意褪去,眼神也变得越发清明起来。
无上心魔大自在天……
天地,星海,万事万物…..数之不尽的画面在他的心头转动,最后沉淀。
前后不过几个刹那而已,林伯寻已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已懂得了自己脑海之中那声音或者说系统的来历。
相传,在无尽幽暗的天外天之中,有着一尊无所不能的大能。
祂不知是人是妖,更不知是否真正存在。
而这所谓的系统,就是来自于祂,是祂丢入无尽虚空之中,且,没有人知晓他的目的。
“我,要一只烧鸡。”
回过神来,林伯寻按住身下自己白日里劈砍的柴禾:“用它们来换……”
呼~
似连眨眼时间都不到,眼前的大堆柴禾已消失不见,同时他的手一沉,一只滚烫仍滴着油脂的烤鸡已落在他的手上。
“咕咚~”
饥肠辘辘之下,莫说是烧鸡,就是馒头也是美味,林伯寻虽开智,却也还是原来的家丁小厮。
也顾不得那大自在系统,大口撕扯,吞咽,没一会,已连骨头都嚼碎吞咽了下去。
吃饱喝足,再生起一堆火,将烤干的衣服床上。
林伯寻才再度沟通了自己脑海之中的大自在天,一行文字已随之流溢在他的眼前。
【林伯寻(宿主)】
【年龄17/153】
【体魄:0.2虫】
【神通:无】
【宝物:无】
【宠兽:无】
【好友:无】
【源力:无】
【评价:孱弱且低等的爬虫,不配称之为‘人’】
突然学会了文字,林伯寻还有些兴致勃勃,但看着文字的内容,他心情顿时就很是不好了。
不是因为那好似侮辱般的评价,而是自己的寿命。
正常人已可寿两百余,甚至三百的,自己却只能活到一百五?!
“源力…..”
但转瞬,林伯寻的念头就定格在源力之上。
这个所谓的源力,按照大自在系统所言,是包涵万物,气运在内一切天地的本源结晶。
以此,可无所不能。
【你,想要什么?】
片刻的失神之后,大自在系统又自发声。
“我……”
林伯寻在衣服上擦了擦油腻的手,面上浮现一抹希冀的光芒:“我想要出人头地,荣华富贵,金银财宝,美人权利……
我想要成为王爷,成为国君!”
说着自己从未有过的奢望,林伯寻心头有着颤栗。
片刻之前,他想的还是填饱肚子不冷不饿,但此时野望就点燃了,想要他认知之中的一切。
他所能想象的极限,就是镇海王,就是启汤国君。
那,是他眼中的‘天’。
【……你可以得到更多】
大自在系统冰凉的声音之中似乎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让林伯寻的心中野望燃烧更烈:
【荣华富贵过眼云烟,财富美人不值一提。只要你有足够的源力,你可以获得追星拿月的神通,长生不死的体魄,操控万物近乎于无所不能的力量】
长生不死!
林伯寻如遭雷殛,心中的世界似被一下颠覆了。
是啊。
曾经的自己每日早起服侍他人,夜晚才歇,活得久是煎熬,可如果自己拥有那么多,凭什么不能活的更久?!
他心中的野望被一下点燃,大自在系统却又泼下了冷水:
【可你,只有0.2虫的体魄,没有丝毫的源力】
“这…..”
林伯寻身子一颤,心中浮现不甘,再度看向眼前的柴禾,面上又有着挣扎。
柴禾太少,管事会打自己的吧…..
【蠢!】
大自在的声音似有着情绪的起伏:【区区柴禾算的什么?一屋柴禾不过源力0.1!你需要更多,更多!
若你拥有一虫之力,已可力敌百人,区区管事算的什么?
若你能有一鳞之力,大可一骑当千,人力不能挡,一人成军,所向睥睨,你那王爷都不是对手!
若你拥有一蛟之力,可移山倒海,飞天遁地,上拿九天之星,下擒四海之蛟龙!
若你有一神之力,可长生不死,万年岁月弹指一挥,万万众生都要跪伏在你脚下,一切生灵都要闻你名而震颤!
若你有一龙之力,甚至可以逆伐诸神,俯瞰人世烟尘,仙佛都不能与你比肩,你将是无数人的祖,无数人的天!
若你有一人之力,甚至可以撕裂苍天,遁虚破界,无所不能,天地万物皆你掌中万物,捏指可灭世,出拳则开天!
若你有一殇之……】
话音至此,戛然而止,似被按了暂停键,大自在系统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但林伯寻还未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却没有察觉。
大自在系统声音再现,却变得平静许多:【你,可以得到更多,你可以无所不能】
“更多,更多…..”
尚在巨大的野望之中沉迷不可自拔的林伯寻喃喃自语,眸光深处却似有着火焰燃烧。
他的世界,在此刻似被拓展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前一日,他的世界之中,最大不过是管自己的管事,他可以三日吃一鸡,月俸三两,娶了隔壁富商丢弃的丫鬟为妻。
鬥羅大
而现在,他看到了难以想象的世界。
且,自己将会有可能踏入那样的世界之中,这如何能不让他心神颤栗,心生迷醉。
“更多,更多…..”
林伯寻怔立许久,一伸手,面前大堆的柴禾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0.1的源力。
0.1的源力,可以转换成烤鸡一百三十,纹银十七两,黄金一两,也可以换取提升自己0.1虫的体魄。
“还不够,还不够…..”
林伯寻喃喃自语,此时的他,已忘却了柴禾消失会不会受人责罚。
拉开柴房的门,迎着寒风走入了黑暗之中。
黎明之前的夜色无比深沉,黑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林伯寻心中却是光芒万丈。
“树…..”
走出柴房,林伯寻一眼就看到了一株老树。
之前那一战,镇海王府受灾颇重,房倒屋塌,没有被波及的草木花卉都很少。
“少一棵树,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
林伯寻喃喃自语,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异样后,一伸手,按住了那颗老树。
呼~
似吐气一般细微的声响之中,林伯寻看的无比仔细。
那老树,以一种他不能够理解的方式,瞬间蒸发了,继而,一股暖流自手掌为中心,向着四肢百骸扩散。
霎时间,他感受到了一种由内而外的喜悦,他的身体在欢呼,似久旱逢甘霖。
【体魄提升+0.7】
却是直接选择了提升自己的体魄。
一颗数百年的老树,其生机未见得有多高,但定然是超过他的,林伯寻一时有些熏熏然。
待到再回过神来,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了。
“这种感觉…..”
一阵噼里啪啦声中,林伯寻攥了攥手掌,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充斥了他的身心。
神皇 東方一柏
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力量。
数倍于之前自己的力量!
“林伯寻!你在干什么?!”
这时,一道带着怒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伯寻回头,却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气冲冲的走出柴房所在的小院:“柴呢?!”
“王管事…..”
林伯寻神情还有些恍惚,但却突然伸手,在一声清脆的响声之中,握住了抽打而下的短鞭。
“嗯?”
王管事猛的一拉鞭子,却纹丝不动,不由的心头一震。
待得再看到林伯寻的眼神,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寒颤,但转瞬又斥了一声:“反了,反了!大了你的狗胆,敢抢我的鞭子?”
“大了狗胆…..”
看着死命抽鞭子,色厉内茬的王管事,林伯寻不由的失笑,却突然没有了之前的敬畏。
一松手,任其受力不及跌倒在地。
“前院的大人们不需要这些普通柴禾,这总归是给咱们下人们烧火做饭的东西,缺这么一些,想来也无关紧要。”
林伯寻随手一摆,将抽来的鞭子拨开,一手提起那怒火中烧的王管事:“这事,管事你应该能解决。”
“这……”
看着面前摊开手掌上的银两,那王管事惊疑不定,心中的怒火却突然冰消雪融:
“原来林,伯寻你拜巨灵神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贺,这点事,包在我身上了。”
却是猜测到这小子怕是拜巨灵神成功了,则不可能一日里有着这样的变化。
联想到之前拜巨灵神成功的人的待遇,又有银子拿,王管事顿时变得和颜悦色。
大包大揽的走了。
林伯寻却是没说话,直到那管事走的都不见人影,才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掌。
有生以来第一次,他看到了自己命运的变数。
自己,将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家丁,小厮了…..
…..
接下来的日子,林伯寻过的无比自在,前所未有的畅快。
他疑似拜巨灵神成功的事情被那王管事上报之后,他就再没有做过劈柴挑水这样的苦累伙计。
而是被接入了后院,加入了秦洪海统领的护卫队。
不但餐餐有肉,且还有人传授识文断字,开弓习武,虽比之前更累,但他却过得无比充实。
只是,在这种状态之下,他也不敢轻易去提升自己。
直至一月过去,因表现优异提前结束了训练,真正加入了护卫队,他都没有机会。
“呼~”
铜镜之前,林伯寻长长吐出一口气,镜中人,身材修长高大,体魄精悍,精气完足,双眸有神。
却哪里还有半点月余之前唯唯诺诺的小厮样?
“护卫队的巡逻路线我已全都记下,接下来,只需要避开,我就能尝试提升自己了……”
推开窗,看着黯淡的夜色,林伯寻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虽是万物皆可成源,但活物显然比死物强无数倍,而年岁越大,提升越大,一些花花草草反而没有什么收获。
最低,都需要是百年以上的大树才能对他有些作用。
呼~
轻微的破空声中,林伯寻翻身而出。
小心的避开巡逻队,将所过之处的大树一扫而空,有着根基,这个提升却没有第一次那般长的失神了。
没多久,他突然止步,身形一伏,如蛇般隐藏在阴影之中。
“糟糕,走的太深了…..”
等巡逻的护卫走远,林伯寻才有些后怕,却是自己已经偏离了路线,走到了靠近内宅的地方。
要是被发现,那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咦?”
他正欲退走,突然心神一动,小心的伏下身子,透过阴影外探。
却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自内宅外出,好似梦游一般,晃晃悠悠的来到院落之中那一颗泛黄的菩提老树之下。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