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9eb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遊戲-番外4:孫家父子篇(一)展示-d21rd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江枫乃至泰丰楼所有听过孙常平光辉事迹的员工都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服务员。
是的,天生的服务员。
虽然这话听起来不像什么夸人的好话,因为服务员这个职业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可以说出炫耀的职业,但孙常平在服务业上的天赋真的是高的可怕,不光可以把季月吊起来打,还可以把季月和房梅一起吊起来打。
就这么说吧,即使米其林星级餐厅评选蹭了一下名厨录和好味道中美厨王争霸赛的热度,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也就是泰丰楼恢复营业的前一天公布北平米其林餐厅评选结果。泰丰楼和顶层餐厅皆为米其林三星,永和居二星,八宝斋也勉强蹭了个一星,直接导致泰丰楼一恢复营业,北平人民就跟不用上班一样天天排队等吃饭,江枫也不觉得泰丰楼生意这么好是米其林三星导致的。
他觉得是孙常平导致的。
一开始只有江枫这么觉得,后面吴敏琪开始赞同江枫的想法,季月也开始赞同,房梅开始对孙常平刮目相看。到孙常平入职三个月,也就是五月泰丰楼开始准备换夏季菜单的时候,泰丰楼全体员工都开始赞同孙常平是以一敌百的神仙级服务业人员。
甚至开始怀疑当年聚宝楼能稳坐FJ第一酒楼的名头,不是靠厨艺而是靠孙常平。
他记性和脾气未免也太好了。
一般人技艺超群会用过目不忘来形容,江枫觉得孙常平已经不是过目不忘的范围了。
曖昧高手
他不光记得常客,只要是一周内来的客人都记得,不光记得脸,还记得他们坐哪张桌子,上次点了哪些菜肴。
奴本孤鴻仙
试问当你第二次光临一家餐厅时,一位看起来像领班的服务生朝你走来,询问你对这次的座位是否满意,是喜欢现在靠墙的还是更喜欢上次靠窗的,菜品是否合胃口,上次点的干炒牛河可还喜欢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奇妙的心情。
偏愛
客人是什么心情加分不知道,反正他第一次见识到的时候人已经傻了。
仙劍奇俠傳 管平潮
江枫觉得孙常平这种等级的领班已经不能用普通服务员来定义了,他更像先前在记忆中看见的泰丰楼那位长袖善舞的胡爷。不是服务员,更像是餐厅和顾客之间的中介人,专门和顾客打交道维护关系。
孙常平也的确如也一样长袖善舞,他脾气好,为人也和善,不会主动结交,但却能在最关键的时候说出如沐春风般的话语。
对于普通客人他都能如此关注且记住,更别说泰丰楼的VIP客人和常客。原先房梅和季月维护这些老顾客,一般都是在有新菜推出,有试菜名额,或者是有什么限定套餐优惠活动的时候打电话或发消息通知提醒,逢年过节主动送一些酱菜之类的客人们喜欢的东西。
曾经大家都以为这样已经做得足够好,孙常平来了之后大家才知道他们做的远远不够。
邪王絕寵:財迷王妃跑不掉
泰丰楼不光是厨师们需要不断努力,进步更上一层楼,服务员们亦是如此。
孙常平会关注这些常客每次点菜的菜单,推算他们的口味和所喜爱的菜品,记住他们的生日,甚至会在不打扰他们的前提下了解他们的朋友,社交圈,家人及家人的生日。然后在需要的时候,比如家中某位长辈生辰前一周,状似无意的询问一句不知寿辰打算如何办?是大办还是小办,如果是大办的话酒店是否选好。
孙常平凭借一己之力,不知给泰丰楼拉来了多少宴席,维护了多少熟客。
其能力和天赋令人叹为观止,就连房梅也自愧不如。
就这么说吧,聚宝楼有孙常平这种神仙,江枫都不明白孙家人是怎么想的。不把这种神仙留在酒店维护顾客经营管理,反而把这种神仙派到他并不擅长的领域在商场上厮杀,这不是大材小用,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样的疑问在江枫心里憋了两个月,终于在六月的某一天,正巧和同桌的孙继凯吃午饭的时候一时没忍住问了出来。
此问题一出,季月,吴敏琪和章光航顿时竖起耳朵听,大家都很好奇,都想知道,但是都没江枫头这么铁。
不知从何时起,江枫已然有了除一届瓜王裴盛华头铁的风范。
孙茂才嚼了嚼嘴里的小炒肉,吞下去,犹豫了许久才回答。
“因为我妈。”
“一开始爷爷的意思是让二叔进公司打理其他事务,我爸继续呆在酒楼管理酒楼,我爸也觉得这样没问题,比起进公司他更喜欢在聚宝楼里呆着。可她不愿意。”所有人都知道孙继凯口中的他指的是他妈。
自从孙继凯亲妈神仙操作,从背后捅了亲儿子和老公一刀,成功净身出户啥也没得到之后,孙继凯提及她就很少用妈这个字,而是直接用她来指代。
“她觉得爷爷不让我爸进公司是偏心二叔,是不重视我爸。自从我们家生意越做越大,不局限于酒楼生意成立集团,集团上市以后我妈就瞧不上聚宝楼的生意了。她觉得聚宝楼没有公司赚钱,钱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她才觉得我一直跟这爷爷学厨没出息没前途,就该去国外读商科,学管理,回来管理公司才有前途。”
最后的结果当然不言而喻。
江枫三人只能摇头,感叹孙继凯他妈真是脑子不正常。
孙家立身根本就是聚宝楼,所有的产业都是围绕聚宝楼的,他妈又没有孙常宁直接将酒楼转做酒店的毅力和决心,更没有实力。
在这种情况下瞧不起酒楼生意,说目光短浅都是瞧不起目光短浅这四个字。
“其实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孙继凯扭头看了一眼和王秀莲江建康坐一桌的孙常平,“一开始我爸说他年后来泰丰楼上班,我还担心他没有办法适应环境,没想到他还过得挺自在的,如鱼得水,甚至让我感觉有些像我小时候的他。”
“还是孙师叔说的对,我爸就适合来这里工作。”孙继凯露出了一丝微笑。
“对了,我听说你和你爸今年过年没离开北平。”季月接了一句。
孙继凯点头:“也没什么别的去处,我爸挺喜欢现在的房子的,还有个小院子可以给他种花。过年的时候他已经把房子买下了,以后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每年过年我们应该都是在北平过。”
江枫:?
你们有钱人的爱好都是这么朴实无华吗?
必殺式火焰 依然命運
喜欢房子就把它买下来,他还喜欢四合院呢可惜只能看看。
“你准备扎根在北平了?”章光航问道。
法塔林傳奇
“看吧。”孙继凯没把话说死,“现在我也不想想那么多,我爸没什么问题我也没什么问题就行。我现在厨艺还不行,还在跟师叔学,就算有什么别的想法也就只能想想。”
说起厨艺江枫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一道很关键的菜没有学——佛跳墙。
哪怕以他现在的实力,这也不是一道看过教程就可以一遍做出来的菜。
嫡女厚黑攻略
佛跳墙不像寻常高档菜,高汤做好菜就成功了一半,佛跳墙是高汤做好,菜只成功了开始。
他在过年的时候已经和老爷子说好了,今年不想那些有的别的,就跟着老爷子学佛跳墙,还可以顺便请教孙茂才,争取在两年之内把佛跳墙学会学透学厨师。
两年已经是一个非常膨胀的时间了,要知道老爷子当年学佛跳墙可是学了近十年。
虽然真正学习的时间每年只有大半个月,但剩下的十一个月都在琢磨,也算是半学习了。
“对了,我过段时间要开始跟爷爷学佛跳墙,老孙你要不要也一起?”江枫问道。
其实已经习惯了江枫的大方,听到这种我有一门绝学最近正好要学,你要不要顺便和我一起学一学的话语孙继凯还是被饭噎着了。
虽然这门绝学理论上是他家的。
反正他家的绝学江枫也学了不止一样。
“要。”孙继凯也不客气了。
“那行,你准备准备,下个星期开始每天下午就和我一起加班。”江枫一脸愉快。
孙继凯:?
吴敏琪一直听着没有发言,看了一眼手机才惊觉不对,催江枫赶快吃饭。
“枫枫你快点吃,马上就到两点半夏夏该休息了,不然你一边吃饭一边跟夏夏打视频电话夏夏又会听不清你说什么。”
江枫听完也不聊闲话了,抓紧时间拿出江家人的气势努力扒饭,绝不能让徒弟等他。
我的美女房東 齊天大盛
夏夏作为知味居新晋最有潜力进修弟子,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激发了知味居所有大师傅的惜才之心。知味居的扛把子甚至还打电话质问江枫为什么这样一个好苗子这么晚才送到他们知味居来,是瞧不起他们知味居吗?
夏夏现在不光要每天早上早起进行正常训练,就连下班之后都会有师傅留下来义务加训,过上了真真正正的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社畜生活。
这也导致夏夏每天晚上没有时间和精力给江枫打电话,偏偏夏夏还把定时通话当成每天一定要完成的任务,再累再困都要打。还要打两通,一通给季雪的,一通给江枫的。
前两个月都是晚上打电话,有的时候讲着讲着夏夏就睡着了,惹得电话这头的吴敏琪心疼不已,便把通话时间改成了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
“枫枫快一点,你怎么还有半碗?只有三分钟了,马上就到两点半了!”吴敏琪把控时间,不停催促。
江枫只能再次加快吃饭速度,疯狂扒饭,险些把自己噎着。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他感觉自从夏夏去知味居后,他在吴敏琪心中的地位直线下降。
他再也不是他家琪琪最关心的人了。
哎。
江枫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算是提前过上了有孩子被忽视的生活吗?
“枫枫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