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87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吾乃遊戲神》-第四百一十七章 垃圾話閲讀-1fky8

吾乃遊戲神
小說推薦吾乃遊戲神
作为崇白教会异端审判所刑讯人所特有的魔药,吐真剂的效力显然超出了安格拉的想象。
在被强逼着喝下了那瓶魔药之后,他就很难抑制住自己想要说话的冲动,并且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是真话……或者说,在他自己理解中属于‘真话’。
“说真的,我十四岁前的人生真的特别无聊,你知道的,贵族家里总是会有一些狗屁倒灶的事,就算是公爵家也一样,我那个神神叨叨的大哥还对继承权看得特别重,以至于后来走错了路,选择投靠了密眼会,当然啦,我对继承爵位什么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和兴趣,毕竟只是末子,只要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就好。只不过偶尔被欺负了还是会想办法报复回去,没错,当初害得二哥被老爹吊起来打的‘古董花瓶装粪事件’就是我的杰作,最后在晚餐时间突然发生的爆炸是神来之笔,也是我前半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直到现在老爹都还被蒙在鼓里。说起晚餐我肚子饿了,你们这里能点餐吗,我最近想吃甜甜花酿鸡……”
虽然安格拉说的内容很多,但基本都是废话,只是偶尔掺杂一两句有用的情报。
比如上面那段话里,除了‘因斯坦投靠了密眼会’这一情报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我為亡靈做直播
梅菲斯特倒也不着急。
作为异端审判所的刑讯人,他并不是没有碰到过这类人。
倒不如说,很多人在被抓进去的时候,都试图用这种方法来蒙混过关,想要熬过吐真剂的效果。
只可惜吐真剂的效果要远比他们想得强大且持久。
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因为梅菲斯特很清楚,一个人能够说的东西是有限的,而纯粹的谩骂并非‘真话’无法用来对冲吐真剂效果,用脏话来应对吐真剂的话,会激起魔药的反应,令吐真剂的效果成倍增加,因此只能用没有价值的垃圾讯息来填充自己话语的内容。
当垃圾讯息被全部说完之后,无论对方再怎么不情愿,也会逐渐开始吐露有价值的情报。
“当然可以,我不是说过么,法特先生你目前还是我们的客人,只是这种程度的要求我们不会拒绝的。”
梅菲斯特拍了拍手,唤来一位女仆,让对方通知厨房准备甜甜花酿鸡。
“那真是太好了,听说这道菜起源于大陆东部雾之峡谷后的广袤大地,据说最好的冒险者都会迷失在那片峡谷之中,只有寥寥几个幸运儿能够在前往那边之后,重新回到这里,当初就连崇白教会组织的远征军都没能在那片大地上扎根下来。梅菲斯特先生既然是崇白教会的刑讯人想必对于那段历史也肯定比我这种外人了解的更加清楚吧?”
可能有人也会有类似的经历,就是觉得自己有满肚子话想说,但是真的放开说了之后,却发现能够说的内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多。
安格拉在说了一段时间之后也碰到了这种情况,他一边在论坛让其他玩家赶紧拿一些没用的辣鸡信息让自己继续口胡,一边又通过梅菲斯特的态度意识到了这么下去不行,于是果断换了一种战术。
既然自己必须说话,也必须说真话,那干脆就用自己听过的传闻来戳对方的肺管子好了。
能让对方失态自然是最好的,就算不行,也只不过是将自己听来的传闻当做垃圾话说出来而已,这种行为似乎并不会激起吐真剂的反应。
要说崇白教会虽然是目前东大陆最大的教会,可他们并不招同行待见,在横行无忌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踢到铁板,真要扯起来,丢人的事儿还不少。
比如现在安格拉所说的就是近些年来崇白教会吃瘪吃的比较惨的一次远征。
愛在仙境的日子 饒雪漫
崇白教会本来是想要扩大自身影响力,组织了三十万人的远征军跑去雾之峡谷对面想要靠暴力进行征服和传教,结果只有小猫两三只逃了回来,带回了雾之峡谷对面的一些情报。
雾之峡谷背后据说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平原,里面拥有和外界截然不同的文明,要打比方的话,感觉和西大陆的异人族差不多,同样不信神灵,转而崇拜自己的祖先。
但是比起异人族模糊的先祖崇拜而言,那个文明所信仰的祖先则是确切的人物。在那些人物死后,就作为类似先祖之灵,但要更加清晰的存在留存于生祠之中,被那些离开了雾之峡谷的人称为‘护法神’。
护法神应该是类似高等神眷乃至半神的存在,实力在下界数一数二,要不是没办法离开生祠太远,说不定反过来一波推了崇白教会都不是不可能。
总之在吃了这个大瘪之后,崇白教会休养生息了好一阵,最近才有点恢复过来。
“都是谣传,并没什么好说的。”
校園重生之特工歸來 黑童話十七
梅菲斯特随口敷衍了过去。
他又没喝吐真剂,没必要和盘托出。
这个时候,他似乎获得了什么消息般表情微微一变,接着露出了笑容。
“原来如此,安格拉先生是在等游戏之神教会的救援吗?那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梅菲斯特似乎打从心底里为安格拉高兴般说道:“你的同伴们来了。”
“那还真是令人开心。”安格拉本想说惊喜或意外啥的,可惜他早就从论坛知道了辛巴他们的行动,吐真剂的效果令他完全无法说谎,只能努力不让对方注意到自己还能实时接收其他人的消息,他顿了顿,接着说道:“真希望他们能好好向你的脸上揍上一拳。”
“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对方完全没有生气,反而继续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在特等席欣赏一下您同伴的救出剧好了。”
占有欲

“丛林行者的猎王路线是这么强的吗?”
跟在薇拉身后的辛巴他们不由得感到震惊,对方一个人直接就放倒了超过三十号守卫!之前定下的声东击西计划完全没有起到作用。
而且不知为何这些守卫不是臀部就是膝盖中箭,明明没有一个致命伤,但却在中箭后瞬息之间便失去了行动能力。
“是麻痹药,我加了麻痹药。”薇拉抽空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在出发前琴伦小姐交给我的。”
邪王 夜燈
这么一说辛巴才想起来,小镇的炼金术师琴伦小姐,似乎还是安格拉领主先生的未婚妻来着……
就在一行人长驱直入到庭院的时候,薇拉突然停住了脚步。
丛林行者的猎王路线说到底就是猎人的完全体,而高明的猎人往往对于危险有着相当强烈的预感。
怪談檔案 紅衣果
此时,薇拉就有了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