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r5c精彩都市小说 1255再鑄鼎 愛下-第721章 世界帝國對世界帝國!閲讀-sat4m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10月10日,元国,博州,东阿县。
十多年前,参战多方订下清河之盟,约定以南北清河为界。时至如今,过去的盟约已经荡然无存,震天的战鼓再次响起。南清河一带,滕国已经越过了界限,打到了西岸去,而北清河一带则动作不大,北岸的元国与南岸的齐国仍以河水为界,暂时没擦出太大的火花。
东阿县便位于北清河北岸附近,与南岸的平阴县隔河相对。现在,东阿县辖区内,一队胡兵正站在河岸不远处,观望着河上和南岸的景象。
这队胡兵可是远方来客,万里迢迢自波斯而来。去年伊尔汗国战胜马穆鲁克之后,阿八哈便派了一个使团前往东方向忽必烈大汗报功,还没等回国,局势就骤然紧张了起来,于是忽必烈便征用了使团中的护卫,把他们放到了前线协守。
如今在东阿县驻守的,不仅有这些波斯兵,还有不少来自西域的色目兵。这体现了蒙古帝国作为一个世界帝国的气度和体量——领土占据了大半个大陆的他们,能够从各个占领地区和各个文明征召物资、军器和兵员!
南北大战正式展开后,东西边界上的紧张气氛也骤然升级,南北清河一带元军和东海同盟军处处对垒,而这东阿县一个小小县城周边聚集的兵力则格外多。
东阿县西边就是博州城(聊城),再西边就是大名府,再西边就是洺州(邯郸),再西边就是太行山了。这几座城构成的一线便是河南河北的分野之线,稍有点军事地理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若是东海军有意进取,必然要先夺取这一线,阻断南北元军的交流,然后再分块吃下去。所以,这一线也是元军的必守之线。
听起来挺悲哀的,十年前元军还想着打过去呢,一眨眼就不得不以守为前提谋划战略了。东海军猛于虎啊!
如今元国朝廷把河北河南的许多兵力都抽调去攻略湖广了,但仍然剩下了不少。因为限制军队数量的主要因素是补给而不是人头,太多人挤过去只能吃垮了自己,因此抽调的是各世侯手头的少数精锐,剩下的更多的守土之兵现在就被组织起来,试图抵御东海军不知何时到来的进攻。
但是,占据了元军兵力大部分的本地汉兵虽是守土,却很难说有多大的战意。因为这十年来清河两岸密切交流,元国这边的大家族十个有八个都与东边有暗中联系,平民之中也多有对东海生活方式心生向往的,真打起来,是往哪打还不一定呢……
所以,外来的色目兵反而被重用起来,担当关键职责,现在这队波斯兵就是在侦察河对岸平阴县东海军的动静。
我是傳奇之籃圈之上 槍vs手
“看,又一条黑蛇过来了!”一个波斯兵突然指着东方喊道。
在那边,正有一团烟拖出了长长的尾巴,不断接近,还不时传来一声清亮的响声。
其余几人也看见了,虽然之前已经见过了几次,但还是为之惊异,天哪,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元始天王紀
然而今天的异状还不止这一个,很快,就有另一个波斯兵指着西南方喊道:“看,有船来了,还是那些黑蛇船!”
詭異謎 水木
果然,西南方正有一队拖着如蛇般的烟柱的蒸汽船自北清河上游驶来。河上无遮蔽,他们能看见“黑蛇”是从船上的烟囱冒出来,多少让他们有些实在感,但他们仍然充满了疑惑:这船为什么会冒烟?又为什么能顶风前进?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轰!”
蒸汽船发现了他们,随手打来一炮。并未打中,但让他们胆寒欲裂,转头逃离,回去报告军务了。
……
邪物召喚 英雄不殺
与此同时,平阴县。
一辆“前进-3”蒸汽机车牵引着长串的车厢,停入了平阴火车站之中。
三年前东海关税同盟大扩张之后,两条重要的铁路开始修建。一条是南侧的平沂铁路,从临沂经费县穿越沂蒙山向西北修去,经过东平府,最后到达平阴;另一条是北侧的胶济铁路,从中央西站开始修,一路经益都、济南,最后同样到达平阴。如此一来,一条围绕着泰山山脉的巨大环线便成型,极大地方便了沿线的物资和人员流动。
这一车次,就是从中央市北站出发,一路近四百公里,两日而达,令人难以置信。
简单校对后,车厢的门打开,伴随着一股咖喱味,一群身着靛蓝色制服的黑乎乎的士兵从里走了出来。
辛格从二号车厢里第一个钻出来,迅速走到站台前的空旷地上,然后转身对手下兵们用夹杂着汉语词的土语喊道:“快点列队,都站直了!来了上国,别给古里营丢脸!”
在他的督促下,印度兵们行动利索了不少,迅速出厢,上前列出了行军纵队。其余车厢的进度稍有落后,但很快也排好了。
另一边,高川从最尾的专用车厢里走了出来,古里营营长立刻上前对对他报告道:“报告,古里营应到422人,实到422人,请检阅!”
“很好。”高川点点头,又转头看向后面的铁路,感慨地说道:“多年没回来,本土已经变化这么大了……我们也不能落后,该给他们看看我们的风范!”
我有一個屬性板
高川之前一直在海外负责西洋公司的工作,去年完成了在红海开拓商站的壮举,功成身退,被全体大会召了回来。但他回来的时候正值临安事变,本土发出了征召令,要求各海外地区做出贡献,因此他不是独身返回,而是带了一批殖民军回来,今天的这个古里营就是其中之一。
不光古里营,其他地区也派回来或多或少的军队,但这么杂七杂八的一帮人也难以融入东海军的既有体制中去,因此划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单独的“海外旅”。正好,高川一向对于组织这类复杂军队有丰富经验,因此就被派来带领这个海外旅了。
起源探 端木雲
这时,火车站里一队穿着陆军制服的人向他迎来,为首一人上前问道:“是高川叔叔吗?吕风荷向您报道!”
高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笑道:“几年不见,你这小丫头真是长大了。好,我刚到,前面的人都齐了吗?”
吕风荷也是风头正劲的穿1.5代之一,在之前就过来负责安顿海外旅,但毕竟初出茅庐威望不足,只能给高川做个副手。
她在前面做了个引路的姿势,一边带着高川往前走一边说道:“都到齐了,您现在一来,那东风也就到了,可以检阅了!”
高川道:“那好,事不宜迟,就带着古里营一起过去吧!”
说着,他们出了火车站,搭乘了一辆豪华马车,开始向检阅场行去。
“检阅场”其实就是站外广场,之前到达的海外部队已经在上面列好队了。
高川看着这黑压压的一片,感慨道:“光是海外殖民地送回来的就有这么多兵了,我们的努力终有回报啊!”
失控交易,馴服豪門大少
“是啊,多亏了长辈们的努力。”吕风荷笑着对高川做出肯定,又转头指向前方介绍道:“最前面的是‘此岸营’,是此岸郡在当地的募军和唐人领主们的私军组成的。他们这四百人,身材不高,但听命敢战,当初陈叔叔一收到本土的征召,便带着他们归来了!”
“后面这个,是‘瀛山营’,是由瀛山公司在南高丽招募的士兵组成的,原本在瀛山岛上操练,同样也是一听到征召就归来了!”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 憐之使徒
“再后面这些穿迷彩服的士兵们,是‘黑水营’,是镇守黑龙江的潘学忠在当地招募的土著组成的军队!他们虽然有些不服管教,但凶悍能吃苦,山林之间健步如飞,是顶好的山地步兵!自从受到了征召,前不久,他们就乘着鲑鱼船归来了!”
“他们旁边这些,是龙牙都护府派来的‘南洋营’。嗯,他们特长不多,但在海外部队中建军历史最长,有着悠久的军事传统,即使在本土也不算弱军了。前不久,他们便乘着夏季季风北上归来了!”
“还有一个‘河北营’,严格来说他们不是海外归来的部队,是河北义士自发参军组成的,不过他们一时无法融入我军体系中,因此编入了海外旅里。他们熟悉当地情况,定能成为我旅一大助力,这也说明了河北士族也对我国归心了!”
“看,后面这些高头大马的骑士,您一定很熟悉,它们就是您带回来的安条克复仇军和圣殿骑士团的志愿兵!跟刚到的古里营一样,他们都是跟您一起乘船回来的,虽然面貌奇异,但他们的骑术确实有一套,为海外旅补充了重要的骑兵力量!”
“啊,古里营也列好队了,听说他们跟安条克复仇军一样,直面过精锐的马穆鲁克,真是令人向往!正好,古里营中有您亲手调教出来的炮兵,他们归来的正是时候!”
“我们的海外旅,七个营三千人,这便到齐了!”
听着吕风荷的讲解,看着前面不同民族、不同人种、不同阵型的军队,高川感慨万千。他不住朝前面挥着手,然后说道:“当初我们第一次远洋探索,还是63年吧,一转眼十年已过去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十年开拓,终有建功,我们从全世界汲取了这样的力量,如今也该让全世界见识一下他们的威力了。”
然后,他在马车上站直了身子,高喊道:“择日不如撞日,便在今日,我们的海外旅便跨越清河,成为第一支主动出击的东海同盟军力量!”
他的话,海外旅士兵中能听懂的不多,但是不要紧,话音刚落,就有军官带头喊了起来:“万胜!”
然后士兵们也跟着喊了起来:“万胜!”
“万胜!!”
“万胜!!!”
nba球星歷史檔案
高川又是大臂一挥,喊道:“过河!”
“过河!”
邊城
“过河!!”
“过河!!!”
整个海外旅大喝三声之后,开始列队自广场鱼贯而出,前往北边的码头。而在那边,海军的蒸汽船已经集合好了,随时准备搭载他们渡往北岸。
新生的东海关税同盟与如日中天的蒙古帝国,两个横跨数万里地域的世界帝国,他们之前的一场大战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