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7cb精品玄幻小說 詛咒之龍 txt-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爲了以後讀書-akqxr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还是人太少了,根本不算是举国同庆,布置的再怎么好,也终究是少了一点点的气氛。”郑逸尘看着面前放着的一些尚未拆开的红包,今天魔女们的表现和往长不一样,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魔女也不是欢乐不起来,只是不能快乐的时间久了,也就忘记了那种感觉了,时间的沉淀带来的影响的确很大,可是从根本上来说,环境的影响更大,这个看看伊芙的一些表现就很清楚了。
伊芙小的时候被照顾的好,也就没有遇到过那么多的麻烦,因此四百多岁了还能那么的跳,而别的魔女们的生活环境就不用多说了,那是能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能指望她们在这样的条件下苦中作乐?
“已经很好了。”萝丽丝抱着一个巨大的龙形玩偶说道,这个玩偶比她大得多,至于外形当然是根据郑逸尘的本体改良出来的,就是那种完全看不出来凶恶的样子,只是凶萌凶萌的Q版形象,她面对郑逸尘的时候带着轻轻的笑容,虽说的确是因为人少,后来三个圈子也有交汇,但这个更多的是一种内部的节日,就和郑逸尘之前说的那样。
他们再怎么玩也只是带动自己这边的气氛那样,不像是隐雪区里的那种举国同庆手式的表现,不过对魔女们来说,这种经历已经很好了,不同意茶话会的那种形式,而是真正的属于能带着她们一起来的节日,诸多的节目还是专门给她们准备的,至于那种一起打麻将打牌的操作,这个魔女们都玩的挺好的。
线下的时候不说了,线上的时候,谁还不会上网啊,随随便便的玩两把就学会了,线下玩的时候特别是跟着同为魔女的存在一起玩,就挺有意思的,不死魔女在今天也特别的给面子,郑逸尘不清楚那是她的精神混乱的状态下带来的额外的影响还是专门如此的。
不管怎么说今天在这里的每一名魔女都不觉得这天过的没意思,至少……她们有了数百年来都没有过的经历,虽说只有一天,但也特别的难得了。
指染成癮,權少的追妻遊戲 雲中月
“以后弄个更好的,而不是仅仅只在一个地方的。”郑逸尘认真的说道,随后开始了拆红包的操作,这些红包收下了是没错,可当时也不好明着来拆,毕竟每一个魔女送出来的东西都不一样,如果是钞票的话,直接拆开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偏偏就不是,那就私下的来拆开吧。
搓了搓双手,虽说在普通人的圈子里,郑逸尘已经能够被小朋友们称呼为叔叔了,就是丽莉娅那种妹子拉着郑逸尘叫一声大叔也是可以的,在魔女这边他依旧是小朋友,不,换算成普通人的年龄差别,他可能还是液体?
所以收下这个完全不亏。
郑逸尘先打开了萝丽丝送的红包,每一个魔女送出来的红包都有自己的特色,他还不至于将其给弄混……拿着萝丽丝的红包时,郑逸尘看着这名外貌不大的魔女视线有些飘忽,忍不住笑了笑,郑逸尘打开这个红包,虽说这东西是纸的做的,但在魔女的高超空间魔技的影响下,打开后能发现里面可以装的东西并不少,虽说纸很难永久性的承担下去,但是维持个十天半月没问题。
大明帝國日不落
隔世追魂
毕竟红包这东西谁也不会放那么久去拆的。
一瓶魔药一样的药剂,这东西郑逸尘碰触到了就感觉到了一阵封存的很好的毁灭气息,看着里面带着黑色丝线的魔药,郑逸尘轻轻的晃了晃,也看不出来这种好像是喝下去就能够发生变异的东西是什么类型的魔药,不由的看向了萝丽丝。
“→_→……”萝丽丝没有解释,继续抱着自己的玩偶巨龙,郑逸尘无奈,翻了翻已经空了的红包,果不其然的在上面看到了萝丽丝附注上面的信息,这东西的确是她做出来的一种魔药,恩……别看萝丽丝的能力对自身的力量带来的深度影响,让她无论去做什么东西都会附带上毁灭诅咒的痕迹,可她并没有在这方面放弃过。
而是不在明着来的告诉郑逸尘自己还在进行副职方面的了解和学习,就算是能力不适合让她接触副职,但是魔女的天赋依旧摆在那里,一如既往的优秀天赋,让她的确是弄出来了一种成果,这瓶魔药类似于魔女造物,名字简单粗暴,毁灭魔药。
是一种强悍无比的增益性魔药,不是让人喝了就完蛋了的毒药,这种魔药类似于魔女造物,是萝丽丝想要制作出来正常魔药失败之后,选择的其他类型的道路,既然以正常的魔药形式做不出来正常的东西,那就特别一点好了,以类似于魔女造物的方式尝试制作怎么样?
于是就有了这种东西,注释上写的很简单,能做出来这种东西,她绝对付出了很大的功夫,毁灭魔药,使用之后就能让使用者进入一种‘毁灭’的增益状态,有种类似于诅咒魔女亲临的意思,别人可能承担不住,郑逸尘本来就不怎么怕毁灭诅咒,那对他而言的确是一种增益性魔药了。
这种东西是专门留给他当底牌用的,郑逸尘虽说不怎么喜欢正面战斗,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他就没有那样的机会了,随着往后的计划实行,如果真有人很想要算计郑逸尘,拉着他进行一场难打的正面战斗真没有多难。
都市修真小農民 酒缸
既然是拉着他来正面战斗了,必然会想办法让他得不到支援,到时候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了,如果用不上?用不上也没关系啦,这种魔药郑逸尘可以当做是一种研究素材进行研究,类似于魔女造物的东西,魔女自己都不好量产,但他通过研究弄出来了仿制品也是好的,那也是对地下基地的一种增强。
郑逸尘无言的收下了这东西,他很清楚萝丽丝的能力对副职的影响有多大,能弄出来这东西她付出的精力只会比想象的要多,话不多说,这东西好好的收着就是了,说多了没用,接下来是命运魔女她们的红包了。
命运魔女的红包里装着的一张银行卡一样的卡片,黑白两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恶趣味,看这张卡片上面混合的黑白色的时候,就像是那看那种网上的黑白混色动态图一样,黑白两色还真就在混在一起旋转旋转……看了不到两秒的时间,郑逸尘就头晕了。
啞女高嫁 連翹
这东西……也是让郑逸尘当底牌用的东西,不是命运杀,但算是命运力量中的大杀器了,当做是飞牌丢出去,可以直接从命运层面的影响到敌人,上限很高,甚至郑逸尘拿着这东西面对敌人的时候,大吼一声‘给爷死’,那么对方可能真的会被吼死,亦或者是下一次的攻击时,对方直接拿着自己最为脆弱的部分撞在他的致命一击上。
不是滥用的东西,也不是什么日常中辅助性的道具,郑逸尘嘀咕着,也将这东西给收了起来,当做是魔女觉得他的实力还不够强大的关爱了,之后是生命魔女的红包,一颗种子……续命用的,恩,就是当初伊芙被秒的就剩下一颗脑袋也能让人活下来的东西,并且重续状态,伊芙难以恢复过来是她的身体是被白月之光给炸没的。
末日來襲之遠古空間
灵魂都受到了影响,所以难以恢复过来,郑逸尘不受白月之光的克制,哪怕是剩下了一颗脑袋,只要灵魂好好的,恢复的时候也没有白月之光的干扰,那就能够在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上演王者归来,或者是二段变身,也是能当底牌的东西……还真是觉得自己太弱了啊?
肖歷齊 不良老大爺
嘀咕着,他看向了纯粹魔女依琳的红包,这个就显得很正常了,而且显得很用心,一个深蓝色的中国结,虽说不是红色的但是编织的材质郑逸尘一眼就看出来了是什么,依琳的头发啊,别的妹子的头发编织这种东西,那可能就是具有意义但特殊方面就是普通的东西,纯粹魔女的每一根都发都蕴含着极强的魔力,而现在这个巴掌大的中国结,郑逸尘觉得真要是用起来,能当做是核弹丢出去了。
郑逸尘心里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的,这些魔女就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给他的东西无一例外的都能当做强力底牌,甚至是翻盘的东西,但这里面却没有什么长效的东西,郑逸尘可以根据这些魔女红包里的东西进行各种研究开发,但想要这种东西变得长效……别想了。
简直就像是某些游戏策划过节的时候送的那种时效性的礼物,不用的时候虽说是无限期的,但是使用了那就有限了,往明白的方向来说就是,日常的时候郑逸尘还是要靠自己了,这东西在日常中对郑逸尘的帮助基本上没有,不仅仅是前几个魔女是这样的,之后的那些魔女给出来的东西也都是如此。
这个他忍不住重新的看向了萝丽丝:“你们不会真的是商量好的吧?”
“?什么?”萝丽丝脑袋靠着巨龙玩偶,露出了一个小小的不解表情,郑逸尘收起了那些空了的红包,这东西之后失去了魔力的加持,就会变成普通的东西,而不是能当做是空间扩容袋的东西,不过好歹是自己在异界第一次收到的红包,就这么好好的保留着呗。
“不,没什么,你们对我真好。”郑逸尘微微的咧了咧嘴,不再说这件事了,他没有对比魔女红包里面装着的东西哪个更好哪个不好用,那些都是魔女的一份心意了,虽说都是在日常的时候用不上的,可在不正常的时候,那些东西每一个都能带来很大的帮助,甚至数量方面,可以让郑逸尘根据遭遇的情况更为轻松的做出来更多的选择。
当然在日常的时候,他该怎么提升自己,怎么研究一些项目,还是要看自己,别指望用那些东西给自己来个快速的提升了。
“这话,我就有些嫉妒了。”萝丽丝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呃,以前有嫉妒魔女吧?”
“有的,但是死了。”她想都不想的说道,魔女的能力会影响到一些性格的发展,虽说不是全部的,但也有相当的一部分,混乱魔女这方面算是克制的,情感魔女嘛,曾经的黑历史中她就是个‘恶毒的女人’,毕竟有着情感能力,让她可以更为容易的玩弄别人的情感,有了开头之后,人就变得恶劣了起来,只是她的运气好,遇到了能够改变她的女人。
嫉妒魔女就不一样了,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于是她就死了,过程可以省略,毕竟魔女这样的存在,哪个死掉了,过程中都能够写出来一个长篇的故事来着,死了的那些魔女,还是萝丽丝印象不好的,就让对方彻底的消失在历史长河里面吧,当然郑逸尘想要了解一下的话,其实虚幻魔女那边也有嫉妒魔女的备份,虽说是假的,但嫉妒魔女死了,那么她弄出来的一定程度是真的也可以。
“那真不幸哦。”郑逸尘说着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零点的时候在最后的活动结束后,她们就分开了,魔女们也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准备今天天亮之后再说,地下基地这么大,也不缺少几个房间,来都来了,难得这么汇聚在一起,没必要那么着急的分开,况且地下基地这边存留的魔女也基本上算是目前活到现在的所有魔女了吧?
“早点睡吧,新的一年开始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解决呢,为了以后……”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萝丽丝将抱着的巨龙玩偶放在了一旁,抓住了郑逸尘的手:“为了以后……”
前世情緣
魔女曾经的心态如何呢?不是为了以后,而是为了自己那样,毕竟她们在魔女联盟的时期都没有改变一些事情,剩下的那么一些魔女如何做改变?想要做改变也不是不行,除非圣堂教会不存在了,那样倒是能够试试,但问题是圣堂教会存在的很好,还有这一个对抗的黑暗教会存在,虽说黑暗教会和圣堂教会对比起来弱势了很多,但黑暗教会的存在的确是对圣堂教会有着不小的影响。
生于忧患……圣堂教会有这么一个对手,发展一直都很稳的,而黑暗教会因为圣堂教会这个老大哥的存在,顶着压力也在不断地进步着,同时黑暗教会一直处于弱势,也不会因为一些魔女的加入,就让黑暗教会变得能够压过圣堂教会了,两者的实力本身就不是均等的。
所以嘛,魔女对于以后这个词来说,看不到多少希望啦,所以比起在意那什么以后,更多的就是在意与自己,可郑逸尘做出来的事情,对大陆带来的潜移默化的改变,是真的能够期待一下以后了。
“睡觉吧,今天虽然不用早起……”
另一个房间里,莉莉和泽尼娅两人保持着鸭子坐对坐着,面前放着两人今天收到的红包,有着魔女大姐姐,魔女坏姐姐们的,也有伪神们的,虽说算是年龄……伪神的年龄比她们都要小来着,但是按照存在来说,伪神给她们这种东西也没什么不对的,甚至她们还收到了幽魂女仆们的红包,幽魂女仆按照低位来说是没资格给郑逸尘准备这种东西的。
也没那个必要,但是给年龄真的不大的莉莉和泽尼娅准备这东西就没问题了。
“也别看着了,先拆吧。”莉莉搓了搓双手说道,红包很多,足够她们拆一段时间了,至于里面都放着什么,她们都很期待的,毕竟在日常的时候,她们根本没有收到过多少很有心意的礼物,大部分都是郑逸尘送过来的,而这一次却是有着诸多的魔女大姐姐们专门送的东西,能不期待吗?
泽尼娅开红包的时候,泽尼娅注意到了莉莉的表情有些复杂的盯着其中一个红包:“这个是……不死魔女的吧?”
“恩。”莉莉表情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她因为不死魔女‘而死’,当然对于自身而言并没有那么一个感觉,被转化成尸傀的时候,那个地方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自知的,不出意外的话,甚至还会和往常一样正常的生活下去,生老病的过程都有,就是在死的时候会觉醒尸傀本能。
当然不觉醒尸傀本能的时候,她其实和正常的活着也没有区别,所以这算不算是仇人呢?
“要不这个放在最后打开?”泽尼娅提议道。
莉莉摇了摇头:“我不想回避这件事。”
她说着打开了这个红包,里面装着的东西并不特别,魔女给她们的红包跟郑逸尘的当然不同,不死魔女给她的这个是一本书,有关于尸傀的书,虽说她作为特殊的尸傀,不能看作是普通的尸傀那样,比起正常的尸傀有着更强的发展潜力,但本质上依旧是尸傀那样的存在。
要说谁对尸傀更加的了解,当然是不死魔女了,这本书就涉及到了尸傀的详解,以及后续的提升可能性,简单的来说就像是游戏里的转职书一样,能够让她的尸傀体质进一步的提升变化,可以变得更强,甚至能够找到一些打破身体成长的局限性。
内容方便,也不是不死魔女从魔女的高度来写的,所以莉莉勉强的还是能看懂的,尸傀能够有着进一步提升性不是忽悠人的,甚至是一种必然的情况,尸傀嘛,本身就是不死魔女掠夺灵魂之后,为了掩盖表象的一种副产物,对于普通人而言,人生就几十年,保持着尸傀过去了,跟有着灵魂过去了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反正最后都是要死那样,整个过程中普通人也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的异样,生老病死,只要没有发现自己是没有灵魂的渡过了这些阶段,那和有灵魂的有什么区别?所以尸傀本质上来说就是不死魔女那边弄出来的一种‘基础性’的掩盖真相的存在。
当然有需要的时候也能拉出来一大波尸傀大军,跟不死族那最低级的丧尸一样,当然尸傀这样的存在一开始就比丧尸的等级还有模板高很多,更高级的没有出现那是没有必要,对于普通人,尸傀就能掩盖很多事情了,如此还有什么必要弄出来更高级的?之后不死魔女也没有遇到什么需要拉出来什么更高级的尸傀进阶体的地方。
于是这样的存在就一直没有出现过,直到现在这本书里的内容才让莉莉了解到了这方面的事情,她的心里顿时就纠结起来了,不能长个一直都是她最为困扰的地方,甚至比起自己变成尸傀这件事都要介意了,但现在……
啊这,魔女的眼光这么毒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