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qdz引人入胜的小說 重生南宋求長生 愛下-第238章、俠義之論鑒賞-l6eg8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
第238章、侠义之论
这天早上几人一起出寨子的时候,杨明东嘴里蹦出来一串李远山感觉有些熟悉的词:“刀,什么样的刀?金丝大环刀!剑,什么样的剑?闭月羞光剑!……”
“嗯哼?这是啥?”李远山问道。
“……昨晚上电视上放的电视剧主题曲。”杨明东把词念完了才解释道,“电视剧叫《白眉大侠》,山东台放的。”
“《白眉大侠》?……嗯,晚上看看。”李远山若有所思地说道。难怪觉得熟悉,《白眉大侠》啊!上辈子这时候,他不过五六岁,屁都记不住,也就村里的大孩子平常念得多了,才有印象。
“白眉大侠?主角是个老头?”杨明友问道。
“那《白发魔女传》的女主角也是老妈妈了(老妈妈,即是老年妇女)?”杨明东笑着说道,“主角只是眉毛是白的。要是老头,怕是没几个人看,老板还不得赔死啊!”
“我就说嘛,武侠这东西就是给年轻人看的。”杨明才说道,“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觉得没意思了。”
永恒的靜寂
“老了也可以看。”李远山笑道,“正因为现实之中不可能,所以人们才更加喜欢武侠里主角的热血豪情、行侠仗义。另外,看武侠小说,还能保持年轻的心态。呵呵呵……”
“哈哈哈!难道八九十岁还看武侠剧,保持一辈子热血天真?”宋瑜笑道。
“要是能这样,才是难能可贵的呢!”李远山笑道。
等在校門口等著愛 七點77
“当然难能可贵啊!一辈子热血天真,那是从来没有被社会的现实鞭挞过,这样的人生,多幸福美满!”杨明友说道,“只是,这比那个中彩票特等奖的几率还要小。我这辈子是见不到了,如果你哪天见到这样的人,记得告诉我儿子孙子,让他们烧纸告诉我。”
李远山无语道:“你理解错了。我说的是即使一辈子受到现实的反复鞭挞,也依然不改天真热血,这才是难能可贵。”
“世上还有这种人?”杨明友说道,“这种人一般都活不长,人生的半道上就被人弄死了。虽然我极为倾佩这样的人,但我做不到。”
“我也是。”李远山说道。
上辈子他也热血过,虽然没懂现代诗是什么玩意儿,但也装文学青年涂鸦过几行,现在他依然还记得自己写的《侠客情》:
素衣素面一书生,
一身轻功不禁风,
人影重重柳飞絮,
是肝是胆义气浓。
/
济困扶危寻常事,
人生只为天下平。
重生之家族財閥
一如神龙无影踪,
东西南北莫相问。
/
天下正道凋零,
如风入伙奔走。
拼搏鏖战旷久,
哪怕人已衰朽!
/
春夏秋冬换,
大志不移变。
纵使夜流墨,
乾坤巷369號 明歌
敢为天下先!
但死过一回的他,更怕死。至于像穿越小说主角那样狂拽吊炸天,怼天怼地怼空气,从头从头杀到尾,好像整个宇宙都容纳不下他,看起来是热血沸腾。但是作为一个死过一回的穿越人士,不把自己的小命当回事,那不是热血,而是愚蠢。要是李远山按照小说里的主角路数来,怕就是第二个王重阳,早早骨头就打鼓响了。
热血早已冷却,不敢为天下先,活成了自己曾经鄙视不已的样子。虽然这样,他不但不后悔,反而庆幸,庆幸自己没变成傻冒。
晚上一家人看《白眉大侠》,不,是李远山和江明月看,长安只是凑热闹而已。
听着主题曲,李远山感叹道:“行侠仗义暴打不平,两肋插刀笑傲人生。我可是从来没有做到过。”
他最在乎的是自己的小命,行侠仗义这种危险的事情,幻想幻想就行了,实践从来就不是必然选项。这辈子唯一一次遇险,就是第一次跟欧阳锋战斗,他和江明月双战疯了的欧阳锋。其他时候,从来都是量力而行。
至于什么当官,带领南宋崛起,这种天真的想法他更不会有。你以为你是为了他们好,但是他们一点也不会这么认为。你搞些他们不懂的东西,他们生怕自己跟不上形势,既得利益受损,反而会抱团收拾你。
达到先天之后,南宋更没有挽救的希望了,而且为了修炼更进一步,活得更久,更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当官了。在长生面前,一切都显得不重要。
“英雄侠客不是那么好当的,付出才有收获。行侠仗义,飘飘的四个字,面临的是重重危险,受伤甚至死掉。”江明月说道,“我可不愿意你冒险,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王昌龄的闺怨诗“悔教夫婿觅封侯“,这还只是想到别离,如果那女子的丈夫战死沙场了呢?那才是绝望。我从来不希图什么诰命什么侠名。黄蓉爱郭靖是因为郭靖的忠厚,可以不顾生死陪他守襄阳。而我却喜欢你不冒险,安安稳稳过平淡的日子。”
江明月的择偶观,跟她的成长经历相关。她老爹只是一个连父女两人都差点养不活的书呆子,她时常担忧明天有没有饭吃,平淡安稳的日子在她心中最重要。行侠仗义舍生忘死的人她钦佩,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也同样清楚。
“没必要因为我们量力而行,没有舍生忘死而觉得愧疚。”江明月接着说道,“江南除倭,土木堡之变救人,甲午海战,抗战等等,我们杀敌众多,救人也不少。以平常人短暂的一生所做的事来衡量,我们做的事情比他们多得多!”
李远山倒不是愧疚,只是羡慕而已。
《白眉大侠》的播放,让大家走在路上的时候嘴里总会哼着主题曲,李远山也会跟着哼哼几句,不过也止于此了。江明月说得很清楚,同样是人生,别人用仅有的百十来年尽力行侠仗义,而他量力而行,随着时间线拉长,就能后来居上,比别人做得更多。
日子过得很快,一晃眼今年茶叶采收就要结束了。这天傍晚,杨明锦打电话来:“远山哥,我想跟你说说我们助学金的事情。”
“有什么问题,你说说看。”李远山说道。
杨明锦说道:“公司有一个员工提了一个建议:希望助学金的发放偏向女学生。因为她也是从农村考出来的女生,所以很清楚农村女孩面临的情况。农村女学生读书太困难了,如果没有偏向,很多成绩优秀,本可以上大学的女学生最后只能辍学。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想问你的意见。”
風月鑒 吳貽棠
“偏向女学生?”李远山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她说得对,这个建议很符合我们当地的情势。这些年我们生活过得很好,手边宽裕一帆风顺,困难时候的情形都模糊了,以至大家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我们这里偏远,经济落后,重男轻女的思想也非常普遍。而困难的家庭要想同时送几个孩子读书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牺牲的自然就是女儿了,哪怕她们成绩再好,将来能上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可以找一个好工作,组建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你们重新做一个方案,就按照这个建议来。”李远山继续说道,“能多让几个女孩子继续读书,这很好。至于男学生,解决一小部分实在困难的,其他的学生,他的家人为了孩子能够通过读书这唯一的一条路出头,自会想尽办法找钱的。”
制药公司的助学金方案,帮助的对象当然是成绩好的学生当中家庭困难甚至随时有辍学可能的部分。之前考虑不到位的地方,就在于哪怕解决了他们的书本费学杂费,相当一部分女学生依然随时有辍学的危险。毕竟家里困难,如果女学生不再读书,就能少花不少钱,还能在家干活或者出门打工,增加收入。
杨明锦说道:“好,你也同意的话,那我们就赶紧重做方案,只有二十来天就要考试了。”助学金发放方案自然要在期末考试之前通知,要不一个暑假下来,不知道会有多少成绩优秀的贫困学生辍学。
“等一哈!先不要挂电话。”李远山说道,“还有一个事。提出这个建议的那个员工,得发奖金,就发两个月工资吧。另外工资也提一提,这样有想法的员工,我们公司可没几个。”
我的老婆是總裁
“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杨明锦说道,“这样的人会回来市里进私企,我都不敢想。她说她想离家近点,能够照顾到家里。另外就是工资,而我们公司的工资高,这在市里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哟!大学生,我们公司招到一个可不容易,别亏待了人家。”李远山说道,“哪怕是千金买马骨也好,要是因此能吸引来人才,组织起一个研究团队起来就更好了。”
“研究团队这个不容易,我们这里确实太偏僻了,有技术在手的人才不愿意来。”杨明锦说道,“还好我们投资了两个制药公司,他们研究出新药,我们可以优先得到授权。要不,我们的公司前景就不妙了。”
“跟其他同在西南的药厂相比,我们也是第一梯队了。有了实力,有了名声。”李远山笑道,“只要我们把待遇搞好一点,随着观念开放,愿意来的会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