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t1r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春 愛下-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看書-7ace6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养心殿内,窦现看着素来坚毅沉稳的隆安帝,在人前如此大笑,心中好奇,山东衍圣公府,到底留下了甚么血脉。
獸靈王座 寒絮凝香
隆安帝故意吊了窦现片刻后,到底还是尊重这位敢犯颜直谏一心许国的臣子,将密折递给了他看,道:“窦大夫,你且看看,天下士林,到底会如何说!”
窦现闻言,以宰辅之身接过寻常皇子都不能窥探的密折,飞速看了一遍后,面色登时古怪起来,失声道:“皇上,至圣先师降甘霖,圣府姨娘枯井诞麟儿?这……林如海他……”
窦现绝难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事,且不提子不语怪力乱神,只这初心动机,就实在太不纯了!
孔府死完,恰好就留下一个嫡脉姨娘,和一个刚出生的婴孩,这姨娘还得了至圣先师托梦,表示要将孔家所有捐出,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以全仁礼忠孝之道?
这么秀的操作,是出自四世列侯、探花出身的林如海?
隆安帝冷笑一声道:“窦大夫这就猜错了,林爱卿忙着在山亭平叛呢。你没仔细看密折么?曲阜事,皆由绣衣卫百户王阿大和济州府知府何叶操持。当日所见闻者,不下三十人!连稳婆在内,皆可见证。那口枯井,也已经被保护起来了。谁若有所怀疑,大可去看,可去问。曲阜十万百姓,山东数百万黎庶,皆看到了那场大雨!
不是有人说天命罪朕,说朕是无德昏君,才招致文庙圣府被焚,圣人苗裔罹难么?
那这先师显圣,山东降下甘霖又如何解释?
天罡變 玉爪俊
窦爱卿,你拿着这密折,去武英殿军机处,再叫方才那些朝廷重臣,尤其是王世英和崔世明看看,甚么才是圣贤之道!”
窦现面色复杂的拿着密折走了,他一辈子刚直,没想到,走到今日高位,反倒要做这样的事。
可是,山东之事,果真经得起查验?
怎么可能?
事情到了这一步,除了南孔那些人说不得会有些不甘心,或是崔家、王家这样的受害士族难以接受,对其他人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至少,解了山东钱粮之难,大家的日子就不会那么沉重难熬。
甚至,今岁的俸银也不会拖欠了……
至于崔家、王家他们,又能搅和出甚么动静来?
连至圣都显灵了,让孔家贡献家财,以助山东赈济,全仁德之道。
崔家、王家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更不要提,他们还卷入了盗卖赈济灾粮一案!
窦现拿着密折,往武英殿行去,心里惊叹,林如海的道行,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明白这里面有问题的人不少,可谁又能解释那妇人,那在大火中分娩的婴孩,还有那场甘霖?
无懈可击!
经此一场,林如海在军机处,再无人可撼动!
……
妖孽兒子腹黑娘親
翌日清晨,胭脂胡同。
一大早,国子监监生陈然从胡同口里出来,身上沾染着姐儿的香粉气,鏖战一宿,早起又大战一柱香的功夫,难免饥肠辘辘。
出了胡同,沿着街边寻了一早点铺子坐下,点了份豆汁儿糖圈儿,一边吃着,一边感慨着如今世风日下,窑姐儿都开始戴起那妖艳的裹胸了,民心不古……
原本想吃些早点就走,回国子监再熬一月,等廪膳发了,再来接济接济这些苦命的女人,也算修一种仁心,不想忽地听到隔壁传来一段对话,让陈然原本喧嚣轻飘的心,忽地不再荡漾:
“至圣先师显圣,降甘霖灭大火,庇佑下血脉不绝?真的假的?”
納妾記 沐軼
“那还有假?昨晚朝廷里就传开了,嘿!七爷,我跟你说,我二表姑家妯娌媳妇的三堂叔,是军机处笔帖式!如今在窦现窦相爷跟前做事!”
“哟!四爷,您这根底地道啊,失礼了失礼了!不像我,家里就有一个三姨奶的舅外甥家的五姑爷,是林相爷身边磨墨的弟子,不成器的很!”
“咦?不是说林相爷就一位弟子,是贾家那位少年侯爷么?怎么又多出来一个磨墨的来?”
“记名嘛,记名!四爷,您还是先说说罢,这至圣显圣,庇佑血脉不绝到底是怎么八瓣子事!哎哟,我那三姨奶的舅外甥家的五姑爷随林相爷去了山东后,朝廷里的动向,我是有些跟不上趟了!”
“嘿嘿哟!七爷诶,您客气了!等林相爷回来,你那……你那亲戚可就飞黄腾达了,到时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您也要生发了,到时候,您可千万别忘了咱们这些穷街坊!”
“放心放心,四爷您就快说罢!”
怪物被殺就會死
穿越之第一俏丫鬟 夏璃
“是这么回事,话说三个月前,不是……”
这位爷打仨月前说起,一口气说了足足一个半时辰,那位七爷请了三大海碗豆汁后,终于将正事说完。
那位七爷听了却没觉得亏,啧啧惊叹道:“老天爷!圣人老爷果然是圣人老爷,这一出手,便是神仙不凡呐!好家伙,前些时日,我还听说军机里的各位相爷们,为了赈济山东,差点没把皇上的龙中裤给扒下来卖了,好换银钱买粮米。如今圣人大德,将孔家积攒了那么多年的田地、门铺、粮米全捐了!哎哟,孔圣老爷盖了帽儿了!”
陈然听了半天,至此再也忍不住,跑到路边解决了三急难处后,一路急往国子监奔去。
他知道,今儿国子监和文庙,一定热闹了!
……
今日又何止国子监热闹,整个神京城都沸沸扬扬。
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大燕。
不知多少士子,亲自前往山东,前去朝圣。
在民间,这样带有传奇神话色彩的故事,以绝大的优势,压下了林如海奇袭山亭,一夜覆灭白莲教的消息,使得这则消息,只能在官场范围内,继续跌宕余波……
绣衣卫,诏狱大门前。
面上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但仍有些淤青肿紫的贾蔷,面色淡淡的走出了诏狱。
“今儿的风,有些喧嚣啊……”
“我去你的!”
李暄在旁边抬脚踹来,笑骂道:“可是欢喜傻了?你那么骚气干嘛?”
贾蔷“嘿”了声,仰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上,大雁南飞,道:“能不能容我先回家沐浴一番?”
李暄无语,看着他道:“你说呢?赶紧的罢,父皇还在宫里等着呢!见完父皇后,母后也要见你。不过别怪爷没提醒你,你别得意的太早,仔细乐极生悲。当日你当街杀人之事,父皇心里还有火在呢!见你这般得瑟,还扯甚么风儿有些喧嚣,让父皇知道了,他能让人把你吊起来,拿蒲扇狠狠的扇风,让你好好喧嚣喧嚣,你信不信?”
贾蔷先与不远处满面激动看着他的商卓、高隆和大眼珠子里泪花闪闪的铁牛招了招手,本不欲过去,结果看到铁牛身后刘老实、春婶儿、刘大妞和小石头居然也来了,不由扯了扯嘴角,与李暄告罪了声,走了过去。
“给舅舅、舅母请安。”
霸情暖愛:冷少寵妻成癮
贾蔷见礼下去,却被刘老实忙拦住,这个老实了一辈子,也不怎么爱说话的男人,才不过半月功夫没见,两鬓的白发居然多了那么些。
不过,看到春婶儿和刘大妞在一旁抹泪,刘老实还是训斥道:“要哭家去哭去,别在外面给蔷儿丢人现眼。说了不让你们来,非要来!”
贾蔷呵呵笑着,上前一步抱了抱刘老实,道了声:“舅舅,对不起,让你们跟着担心了。放心罢,没事了。”
刘老实正要说甚么,却见原本站在后面的李暄过来,看他穿着一身玄色蟒袍,就知道此人必是铁牛告诉他的,和贾蔷关系极亲近的王爷,忙跪下要磕头。
李暄连声“诶诶”拦道:“不必不必,要不你老还是让贾蔷代你磕一个罢?”
“去去去!”
贾蔷将刘老实搀扶起来后,道:“舅舅、舅母先家去,等我进宫面完圣,晚上要来得及,就过去看您二老。”
刘老实终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道:“蔷儿,只要你能平安,看不看又值当甚么?往后,一定要多听皇上和王爷的话,不能再……不能再莽撞了啊!果真要杀,你让你姐夫动手,他吃的就是这碗饭呐!”
铁牛在一旁重重点头,至于商卓看起来都没脸见人了。
贾蔷呵呵笑道:“行,以后我有数了。舅舅,我先进宫了,你们快回罢。”
刘老实连连答应下,带着春婶儿、刘大妞、小石头往后退,可哪里肯走。
贾蔷无法,只能先和李暄翻身上马,往宫里打马而去。
九變天龍 天蠍尾巴
……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坐在御案后,执朱笔批改着奏折,头都没抬。
直到一盏茶功夫后,李暄才硬着头皮上前再次禀道:“父皇,贾蔷来了……”
隆安帝狠狠瞪了这孽子一眼,唬的他一个激灵后,方撂下笔,看向殿下,沉声问道:“你可知错了?”
贾蔷点头道:“臣知错了。”
隆安帝喝道:“知道错哪里了?”
贾蔷中规中矩道:“臣不该当街杀人,恣意妄为。”
隆安帝冷哼一声,道:“一个乱臣贼子,杀了就杀了。朕看你还是不明白,到底错在何处!”
贾蔷眨了眨眼,这次不是装的,他确实不明白。
见他如此,隆安帝怒声道:“当日魏永带你去天牢,刑部尚书祝苍安排人将你扔在那样的牢房里,你就进去了?你长的是个猪脑子啊!!若不是绣衣卫早在天牢里安置了人手,就你那三脚猫的拳脚功夫,能挡几个人?不知死活!”
贾蔷闻言暗自扯了扯嘴角,规矩叩首道:“皇上,臣实在没想到,祝苍敢做出这样的事来。经皇上教诲,臣长教训了,往后再不会犯这样愚蠢的错了。”
李暄在一旁都惊呆了,他早就听说过贾蔷在太上皇和皇上跟前无耻没底线,但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让人肉麻的话。
李暄绝不信,他素来严厉不苟言笑的父皇,会吃这套。
然而当他斗胆抬眼看去,却发现隆安帝的面色居然和缓了下来,道:“果真记下这次教训了?”
贾蔷忙点头道:“皇上,微臣明白皇上的苦心了。新政尚未大行天下,前途必然多凶险艰难,说不得还有类似之事。若臣再如此愚鲁,落入旁人地盘却不知小心,早晚必为贼人所趁。丢了小命不要紧,辜负了皇恩才是不孝!”
隆安帝闻言,满意的点头道:“你能明白这个道理,也不枉吃这一遭苦头。念及此次,你也是因为心忧你先生,孝心可嘉,又能明白事理,朕就不过多责罚你了。剩下的,等你先生回京后,再由他教训你罢。”
贾蔷喜道:“先生要回京了?不应该啊!”
隆安帝闻言,眉尖一扬,道:“如何不应该?”
贾蔷干笑了声,道:“皇上,臣以为,山东赈灾未尽全功之际,先生未必会回来。再者……”
“再者甚么?”
隆安帝哼了声,侧眸看着他,问道。
贾蔷摇头道:“以臣对先生的了解,先生未必愿意在这个风口回京,让人夸他赞他。先生必会等到风头降下去了再回京,那些虚名对他来说,只是负担。且他老人家已经位列宰辅,还极得皇上信重,这个时候回来,实无必要。相对之下,先生更愿意赈济完山东事后,再回京。”
一旁李暄忍不住骂道:“你懂个屁!岂有宰辅不养望的?别瞎清高,人家韩彬……半山公,这几十年来不也养望?养出名望来,才好办大事。爷教你个法子,你这样……”
“住口!”
好为人师的李暄遭到当头一击,隆安帝厉声斥道:“胡说八道甚么!”
李暄乖巧,规矩道:“父皇,儿臣知错了!”
隆安帝哼了声,不理这孽子,继续同贾蔷道:“林爱卿虽有此高洁谦逊之心,但他身子骨又岂能经得起长久在外奔波?朕已经准备传旨给他,让他早早回京,休养上两个月!”
贾蔷闻言灵机一动,道:“皇上,不如这样,臣去山东,然后接先生去扬州修养上半年如何?先生在江南待了十多年,在扬州更适合休养!还有梅姨娘……”
“……”
隆安帝一滞后,咬牙道:“还有你那大着肚子的小妾罢?不知好歹的混帐,重孝期间也敢胡作非为,堂堂朝廷贵胄,养了个混江湖绿林的小妾,朝廷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还敢在朕跟前想要假公济私,打着孝敬你先生的幌子行这狗屁事。两个小畜生,还不快滚,早晚揭了你们的好皮!”
天價新娘 童心2011
李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