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lug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要不要這麼真實 (第一更)熱推-qvxqb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覃小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嫌弃了,听到向南的吩咐后,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到一边,拿容器装蒸馏水过来清洗这件大天球瓶的残片。
等蒸馏水端过来后,向南二话不说,先将所有的残片放进蒸馏水中,一边清洗残片上的污垢和灰尘,一边开始拼对起来。
等到拼对完成得差不多时,向南才发现,这件大天球瓶的瓶身部位,有一处砂糖橘大小的残缺部位,而这残缺部位,缺失的地方正好是云龙纹的龙身。
这就意味着,这件大天球瓶在修复的时候,还需要对残缺部位进行配补处理,作色将会是大天球瓶修复时最难处理的一个点。
众所周知,陈容在创作“所翁龙”时,常常是喝得酩酊大醉,然后用头巾蘸取墨水在宣纸上涂抹画龙,这种状态下创作出来的龙,几乎无迹可寻,不要说别人难以模仿,就是陈容自己也很难创作出两幅几乎一样的画作来。
因此,如何勾勒完整配补部位的云龙纹样,并且能够和原器物身上的残缺处相吻合,是一件极为让人头疼的事情。
当然,这种难度是相对于其他修复师而言的,对于向南来说,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因为在之前,他就已经成功修复了陈容的《六龙图》,这也就意味着,他在一定程度上,把握住了“所翁龙”的精髓,哪怕此刻将这龙绘制在了瓷器上,他也一样能够完美补缺。
“别傻站着了,一起来拼对粘接。”
将这件大天球瓶残片全部清理干净之后,向南转头看了看覃小天,淡淡地说道,“你把几块相邻的小残片粘接起来组成大残片,然后放在一边,我一会儿再来把大残片粘接成型。”
“好的,老师。”
覃小天连忙点头,从材料柜里取来一支502快速粘合剂,一手拿着胶水,一手拿着残片,开始小心地粘接了起来。
覃小天在这边做着事,向南也没闲着,他将大天球瓶的瓶底找了出来,然后开始循着“从下往上”修复的规则,一点一点地将相邻的残片慢慢粘接起来。
两个人修复,当然要比一个人修复快得多,没过多久,这件大天球瓶就被向南给粘接了一半。
到了此时,向南暂时停了下来,他从材料柜里取了一些牙粉和其它材料,开始先对这件大天球瓶的残缺部位进行配补处理。
用牙粉和粘合剂混合调制成膏状来对古陶瓷残缺部位进行配补处理,最大的缺点是材料固化前流动性比较大,因此在材料固化过程中,要特别注意防止其流动变形。
将大天球瓶残缺部位配补处理完毕后,向南又继续开始粘接古陶瓷残片,没过多久,就将整件大天球瓶粘接成型了。
接下来,就是加固、打底处理,这两道工序并没有什么太难的地方,只需要按照操作程序来做就可以了,因此,向南很快就完成了。
完成了加固、打底处理,紧接着就是作色处理了。
美女劫
作色处理,是这件大天球瓶修复的难点所在,只要这一道工序处理好了,这件大天球瓶的修复效果肯定没有问题,如果处理不好,那这件大天球瓶几乎就是修废了。
魅惑邪惡狼王殿下
因此,到了这一步,向南虽然不紧张,但脸色也是稍稍凝重了一些。
至于覃小天,就更是紧张得连呼吸都停住了,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向南手上的动作,额头上也是忍不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白毛汗。
“老师能成功作色吗?一定可以的,他都修复好了陈容的《六龙图》!”
覃小天紧紧盯着向南,暗自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向南也没托大,他眨了眨眼睛,打开了右眼里的“时光回溯之眼”,开始回溯到这件大天球瓶制坯,画师在瓷胎上绘制云龙纹样的时刻,然后细细地揣摩着。
而在覃小天的眼里,向南手里拿着羊毫毛笔,蘸了蘸早已调制好的釉里红颜料,然后就那么一手扣着大天球瓶,一手举着毛笔,呆呆地站在那儿发愣。
“老师这是怎么了?不知道怎么落笔了吗?”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只见向南忽然浑身轻轻一震,右手的羊毫毛笔陡然落下,飞快地勾勒了起来,还没等覃小天看仔细,只见大天球瓶配补部位上,已经出现一段颜色鲜艳亮丽的龙身。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这一段龙身,鳞甲清晰可辨,一只三趾龙爪从腹下探出,寒芒闪烁,它伏在云端若隐若现,不多不少,不粗不细,无论是画风还是意境,都和原器身上的图案完美匹配。
覃小天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浑身汗毛乍起,一股寒气从背后的尾椎骨升起,直窜脑门!
这么快就完成了这件大天球瓶瓶身上云龙纹样的作色处理?
我这都还没反应过来!
災後 報紙糊墻
小羅的神奇寶貝之旅 A·仁
覃小天还在震惊中,向南却是没有迟疑,他完成了配补部位云龙纹样的作色处理后,继续对大天球瓶粘接缝隙部位进行作色,很快,又对这件古陶瓷器进行仿釉和做旧处理。
忙忙碌碌间,向南根本就没时间去搭理发愣的覃小天。
浮沈共愛 占領地球喵星人
过了好一会儿,重新回过神来的覃小天长呼了一口气,看向向南的眼神里满是钦佩——
“老师不愧是老师,就这一手技术,自己哪怕苦练个十年,都未必能有这么厉害啊。”
“好了,这件大天球瓶,修复好了。”
临近下班的时间,向南就完成了这件大天球瓶的修复工作,一件原本已经碎成了渣的古陶瓷器,在他的手上过了一遍,就好像时光倒流了一般,重新“恢复”了原先完好时的模样,而且丝毫看不出修复痕迹。
“我得好好学习一下。”
征戰天下
覃小天嘀咕了一句,伸出双手捧起这件大天球瓶,放在眼前仔细观摩起来。
向南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看得再仔细也没用,学技术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多练,你光看不练的后果就是,脑子会了,手说滚。”
覃小天:“……”
老师,你说话要不要这么真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