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2u8都市言情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七百九十八章 請讓給我讀書-m3rrv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果然,我就知道,别人或许不知道怎么回事,穆兄一定知道。
光頭萌夫 木聖玥
李古剑脸上一副果不其然的样子,对肖沐能够猜到结果毫不惊奇。
網遊之邪體魔念
“不会吧?”
赵靖言有些不敢置信,“护村队的追踪方法,我专门了解过,是通过精神意识进行锁定,被追踪的异变者不管到了什么地方,哪怕跨入另一个空间,都逃不过精神意识的锁定,蓝炎的信息怎么会消失?”
肖沐含笑不语,顿时给人一种莫测高深感觉。
穆兄这是让我向赵兄解释吧?
李古剑看到肖沐脸上笑容,自觉领悟了肖沐意图,转向李古剑,“赵兄,穆兄猜的是对的。”
“精神意识锁定也会失效?”
赵靖言不安的皱起眉头。
“这……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我也说不清楚,穆兄一定知道。”
李古剑回答不出问题,急忙望向肖沐,他觉得肖沐一定知道。
“其实很简单,蓝炎的行踪被某种强大力量干扰了,所以你们探测不到他。”肖沐平静做出解释,并在同一时间想到混沌之力,鸿蒙之力。
这两种无上力量都极为强大,任何一种都足以掩盖蓝炎的行踪。
“强大力量?生死?神圣?毁灭?创生?五行?阴阳?”李古剑迅速列出数种例子,但都觉得不太对。
“是比这些力量更加强大的力量,比如鸿蒙之力。”肖沐笑了笑,举了个例子。
“鸿蒙之力?顶级无上力量?”
“真有这种力量?”
李古剑和赵靖言都被震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种顶级无上力量,在他们眼里,一直都只是传说而已,从来没有见过,以至于两人都不敢相信这两种力量是真的。
“提醒你们一下。”
肖沐安静坐着,脸上神色平静而无任何变化,在李古剑和赵靖言眼里,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小事,“鸿蒙之力,可以蒙蔽一切。如果蓝炎的行踪被这种力量蒙蔽的话,哪怕他站在你们面前,坐在你们身边,你们也看不到他,发现不了他。”
“啊~”
赵靖言和李古剑同时失声惊呼,不安的左右张望,都被鸿蒙之力的恐怖吓到了。
“别担心,蓝炎不在这里,鸿蒙之力虽然能够蒙蔽一切,却逃不脱我的感知。”
肖沐不着痕迹的安抚赵靖言和李古剑。
霎时间的,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赵靖言和李古剑几乎不约而同的屏住呼吸。
连鸿蒙之力都逃不脱他的感知,这位穆兄究竟有多强大?
奇怪的是,两人下意识的都没有怀疑肖沐的话,几乎是本能一样将肖沐的话当做了真的。
“穆兄,我可以把你告诉我的蓝炎的行踪被顶级力量蒙蔽了的信息上报给护村队吗?”
过了一会,李古剑才回过神来,恭谨的向肖沐询问。
“可以。”
肖沐轻轻点头。
“那……我可以说出鸿蒙之力鸿蒙之力这两种力量吗?”李古剑心怀忐忑。
“可以,只要不提到我就行。”
“多谢穆兄!”李古剑松了口气,突然站起来,郑重冲肖沐鞠了一躬。
这两条信息,回去上报给护村队,就是功劳一件,可以换到不少能量果实,再加上之前发现于秦和蓝炎是奸细,两件功劳加起来足以让他获得能够突破到阴神境中期的能量果实了。
我的女兒 寧遠
“我想向两位打探一些事情。”
囂張蠻妻:拍賣boss一塊一
肖沐摆了摆手让李古剑坐下,等李古剑坐好之后,才不急不缓的开口说话。
“穆兄请说,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李古剑闻言立刻又站了起来,极为郑重。
“坐下,李兄太客气了,请坐!”肖沐能感觉到李古剑对自己对尊重,再次挥手让对方坐下。
李古剑刚一坐下,赵靖言也立即表示,“穆兄想要知道什么?小李不知道的,还可以问我,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穆兄。”
“赵兄,李兄,两位都太客气了。”
肖沐脸现微笑,“但我不会让你们白说的,作为报酬,我将把这样物品赠送给你们两位其中的一个?”
边说边把手伸入大地印空间。
赵靖言和李古剑急忙谦逊,“穆兄真客气,问个问题而已,大家自己人,千万不要说什么报酬,否则岂不见外?”
这时,肖沐却已经含笑把手从大地印空间中拿了出来,随手将一件物品往赵靖言和李古剑面前三人中间的位置一放。
“这是……神灵之宝?”
赵靖言全身一颤,门神令隐隐散发出的神威立刻就让他感应到这是一件神灵之宝。
“不对,赵兄,你说错了,这是神灵的令符?”李古剑的猜测比赵靖言更加准确一些,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声音发颤。
“这是门神令,使用可以成为门神。”
肖沐的声音很平静,但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赵靖言和李古剑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简直就像是两只大风箱,同时眼睛放光如同黑夜中的灯笼。
肖沐接着补充,“我知道两位都需要神灵令符成为神灵,但令符只有一件,只能给一个人,所以抱歉了,哪位能够回答出我的问题,我就把令符赠送给哪一位。”
“小李,咳咳!老哥我已经是阴神境中期,马上就能步入后期了,而你才刚刚阴神境初期,距离中期还早,不如把这枚门神令让给老哥怎么样?只要你肯把令符让给老哥,老哥一辈子都会感激你。”
赵靖言对门神令势在必得,不等肖沐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和李古剑商量。
“赵兄想要的话,直接拿去就是,我愿意把门神令让给赵兄。”
李古剑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在仔细看了门神令数眼之后,就突然把目光从门神令上移开了,不再多看一眼。
“小李,你说真的?”赵靖言声音发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连肖沐,在听了李古剑的话之后,都不禁微微愣了一下。
但和赵靖言不同的是,肖沐很快就猜到李古剑转让的原因,暗赞了一声聪明。
“哈哈!赵老哥,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吗?门神令你尽管拿走,我绝不和你争夺。”
李古剑越说越坚定,最后的语气几乎是斩钉截铁。
“这……”
赵靖言反而怔住了,不敢置信的,“不对吧?小李,这是门神令,你确定自己不要?”
“赵兄是在试探我吗?我说不要就是不要,不信的话,赵兄可以现在就把门神令用了,当场获得门神位业,看我会不会后悔。”
李古剑毫不犹豫,似乎对门神令毫无眷恋。
“这……小李……多谢了,老哥要是再客气,就显得虚伪了,这枚门神令,我的确极为需要。放心,老哥不会忘记你今天的人情的。”
總裁大人,體力好!
赵靖言极为激动,说话的时候,音调都变了。
他担心李古剑后悔,边说边急切的望向肖沐,忐忑的,“穆兄,小李愿意相让,我能拿门神令吗?”
肖沐微笑伸手一指门神令,“赵兄可以随便拿走,门神令是我向两位打探事情的报酬,只要两位回答我的问题,最后谁拿令符都一样。”
李古剑立刻补充,“赵兄,别担心,万一你回答不出穆兄的问题,我可以帮忙回答。”
“多谢小李,多谢穆兄,唉,太感激了,门神令我极为需要,就不和两位客气了。”
赵靖言连续道谢,显得很激动,哆哆嗦嗦的拿起门神令,当着肖沐和李古剑的面使用了。
不久之后,门神令被他融入到了精神意识当中,神念微动,一尊身穿虚幻金甲的门神就出现在他的头顶,微弱的神灵威权撒下,门神的威能让人不敢轻视。
“恭喜赵兄,有了位业,以后就能打造出更好更多的宝物了,进阶神灵境的阻碍也会大大降低。”
肖沐拱手冲赵靖言道贺。
“恭喜赵兄实力提升,以后可不要忘了照顾兄弟啊!”李古剑一点羡慕的意思都没有。
“同喜,同喜,多谢穆兄,多谢小李,从今天起,我也是有了位业的强者了,哈哈!”赵靖言惊喜莫名,融合位业之后,他清晰的感受到自身实力获得极大提升。
而这还不是最惊喜的,最惊喜的事情则是他在阴神境中期就获得了位业。能在这个时候获得位业的,在整个联盟都没有几个人。
嗡嗡嗡!
幹坤翻覆 青流南關
而就在赵靖言融合门神令的那一瞬间,肖沐突然感受到自身天帝印震颤起来,受到赵靖言门神威权的影响,天帝印的威力竟然提升了。
好!
盛世婚寵:悍少的小暖妻 紅眼兔
肖沐暗喜,这意味着《王者封权术》生效了。
官道權途 心平和
表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暗暗将天帝印压制在体内,准备等赵靖言和李古剑离开之后再查看天帝印的变化。
“小李,奇怪,这是真的门神令啊,我用了之后,立刻就获得了门神位业,我真想不通,为什么你会毫不迟疑的放弃这枚令符?”
感受着自身实力的强大,赵靖言对李古剑的选择越发看不透了。
肖沐提供的明明是真的门神令符,为什么李古剑竟毫不犹豫的放弃它?小李和自己一样,都是阴神境,都是极度需要位业的人,怎么看都不应该放弃位业。
而像自己和小李这样的人,一生都不一定有获得位业的机会,眼下好不容易遇到了,小李居然放弃,让他怎么都想不通。
李古剑望了肖沐一眼,见肖沐没有阻止自己回答的意思,望向赵靖言,突然神秘一笑,“赵兄可知道穆兄的门神令符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
赵靖言突然觉得不对劲,透出不安。
李古剑道:“赵兄,你不知道穆兄的强大,难怪!而我看到门神令之后,很快就猜到了来历,那枚门神令,必定是穆兄从其他神灵身上剥夺下来的。”
“既然穆兄有能力剥夺门神令,那也必定有能力剥夺土地神令,山神令。”
“而我只要用心为穆兄做事,就早晚能够得到土地神令、山神令,又何必和赵兄争夺区区一枚门神令呢?”
赵靖言渐渐呆了,李古剑说完时,他已经彻底愣住。
片刻后,他才脖子僵硬的转向肖沐,涩声问:“穆兄,小李他说的是真的?”
肖沐淡淡的道:“这枚门神令,的确是我从他人身上剥夺来的。”
赵靖言彻底怔住,突然现出一脸愁容,本来获得门神令,让他惊喜不已,可是现在,李古剑和肖沐的话却又突然让他感到自己吃了大亏。
门神虽然也是阴神,但在阴神中只能算是中等,远不能和土地神山神相比。
“赵兄不要失望,位业并不容易获得,先掌握就是优势,等我获得位业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也许一年两年,那时候赵兄说不定都破入神灵境,拥有神灵位业了。”
李古剑发现自己刚才的话不小心打击到了赵靖言,急忙安抚对方。
赵靖言摇了摇头,一丝苦笑从脸上掠过。他已经融合了门神令符,想后悔都晚了。
此时,他不仅暗暗猜测肖沐的身份。
整个联盟都没听说有谁有能力剥夺他人的位业,而这位穆兄居然做到了。
别人都不知道的无上力量,他也近乎了如指掌,连无上力量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他究竟是什么人?不会……不会是正神吧?
才刚刚想到这儿,赵靖言就不敢继续想了,神灵都有很强的感知能力,思考太多和对方有关的问题就会被感知到。
肖沐的身份,突然在他心里放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已经超出神灵,不下于正神了。
“赵兄,李兄,门神令的事情揭过,我要向两位询问问题了。”
“暮林村里,就两位知道的,是否发生过不少怪事?”
肖沐突然坐直了身子,开始询问问题。
李赵的脸上同时现出惊讶之色,你望望我,我看看你。
这位穆兄真是厉害,仅凭猜测居然就知道(我们)暮林村发生过怪事。
赵靖言深吸一口气掩饰惊讶,“穆兄,你说的没错,我们村的确经常发生没有人能够理解的怪事。”
“赵兄,请详细说说。”
肖沐不答,伸手示意赵靖言继续往下说。
“其实,在我们村子里,发生过的怪事不止一件。”
赵靖感叹道:“这些怪事都发生在普通人身上,三队的李向,经常一觉醒来,骨节酸痛,一身臭泥汗,又饿又累,像是在工地上干了一天的活。还有二队的许武,本来很健康,才二十来岁,一觉睡下就死了,再也没有醒过来……”(很多农村现在都沿用原先生产队的片区分类方法一队二队三队四队五队等,类似于城市里的小区街道,这段说明不计入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