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non超棒的都市小说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起點-魔童哪吒2-第一百七十四章:清查費仲閲讀-bjqk7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起来吧。”低眸望着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的费仲,苏瑾淡淡说道。
“是,国师大人。”费仲没有废话,让他起来,麻利地就站了起来,束手随侍,等待吩咐。
“知道为何传唤你过来吗?”
在苏瑾面前,费仲不敢抬头,低声说道:“应是因为姜尚罢……”
苏瑾笑了笑,道:“没错,就是因为姜尚!我听说他今日弹劾你了,结果如何?”
“在朝会上,大王将此事交予比干丞相处理,现在丞相和姜尚估计已经到达我府邸,开始搜查了。”费仲道:“本来我也应该随他们一起的,不过听芍药姑娘说国师召唤,卑下就舍弃他们二人过来了,那二人并不敢拦。”
苏瑾道:“你家里能搜出来什么?”
“些许铜贝,以及一屋子书。”费仲无声地笑了笑,道:“从卑下第一次伸手时,就防备着有这么一遭,故而府邸内所留之物皆为大王赏赐。”
苏瑾微微颔首,道:“保持住这份警惕心,放纵是堕落的开始。”
“卑下明白。”费仲行礼道。
“姜子牙身负天命,乃是这一量劫中的核心人物,与之为友可能没有好处,但和他作对肯定没有好下场。
因此本座在他身上花费了不少心思,欲要将其拉入殷商阵营,为我所用,费仲,你最善察言观色,蛊惑人心,本座欲要让你一点点接近姜子牙,成为他的至交好友,你可敢领命?”苏瑾沉声问道。
仙道劍閣
费仲想了想,道:“卑下尽力而为。”
苏瑾笑着颔首:“我欲以人情为枷锁,将姜子牙的心锁在殷商。我是第三条锁链,希望你能是第四条,将来肯定还会有第五条,第六条,乃至更多条。我要让他的心,走不出殷商!”
费仲脸上浮现出一抹恍然,心道:怪不得这姜子牙以盛名邀君王,可以登朝入殿,被纣王拜为顾命大臣;怪不得久不上朝的国师大人突然上朝了,还将其留在自己身后,自自身威望巩固对方的地位。
只是费仲心里到底是有些疑虑:人情枷锁这东西只能束缚住英雄,却束缚不了枭雄,万一那姜子牙是一个隐藏颇深的枭雄,国师大人的这番算计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想说什么?”看着他先是恍然,随后欲言又止的样子,苏瑾好奇地问道。
费仲迟疑了片刻,感念于对方的提携之恩,大着胆子说道:“人情枷锁能锁得住君子,却锁不住小人,万一这姜子牙是个无情无义之辈,我们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苏瑾笑道:“所以,我们需要同行的衬托。”
费仲:“???”
“无论好人坏人,英雄枭雄,君子小人,只要不是傻子,就有自己的立场,而这份立场一定是以自己为中心。
就算姜子牙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难道他应该敌视的,不是那种对他不好的人?
在关键时刻,只需他的情感稍微向我们偏重一些,就能改变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远远比我们今日付出的东西珍贵。”苏瑾解释道。
费仲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缓缓说道:“卑下明白了,现在就去找姜子牙,争取成为他身上的一道锁链……”
重生軍嫂攻略
邪帝狂妻:腹黑廢柴七小姐 琉璃畫染
不多时,费仲走后,苏瑾静默片刻,对着虚空缓缓说道:“洪锦,去帮他解决身上的隐患。以文殊的城府心计来说,肯定不会是搜家这么简单!”
……
东城,费仲府邸,院落中。
一名身穿半身甲的将官单膝跪在比干面前,右手叩胸,行礼道:“启禀丞相,末将带人搜遍了费府,找出铜贝五千,珍珠百颗,宝石六枚。”
“就这些?”比干问道。
“掘地三尺,只发现了这些。”将官恭声道。
“姜大人,以费大人的官职来说,拥有这些财产并不算多。”比干默默颔首,转目对身后的姜尚道。
捉妖錄 小妖0611
龍的傳人在末世
枕上萌妻:冷少夜敲門 雅瞳
“狡兔尚有三窟,费大人能够由一介布衣晋升为国之重臣,肯定不会连一只兔子都不如吧?”姜子牙轻声道。
“言之有理。”比干说着,自袖口中拿出了那份用来给费仲定罪的竹简,沉声道:“只是如果无法找出他私自收授的那些钱币,姜大人你的这份证据就会沦为伪证,你对费大人的指控也将变成污蔑,你想过这会是什么后果吗?”
姜子牙脸色淡然地说道:“我知道。所以在上报这份证据之前,我就已经找到了费仲的藏财之地。”
“出了费府大门,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些财产是本官的?”这时,费仲突然神出鬼没般来到二人身后,轻声问道。
二人转身望去,姜子牙即刻说道:“这些年来,你暗中收下的钱财越来越多。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你肯定不放心别人看管。因此,看守这笔财富的人必然是你的亲信,甚至于亲人……我说的没错吧,费大人。”
费仲脸色微微一变,蹙眉道:“本官不结党,不营私,不养门客,不招私兵,穷困时孑然一身,显贵后不染世俗,哪里有什么亲信?”
“那就请两位随我来吧。”姜子牙微微一叹,转身说道。
今天開始做項羽
鬼王的刁蠻毒妻 丹夢
片刻后,费仲跟随在姜子牙身后,径直走过干净整洁的东城大道,来到东城尽头,一座靠近城墙的简朴庄园前,额头和后背之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去敲门吧,费大人。”姜子牙低声说道。
文殊虽然目前十分急迫的想要瓦解殷商朝堂,但他并未被这股强烈的欲望给催昏了头。因此竹简只是一个引子,这个院子才是真正的杀招。
看,胭脂亡 亓繼生
费仲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摇头道:“你不是说这是本官的藏污之地吗?本官自是需要避嫌,因此还是姜大人你去敲门吧。”
“我去敲门容易打草惊蛇。”姜子牙自知没办法和费仲争论,故而直接转目望向比干道:“为了弄清真相,必须由费大人前去叩门。”
“费仲,你去。”正当费仲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比干沉声说道。
费仲:“……”
丞相大人,我们是一伙的啊!
都是国师派,相煎何太急?
“还愣着做什么?你没听到本相的话吗?”比干眉头一竖,神色庄严,此时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浩然正气令费仲险些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