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dzg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混元法主討論-第805章:悟生死分享-dadga

混元法主
小說推薦混元法主
接连开辟两大法界,让混元界内储存的元气消耗殆尽。
但好在并没有什么差错,两大法界算是开辟出来了。
无上烈阳天,大日横空,沐浴金光。
无缺寒月天,冷月似盘,光辉遍洒。
尽管法界开辟,对混元界有无法估量的好处,但纯元并不愉快。
他皱着眉头,冷着脸,看向前方出现的身影。
“皱着眉头做什么,笑一个啊!”李凝月笑着来到他的面前。
“为何要这么做?”纯元不高兴的问道。
重生之悠悠然 笑兮兮
“为何不能这么做?”李凝月在他面前转圈圈,“我觉得很好。”
“火鸾血脉凝聚成功,崩溃之后会衍生出凤凰血脉,”纯元看着她,冷哼一声,“但你擅自分神,把仙魔两道的力量,凝聚成日月。”
“不仅是日月,还有生死!”李凝月停下来微笑道。
她当时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状态。
非生非死,不生不死。
在这个状态下,她对自身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
國際制造商
对道的体悟,也前所未有。
就在火鸾血脉崩溃,无边元气催生凤凰血脉的时候,
李凝月心中有了明悟。
凤凰绝世,此界无法承载,即便是混元界也不行。
一旦她衍生出了真正的凤凰血脉,势必会被上界所感应。
到时候她没有丝毫选择,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被动的身化凤凰,直接飞入上界。
李凝月不想在和纯元分开了,这种结果她无法承受。
而后,在奇妙的状态之下,她强心把血脉一分为二。
以魔道的力量,养育出鸦种妖魔。
以仙道的力量,养育出兔种灵兽。
以无边元气为滋养,不断的催生,让两种血脉快速晋升蜕变。
最终毫无意外,李凝月体内诞生了金乌和玉兔两种神话血脉。
李凝月当机立断,直接把心景之力凝聚成剑。
最強後衛
她直接把两大血脉斩了出去。
她这一下,斩出的不仅是体内的血脉,还自身的仙魔两道。
如果没有意外,李凝月将会身死。
她这一身的修为,将会成全日月。
可这里是混元界,纯元主宰整个世界。
就在凝月彻底斩出日月的时候,纯元出手用界域之力保住她的性命,还灌输了元气,催动凝月运转混元金章。
当两大法界开辟成功之后,凝月才醒过来。
此时的凝月,连地仙都不是,但浑身气息却和天仙不遑多让。
“斩了日月,却留下了生死意境啊!”
“我现在因祸得福,凝聚了生死意境,借助了心景之力,”
“熔炼出了生死之轮。”
“只需要重新修炼混元金章,成就天仙不在话下。”
“就算以后你要飞升,我也可以跟着你一起了!”
李凝月笑吟吟的说着,一脸的高兴。
斩了血脉,却留下了生死意境。
混合心景之力,虽然没有开辟意境世界。
但凝聚了生死之轮,此后若是成仙,可的天赋神通。
更重要的是,斩出去的日月,和她有莫大的关系。
在混元界之中,她称得上日月之主。
两大法界都要叫她母亲。
豪門隱婚之葉少難防 燈盞香客
但无论李凝月怎么说,纯元依旧没有高兴起来。
可事实已经这样了,纯元也没用逆转时间的能力。
只能抱着李凝月狠狠的打了一顿皮鼓,施行了家法。
旁門左道
……
因为李凝月的擅自做主,直接改变了结果。
超級劍道獨尊
纯元不得不重新闭关,和李凝月双休。
好在是这次李凝月不需要什么功法,直接运转混元金章就是。
無窮重阻 核動力戰列艦
而且因为和纯元的差距很大,她直接把纯元当做修炼资源。
一番双休,几次提升。
等纯元带着她走出混元界之后,她已经是地仙了。
妖魔星海之中,李凝月畅游无阻。
她修炼混元金章,魔气对她来说毫无影响。
甚至她和纯元不同,她依旧可以吸收魔气进行修炼。
黑凤凰城依旧是她的魔宝。
噬魂幡同样没有收到影响。
这就是混元金章的恐怖效果,仙道魔道,并没有冲突。
極品逍遙高手 青山依舊在
两道混元如一,对李凝月毫无影响。
幻靈圖界
虽然如此,李凝月毕竟是地仙。
接下来的行动,纯元没有在带着她,而是强硬的让她去混元界闭关,只是空闲且安全的时候,让凝月出来透透气。
不知不觉,纯元进入妖魔星海已经过去二十年。
这二十年间,陆陆续续有妖魔族群消失。
整个星球的生物全部离奇不见。
这种事情引起了皇族的关注,并且开始寻找元凶。
但即便是皇族联合出手,都没有找到,甚至没任何线索。
在沉浸了十几年之后,皇族已经忘记了。
没想到,凶手再次出现。
这一次不仅是三百个星球了,而是短时间内五百个星球上的妖魔族群直接消失,消息传出之后,引起了整个妖魔星海的震动。
本来在仙魔战场上失败的天月皇族,立马果断出击,联合所有狼种妖魔,直接封锁所在的底盘和星域。
天魔级妖魔保持最高的警惕,守护各自的星球。
效果是有的,至少狼种妖魔没用受到迫害,但其他妖魔就不一定了,这一次是虫种妖魔,足足三十六个星球上的虫种族群消失。
虫皇都消失不见了,虫巢也是如此。
整个过程之中,没用任何打斗,没用半点痕迹。
即便是妖魔们,也胆战心惊,开始恐慌起来。
……
混元界。
多出两层法界之后,混元界的天越来越高了。
凡俗的无名山巅,凝月和常曦面对面坐着对弈。
两人对面的山巅之外,云海翻腾不休,迷雾笼罩整个山脉。
“我输了!”常曦无奈的弃子投降。
“再来一盘?”李凝月微笑着问道。
“算了,”常曦摇头,“你这丫头明明没活多久,却精明的可怕。”
一开始她还能仗着年岁和经验碾压李凝月。
但接下来,两人对弈,常曦大多是输家。
她直接体会到李凝月的算计之可怕。
“可怕这个词,用在我身上可不好!”李凝月笑着摇头。
“你现在哪有魔域女王的威势,看起来倒像是正统女仙。”常曦看着她说道,“真的不打算加入我玉阳峰?”
工運先驅故事 楊江華
“我自修我道,玉阳峰可给不了我什么。”李凝月摇头。
“可惜!”常曦再次摇头。
自从李凝月斩道之后,这种可惜根深蒂固。
“不说了,夫君回来了!”李凝月起身,笑着说道。
前方人影闪烁,纯元踏步云海,朝两人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