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qi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愛下-第一一四一章 五嶽佈局-ans36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大名鼎鼎的余沧海,一派掌门,就这么死了。
林震南夫妇跑出院外,激动长啸:“福威镖局的儿郎们,你们看到了吗?平之已手刃仇人,你们可以瞑目啦!”
群雄无不动容。
嵩山派三大高手被何邪所伤,锐气已挫,此刻见华山派出头,知道今日之事已不能成行。
“哼,华山派!好个华山派!好个君子剑,好个林平之!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费彬撂了句狠话,忿恨带人鱼贯而退。
嵩山派走后,刘正风立刻携家人齐齐向岳不群跟何邪致谢,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岳不群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风光,他陶醉于这样的感觉,既得意又激动。
“嵩山派几位师兄对岳师兄、林师弟明显心怀愤恨,只怕左盟主不会善罢甘休啊……”定闲师太好意提醒道。
“是啊……”天门道长也道,“今日刘师兄之事,势必要有个结果,唉,刘师兄,你实在是让我等为难啊……”
刘正风正色道:“几位师兄师姐,刘正风虽和曲洋大哥结交,但只是私谊,于正邪两道大计毫无瓜葛。正如我要金盆洗手,曲洋大哥也早就退出魔教多年。我们日后只会携手隐退江湖,从此醉心音律,绝不过问江湖事,希望极为师兄师姐成全,刘某感激不尽!”
將軍很搶手 思雨飛花
说罢,刘正风竟深深一躬。
岳不群等人面露难色,唏嘘不已。事情涉及到魔教,他们却是不敢轻易表态。
如果把江湖比作朝堂,那么反魔道就是政治正确,勾结魔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像是卖国贼一样,人人喊打。
就算刘正风只是结交魔道中人,但他是什么人?
南岳衡山派掌门!
而且他结交的是大名鼎鼎的魔教右长老曲洋。
这就相当于抗战时果军军长突然要辞职,要跟岛国前首相一起去好莱坞开娱乐公司,影响之恶劣,可想而知。
“在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何邪突然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林师弟,你是我华山派长老,跟在座诸位师兄弟平辈,有话但说无妨,师兄弟们都是大度之人,哪怕你说错了,他们也会一笑置之。”岳不群立刻开口为何邪撑腰。
在为人处世方面,岳不群一向是润物无声,让人很舒服。
几位掌门或者别派长老们立刻笑着客套,跟何邪商业互吹。
客套之后,何邪正色对刘正风道:“刘师兄,别说这位曲长老的确是杀人如麻的魔头,就算他双手未曾沾染任何鲜血,你为正,他为邪,也决计不能结交的。刘师兄你别忘了,你是堂堂一派掌门,曲洋是成名数十年的魔教长老,你二人携手归隐,岂不是给后辈做了很不好的榜样?认为正邪两道,可以随意结交?”
众人纷纷附和,再度劝解刘正风。
刘正风却面色难看,叹气道:“我已此去掌门,甚至解散了南岳衡山派,我做到这份上,难道还不行吗?”
“刘师兄此举,无异于火上浇油,更是大大的不该!”何邪肃然道,“你若真这么做了,简直是武林的千古罪人!”
刘正风面露不渝:“倒要请教林师弟,我刘正风何德何能?能成为武林千古罪人?”
何邪道:“其一,南岳衡山大好基业,毁于一旦,五岳剑派从此五去其一,实力大损,此消彼长,正道不昌,魔道自然猖獗。”
刘正风面色微变,其他人则不由微微颔首。
“其二,”何邪接着道,“在外人看来,你刘大掌门宁愿抛弃大好基业也要和魔道妖人双宿双飞,难道魔道真有这么大吸引力吗?尤其你说曲洋长老淡泊名利,心志高远,这岂不是告诉天下正道未必就是正,魔道也未必就是魔,所谓正魔,无非是大家理念不同,而争权夺利吗?刘师兄,你这么做是在毁掉我正道的根基!”
这番话让所有人都动容,也都深以为然。
刘正风忍不住道:“难道这不是事实吗?所谓正魔不两立,不过是数十年仇恨难平罢了。曾几何时,日月神教还是明教,当今皇族,也是依靠明教赶走了鞑子,建立了大好江山……”
“慎言,刘师兄!”天门长老面色大变。呵斥道。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但是不能说出来。
就像是何邪所说的,现在五岳剑派的立派之根本就是匡扶正道,打压魔道。若是失去了这个根本,就会变得和青城派一样,沦为二流。
刘正风愈发悲愤:“曲洋大哥脱离魔教,魔教尚且开明,反而我正道,却咄咄相逼……”
何邪摇头道:“刘师兄,魔道正是因为什么也不计较,所以才被称之为魔。而我们正是因为有规矩,守秩序,才被尊为正道。”
众人对何邪的话愈发信服。刘正风也看出来了,要说现场能解决问题,帮他逃过此劫的,恐怕只有何邪了。
当下他不惜下跪,求何邪给他指点一条生路。
何邪急忙扶起他,口中说着“折煞在下”之类的话,实际却是当仁不让。
“刘师兄,如果你执意要如此,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找到莫大先生,请他主持衡山派大局,并由他宣布,将你革出五岳剑派,只有如此,虽有损你威名,却能把影响降到最低。”何邪侃侃而谈,“衡山派绝不能因为你而解散,甚至受太大震荡影响都不能,五岳剑派,绝不能因你而变成四岳!”
“另外,你接受了朝廷的招安,有了闲散武官官衔,那就更进一步,进入军营,自请带兵。唯有如此,江湖上才会真的忘掉你这号人物。等风头过了,你再真正退隐不迟。”
何邪说的是刘正风唯一的活路,众人都是人精,又岂能不知?
当下刘正风感激对何邪再三拜谢,出门去找莫大去了。
何邪却继续对其他人凝重道:“这一次,却暴露了嵩山派的狼子野心,我等也不能不防……”
天门道人脸色阴沉,显然明白何邪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定逸师太却脸露疑惑。
何邪进一步解释道:“左盟主明显早已知道刘师兄和曲洋的关系,却一直引而不发。他没想到刘师兄会金盆洗手解散南岳衡山派,便坐不住了,不惜以刘师兄家小威胁,也要问罪刘师兄,把他钉在耻辱柱上。明显是想插手衡山事务,扶持衡山傀儡为自己所用……”
如此直白浅显的话,让所有人都恍然,然后大家都十分愤慨,纷纷谴责嵩山派。
岳不群又惊又喜,一直以来,他都最清楚左冷禅狼子野心,可惜其他派都没人信他,还觉得左冷禅是好人。
这下好了,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就可以一起防备嵩山派,华山一派,也不算孤立无援了。
等莫大来后,众人再度延伸这个话题,猜测左冷禅定然还有对付其他派的打算和手段,何邪趁机建议四派暗中结下攻守同盟,防小人不防君子。岳不群极力劝说下,其余三派都同意这个提议,暗中结成同盟关系。
过了几日,刘正风因勾结魔教妖人的罪名,被开革出南岳衡山派,并且受了莫大三掌,差点被废了武功。
莫大先生在除嵩山派的其它三派的见证下,继任为南岳衡山派掌门,并向天下武林昭告关于对刘正风的惩罚,而且还派出一个请罪使团,携带厚礼,浩浩荡荡向嵩山出发,去向左冷禅请罪,借此堵住嵩山派的口。
其余三派掌门也都亲手书信,为南岳衡山派说项,一起向左冷禅施压。
经此,刘正风一事,算是圆满解决。
几日后,刘正风和曲洋亲自前来给何邪道谢,两人赠何邪《笑傲江湖》曲谱,何邪欣然收下。
回到华山派后,岳不群先是罚了令狐冲后山面壁,紧接着又让手下众弟子去送请帖,参加不久后福威镖局并入华山派的仪式。
岳不群对何邪很是看重,为了让何邪对华山派归心,大施恩义笼络,甚至拿出紫霞秘籍,手笔颇大。
而何邪也投桃报李,暗示了辟邪剑谱不用自宫的初级练法,让岳不群如获至宝,免去了变人妖的厄难。
何邪有心借华山派这个平台搞事情,自然对华山派也是不遗余力发展。
很快他收了岳灵珊和陆大有为徒弟,亲自传授这两人武功。
他教徒弟的本事,比岳不群自是强百倍。
关于劳德诺的身份,岳不群慎之又慎向何邪托盘而出,寻求何邪的意见。
何邪劝说后,两人亲自召见了劳德诺。
然后,劳德诺第二日就逃离华山,回到了嵩山派。
我為天帝召喚群雄 東天不冷
只不过这一次,他成了华山派安插在嵩山派的一枚棋子。
本来南岳衡山派的事情,就让嵩山派对华山派颇为不满,而福威镖局的并入,尤其是何邪的崛起,更是让左冷禅感受到威胁。
这一次劳德诺被拔除,左冷禅彻底坐不住了。
于是就在福威镖局并入华山派的典礼这天,华山剑宗弃徒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三人在嵩山派的支持下,大闹华山。
但此时的华山今非昔比,不用何邪出手,岳不群和宁中则夫妇二人出手,就已打败了这三人。
后来剑宗等人出手暗算,令狐冲情急之下也出手,暴露了独孤九剑。
华山派正是蒸蒸日上之时,掌门大弟子令狐冲却掌握了一门来历不明,威力极大的剑法,这让岳不群怎能接受?
等群雄散去后,岳不群立刻让令狐冲跪下,说明剑法来历。
但令狐冲守口如瓶,只是认打认罚,坚决不说。
气得岳不群肝儿疼,连骂孽障。
就在场面一度僵持不下的时候,何邪开口了。
“刚才剑宗三人闯山,倒是让我想起之前看我华山派典籍时发现的一些记载。”何邪淡淡道,“剑宗昔年有一位前辈,叫做风清扬,其一手独孤九剑,号称可破尽万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令狐冲的脸色已然大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令狐师侄刚才用的,就是这门独孤九剑了。”何邪看向令狐冲。
令狐冲面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畜生!”岳不群勃然大怒,一掌把令狐冲打飞出去,“你身为掌门大弟子,将来要传承我的衣钵,居然去练剑宗的武功?你这大逆不道的逆徒,你怎么敢如此?你对得起我对你的期许和栽培,对得起华山派吗?”
豪門盛寵之暖婚霸愛
岳不群怒不可遏,即使所有人都向他求情,他都不能忍受,甚至要当场把令狐冲逐出师门。
这事儿换了谁,只怕都会比岳不群更生气,恨不得杀了令狐冲。
华山剑气之争,是你死我活的争斗,最终气宗惨胜,华山剩下小猫小狗两三只,岳不群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继承掌门之位,筚路蓝缕,步步维艰,开始复兴华山之路。
可以说,岳不群面临的艰难处境,完全就是因为剑气之争造成的,他的师长、师兄弟都死在剑宗手里,他几十年岁月耗费在剑宗带来的损失上,岂能不对剑宗恨之入骨?
更别说,就在刚刚,剑宗之人还伙同嵩山派想要杀人夺山,抢走他的一切!
封神遊戲
可以说,如今的华山派和剑宗之间的矛盾,绝对不可协调,除非一方彻底死绝才能结束。
可偏偏,他最寄予厚望的大弟子令狐冲,居然学了剑宗的武功!
这就好比佛祖大弟子修了天魔之法那么严重,穿我的僧衣,坏我的修行,以魔法冒充佛法。
岳不群培养令狐冲二十年,结果换来的就是这么个糟心的结果,他死的心都有了。
可以说原剧情中岳不群的彻底黑化,跟令狐冲有太大的关系了,因为令狐冲彻底破灭了他的所有希望,他只能自己亲身上阵了。
岳不群最终还是再次关了令狐冲的禁闭,没忍心杀他。
原本令狐冲还要被关到思过崖,但何邪提醒了岳不群,于是令狐冲被改关在自己的房中。
当夜,何邪跟岳不群两人夜探思过崖,然后发现了秘洞中当年魔教十大长老破五岳剑派剑法的那个遗迹。
岳不群震荡不已之余,对令狐冲更为愤恨。
你身为我华山派大弟子,发现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不上报,安的是什么心?
在何邪的建议下,岳不群抄录了洞窟里的所有武功,还是毁了这个遗迹。
那小子真帥
风清扬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何邪的感应中,这老头早在之前剑宗大闹华山失败后,就下山走了。
显然,这老汉传令狐冲武功,目的还真不见得单纯。
下山后,岳不群去找令狐冲质问,结果令狐冲解释还没来得及说。
鬼信?
岳不群对令狐冲彻底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