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q75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給重生丟臉了-第610章 這條美人魚要養定的節奏啊看書-hdpui

我給重生丟臉了
小說推薦我給重生丟臉了
唐叶就问:“是不是手麻了,或者是痛,膝盖刚才着地,现在也很痛,痛到发不出声音?”
学姐微微点头,眼里泛着泪光。
唐叶拿起她手,给她揉揉,“手腕痛?还是胳膊肘这里?”
他揉着她手腕的时候,苏轻尘点头“我见你骑的挺好的啊,刚一会不看你,怎么突然就摔倒了?”
“看你的样子,还好没摔断腿和手,不然回去没法交差,先给你缓一缓,待会我再看看你脚什么情况……”
傾世絕戀:末代公主很勾人
苏轻尘脸蛋红红的,听着唐叶碎碎念,任由他拿着自己的手在揉着,也同意学弟的说法。
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不小心的一摔,似乎挺值得的。
又觉得自己很坏,怎么会有这种思想。
手上的疼痛感在逐渐缩小,膝盖及小腿骨上传来的感觉也在缓慢减少。
也就那么一会时间,那种痛到让人无法说出话的感觉消失很多。
她弱弱的说:“学弟,对不起,我刚才以为自己会骑车了,然后就想稍微加快一点速度。
后来加快太多,控制不住,正好机头又有点偏向左边,然后我就想拉回右边,幅度过大,手刹住车了,但是也找不回平衡,脚也刹不住车,就摔倒了。”
唐叶道:“知道原因,假如再遇到,知道该怎么面对吗?”
苏轻尘低着头,一副小学生被训斥认错的样子,“知道了,假如还有下次,我首先不要紧张,不紧张之后,动作幅度就不会太大。
最最主要的原因,要量力而行,本来刚刚学会,连转弯都不会,掌握平衡还很难,就想一口气吃成大胖子。”
她总结完了,接着看着唐叶道:“学弟,我不会有下次了。”
学姐这时候挺可爱的,很怕他骂她,唐叶故作严肃,“以后好好学,明天先不学,后天看看你恢复如何再决定。”
他一副不容反对的语气,苏轻尘就小心点头,“喔~好的。”
“手感觉怎么样,好一些了吗?”
“没…没事了,”她脸蛋红红的说。
唐叶继续问:“脚呢?”
“好,好多了~~”
她说着话,从唐叶手里把自己的手抽出,挽起运动裤的裤脚,挽至膝盖处。
灯光下,学姐的腿很白,小腿挺细的,唐叶差点移不开目光,有点诱惑力啊。
不知道她的身材到底是怎么长的,以前看她穿裙子就感叹过,再次看到又感叹。
学姐的手臂和腿都挺细的,当然不是特别细那种,她还是属于那种有点小肉肉的女孩,其余的地方,该大的地方就大了,羡慕不来。
这样一想又觉得自己挺猥琐,又让人感叹,有些人真的是生来如此,都不用去塑形啥的。
可能随着年龄增大,以后也要塑形锻炼之类,但现在就非常完美。
她腿上的皮肤没有擦破,小腿是相当精致,不过小腿骨有点红,膝盖那里也有一点青。
唐叶很想去触碰一下,却没有,就仔细看了看,女孩子的腿可比手敏感多了,不能乱碰。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你连别人的手都摸了那么久,摸一下腿怎么了?
他甚至也这么觉得,还觉得学姐的腿很有魔力,应该很滑嫩,但还是制止住那点想法。
现在他都觉得自己是中央空调,对谁都挺好,不止暖尹姑娘一个人,还暖好几个人,只是对尹姑娘最暖。
唐叶道:“看着好像没事,待会还是去买瓶跌打止痛酊吧。”
学姐摇摇头,“不用不用,就是刚才比较痛一点,现在感觉没啥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听我的,我给你买,不会是舍不得那点钱吧?”
“不是不是,就是觉得没必要买的。”
“有必要啊,学姐的腿这么好看,万一里面伤着了,有瘀血,好长时间消不下去,就很难看咯,以后都没办法穿裙子。”
苏轻尘脸蛋红红的,“才不会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呢,你要买就买好了,不要…不要夸我。”
害!这害羞的样子,越长大越少见,逗她也是一种乐趣。
唐叶扶着她到旁边坐下,期间避免不了肢体接触,又感受了一番学姐的波澜壮阔。
休息好一会,苏轻尘道:“学弟,我们回家吧,九点钟了。”
“好,你能走动吗?要不要我背你?”
“我…我能自己走,”她指着自行车,“你载我回去就好了,不…不用背回去。”
唐叶心想我就是要背你去自行车那里而已,你以为我要背你回家啊。
唐叶道:“不着急,我去给你买瓶药,待会就直接回家了,不用中途停下来。”
“嗯,那我在这等你…”
唐叶点头,跑着去,药店就在旁边就有,很方便。
三分钟返回,他道:“想着你怕黑,我跑着去的,先帮你擦一下药吧,回家后,你洗澡后再擦一下。”
陰緣難了
甜婚蜜愛:高冷女神太迷人 寒夜漫漫
苏轻尘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回家再擦就好了。”
“那也行。”唐叶把药递给她。
苏轻尘手握着药瓶和棉签,低着头,小声道:“学弟,我和你说个小事情,可以吗?”
“想说就说。”
“喔~”苏轻尘看他一眼,又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就是想说,学弟你以后能不能别对女孩子都特别好啊,我…我也是……不用对我太好的。”
唐叶很意外,学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觉得你都和梦月在一起了,应该不要对别的女孩子太好。”
唐叶懂她的意思,“我也不是对所有女生都特别好,小方婧和你算是除了梦月最好的,晓静都排在后面一点。”
苏轻尘点点头,“我…我知道,就是…就是…还是不要对别的女孩子太好了。”
唐叶道:“你是想说,怕对别的女生太好,别人喜欢上我吧?”
她很是慌忙,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我…我没有说喜欢你。”
“我也没说你喜欢我啊。”唐叶看着她道。
苏轻尘不敢接触他的眼神,心乱如麻,她知道自己暴露了,学弟那么聪明,一定是想到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叶算是间接打破两人之间的那层隔膜,他心里算是平静,细想一下,其实没什么的。
到了这时候,他也不装了,揉了一下学姐头发,说:“学姐,我知道的,感情里面没有对错,喜欢就是喜欢了,是藏不住的,会从眼神里看出来。”
“我有梦月了,再对别的女孩子都好,这种行为就像你说的不好。”
苏轻尘心里有点痛,她想着,刚才不说话就好了,学弟对我好,就对我好嘛,我干嘛还要说出来,以后怕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是没办法面对他。
她弱弱说:“学弟,你…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明天就和阿姨辞职,我去找新工作,我…我会尽快把钱还你,我马上就有十多万了,先给你这些,剩下的能不能以后慢慢还?”
她这样子,唐叶有些心疼。
他说:“好啦,哪有你这样的,我都还没说破呢,你倒是啥都表露了。
来之前,我妈还问我,对你有啥想法,还让我喜欢就去追,你要是明天就走,我肯定要被她严刑拷打,她很喜欢你的。
至于钱,不着急,别撇的那么干净,好不好?”
初戀告急,請分手 默小醺
苏轻尘点头,轻嗯一声,她没法拒绝唐叶又好奇唐叶妈妈对他说了什么。
他接着道:“要不要听个小故事?”
“嗯~”苏轻尘心里很伤心,但都这样了,反正听听也就听听了,她以前有想过和学弟在一起,更多的想法是自己配不上他,好像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这些总有一天会发生,有心理准备。
唐叶道:“以前我做过一个梦,梦里的梦月喜欢我好多年,发生了好多事,后来我发现自己也喜欢她的时候,她就要离开我了,才知道自己也喜欢她好久,可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然后梦醒了,我就想一定要对她好,给她我能给的,现在她也变得越来越开心,我也挺开心的。”
苏轻尘觉得这个梦没什么,好简单平常,就想着自己怎样都比不过梦月,学弟做梦都能梦见她,“那你在梦里有没有梦见我?”
“有吧,学姐特别努力读书。”
苏轻尘很意外,心有所感,“感觉你没有说完,除了努力读书呢?”
“那梦不怎么好波,你要听啊?”
唐叶见苏轻尘点头,就说:“梦里又回到我救你那天晚上,我没有救你,你把混混弄伤跑了,后来混混失血过多,变成植物人,你退学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轻尘心里一阵悸动,有种别样的感觉产生,愣愣的看着他,“学弟。”
“怎么了?”
“没什么。”
唐叶起身推着车来到她身边,想着刚才居然还想背学姐到自行车那边,真的好傻,都不知道把车推过来,现在怎么聪明了?
是因为背不到学姐吗?
苏轻尘坐上车,唐叶骑车的速度像以往一样,她在后面说:“学弟,不知道你相不相信,自从你刚才说了那个小故事后,我突然觉得和你的距离变的好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就是个梦而已,还能拉进距离啊?早知道我就不说了。”
傀儡大宗師
唐叶心里感叹,这就是学姐与别人不同的地方,尹姑娘都比不上,她本能上,更能理解自己,说不出的感觉,但接近本质。
“可你已经说了呀,其实我心里很难过,但是好像现在也不怎么难过,假如你梦里的事是真的,现在的我,算是另外一种人生,这样一想,我应该谢谢你。”
唐叶笑道:“抛开感情,我觉得我们俩之间的对话,很理性啊,就像仙侠小说里,没有了七情六欲。”
苏轻尘这时似乎大胆许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什么话都可以说,“七情六欲是有的,我想通了,刚才你说的事,如果是真的,对,如果是真的,就是这个,如果是真的。
学弟,我有种感觉,好像…好像接触到你心里最深的秘密了,以前觉得你与别人与众不同,有时还认为你有点孤独,真的好奇怪,现在把刚才的事假设为真,似乎就能清楚解释。”
唐叶无奈了,这小姑娘有点特别,要不还是灭口算了,那么简短的两个故事,就能让她知道这么多。
他说:“你是想说,我有特异功能?未卜先知的能力?”
“我也不知道,不管你有没有特异功能,反正就觉得和你的距离感没有了,我又挺开心的。”苏轻尘现在心里除了有点堵之外,还挺舒畅,很矛盾。
她接着道:“要是有一天,你能把我这种感觉解释清楚就好了,我有点笨,也可能我感觉错了,学弟,你不要在意。”
难得碰到一个一两句话就能发现本质的人,唐叶半开玩笑道:“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毕竟学姐要嫁人,以后可能不是自己人啊,我的特异功能你都能猜到,但具体功能的情况可不能告诉你,很逆天的,到时候全世界都找我麻烦就不好啦。”
“哦~~”
苏轻尘又有点难过,细想一下,似乎学弟间接承认了。
如果是真的,这几个字一直在脑海中浮现,她就觉得学弟有时候有点孤独,就有种他想要融入这个世界,却若即若离的样子。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轻轻抱住他的腰,苏轻尘心脏跳的很快,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孩子了,但抱了就抱了吧,“学弟,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说,如果我早点遇见你,在梦月之前遇见你,会不会就不一样?”
“那可不一定。”唐对腰间的小手很意外,也没多说什么,自己也没承诺她什么。
“为什么?”
“这还真不好说,说了你可能会生气。”
“我还是想听听。”
“就是以前的我,觉得女孩子胸脯大是累赘,不怎么喜欢。”现在都这样了,唐叶也没什么顾忌,想说啥就说啥。
苏轻尘一听,心里又难过了,原来就算早点认识自己,结果还是一样。
等等……
好像有点不对,她说:“你说以前,那现在呢?”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然就感觉我在开车,说话毫无顾忌了。”唐叶嘿嘿笑道。
“开车是什么意思?”
“额……这个怎么说呢,你可以理解为耍流氓。”
苏轻尘想着,现在学弟就喜欢我这样的,原来那里大一点,也挺好的,难怪之前他无意中抓到,还抓那么多次,不知道他感觉怎么样?
哎呀,,^,,
苏轻尘你怎么在胡思乱想呢?
她小声道:“我感觉你现在就在耍流氓啊。”
我在外星生包子 三七開的蟲子
“学姐,我开个玩笑,可没有耍流氓,都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一切都来源于你自己想象。”
她知道自己说不过唐叶,也没想理论上自己占理,“学弟,你真的有特意功能吗,像电影赌侠一样,可以变魔术,把牌换来换去那种?”
“好奇心别那么大,我给不了你未来,你以后肯定要嫁人,所以我的秘密还是不告诉你。”
“那我都已经猜到了,你还不承认~~”苏轻尘弱弱道,“学弟,我不会说出去的,原来你这么厉害,都是有点原因呀。”
唐叶威胁道:“你再说,我可就要灭口了啊,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病弱王爺的青梅王妃 右耳在左
“哦~那我不提了。”
苏轻尘嘴上说不提,接着又问:“学弟,这事是不是除了你之外,只有我知道啊?”
“算是吧,你就不怀疑我在骗你?”
“只是有点意外,我更愿意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就刚才,我一听说你说我,就觉得那事像是会发生一样,就很相信。”
唐叶笑道:“我可没有承认啊,一切都是你自己在乱想,世界上哪有什么特意功能,有的话,我还那么辛苦赚钱干啥,直接去赌钱或者次次买彩票多好。”
“好像也是,可还是觉得你好特别。”
“我可不特别,你才特别。”
苏轻尘心里已经有答案,觉得学弟就算没有特意功能,也有别的小秘密,自己距离那个秘密就一步之遥,只是自己笨,猜不到。
她在想着好多事,手上吃痛,被单手骑车的唐叶拍了一下,就听唐叶说道:“学姐,抱了这么一会,该松手了啊。”
“喔~”苏轻尘有点不情愿,却知道没有理由抱下去,自己还没有资格。
唐叶道:“和你把情况讲的差不多了,在这个一夫一妻制的社会下,虽然学姐很有吸引力,可我给不了你未来,学姐你可不要太喜欢我啊,以后忘不掉我,可就不好了。
你心里可不要太难受。”
苏轻尘是有点难受,可心里知道自己对唐叶有吸引力就很好了,“没有多难受的,就在刚刚,我觉得离你很近,就好像这个世界只有我懂你一样,我就不难受了。”
“你是不是傻啊,感觉咋那么多,不知道大多数时候,人的感觉大都是错觉吗?就像你感觉某个人喜欢你,其实他不喜欢你。”
唐叶心里是有点感动,他知道学姐的感觉并没有错。
他是时常有种上帝视角的感觉,很多时候,都在用自己认为符合这个年龄段的方式生活着,才觉得这一切真正属于自己。
想起以前,学姐就有说觉得他有点不同,她还真是很特别啊。
苏轻尘现在大胆许多,反正觉得没什么能瞒着学弟了,就说:“我才不傻呢,你话里有话,我知道我对你是有一点吸引力的,你只是不明说出来,我都听出来了。”
“你说这些干啥,感觉你在引诱我,我有梦月了。”
“我知道,我就说说,才没有你说的那样,”苏轻尘小脸红红,又重新抱住唐叶,她的小手又被拍了一下。
苏轻尘接着道:“学弟,就这一次,我难得很大胆,虽然现在的行为,我很看不起我自己,可我觉得今天离你好近好近,是心上的距离,也许…也许是错觉,可我还是觉得你现在不一样了,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唐叶毫不客气,“感觉你说了好多废话啊。”
“我知道,那你今天暂时不嫌弃,好不好?”
唐叶被她逗乐了,“好吧。”
学姐鼻腔里轻嗯一声,“学弟,我是不是个坏女孩啊?”
大婚晚辰,天價小妻子 雲中月
“是啊,绕我心境了。”
“喔~我也不想的,你就当现在是友情的拥抱好了,过了今晚,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当做什么没发生是不可能了,今晚就发现你很特别,别问哪里特别,反正就是很特别,就觉得自己精神灵魂在某些地方与你很契合……”
苏轻尘打断他说:“学弟,你不要说了,你越说,我对你的念想就越多。
我可以等你的,只要你高兴就好了,等你想明白,做决定的哪天,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
唐叶很意外,“你这样,我就要多想了啊。”
“你多想就多想吧,反正你暂时也就想一想,又不敢做什么,我心里不难过的,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你对我应该有一点点好感,我就愿意等。”
“值得吗?”
“值!”
唐叶叹口气,心想,这条绝美的美人鱼,现在小半辈子都愿意被自己养着了,赶还赶不走那种。
两人之间的关系,现在处于那种恋人以下,朋友之上的关系。
只要他想,还可以对学姐做点亲密的事。
这怪不了学姐,怪只怪自己做的不够决绝,也怪自己给学姐的感觉很特别。
现在这种关系就挺让人头疼的,学姐的一句我等你,有好几层意思。
这一句我等你,可以理解为,等你和梦月过不下去,她就有机会了。
也可以理解为,我等你做决定,不管什么决定,都接受,什么两字画重点。
唐叶觉得挺难搞的,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他搞不清楚,就知道腰间的手很真实,身后的人动了真心。
送学姐到家的路口,苏轻尘要求停下,很不舍站在他身前,低着头小声道:“学弟,以后你还教我学车吗?”
“教啊,”唐叶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捏捏她脸,然后现在就伸手了。
苏轻尘也不避开,任由他捏,唐叶捏了一下,接着道:“快回家吧。”
她点点头,又走近他,接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前,嘴唇就印在他脸上,飞快离去。
她跑不快,应该刚才摔倒的缘故,脚还有点痛,他可以追上去,好好教她怎么亲亲,还是算了,目送她走进家门。
唐叶摸摸脸上,被偷袭了啊,原来学姐也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老实,感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居然能让人改变那么多。
可我以后该怎么搞哦!难搞!没许诺她什么,还说给不了她未来,可学姐也不在意,她只要他开心就好。
这特么美人鱼要养定的节奏啊。
唐叶甚至头大,又挺看不起自己,这几天都不敢约梦月了,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
这事可不能被梦月知道,沾花惹草啊,定力不够强,以后不能再对别的女生太好,麻烦太多。
唐叶在路口停了很久,甚至想抽根烟。
手机上收到学姐的消息:“学弟,我觉得我很懂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拿不出证据,就只是一种感觉。
我有好多话想说,也知道过了今天,很多话都不敢说。
我不是一个好女孩了,可我又愿意成为你的女孩,有些轻贱自己,但你对我真的好特别,你刚才也说我很特别了。”
唐叶知道完了,言多必失,“快些洗澡睡吧,不要诱惑我啊,明天见。”
他认为自己挺不痛快,送上门的好事啊,现在剪不断。
呸,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