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emj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全球戰國 起點-第六八九章 敵艦兵臨城下熱推-w2tiw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呜~箜哧~”
狂妃逆天,絕品廢材嫡女 仲夏軒
1639年11月5日,清晨九点,新加坡要塞建筑工地上,两台巨大的蒸汽机发出吃力的嘶吼,压榨出极限的动力,催动两台龙门吊,从远道而来的大明海军目前仅有的一条7000吨级的运输船上,将一根巨大的炮管吊起,然后缓慢的朝着事先建设好的炮位上移动。
“慢一点,再慢一点。左侧有些低了,抬高,抬高,好,稳住。继续前进。”
在施工现场,大明方山科学院的孙元化、宋应星,大明建设部、国防部的各级官员,以及地方上的中南总督等,全都把脖子后仰到极致,紧张的看着被钢缆悬挂在半空中的巨大炮身。
“真是大啊,哎,果然,我们海军还是喜欢管子粗的东西。孙先生,这炮的参数如何?”
因为早年为了研发无烟火药和各种炸药,除了手指被炸掉了三根以外,孙元化的脸上也是各种烧烫伤的集中地。听到大明海军总司令李国助上将的询问,他转过头来,在那张皮色明显不一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好说,上将军,这门305mm要塞炮,陆军给的代号是巨兕。自重35吨,25倍径,最大射程超过一万米,不过,经过我们反复的实验,若要有效杀伤,最好还是把目标放到8000米以内。方山火药实验室为其配备了专用的穿甲弹、燃烧弹,每枚炮弹根据填充物的不同,重量在360~380公斤之间。采用水压机械供弹,若是炮手操作熟练,大约三分钟可以射出一发。”
“嗯……”摩挲了一阵下巴的胡须,李国助道:“不错了,虽然射速是慢了一点,但打得远,威力大啊。总比那些105舰炮打出去,够不到人家,或者够到了没法破甲强嘛。”
“是啊。”他旁边的颜思齐也长吐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这样的炮,什么时候才能装到我们的舰上啊。”
“那没办法。”纯理工科人员孙元化面无表情的道:“这样的炮要上舰,舰体怎么也要有8000吨以上的排水量,不然六门主炮一起开火,敌人还没被击沉,舰体自己都受不了了。等吧,现在余通海与郑和号水线下的工程快要完工了,海军版的巨兕也快要上舰了。话说,你们海军至今还没有给这门305巨炮命名,怎么,你们要直接用陆军起的名字么?”
“怎么可能?!”李国助和颜思齐齐齐的吼了起来:“谁TM要陆军土包子起的名字?”
这话一吼出来,旁边身着绿色军服的一众人齐齐的面色不善的把脸转了过来,而身着白色军服的李国助和颜思齐毫不畏惧的瞪了回去。
“TMD,海军的两位上将全在这里,我们这里军衔最高的才是个少将……等着,回去了在曹、刘两位那里,告你们一状!”
就在海陆双方军官又习惯性的互相看不顺眼的时候,一艘通讯船以极高的速度砸在了港口处。船身和岸堤剧烈碰撞后,船上的士兵根本不管船体上的凹陷有多大,甲板距离岸堤的水泥台面有多高,直接飞跃而下。
十全食美
在跳上岸,双眼简单的扫了一下岸边的人群后,传令兵迅疾的跑到了李、颜二人身边:“急报两位上将军,二十三个小时前,驻守在苏门答腊岛北端的我方舰队,发现大批西贼舰队!”
“什么?”
起于苏门答腊岛北端、止于新加坡的马六甲海峡,全长1080公里。而大明目前最快的通讯船,航速也不过25节。所以,二十三个小时,通讯船已经是不惜损毁轮机,以持续超出最大航速的速度前来报讯了。
按照去年颜思齐与对方的万吨巨舰交战的过程来看,对方的巨舰一般航速也就12节的样子。这样算下来,本方的通讯船23个小时跑了1080公里,那对方差不多也走了将近一半的路程。就算是对方对航道不是很熟悉,或者有运输船的拖累,无论如何,对方留给自己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24个小时。
“孙先生,宋先生,你们都听到了吧?这四个炮台,能不能在24小时内完工?”
“这怎么可能?一天之内,四门巨炮能够全部吊装到位就不错了。炮身进入炮塔后,炮塔顶部还要浇筑钢筋混凝土穹顶……没有72小时,绝对无法完工。”
“好,海军就为你们争取72小时。只是希望我们做到了,你们到时候不要扯后腿。”
孙元化、宋应星稍稍迟疑后,孙元化道:“好,只要海军从现在开始为我们争取72小时,我们若是未能按时完工,请斩吾头!”
“那便一言为定!”
说完这话,李国助和颜思齐两个五十多岁的半老头子,开始奋力的奔跑起来。一众白衣白裤的海军军官们,也开始跟随两位上将军,朝着港区另一侧,海军的驻锚地奔跑前进。
“狗日的真被皇上说中了啊,对方的国王是个疯子!才打下印度不过一年左右,这就真的又开过来了。”
“哼,疯子还不好么?只要这次一巴掌把他打回去了,后面等我们的大舰服役后,我们打回去不是更轻松么?”
“这话在理。”颜思齐粗粗的喘了一口气,转头对自己的身后吼道:“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们,跑得更快点,让我们的水雷舰队立即出航,按照我们事先划定的区域,全面布雷!”
“得令!”
“四十岁以下的青壮年,加快速度,先登舰,让我们的所有战舰,全部生火,准备出航!”
“得令!”
他这么吼了两嗓子,两个上将的身后顿时空了一大半。李国助这时候也对自己身边的卫兵道:“都愣着干嘛,在这个地方还有人能刺杀本将?去,给那边的中南总督说一声,让他赶紧想办法通知附近所有的商船避让!”
“哎……”这么大声的咆哮,本来就站在不远处的大明中南总督彭子勤早就听到了。面对匆匆赶来的海军卫兵,他苦笑道:“回复你们家的两位上将,本督知道了。”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遇見
“制军,这商船什么的,每天经过我新加坡的不下千艘,这让我们怎么通知?”
曼青 滄月
“尽力而为吧。另外,赶紧吩咐下去,让港区管理人员在各个仓库之间拉出隔火带,多备一些灭火物资。不管海军能挡多久,我估计,这里终究会成为战场。”
这话一说出口,新加坡州的各个官员全都愣了神:天可怜见,新加坡是一个四面临海的小岛啊。惟其如此,所谓的新加坡要塞才要四面都装备305mm的要塞炮。
虽说这个岛屿长度达到四十多公里,最窄的地方也有二十多公里。敌人的舰炮再怎么能打也不可能纵贯整个岛屿。但是,现在的新加坡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早就已经是大明治下第一港口,每年吞吐量是后三名之和。沿着岛屿的沿海地带一圈,全是各种仓库、码头!这些,全都在敌人舰炮的射击范围之内。
“伯云啊,当年你出任第一任新加坡知州的时候,你可曾想到,这个地方会发展得如此繁华。又可曾想过,如此繁华的地方,会因为战火毁于一旦?”
帝國征服者
不合时宜的多愁善感只是一会儿,他很快就开始密集的下令,调动起人手进行各项准备了。
地方上的官员们在彭子勤的催促下,高效的做起事来了。而孙元化和宋应星虽然内心很焦急,但却面色平静的告诉龙门吊的操作员:不要慌,慢慢来,海军肯定会为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这也是没办法,若是操作员心里也慌了,手一抖,炮身没安对位置要重来,那要花的时间就海了去了。
“嘟~~”悠长的汽笛声陆续在港区响起,大明海军此时聚集在这里的十艘五千吨级铁甲舰,二十艘三千吨级战舰,先后不一的从各自的烟囱里冒出了滚滚的黑烟。
“李上将军、颜上将军登舰!”
对着一众立正敬礼的军官回礼后,李国助看了看颜思齐,颜思齐点点头,然后转身对大家道:“各位,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在水雷阵的后面严阵以待,一旦有敌舰冲过水雷阵,我们就要拼死迎击,决不能容许对方再前进一步。”
看了看面色发紧的军官们,他重重的踏前一步:“在场的诸位,有不少都曾经和西贼的巨舰交过手,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们目前的战舰,全都不是对方巨舰的对手。以前本将带着你们和对方巨舰作战时,都是游斗而不是硬怼。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我们的身后就是新加坡,敌人只要越过了这里,就进入了南海,就进入了我大明的核心海域。所以,除非船只被击沉,否则不管多么辛苦,伤亡多么巨大,我们都要奋战到底,听明白了么?”
“回禀上将军,我等明白了!”
“好,现在开始对表,上午时间十点三十二分,水雷舰队的兄弟们已经出发了,预计我们将在四个小时后出发。现在大家抓紧时间,家里有什么放不下的,有什么需要交代的,赶紧的去写信托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