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iee火熱言情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第九百七十九章 重創人魚之歌讀書-phcbl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钻石蓝垂下还在冒烟的手,呼出两口气。他挺直腰杆,让自己的表情显得轻松一点,开口说道——
“咔——”
话,还没有从喉咙中出来。
那被堵塞在咽喉中的语言现在却是遇到了一股难以想象的阻力。
刚刚还挂在钻石蓝脸上的笑容,现在却变成了一股惊诧与呆滞。
与此同时,脖子处传来的剧烈刺痛感以及极为迅速的虚弱感,却是在这一刻猛地映入了他的脑海。
略微低头,却看见一头吸血鬼已经咬住了他的脖子。
这头双手已经骨折,连抬都没有办法抬起来的吸血鬼,就凭借着他那锋利的獠牙死死地咬着钻石蓝的脖子,就像是所有人类的传说故事中所描述的那样,用一种最为野蛮,最为可怕,也最为标志性的动作,咬住了他在这场战斗中的最后一名敌人!
“放开……放开!”
一开始,钻石蓝还仅仅是感觉到了疼痛。
但是没过几秒钟,他就明显感觉到那些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受创严重的守护魔法似乎也已经到达了极限而消失。他那锐利的牙齿是真的刺破了他脖子上的肌肤,咬到了里面的血管。他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大量的鲜血正在从自己的身体内滚滚而出,顺着那被咬开的伤口,进入这个双眼猩红,充满了贪婪嗜血欲望的怪物的口中!
“你……你给我……放开——!”
钻石蓝不断地摇晃身子,想要把脖子上的那头吸血鬼赶走。可不管他怎么挣扎,怎么用手去拉扯,用寒冰、火焰、砂砾去攻击背上那个怪物,那头吸血鬼都好像钉子一样死死地钉在自己的肩膀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啊————!!!你这头吸血鬼!你给我放开——!”
三國之棄子
咆哮声从这名蓝色远方会长的嘴里发出,在用火焰拳狠狠地砸中肩膀上那个脑袋,但却换来对方更紧地咬住伤口之后,钻石蓝似乎也已经快要疯狂了!
他的嘴唇发白,双腿已经快要站不稳。下一刻,他不再犹豫,巨大的黑色镰刀已经在他的掌心中浮现,接下来只要用力一挥,他就准备把这头吸血鬼的脑袋直接砍下来!到时候就算是再强大的怪物,也注定会死亡!
所以,他握住手中的黑色镰刀,鼓起勇气,大喝一声!同时抬起手,准备——
当——————!!!
“天哪!现在裁判组敲响了第四场比赛结束的钟声!这半个小时竟然这么快就过去了吗?!第四场比赛结束!蓝色远方现在场上只留有会长一个人,而人鱼之歌这边却是留下了那个吸血鬼和一只猫魔兽!所以,人鱼之歌赢了!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家来自边际省的偏远小镇的公会,竟然真的一口气闯入了决赛!他们真的成功了!!!”
举起的镰刀,停在了半空。
与此同时,钻石蓝也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撕咬感也是慢慢减轻。
回过头,只见那头已经鼻青脸肿的吸血鬼哆哆嗦嗦地站着,他的嘴里还含着鲜血,但是整个人都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潇洒。
在和钻石蓝对望了几秒钟之后,这头吸血鬼顾不得依然还骨折的胳膊,开始跌跌撞撞地向着那边依然被大量花妖精环绕的布莱德冲去。与此同时,那只小白猫也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肩膀上,一起赶向那边的布莱德。
“我……输了……?”
手中的镰刀消失,钻石蓝捂着脖子上的伤口,默默地看着那边努力扛起布莱德向着休息区冲的起司,却是不由得沉默了许久。
片刻之后,他回过头,看了看蓝色远方休息区的成员。这些成员们现在也都是带着些许失望的表情看着自己,那种眼神中就像是看到了某种十分遗憾而无奈的东西一样。
沉寂许久,钻石蓝终于还是迈开脚步,走向自己的休息区。他站在自己的公会成员面前,呼出一口气,说道:“我们输了。我们为什么输,你们知道吗?”
成员们全都默默地看着他,却没有一个人回答。过了许久,一名成员才终于开口说道:“如果时间再延长五分钟……会长肯定能赢!所以——”
钻石蓝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摇了摇,缓缓说道——
“不,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信念的问题。”
“为了获胜,人鱼之歌竭尽全力,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和智慧。虽然看上去我们似乎占据优势,但是我们却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将对方放在眼里。所以,我们是输在了自己的大意,轻敌,以及对于对手的估计不足之上。而最重要的是……”
會痛的微笑 情人五月
钻石蓝捂住自己的脸,就像是在确认一件非常难以启齿,但却必须要说出来的话似的——
“我……苏醒的还是太早了。如果这一场比赛让宝石蓝来打,说不定……反而还会赢。”
刚刚负责解放钻石蓝的两名成员不由得紧张起来:“可是会长……”
修仙機關術
“什么都不用说了。输了就是输了!”
钻石蓝放下手掌,看了看脖子上的血迹,随即说道——
“我本来以为,这次苏醒之后就再也不会沉睡了。但是现在看来,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接下来,噬恶之镰将会继续封印,我那个可悲的弟弟将会继续统领蓝色远方。一直到我确定时间真的适合我回来为止。”
众成员们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当他们看到钻石蓝那坚定的眼神之后,也是知道现在再劝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当下,也是纷纷垂首,跟着这位会长向着通道走去,作为失败者默默地离开了。
————
“加大力度治疗!”
和蓝色远方那边的默默离开不同,人鱼之歌休息区这边却是显得十分的混乱而嘈杂。
人们脸上的神情充满了紧张与恐慌,那些草药医师和牧师们更是在这里竭尽全力地进行救治。
玛歌想要出手帮个忙,但她才刚刚想要开口说话就立刻被那些人给挤了出去,一点忙都帮不上。
“他……怎么样了?”
起司坐在位置上,浑身是血的他反而成为了最不需要接受治疗的一个。尤其是他的双手现在好像没有骨头链接一样地不断地甩着,看起来更是吓人。
那些治疗人员当然也是尽量离这头吸血鬼远一点。甚至已经有一些治疗人员远远地站着,就是不肯过来,看着起司的表情也是充满了恐惧。
酥塔凑到治疗人员那边问了一句,这才转过来说道:“布莱德先生的胸口断了差不多十根肋骨,心脏刚才一时间都停掉了。不过幸好现在救了回来,但是情况还是不太稳定,随时随地都有丧命的危险。”
忌廉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咬牙说道:“那个蓝色远方的会长,下手那么狠!”
起司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不是他下手狠,而是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些防御魔法所能够阻挡的伤害限度。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怪物?身上汇聚了那么多种魔法元素,而且还能够随意地使用?”
也就在成员们在这里嘟嘟囔囔的时候,一旁的通道内突然跑出一个人。
天才神醫
他的脸色显得十分慌乱,在冲进竞技场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起头看胜负榜单上列举的数字。在看到人鱼之歌竟然真的赢下了这场比赛之后,他的脸上立刻充满了兴奋!
可是,当他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却看到休息区内挤满了救援人员的时候,刚刚还浮现在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变成了忧虑,连忙分开那些治疗人员挤了进去。
“布莱德?”
看到现在正在经受三名牧师不断释放治疗魔法治疗的布莱德,艾罗愣了一下。但是随后他就立刻退出治疗人群,看了一眼正在半空中飞翔盘旋的蔷薇以及那只心急如焚,甚至不断哭哭啼啼的芭菲,随即就转向一旁也正看着自己的成员们。
“布莱德怎么回事?……可可呢?她人哪去了?”
酥塔皱着眉头,走进艾罗面前说道:“会长,您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刚才的那场战斗……那场战斗实在是太可怕了。即便是教廷的防御魔法也无法完全抵消那些可怕的攻击,可可和布莱德全都受了重伤。可可已经被运去医务室治疗了,布莱德先生现在也正在进行抢救!”
掉入古代當殺手 辣小白菜
听到酥塔说完,艾罗的脸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而此时的玛歌已经有些忍受不了了,她一把从座位上站起来,支撑着法杖,说道:“会长,你刚才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大家都在期待你的指挥……可是在最最关键的时候,我们这些在场上战斗的成员看不到你,你知不知道这对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于玛歌现在的愤怒,艾罗完全理解。
一个人如果突然失去了所有的精神支柱,那么的确会在一瞬间产生强烈的无助感,同时也会产生巨大的愤怒。
因此……
“我去做什么,用得着你来管我?应该做的我都已经叮嘱过你们了,我相信你们!难道你们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需要我在屁股后面跟着随时随地帮你们思考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