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oy1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二百八十章 算卦不都是胡說八道就好嗎?讀書-82dcn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从这里抽一根竹签出来。”天机楼宇把竹签放在东方茶茶前方,让她抽一根。
东方茶茶看着竹签,然后很细心的挑了根最好看的。
她觉得最好看。
等东方茶茶把竹签挑出来后,天机楼宇就把剩下的竹签放到一边。
而后道:
“把竹签放在桌面上。”
东方茶茶照做了。
看到东方茶茶把竹签放在桌面上,天机楼宇便拿起了一边的铜钱。
这些铜钱被他放进龟甲中。
这是摊位之前主人的物品,天机楼宇这么做,就是让眼前这个小姑娘觉得真实一些。
当铜钱进入龟甲中,天机楼宇动手摇晃了两下,此时一道金光在龟甲之中呈现,这道光如万物变化,玄妙非常。
东方茶茶跟香芋都有些惊奇。
只是这光刚刚闪过没多久,天机楼宇就把龟甲放与竹签之上,而后倾斜龟甲,铜钱从龟甲中落出,一枚枚落在竹签之上,一枚压着一枚。
当所有铜钱整齐的落在竹签上之后。
一道光,从竹签底端出现。
“这光便是小姑娘你的未来,光会穿透铜钱,越是通畅则代表未来的路越是顺利。
反之亦然。”天机楼宇开口解释道。
听到天机楼宇说的,东方茶茶跟香芋都是盯着竹签上面的光和竹签。
看这个就能看到未来变强路是不是顺利,这当然让人想要看清了。
一边的道人也是看着,石龟自然也在关注。
它很好奇能让天机楼宇做这么多的人类少女,这一路会是什么样的。
铜钱代表着机遇,也代表着劫难。
它看过天机楼宇用这个办法为不少人算过。
但是最多只到第七枚铜钱,而这里有十一枚铜钱
而能到达七枚铜钱的那个人,实力已经超越了它。
它记得那个人叫剑川。
这时候石龟看到光走到了第一枚铜钱,只要不是倒霉的人,通常都能在第一枚铜钱达到通透的状态。
天机楼宇也是看着,他也想看看这光到底能走到第几枚。
很快光点亮了第一枚铜钱,在光触碰到第一枚铜钱的时候,整枚铜钱直接亮了起来。
没有丝毫卡顿。
溺愛總裁舊情人
这很正常。
天机楼宇跟石龟都觉得很正常。
在第一枚铜钱被点亮后,光芒直接连接了第二枚铜钱。
第二枚铜钱随之点亮,与刚才的速度一样,没有丝毫卡顿。
这也很正常。
天机楼宇跟石龟表示点头。
变化应该会从第三枚开始,特殊一点则在第四枚开始。
很快光连接到了第三枚,这一次变化确实开始了。
只是变化让天机楼宇跟石龟有些猝不及防。
光在连接到第三枚铜钱的时候开始加速了ꓹ 不过是呼吸间就来到了第四枚,而后速度又一次提升ꓹ 嗖一声,光穿透了所有铜钱,而后突破了竹签ꓹ 消失在空气中。
这一幕让天机楼宇有些诧异。
石龟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东方茶茶也是一脸懵逼,她看着天机楼宇想要寻找答案。
香芋觉得吧ꓹ 这应该是正常吧?
她家小姐,未来的路应该不会有太多艰难险阻。
“这是光阴似箭的意思吗?我的未来是不是很快就没了?”东方茶茶开口问道。
她有些在意。
听到茶茶小姐这么说ꓹ 香芋也紧张起来了。
如果是这样ꓹ 那简直是灾难。
天机楼宇:“……”
石龟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个少女不正常。
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天机楼宇有没有从记载上看到过还是两说。
“难怪天机楼宇会主动留下对方,还想要收对方为徒,光这一卦,就足以让他起收徒的念头。”石龟心中想道。
不过他现在也很好奇,这卦象到底意味着什么。
天机楼宇看着卦象ꓹ 沉默不语。
“十一枚满贯,如一道光闪过。
这一生无风ꓹ 无雨ꓹ 无劫ꓹ 无难。
修行之路水到渠成。
古往今来ꓹ 这种人不一定是最强,但一定能走的很远。
他们有统一的称呼ꓹ 时代的宠儿。”天际楼宇心中震撼。
正常情况下是没有时代宠儿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ꓹ 这个时代居然会有。
而且就在他眼前。
“无论如何都要收下她ꓹ 哪怕她什么都不做,也足以成为天机阁无人可比的吉祥物。”
天机楼宇收敛了一切情绪ꓹ 看着东方茶茶道:
“这一卦算的是小姑娘的修行之路,与生命无关。”
“那这卦象有说我未来会很强吗?”东方茶茶问道。
“未来的路会很顺利,但是强不强要看小姑娘如何把握机缘。”天机楼宇说道。
他在等对方问如何把握机缘。
把握机缘,是天机阁的强项。
只要对方有了兴致,他就能顺势引导对方拜入天机阁。
“还能算别的吗?”东方茶茶问道,至于把握机缘,她肯定把握不住。
香芋说有些机遇太危险,不适合她去。
去了就可能回不来。
所以机缘什么的,太危险她就会选择退避。
得到的才算机缘,把命搭上了,那就是死劫。
香芋是对的。
天机楼宇皱眉,这问题跳的有些快。
不过天机楼宇不在意,年轻人中,无非对两件事最为在意。
前程以及姻缘。
既然对方算了前程,那么现在应该对姻缘有兴趣。
他现在面对的是时代宠儿,所以他不敢随意观看对方的未来,以及其他因果机遇。
有些东西就不该看。
不然他也不至于跟一个小姑娘玩这种小游戏。
“可以算姻缘。”天机楼宇顺手收起了铜钱以及竹签。
这次他要用其他方式算一下对方的姻缘。
他也很想知道,什么人会娶到时代宠儿。
别说天机楼宇了,就是香芋也很想知道茶茶的姻缘是什么情况。
可是天机楼宇想算,不代表别人给他算。
东方茶茶在听到可以算姻缘后,直接就想起来表嫂他们。
然后问道:
“我能让表嫂过来算算吗?
他们肯定想算这个。”
“……”天机楼宇总感觉这小姑娘思想逻辑不太正常,说跳就跳。
就不能正常点吗?
不过算别人也可以。
尤其是对方的长辈。
等下展露一些实力,足以让对方明白他在修真界有足轻重的地位。
到时候对方必然愿意拜入天机阁。
“可以,不过时间并不多。”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表嫂。”东方茶茶立即说道。
天机楼宇坐在那里不再言语,他刚刚好可以利用这些时间,试着让对方明白一些事,或者去了解一些对方的事。
东方茶茶立即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
此时石龟才传音给天机楼宇:
“你想收她为徒?
可是为什么会用这等普通的做法?”
以天机楼宇的能力,完全可以展现大法力,大神通,而后收对方为徒。
甚至强硬一些也没问题。
完全没有一步步引导的必要。
这反而落了下乘。
“时代的宠儿,用这种办法最为柔和。
也最不容易触动时代对她的保护机制。”天机楼宇回应道。
面对时代宠儿,他不敢随意窥探,不敢随意透露自己的目的。
这对他来说,是必要的谨慎。
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招惹难以招惹的存在。
时代宠儿就是这么特殊。
而石龟则愣在原地,时代宠儿。
就这个小丫头?
它怎么看都不太像。
随后它不再说话,只能先看着,现在它有点明白那卦象是什么意思了。
时代宠儿的卦象。
“表嫂你们忙好了没有?我这边遇到一个算命的,可以算姻缘,你们要不要过来算一下?”东方茶茶对着电话对面的慕雪小声道。
对面的慕雪有些诧异,遇到一个算命的?
说起来算一算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在什么地方?”慕雪开口问道。
等东方茶茶传递了位置后,慕雪就挂了电话。
而后看向陆水道:
“茶茶在前面遇到了一个算命的,陆少爷要过去看看吗?”
慕雪要买的东西已经买好,所以现在的时间算是空闲的。
回去要等下午,现在都是闲逛的时间。
“慕小姐带路吧。”陆水开口说道。
慕雪刚刚都开口问位置了,明显是想过去。
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过算命啊,挺有意思的。
只要敢说不好听的,他就敢当场为对方画圈圈。
陆水心里想着。
……
东方茶茶打完电话,就立即道:
“表嫂他们在过来的路上了,对了,会不会影响你做生意?
我要不要退到一边?”
影响别人不是一件好事。
天机楼宇摇头:
“小姑娘继续坐着就好,闲来无聊,小姑娘要是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就是。”
东方茶茶想了想,然后把豆芽从头发上拿了下来,接着问道:
“我想知道,豆芽什么时候才不会对我流口水。”
豆芽今天外出就被东方茶茶带在身边。
表嫂说这样豆芽会恢复的更快。
天机楼宇看向豆芽,随即眉头皱了起来。
“好特殊的肉食花,这朵花的未来同样非凡,不愧是时代的宠儿,连宠物都这么特殊。”
天机楼宇有些心惊。
随后摇头道:
“这个问题是习性问题,如同人什么时候不吃米饭了一样。”
东方茶茶听明白了,就是豆芽不会不对她流口水。
好惨。
然后东方茶茶想继续问问题,可是一时间又不知道问什么好。
好像也没什么好问的。
“想知道如何窥探天机命理吗?如果会,就能知道自己是不是修真界无敌的存在。”看到东方茶茶没有开口的欲望,天机楼宇只能主动去引导。
东方茶茶立即点头,但是很快她又摇头。
接着拿出了身上所有的灵石,道:
“这些够吗?
不够的话你还是别说了,我担心付不起钱。”
天机楼宇看着东方茶茶,觉得这个小姑娘确实有点意思。
只是看起来不是那么聪明,心智不够高。
“够。”天机楼宇这次没有拒绝。
东方茶茶把灵石推了过去,然后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等待天机楼宇告诉她。
香芋看着没有说话,虽然给钱了,但是她感觉对方好像不是很在意灵石。
“卦象,天机,天地走势,皆为命理一环。
卦象千万断凶吉利弊,天机无限晓因果由来,天地难测探古今万载。
只要做到这些,就能知晓自己是否无敌。
而想要做到这些,对他人来说或许艰难无比,可对小姑娘你来说,一切皆有可能。
天机之中,属仙山天机阁为最。
若是有缘,可去一趟仙山。”
说着天机楼宇拿出了一本名为天衍之术的书:
“或者可以学习一下这本书,这是命理基础,能初步断凶吉。
可赠于小友。
这是上卷,如若想学下卷,那么……”
说到这里,天机楼宇突然一愣。
他感觉天突然暗了下来。
这有些不正常。
“天黑了?”他开口问了句。
“没有啊。”东方茶茶四周看看,天没有黑。
不过她对那本天衍之术倒是有些兴趣。
万一她真的学会了,那么就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强了。
“天没有黑?”天机楼宇心中有些震惊。
没有黑,为什么他的世界突然看不到光了?
“你怎么了?”石龟传音给天机楼宇。
“我看不到东西了。”天机楼宇开口道。
“我不是问这个,而是你在颤抖。”石龟有些心惊道。
他从未见过天机楼宇会莫名的颤抖。
天机楼宇立即抓住了他的手,他感觉到了,他的手在颤抖。
不仅仅如此,他甚至能察觉到他的心也在颤抖。
这一刻,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心中弥漫。
“我,我知道自己为什么看不见了。”天机楼宇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惊恐。
“为什么?”石龟立即传音问道。
“我的眼睛是以世界命理作为基础观看的,在刚刚那一瞬间,我周身的命理全都失效了。
有难以预测的存在,在靠近我。”天机楼宇轻声说道。
尽管他努力保持平静。
但是那种颤抖他无法消除。
这次是他有史以来面对的最大危机。
对方不是主动找过来的,应该是被他招惹过来的。
不然他之前肯定会有察觉,从而逃离这里。
他躲了这么久,没想到直接从悬崖边,跌落到了深渊。
石龟也是心惊不已,到底是什么可怕的存在在靠近他们?
“不逃吗?”石龟立即问道。
这时候还留在这里,怎么看都不明智。
“不,来不及了,他们,来了。”天机楼宇有些绝望。
这一刻他看见了,看见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人。
一品夫人成長記
每一个都让他无法直视,仿佛只要去观看对方的命理,顷刻间他的眼睛就会瞎掉。
两个可怕至极的存在。
天机楼宇切换了普通的目光,此时他能清楚的看到,这两个恐怖的存在,只是一对年轻的男女。
看起来非常普通。
如果他不是天机楼宇,他甚至会认为这是两个普通人。
可是他就是天机楼宇,他就是知道这两个人恐怖到他大气都不敢出的地步。
他们是命理中的禁忌。
观看他们的未来,推算与他们相关的事物,无异于飞蛾扑火。
“表嫂,这边,这边。”在天机楼宇还在祈祷对方不要看过来的时候,东方茶茶开口了。
这一刻天机楼宇后悔了。
悔不当初。
他就不应该找人这个少女。
难怪啊,难怪会出现时代宠儿的卦象。
她身边有足以代替整个时代的两个人。
这是他贪心招来祸端,他已经够小心了,可最后还是在时代宠儿的身上,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陆水跟慕雪走了过来,在看到算命人的瞬间。
他们都有些意外。
“天机楼宇?”
“天机楼宇?”
慕雪对天机楼宇自然有些影响,他们上一世还特地去问对方一些问题。
可惜对方看到陆水就直接崩溃。
陆水的命理早已超越了对方承受的范畴,那怕只是看了一眼。
那时候陆水还说是她太凶了缘故。
她一个杀戮领域,明明就很普通。
陆水非常意外,找了半天找不到的天机楼宇,就这样被他意外的碰上了。
又是一副碰瓷的模样。
不过他确实有一些问题想问问对方,当然,对方要是还是会触动慕雪命理,那还是不问的好。
都被慕雪发现了一次,再来一次,总感觉会让慕雪有了防范。
随后慕雪跟陆水来到了摊子前。
东方茶茶立即起来,然后让慕雪坐下。
“这个算命前辈说,他会算姻缘,你们要不要算一下?”东方茶茶立即问道。
此时天机楼宇脸色非常难看,虽然努力保持这正常,但是他的目光早已失去了之前的色彩。
石龟无法理解,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可怕了?
一边的道人也是好奇,感觉这位前辈好像不在状态。
“前辈卦金怎么算?”慕雪开口问了句。
她其实没有什么气息露出,陆水也还没有成长起来。
可天机楼宇怎么就跟见了鬼一样?
这就是目光停留在未来的代价?
如果真的可以看到遥远的未来,那么天机楼宇应该是被陆水吓到了。
毕竟她跟陆水外出的时候,都是乖巧小媳妇。
陆水说什么,她就听说什么。
当然,没人的时候,陆水敢惹她,她还是会生气的。
“不准不要钱。”天机楼宇皮笑肉不笑道。
收徒?
他这辈子都不会收那小姑娘为徒的。
那是嫌自己命长。
“两位,要,要算点什么?”天机楼宇觉得死亡在向他招手。
自己还要提前买票。
慕雪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陆水,仿佛在询问要算什么。
“算他们两个明年成婚后,多久会有孩子。”东方茶茶立即道。
她觉得表嫂肯定会害羞,想知道又不好意思开口。
香芋说的。
“茶茶好样的。”慕雪心里夸了下东方茶茶。
陆水觉得这个表妹也是有点用的。
这个问题他是没法说出口了,慕雪应该也说不出口。
好在东方渣渣开口了。
然后两人看向天机楼宇,他们没有反对。
既然没反对,那就是默认。
而天机楼宇背后早已被汗水打湿。
他刚刚试着去睁眼,去看一下这个问题的答案。
然后他居然有种当场爆体的感觉。
这两个人到底有多恐怖啊?
其实陆水跟慕雪都很收敛自己的命理,正常人是根本算不到他们的。
怎么努力都不行。
但是天机楼宇不是正常人。
他对这一道了解的太多太多,就算陆水他们有所收敛,可他依然可以看到那种恐怖。
这就是变强的代价。
只是很快天机楼宇就正色道:
“老夫日观星象,洞察风云之势,为两位得出了相应的卦象。
日月同天,星耀双生,风云齐聚。
是天仙之卦。
两位乃天造地设的一对,成婚时天地同庆,万物生灵为两位献上祝福,假以时日必喜得贵子。
儿女双全。”
天机楼宇不带停顿直接说出了结论。
睁着眼睛说瞎话?
陆水跟慕雪都有种这种感觉。
他们可没感觉到命理有丝毫的触动。
简简单单的触动,都没有。
一些人有些事,相对来说都会或多或少触动他人命理。
步步成婚:首席寵妻無限
他们自然也是如此,只是没有去理会。
比如有人说起了他们,就算能听到,也没有去听的必要。
可刚刚,对方就是在胡言乱语。
只是,挺好听的。
他们倒是愿意听。
陆水其实挺希望天机楼宇算一算,这个时候的他们都不强,应该没那么难才是。
“算卦不是要抽签撒铜钱吗?”东方茶茶好奇的问了一句。
天机楼宇僵硬的动了动脖子,而后看向东方茶茶。
造孽啊。
东方茶茶立即退后了一小步,躲到香芋身后。
她是不是说错话给人添麻烦了?
慕雪轻声道:
“那我也抽个竹签?”
天机楼宇哪敢拒绝,立即把竹签递了过去。
慕雪看着竹签抽了一根,随后对着陆水道:
“陆少爷抽一根?”
陆水当然没有拒绝,他感觉抽竹签确实有点命理的触动。
或多或少能算一点东西。
天机楼宇看着这两个人抽竹签,这时他感觉鼻孔一热,鲜血开始流出。
这才一个签而已。
他立即拿手帕擦了擦鲜血。
他想离开这里。
桃花折江山
“前辈不舒服?”慕雪开口问了句。
果然是陆水本身存在太特殊了吗?
“窥探天机有伤天和,今天这一卦之后,老夫就要离开了。”天机楼宇开口道。
他的苦楚谁能懂?
随后陆水跟慕雪把竹签放在桌面上,这时候铜钱洒落,全都落在两根竹签上,将两竹签完美的连在一起。
洒落铜钱的时候,天机楼宇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
“我什么都没想,我什么都不想测,连一起就好。”
果然,卦象非常好看。
舉世獨尊
只是这一卦下去,他身上多出了许多裂痕,再继续下去,必然喷血。
他需要度过这次难关。
“地泽临,日月之卦,天赐良缘,夫妻好合。”天机楼宇看着慕雪跟陆水,正色道:
“卦象显示,两位乃天作之合,运数加身。
天地的意愿都站在两位这边。
膝下儿女双全,成亲便是一切美好的开端。”
说完天机楼宇就看着陆水跟慕雪,仿佛在说,作业交了,可以吗?
陆水看着天机楼宇,一时间没有开口。
被陆水这么看着,天机楼宇有种被天地施压的感觉。
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承受不住了。
而就在他即将承受不住得时候,陆水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
“要多少卦金?”
听到这句话,天机楼宇松了口气。
终于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