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o56优美都市言情 全知全能者-第52章 出身既有別,造化亦各殊推薦-eahst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一百一十四个小家伙,其中有一百一十二个都是正常的。
有正常,当然就有不正常。
什么叫不正常?
那就是和大多数以至绝大多数人都不一样。
当然,这个标尺有些时候并不适用,特别是在修行界,这个标尺很多时候都不适用。
就如广清自个,不要说放在整个修行界,哪怕是放在凌霄宗,也是属于绝少的那一类,也是“和绝大多数人不一样”。
之前还只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晋升真一境之后,她就晋升到和绝大多数人不一样了。
所以评断的标尺需要在这个基础上稍微改易一下,改成应不应该、合不合理。
而在广清看来,太苍月和纪飞妍的表现,显然就是不合理的。
极不合理!
接触正式修行的第一天,立即就得气入门了,算是正式跨入了修行的第一个层次,凝元境。
女人不狠,地位不穩
这在广清看来已经是极其夸张极其了不得了,但只隔了半天,从白天到夜里,现在,她看到的是什么?
她看到的是一片灵气绵绵不绝,从天而落,如雨如瀑一般地冲刷着太苍月的身体。
她看到的是一片灵气氤氲不散,凝结成了一个仿佛有形的茧,而这个茧把纪飞妍牢牢地包裹在其中。
这是什么?
虽然只是真一境,而且才刚刚晋入真一境,但是广清的见识却是超过了真一境的,至少在某些方面是这样。
太苍月和纪飞妍此时的情况,可以用一句话八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形气相抱,以合太和。”
而这八个字,就是凌霄宗秘传经典里,对于真一境的描述!
当然,这并不是说太苍月和纪飞妍此时就是真一境了,然而,用“真一境之萌芽”来定位她们两个,却是绝无大错的。
放任的青春 雞年大吉
还是那句话。
这是什么?
这是未来的两个真一境!
广清相当地肯定,只要这般地修炼下去,她们两个,在将来,而且是不会太久的将来,必然晋升真一境!
对她们来说,那可能是吃饭喝水一般地简单。
有点怔怔地看着她们两个,看了好久,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广清又把感应放在了叶小叶那边。
唐朝小地主 燭
白天,就是他们三个,立即入门的。
太苍月第一,纪飞妍第二,叶小叶第三。
但此时,太苍月和纪飞妍继续着白天的不可思议以及一飞冲天,继续着堪称惊才绝艳的修炼,而叶小叶那边,却寂无动静。
他和其他的那些小孩一样,睡着了。
他才是正常的。
但此时,感受着这种正常,广清心里却是莫名一叹。
她想到了三个人的身世。
太苍月出身灵渊府,其父为灵渊府府主,其母为灵渊秘境嫡系传人。
为什么拥有这样的出身还要进入凌霄宗修行呢?
自然是因为凌霄宗位列九大仙宗之一,其地位及发展高度远超天下任何州府及秘境,能与之相比的,只有其它八大仙宗。
但这并不意味着出身毫无作用。
从出生到成长到八岁,修炼可以没有开始,但关于修行的知识以及某些秘传,肯定早就开始了。
此时的修炼就是明证。
太苍月如此,纪飞妍也是一样。
但是,叶小叶不一样。
叶小叶虽然也是出身秘境,但他出身的那个秘境可谓是天下最特殊的秘境之一,甚至某种层面来说,都没有之一。
绝灵仙海!
绝灵之地不止一个,但如绝灵仙海那般有名那般恐怖那般令人闻而生畏甚至在凌霄宗这样的宗门中都列为禁忌之地的,却是天下间只此一个。
叶小叶出身在那里。
所以虽然都是出身“秘境”,但本质上,他和其他好多孩子,都是不一样的。
他们,如太苍月,如纪飞妍,都各自身怀背景,身怀秘传。
但叶小叶,可就真的是白纸一张。
就如那空白道笺一样,纵然有着涉及到气运之类的些许神秘,但却确实是空白的。
这样下去,你很快就会被她们远远抛在身后的啊!
又感应了良久,然后,广清微微地摇了摇头。
时间如流水,不分昼夜。
很快地,几乎就是眨眨眼的时间,又是三天过去了。
所有人聚集在小院中的学习已经中断了,现在就是每个人各自的修炼。
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专属小院,而大家有所交集的时间,不过就是早上的晨跑,这可谓是最大的交集了。
现在就连吃饭,都很少见到三三两两结伴成群的了,绝大多数时候,每个人都是各自地来,然后吃完各自地走。
因为时间不一致。
帶著紅樓到紅樓 一品眉
这种差异,以后肯定还会越来越大。
因为修炼的进度不一致。
獨家秘愛,首席的緋聞女主播
还没有入门的孩子,暂时还没有感觉到太多,但他们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太苍月、纪飞妍以及叶小叶三人,已经不和他们在一起修炼了。
不论是湖泊那里,还是小山那里,都不再看到他们的身影。
这三人都是有相熟伙伴的。
而经过询问,众人知道了,据师姐所言,三人都已经正式入门了,所以现在他们是在另外的地方修炼。
这一天傍晚,青弧到小院来找叶小叶。
其实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找了,前两次,叶小叶都不在,而且等了好久,都没等到。
这一次也是等了好久,在青弧又要失望而返的时候,叶小叶终于是回来了。
“三哥!”
看到人的第一时间,青弧小毛头简直都要喜极而泣,他整个人都像一团毛球般地像叶小叶奔去。
差点就奔到他身上了。
“三哥!”
他又叫了一声。
叶小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两人干脆勾肩搭背地朝院里走。
“怎么,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小毛头还扭捏着,“三哥,我就是想问问你,怎么才能入门?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感觉到灵气!”
这才几天啊,你接触修炼连头带尾还不到十天!
许纯真有点哑然失笑。
正常来讲,几个月、几年的时间感觉到灵气都不算奇怪。
甚至,几十年都不算啥稀罕。
当然,几十年确实是有点长了,特别是在灵气浓度相当高的这个世界里。
但才几天就着急,那也太毛躁了。
不过这话不适合对一个才六岁的小毛头说。
对于小毛头的疑问,叶小叶没有解释太多,修行路上,领悟是最重要的,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心领神会,而他人的解释,是没有用的。
特别是越往高处走,越是如此。
深臺詞 聽歌者
用正经的话来说,关于修行的许多体验,都是超语言的。
某种意义上,像是对瞎子描述色彩,又或是对缺乏味觉的人描述酸甜苦咸。
除非有朝一日,他们自行恢复或者说获得了视觉味觉,不然你的所有描述所有解释,都是没有什么用的,甚至反而会形成误导。
也像是能看到一万种颜色的人,对只能看到一百种甚至十种、几种颜色的人,很难告诉对方,超出其视觉之外的那些颜色,该怎么形容。
修行是一种行为,是生命的印证。
而不是单纯的学识认知和累积。
所以对于青弧的疑问,叶小叶没有讲解什么,而只是给他做了一个小实验。
一个地球上时不少人都知道的小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