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8h1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愛下-第七百五十五章 開枝熱推-4d3d1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有些现象,一旦开了个头,之后就会逐渐变得司空见惯。
自从章进敲开了林府大门之后,他自己打痛快也吃痛快了,吃干抹净溜之大吉,可随后林朔家的门槛,都快被人给踏平了。
来客络绎不绝,而且都还把准了这家主人是个吃货的特点,都是带着上好食材来的。
林朔就觉得自己的家都快成饭馆了,顿顿自己做也不是个办法,索性让二徒弟周令时来自家值班,顺便也花点时间在徒弟身上,毕竟师徒一场,不能什么东西都不教。
周令时来家里之后,林朔看着自己这位今年已经四十八岁,身材逐渐向曹四舅看齐的二徒弟,只能哭笑不得。
東方不敗之風月千
最近一段时间的访客,主要还是林朔这一辈的人为主。
像贺永昌、楚弘毅、唐灵玉、杨拓、曹冕等等,这些人除了杨拓、曹冕这两个文职科研人员,其他人的境界实力比起之前都有长足的进步。
在传承共享之后,本就天赋傲人的猎人能用别家的传承取长补短、互相借鉴,受益是非常大的。
如今九境大圆满这个猎门以前修行的绝高境界,其实已经不怎么值钱了。
猎门九魁首除了曹冕,都是这个境界,甚至七寸家族里面的佼佼者,像唐灵玉这样的,也到了这个境界。
别说整个猎门了,光林朔自己家里面,九境修行者包括他自己在内就有六个。
哪怕是大徒弟魏行山,半路出家的典型代表,三十岁之后才跟着林朔学艺,这小子从西王母意识空间里出来的时间很早,四年半前就出来了,现在也好歹有个九寸能耐。
大家都在进步,唯独周令时,林朔这位二弟子,能耐不进反退,人在食堂工作了七年,疏于练功身材走样,现在七寸都快保不住了。
只是看周令时如今红光满面的样子,看来生活还是比较幸福的,林朔也就不强求了。
毕竟他四十岁才拜入林家,能耐上想进步本就不怎么可能。
所以林朔只能教他一些林家的养生诀窍,林家猎人到了四十岁以后,身体能力也会下降,为了尽量克服这种生物的客观规律,林家在传承上也是有应对法子的。
而这一天,林府终于来了个自家人,也是林朔的晚辈。
林朔的堂侄子,林虎。
林虎今年十八岁,个儿已经跟林朔一样高了。
他之前是林家分支的孩子,爹娘出车祸死了,林贺春看他是个可造之材,于是在修行方面重点培养他,主要是为了防止林朔出意外,这样林虎就能续上林家主脉传承。
后来林朔平平安安,现在孩子都四个了,那林虎的定位就尴尬了,林贺春索性把他送到了昆仑园区,让林朔看着办。
这孩子林朔是看着长大的,知道他修行天赋不错,于是在自己第二次进入西王母体内之前,特地嘱咐过歌蒂娅,让林虎跟着林家三夫人修行。
如今七年过去再一看,还真是无心插柳,这孩子去年年底青龙降世,如今是九寸二境的实力。
十八岁的九寸二境,这个修为进展别说在林家分支了,在林家主脉猎人里只要别跟林朔本人比,那都算很出挑的。
在饭桌上林朔看着自己这个堂侄子,那是越看越高兴。
这小子别说模样了,就凭这胃口吃相,就得是林家人,满满一桌饭菜看来不够他一个人造的。
“小虎,以后上家吃饭提前说一声。”林朔吃了几口就默默地放下了筷子,说道,“让你叔好歹有个准备。”
“叔,没事儿,我有什么吃什么,没那么多讲究。”林虎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
“怎么能没讲究呢?”林朔说道,“咱林家人,得吃肉嘛,下次你来,我给你弄头牛。”
“好!”林虎连连点头,眼睛笑得跟月牙儿似的。
“成人狩完成了吗?”林朔又问道。
“完成了。”林虎答道,“我上个月就在缇雅共和国杀了一头‘狞’,当时是苗校长亲自护着我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老说自己胳膊疼。”
林朔一听就乐了,林虎嘴里的苗校长,就是苗成云,他现在在缇雅共和国的昆仑分校里当校长,同时还负责管理猎场。
苗成云如今是猎门这一代的三强之一,一身实力应该不在林朔和章进之下,狞这种东西在他面前,那就是猫。
只是九年前,他的左手在神农架里被一头‘狞’给咬掉了,现在估计多少还有些心理阴影。
算起来,苗成云今年也三十三了,不过婆罗洲苗家他还是没立起来。
倒不是说没孩子,云秀儿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俩孩子今年都五岁了。
没立起家族,原因是苗成云心气儿高,说一定要传承创新,把原来的云贵苗家传承弄出一个不一样的道路,这才算开创了新的家族。
在林朔看来,苗成云的这种努力,还是值得称道的。
虽然目前形势变了,家族这个原先猎门的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单位,在昆仑计划面前,形式上显得有些落后。
可凡事要辩证地看待,家族传承作为猎门存在万年的根本,固然有其落后的一面,可也提供了猎门传承的多样性,撑住了猎门的基本盘,是不可以扫进历史故纸堆的。
家族依然要存在,而且要遍地开花似地存在,这是猎门的根本,也是昆仑计划的容错。
玄渾道章
另外昆仑计划毕竟只是应对一时局面的特殊情况,而人类以家族为单位在世界各地繁衍生息,这才是常态。
所以目前无论是章进所在的章家,还是婆罗洲这个即将酝酿形成的苗家,林朔都是不怎么干预的,任其发展,并且尽可能地提供帮助。
而自己这个林家,既然已经绑上了昆仑计划这辆战车,那就只能滚滚向前了。
可于此同时,林家本身也需要一个容错,这个容错在林朔心目中,就是此刻在自己对面,吃得头都不抬的林虎。
等林虎把餐桌上的饭菜都扫空了,林朔亲自给这位堂侄子泡了杯茶。
琴魔狂妃 素衣淺笑
林虎显然受宠若惊,站起来毕恭毕敬地接过了这杯茶。
燁少強寵:嬌妻乖乖就範
林朔笑了笑,说道:“你今年十八了,要是搁在以前,你这个年龄可以成亲了。”
“啊?”林虎显然没想到话题会被林朔引到这个地方,他摸了摸后脑勺,“叔,您提这个早了点儿吧?”
“是还早。”林朔点点头,说道,“你成人狩完成了,算是我们林家的传承猎人。
我知道你今天来,就是向我这个家主要林家猎人腰牌的。
不过小虎,这块腰牌我没打算给你。”
林虎脸上有些错愕,随后问道:“叔,为什么?”
“因为拿了腰牌,你就是主脉猎人了,是我这一支的。”林朔指了指自己,“可我的想法是,你林虎今年十八岁九寸二,林家传承你基本上全学了,另外作为昆仑学院的第一批毕业生,你还有整个学院传承库的能耐可以挑选。有这么好的条件,你何必再挂靠在我这儿呢?”
林虎听到这里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在林朔面前,大声哭道:“叔,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哎呦。”林朔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嘀咕道,“早听春叔说你哭起来声大,果然是中气十足。”
“叔,我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您直说,我一定改!”林虎哭道。
“行了,起来吧。”林朔伸手一提溜,就把堂侄子提溜起来了,“男子汉大丈夫,一是膝下有黄金,二是有泪不轻弹,你好歹姓林,别让我改主意。”
林虎抹着眼泪说道,“我这样不就是让您改主意吗?”
“你把话听全了。”林朔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这么好的条件,干嘛入我这一支,再去创一支不好吗?”
“创一支?”林虎抬着一双泪眼,显然没听明白。
“猎门家族的开枝散叶,是分开来的。开枝是开枝,散叶是散叶,两码事儿。”林朔说道,“叶子再散,也长在枝上。我林朔生再多孩子,认再多的干儿子,收再多的徒弟,那也只是给我这一支散叶,而不是开枝。
我想让你做的,是去开枝,另开一枝,听明白了吗?”
“这……”林虎一脸为难,“怎么开啊?”
“盖房辟田、娶妻生子,千百年来我们华夏族人不就是这么开枝的吗?”林朔说道,“我以当代林家家主的身份,特许你林虎开创林家分枝。
从此之后,我这一支是江南林,你这一支是什么林,由你自己去定义。
而你作为一个我这个猎门总魁首所认可的传承猎人,你开创的家族将是猎门的三寸家族。
起点虽然比较低,可你不用怕。
你有足够好的传承,只要你的家族今后传承不绝,你这支林家上九寸门槛只是时间的问题。
甚至九寸九,都不是没可能的。
你意下如何?”
“我……”林虎显然毫无心理准备,这会儿人就愣住了。
三搶萌妻:邪少的霸道寵制
“这么大的事情,让你马上做出决定确实有些强人所难。”林朔笑道,“不着急,你慢慢想,直到你娶老婆之前,到底是入我这支还是另创一支,两个选项都是对你开放的。”
“哦。”林虎显然松了一口气,“叔,要不我先回去琢磨一下?”
“去吧。”林朔挥了挥手。
……
林朔中午这顿饭打发掉了侄子,而到了晚上这顿饭,舅舅来了。
曹余生曹四舅,这是个在吃方面很讲究的主。
林朔不敢怠慢,让周令时回去,自己亲自下厨整了一桌。
其实林朔和周令时这对师徒,在技艺传承上多少有些颠倒。师傅狩猎能耐没教给徒弟多少,反而在厨艺上那是大大方方地偷学。
如今颠仨炒俩对林朔而言不叫事儿,水准还挺高,曹余生吃得很满意。
晚饭过后饭菜撤下去,老婆孩子也上楼了,客厅里只剩下了甥舅两人。
“茶不错。”曹余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后看着林朔,脸上是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我这歇得挺爽的。”林朔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要不再让我休息一段时间?”
“没门儿。”曹余生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你一个负责人搞得跟大姑娘似的,上班还得八抬大轿来抬啊?”
“你们不是整挺好嘛。”林朔说道,“我也是怕冒然进来,打乱你们的办事节奏。”
“我们没节奏!”曹余生瞪了林朔一眼,随后轻轻拍了拍沙发扶手,“这整个昆仑园区,本来就是绕着你转的。
你之前不在,我们只能勉为其难地自转。
你看看我这肚腩,再看看我的白头发,林朔,你在家逗孩子是挺舒服,可我也已经抱上孙子了。
你就不能以己度人,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听您这么说,我怪惭愧的。”林朔点点头,“那行,明天上班去。”
“这就对了嘛。”曹余生拍了拍大腿,神情也放松了不少,“老总办公室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空了都七年了。”
“我不去那儿上班。”林朔摆了摆手。
“嗯?”曹余生有些不解,“那你去哪儿上班啊?”
“昆仑学院。”林朔说道,“教师大办公室里,您给我腾出来一个工作位就行,我给孩子们上课去。”
“不是……”曹余生急了,“园区大事儿你不搀和,光去给孩子上课?”
“大事儿还是可以搀和的,该开什么会,做什么决定,都行。”林朔笑了笑,“不过我这人是属于山猪吃不了细糠,坐大办公当老总那不自在,还是让我上课去吧,除了打猎,我就喜欢干这行。”
“哎。”曹余生叹了口气,“那行吧,昆仑学院院长你兼走,我也省得操心了。”
“不用。”林朔摇头,“我当初中语文课老师就行了,我特别擅长。”
“什么人啊这是。”曹余生哭笑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