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8om超棒的都市异能 長生十萬年 txt-第三千八百三十八章 胡衝展示-2a4mc

長生十萬年
小說推薦長生十萬年
不过那个猜测,实在是疯狂,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
以至于一时之间,叶秋还无法确定。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叶秋沉吟片刻,离开了更堂。
很快的,叶秋的身影,出现在某座阁楼前。
“藏书阁?”
一个阴暗的角落中,王老头喝着酒,验证满是疑惑。
怎么叶秋这秦相的亲信,来到乾坤阁后,啥事儿不做,直接去藏书阁?
难道叶秋觉得,在藏书阁中,能找到破开更堂危局的答案?
这怎么可能!如果书中有答案,王老头还需要找叶秋帮忙?
“莫非秦相是想了解,我乾坤门的修行之法?”
“不过就我乾坤门的功法,秦相看得上眼?”
王老头摇摇头,越发的费解。
乾坤门是传承万古没错,但真正厉害的功法,其实早就已经失传。
明朝第一駙馬
放在藏书阁中的那些功法,压根不足以修炼到很高境界。
無限災難 筆夢星辰
那么问题来了,叶秋究竟要干啥?
一时间,王老头陷入沉思。
彼时。
叶秋负手向前,很快来到藏书阁的大门前。
“去去去,一个刚入门的萌新,竟也敢来藏书阁捣乱?”
镇守大门口的是个老生,他扫了一眼叶秋的服饰,顿时摆摆手,眼中满是不耐。
“道尊今日曾言,新弟子三年考核解除,可以随意阅读藏书阁书籍,我为何不能?”
叶秋微微皱眉。
叶秋是拿到了更堂令,但他不会傻的到处宣扬。
除了和王老头“开诚布公”之外,在乾坤门的其他地方,叶秋依旧会低调。
可就算如此,叶秋是王老头的亲传弟子这件事,此事并不是秘密。
“王老头穷的将整座更堂都典当了。
整个乾坤门谁给他面子?”
“小子,别说你是王老头的亲传弟子,就算王老头来了,不给天火石的话,那也休想进去。”
这穿着灰衣的老生,双手交叉在‘胸’口,眼中满是不屑。
盛唐紈絝 憤怒的妖姬
“难道进入藏书阁,还要天火金才行?”
叶秋皱起眉头。
七界傳說前傳
天火金极为珍贵,至少对叶秋而言是这样。
至于王老头?
呵呵!王老头穷的都揭不开锅了,他能给叶秋天火金?
“不错,必须要天火金,一天一块天火金。”
“更堂的穷比,没钱来什么藏书阁,滚!”
灰衣弟子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叶秋可以滚了。
不过这人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明显言不由衷。
叶秋顿时明白,眼前这灰衣弟子,摆明是欺负他。
“不知道师兄,如何称呼?”
叶秋问道。
‘“怎么,小子,想去投诉‘老’子?”
征途之帝王路 故事的回憶
“你记住了,‘老’子叫李玉春,剑堂李长老是我师父。”
“‘小崽儿,你要有本事,去剑堂投诉我,来,‘老’子等着。”
灰衣弟子,哈哈大笑。
叶秋目光一冷。
李长老?
呵呵!又是此人!在清河,李家是第一家族,而后是赵家、灵家。
李玉朗,清河李家的少东家,当之无愧的清河第一天骄。
本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清河夜宴的夺魁者,应该是——李玉朗!但这份机缘,却被叶秋暗中使绊子,让赵狂得到了。
而赵家的老爷子,更是当场陨落,神格便宜了赵狂。
当时,灵老筹谋许久,和李老、赵老合作,想要夺走宝物。
可这宝物,也就是——噬神竹,却被叶秋截胡。
而后,赵狂成为赵家之主,被秦相提携,位列清河之主。
叶秋也来到乾坤门。
李玉朗是李老的孙子,也因为灵韵的原因,一直想弄死叶秋。
在这乾坤门中,剑堂的李长老,则是李玉朗的叔叔。
叶秋很清楚,李玉朗和赵飞、赵牛一样。
只要有机会,李玉朗就会出手,将叶秋灭了。
可叶秋还是没想到,李玉朗都没出手,李长老的弟子就出手了。
“看你的样子,是李玉朗让你对付我的?”
叶秋冷冷说道。
虽说不能‘暴’露修为,但叶秋要教训这灰衣弟子,其实很简单。
“何必小师弟吩咐,叶秋,你一个废物,不过是运气好,拿了个升仙令,你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
“识相的赶紧滚,藏书阁不欢迎你这种废物!”
灰衣弟子目带不屑,不耐烦的摆摆手。
“我没记错的话,藏书阁并非只需要天火金。”
“而且按照道尊规矩,新弟子第一次来藏书阁,并不收费!”
叶秋扫了一眼更堂令,语气越发冰冷。
灰色水晶鞋 懷玉
更堂令之中,存储了一些宗门的规则。
叶秋用神识一扫,自然一目了然。
“叶秋,我说你得给天火金,那你就必须给!”
眼见叶秋居然要强闯藏书阁,李玉春勃然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重重耳光声响起。
就看到李玉春不断旋转,然后噗通跪在地上。
璀璨的阳光下,一个魁梧的青年,从藏书阁内走出来。
这青年将手背在身后,不怒而威,浑身散发这滔天的剑意。
他整个人,就如同一把绝世好剑,随时等待出鞘!这青年还没踏出藏书阁,就能隔空凝聚空气,化为一巴掌,将李玉春给打了。
而且这力量控制的很精准,既让李玉春脸肿,却没伤到他。
“此人,不俗!”
叶秋不动声色,心中却有些惊讶。
这青年的境界,居然比叶秋还高!赫然是——一龙神砥!而且看他的磅礴气息,恐怕距离二龙神砥,也不是太遥远。
这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天骄!要知道,如今的叶秋,也不过是一龙神砥,连一头巨象都没凝聚。
“什么人,敢打‘老’子!”
捂着火辣辣的脸,李玉春勃然大怒。
但当李玉春抬头,看清楚青年之后。
他顿时吓的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又跪在了青年的脚下。
“胡冲师兄,饶命,饶命啊。”
李玉春砰砰磕头,一脸惶恐。
“原来他就是剑堂大师兄,云裳堂主的得意弟子——胡冲!”
叶秋恍然大悟。
在叶秋刚入门的时候,站在向长老的飞船上,曾经看到一道冲天剑气,一剑将一座百丈山岳斩裂。
那惊天的一剑,带给了所有新弟子着震撼。
而那一剑的主人,便是——胡冲,胡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