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ua7優秀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974 一色·龍之介·彩羽的一天推薦-9cyz8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龙之介处理完加奈子的事情,就又要去找静可爱卿卿我我了。
不过屁股还没从沙发上抬起来,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加奈子还有什么事要说吗?
龙之介无奈中带着好奇地打开手机一看,却赫然发现是宫本兰。
不是吧,阿sir,这些女孩子怎么起得一个比一个早呀?
宫本兰对于他说不能一起去上学了的短信,回复道:
“真可惜,那我今天就借一下你的女朋友,和雪之下一起去上学吧。”
这……龙之介无法作答,只能是已读不回。
龙之介收起手机后,再次要往静可爱的卧室里走去。
不过走到半路他又隔着裤兜摸了一下手机,刚才那一下震动应该是错觉吧?
然后他又迈起腿往卧室走去。
私人書館 柳河邊小道
【香喷喷的静可爱,我来了。】
————
与静可爱一同穿衣洗漱吃饭,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早晨。
(*^▽^*)(*/\*)
————
走在校园里,龙之介有些奇怪地看着周围的同学们。
这一个个的校服怎么变了样子呀?
黑色的校服外套变成了双排扣的藏青色外套。
女孩子的裙下也是长筒袜了。
龙之介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还好,虽然穿着藏青色厚外套的人很多,但也有和他一样穿着普通黑色外套的。
所以他也不怎么着急心慌。
————
龙之介走进自己2年b班的教室。
他看到教室里的同学都是和自己一样的黑色校服,心一下就放了下去。
路过京介时,他问候过后说起了校服的事情:
“京介,校园里好多人都穿着另一种校服呢。”
“另一种校服?”京介奇怪地看向龙之介。
麻奈实倒是最先理解了,笑眯眯地拿起自己之前脱下来的藏青色外套对龙之介道:
“你是说这样的吗?”
“额,”龙之介一点头,“你们怎么都穿这种衣服?”
京介回过味来后笑着拍了一下龙之介的胳膊:
“今天不是十一月一日吗?按照学校的规定,就要换上冬季的外套,也要正式开始供暖了。
我的籃球進行時 覃霓
所以现在是上学路要在校服上套这种外套,来到学校脱下来,露出平时的校服就行了。”
“是这样啊,我还真没想起来。”
龙之介举目四望,发现大家确实穿得是平时的校服,教室里也挺暖和的。
不对,谈不上挺暖和的,只是稍微有一点温度,不那么冷罢了。
“看来暖气还没有正式供应起来呢。”
“嗯,下周一应该就弄好了。”京介说道。
随后龙之介点点头,告别京介麻奈实去了自己的座位。
————
今天来得比以往早,但赤城还是出现在了他的座位前面。
宫本兰和雪之下也早就到了。
龙之介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问道:“你们两个早上是一起来上学的吗?”
“这个……”宫本兰看了看右边不知道怎么说的雪之下,转头对左边的龙之介说,
“是啊,你不能和我一起走,那就拜托雪之下了。”
龙之介点点头:“那也挺好,不过这么一来,你不是绕路了吗?”
毕竟宫本兰和他家算是邻居。
那按路线来说,是要先路过学校,然后再去雪之下家,然后再一起来学校。
“是这样吗?会长。”雪之下好像并不知情似的。
宫本兰对雪之下浅浅一笑:“没事没事,几步路而已。”
雪之下不再说什么了,而是把目光投向宫本兰隔壁坐着的龙之介。
原来他每天早上都和宫本兰一起上学呀。
不过,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龙之介和宫本兰一起走进教室门啊。
虽然奇怪,但是想了想她又释然了。
会长这么优秀的人,和龙之介是邻居也不奇怪呀,倒不如说很正常。
雪之下看着书默默想着。
————
这只是些小插曲,并不影响什么。
上完早上的课,中午和麻衣学姐、雪之下一起吃午饭。
麻衣学姐昨天一天都没等到龙之介给她辅导功课,心里开心不起来。
o(╥﹏╥)o龙之介被川崎沙希抢走了……
麻衣学姐心里想着,但是嘴上并没有说出来。
只是忧愁哀怨地看着龙之介,让他食不下咽。
最后龙之介忍不住问了起来,了解后,让她和川崎沙希一起去那个咖啡自习室。
补课的时候也听一听。
她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毕竟龙之介也有他要做的事情,不可能让他单独再抽出时间给自己辅导功课呀。
那样她欠龙之介的就又更多了。
之后麻衣学姐也说早上和绫濑打招呼,但是绫濑好像看不见她似的。
龙之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说以绫濑的性子,不会故意无视她的。
麻衣学姐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然后对存在感消失的担忧,重新浮现于心头。
绫濑应该是看到过她,但忽然又忘记了,现在只有龙之介还记得她。
至于雪之下,龙之介没有问她组织修学旅行的事情,只是正常地和她聊天。
期间雪之下倒是心情很好。
她还拿出手机给龙之介看了看,上面是她昨天晚上在微博上看到的有意思的猫咪图片。
雪之下开心,龙之介心情自然也很好。
————
下午的两节课,轻松平常地度过。
————
下午放学,龙之介便去了学生会办公室。
照例是向春野堇打了个卡就要走人。
Mhm……这让春野堇有些无奈,以后龙之介不会都这样了吧?
没办法,只好双休的时候自己再抽空看一看学校论坛了。
————
走出学生会的门,龙之介和由比滨结衣、川崎沙希一起往校外的咖啡自习室走去。
还有跟在他身后走着的麻衣学姐,龙之介两边都有人,只能这样了。
川崎沙希她是知道的,但这个粉色团子头的女孩是怎么回事?
自己就下午没在龙之介身边几天,怎么龙之介又弄了一个新的女孩子?
太可耻了。
麻衣学姐在他身后强烈地抗议和鄙视着。
不过她这个样子也没法插上话,只能用眼睛让龙之介的后脑勺发凉了。
一路上,龙之介他们多多少少碰见了一点熟人。
韓寒五年文集
比如,由比滨结衣的同班优美子他们。
路过时,跟在龙之介身后的由比滨,双手合十,一脸赔笑和抱歉。
龙之介只是转头寻常看了他们一眼。
这时他也想起来了,之前在网球场上起冲突,他还把这几个家伙的下巴给卸了呢。
同时还隐约告诉他们,自己家里可是比雪之下家里还要厉害呢。
这么说起来,有自己给由比滨撑腰,他们也不敢乱来什么吧?
我愛你,誓死不休 雪色無香
咳,龙之介当然知道优美子这些人在小说中其实也并不坏。
但问题是,并不是你不坏就不会伤害人了,不然由比滨何以至此?
唉,很多时候好心好意都会伤人呢。
而龙之介另一边走着的川崎沙希,则是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们一眼,完全无视。
他们可不是一路人。
————
继续在路上,今天的龙之介嘛,比较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
不仅没有超出朋友的界限,反而还多加抑制。
【下次再走,让由比滨和川崎沙希并排走,自己还是不要走中间了。】
这让一直想要活跃气氛的由比滨结衣有些尴尬。
加上川崎沙希也是一幅冰山脸……
由比滨结衣最后自暴自弃了,也跟着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一起走着。
不过她也清楚龙之介和川崎沙希不是优美子他们。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不说话不是吵架了,也不是有什么意见,只是他们本来就是这样。
秉承着到哪个山头就唱什么山歌的想法,由比滨结衣也没多说话。
一路上走着,由比滨反而觉得有些轻松。
不用去看人脸色,也不用去配合着说什么话,不必消耗心神,也自然会轻松了。
————
咖啡自习室,四人间内补课的时候。
还是龙之介和川崎沙希坐在一起,由比滨坐在对面。
哦,还有麻衣学姐,坐在由比滨旁边。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麻衣学姐只是旁听,不好问什么,但也比一个人学习效率要高。
由比滨也是,不太好问什么,只有等川崎沙希不问了之后才找时间问一下龙之介。
如果仲夏,光年以北
毕竟她知道自己是后来的,也没有给龙之介做工作,这么白白的蹭课,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呢。
哦,至于为什么知道川崎沙希在给龙之介打工?
她昨天下午和川崎沙希交换通讯地址后,晚上回去也聊了一会儿呢。
————
度过充实的两个半小时左右的补习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半,大家就要各回各家去吃饭了。
由比滨结衣有些不顾形象地、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但她发现对面两个人都很平静地在收拾东西,于是摸着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她们收拾了一下东西,穿上冬天的藏青色双排扣外套,往外面走去。
————
咖啡自习室大门口,由比滨结衣对他们笑着挥了挥手,就先行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川崎沙希这是也打开自行车锁,推着车子走了过来。
龙之介看着她梦幻蓝的眸子摇了摇头:
“我是今天不回家的,你一个人去我家吧。
路该怎么走,该做什么事情你都清楚了,门也会有人给你开的。
你做得差不多就回家去吧。
哦,对了,晚饭我也会让我妹妹给你送上来的,你不用担心什么。”
川崎沙希虽然有些意外,但龙之介的安排还是很细心的,她也没什么意见。
所以只是点点头便骑上脚踏车去龙之介家了。
龙之介对川崎沙希自行车后排坐着的,一脸笑容的麻衣学姐挥了挥手。
————
龙之介给绫濑发了短信说了一声,然后就要去学校找雪之下了。
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应该这么做罢了。
他可以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写小说,也可以看看雪之下和静可爱,两不耽搁。
自己果然是个好老公呢。
龙之介春风满面地走在路上,很满意自己,心情也自然很好。
————
往学校走着走着,龙之介却看见前面粉色的团子头了。
哦,由比滨呀,她一个人默默走着。
可能因为龙之介是男生,个子又很高,所以步子也比较大,正常走着也追上了她。
寶寶計劃:這個媽咪,我要了! 囧囧有妖
不过龙之介只是看了看,便放慢了脚步,并没有上前说话的打算。
虽然说也是朋友了,但毕竟男女有别,他也有女朋友,有未婚妻了,自然得注意一点。
走在由比滨后面,看着她粉色的团子头,黄色的少女风双肩包。
龙之介想尽量不看,但也还是难以自控地注视着。
毕竟往前走,自然要看路了。
唉,算了,不看由比滨,就看看她的书包吧,这样也不算出轨。
书包,不是提着的手提书包。
可能是天冷了,手提上比较冷吧,是双肩包。
包上还挂着一个粉色的小玩偶。
这就是正常的可爱少女吗?
再看一会儿,路过学校时他们就会分开了。
————
可惜,不愿惹是非,怎奈事与愿违。
由比滨心情还挺好地走着,但是忽然听见有人再叫“结衣”,故而扭头看了一眼。
原来是学校周围玩的优美子和海老名。
“结衣,来这里!”优美子向她招手,一旁的海老名也望着她。
这……目光都对上了,自然也不可能强行无视。
由比滨稍只好拐弯走了过去,打起笑容说道:“呀,哈喽!”
她一来优美子就递出手里的东西说:
“结衣,你也尝尝,这里新开的一个关东煮店呢,很好吃的。”
“就是就是,又热又辣,很有基情四射的感觉。”腐女海老名边吃边说。
由比滨听着海老名照旧另有他指的话,看着眼前释放善意的优美子,只好留下来说起话来。
后面不远处的龙之介瞅了瞅。
他又凭借着过人的耳力听了听,大概能听清楚她们在说什么。
对话很正常,好像很亲密的小姐妹似的,没有在欺负由比滨。
只是龙之介不知道这“一团和气”下的诡异气氛。
由比滨本人是知道的,优美子那个傲气样子,是不会直接关心人或者道歉的。
她这么做就是在表达自己的善意,也问她这几天怎么不和她一起走了。
海老名也在一旁帮衬着。
不过就算知道,由比滨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意。
大家继续做朋友可以,但是不能像是以前那样了。
寧為癡兒
————
龙之介见她们没有什么事情,也要迈开脚步走了。
不过学校还在前面一点,必须得路过她们,这……
他一时犯难起来。
自己现身的话,由比滨、优美子、海老名她们和和气气的气氛,就会变得的古古怪怪吧?
这可给龙之介出了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