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33d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起點-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讀書-0mmdq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凤藻宫中殿广场上,回荡着李暄杀猪般的大笑声,经久不衰。
贾蔷面色则不大好看,刚才得意忘形了,被隆安帝一顿怒喷,前功尽弃。
前面一通乖巧机灵,都白费了。
当然,李婧怀有身孕之事,他原也没想着能瞒过隆安帝。
当一件事,超过三个人知道,那一定守不住秘密。
再者,隆安帝想必对他也会愈发放心。
毕竟,自古以来,如贾蔷这般连血脉子嗣都不在意,胡乱妄为的憨憨,屈指可数……
“王爷,差不多行了,你不也被骂了?有甚么好笑的,你连自己也一起笑么?”
贾蔷被笑的郁闷,反口还击道。
李暄笑声戛然而止,瞪贾蔷道:“你还有脸说?爷还不是被你连累的!你说说,爷受你牵连,倒霉多少回了?还有,贾蔷,今儿你犯了个极严重的大错,你知道不知道?”
贾蔷闻言一怔,见其满面严肃不似顽笑,便问道:“甚么大错?”
李暄沉声道:“你这是在请教爷?”
贾蔷点头道:“是,是在请教王爷。圣人教诲,要不耻下问嘛。”
“……”
李暄跳脚飞踹,骂道:“爷叫你不耻下问,爷叫你不耻下问!”
贾蔷闪躲几下,李暄白跳的气喘吁吁,最后也撂开了手,道:“爷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先前咱们凑了百万两银子的钱财,如今山东既然不需要赈济了,难道还不赶紧要回来?先前见你一直卖乖,以为你心里有数,没想到,你是为了带你小妾去扬州……你这蠢货,再吃爷一拳!父皇应对这艰难朝事,恨不得连觉都不睡,你还想带着林相去南省逍遥自在?你这不是自讨苦吃,还牵连到爷!看拳!”
鳳逆天下 黎愛愛
最天才 師爺蘇
贾蔷单手挡下,皱眉道:“和先生去扬州我当然知道不可能,就试一试……问题不在这,王爷,你的意思是……不能罢?皇上不至于黑了我那点银子罢?”
语气也有些拿不定。
李暄气骂道:“你爹才黑人银子呢!只是父皇日理万机,说不得就忘了这码子事,万一父皇过个一二年再还你,等你成亲时当礼钱还你,岂不糟糕?眼下你出来了,咱们用银子的地方不是更多?爷告诉你,爷开府这么久,也就积攒了不到二十万两银子,这回全填里面了。贾蔷,你害苦我了!名声让你落了,爷却连请奶娘的钱都没了,你得赔我!至少三个好的!”
“……”
贾蔷:“想甚么好事呢?我还不知道去哪再找几个好的呢!”
“噗!”
“哈哈哈!贾蔷,你终于说实话了!”
贾蔷不理这孙子,还是有些担心起来。
一朝天子,果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先做後愛,總裁的緋聞妻
按道理不能,不过,隆安帝是穷苦天子,内库里一直存不住银子,暴富几天就都拿出去赈灾了……
还真说不准!
正好,里面二十万是黛玉的,四五十万是东府库中积攒的银钱和无数金银器具家俬古董,几代宁府人的私藏。
虽没甚么大用,可也没谁敢私自去卖了换钱,因为卖祖业绝对是当下门第衰败的直接征象。
在这方面,贾敬、贾珍都绝不敢为之。
大头在两姑娘这,隆安帝果真等大婚时才想起来,那可就让人作难了……
“王爷,要不,你去提醒提醒皇上,如今山东都平了,是不是该还钱了?”
三國之江山霸業 小小馬甲1號
贾蔷皱眉说道。
李暄看甚么病一样看着贾蔷,道:“你敢跟你……你先生要债?”
贾蔷想了想,正要说甚么,就见凤藻宫总管太监牧笛过来,与李暄、贾蔷见了礼后,看着贾蔷还带伤的脸,笑道:“侯爷这遭可受罪了,连娘娘都跟着心疼呢。王爷、侯爷快里面请罢,娘娘和长乐郡主在殿内候着呢。”
贾蔷点点头后,侧眸看向李暄,道:“子瑜妹妹也来了?”
牧笛微微诧异,李暄笑骂道:“你真不要脸,有能为当着我母后的面,也叫的这么亲近!对了,听说林相家的千金和子瑜表妹相处的不错,你以后的日子好过咯!”
贾蔷嗤笑一声,不屑道:“我是害怕老婆的?”
……
霹靂嫡女:狠妃歸來
凤藻宫偏殿,贾蔷沉稳的与尹皇后见礼后,又与静静浅笑的尹子瑜微笑点了点头,笑容虔诚……
那副尊荣,让李暄连翻白眼!
贾蔷自不理他,看向上面……
今日尹皇后着一身芥黄底滚边金红丝绣锦缎纱凤圆领长袍,金秀辉煌。
精致到看不见丝毫瑕疵的绝世容颜上,雍容大气之色,让人见之便可想起四字:
国色天香!
然而,在如此强大气场下,坐其身边的尹子瑜,静若一朵初雨青莲,竟并未被掩盖住属于她的色彩。
一身品月青竹缎绣玉兰宫衣,配上浅淡澄净的明眸,亦让人见之忘俗,想起四字来:
遗世独立!
俱是人间绝色……
“贾蔷,这次坐大牢,出来后可有甚么感受没有?”
尹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蔷,打量了他脸上的伤痕后,取笑道。
贾蔷还没开口,一旁李暄就忽地大笑起来,撞客了似的。
尹皇后蹙眉道:“五儿,你又笑甚么?”
对于这个幼子,旁的甚么都好,独爱笑这一点,她实在是头疼。
爱笑本身是件好事,可是控制不住何时何地去笑,那就让人头疼了。
上回隆安帝发怒时大笑三声也就罢了,当年太上皇还在,在九华宫训斥其他皇子时,李暄也笑出声来……
为了那事,李暄被好打一通,半月下不来床,是真的皮开肉绽。
就为这个毛病,太上皇大行出殡那天,隆安帝和尹皇后都没让这孽障去。
尹后实在担忧,害怕这孽障在丧礼上给笑出声来,那岂不是作死?
被尹皇后呵斥了声后,李暄也不似面对隆安帝那么恼,他眉飞色舞笑道:“母后不是问贾蔷出来后,有甚么感想么?儿臣知道,儿臣知道……”
“住口!”
贾蔷面色骤变,对其斥道。
李暄住口个锤子,连神情身架都模仿起贾蔷来,还故意抬头望了望“天”,轻轻一叹道:“今儿的风,有些喧嚣啊!”
“噗嗤!”
尹皇后掩口失笑,似牡丹花开,看着贾蔷打趣道:“贾蔷,你还有这样子的时候?”
贾蔷看了眉眼弯起的尹子瑜一眼后,风轻云淡道:“娘娘必是知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道理。亦必听过,西子捧心为美人,东施效颦为笑柄的……”
话没说完,开始抵挡李暄的攻击。
上面尹皇后对尹子瑜笑道:“可看出此人的真面目了?”
尹子瑜抿嘴浅浅一笑,在左手边榻几上提笔书道:“原是如此,未曾变过,挺好。”
赞起未来夫君来,亦不忸怩,落落大方。
尹皇后见之嗔道:“怪道你大伯说,女儿都是嫁出去闺女泼出去的水!”
听闻此言,尹子瑜亦没甚么大的反应,只是侧过脸去,望向贾蔷。
贾蔷也与李暄适可而止,老实了下来。尹皇后对贾蔷道:“你当街诛杀罗氏子的消息传开后,子瑜她大伯,也就是本宫的兄长很不满意。他素来沉稳厚重,最难入他眼的,就是轻三狂四的。得闻你恣意妄为,践踏国法后,他甚至一度起了动摇你和子瑜亲事的念头。这才有了子瑜不顾身份,亲往诏狱探你的事。你就没甚么想说的?”
顿了顿又补充道:“不是对子瑜说甚么,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想来你也早说了不知多少好话了,她愿意,那将来的造化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本宫是问你,对于这一遭事,你有甚么想说的?”
贾蔷是明白人,略略思量稍许,就道:“让大老爷失望了,不过此事,臣自有臣之见解,日后必然会更加谨言慎行,路数却不会改变许多。当日事即便重现,臣该杀之人,一样会杀。当然,臣也能体谅大老爷的心思,不会不知好歹心生埋怨。毕竟,是人之常情。”
尹皇后闻言,深深看了贾蔷一眼,道:“难得,你在本宫面前,还算实诚。”
贾蔷摇头道:“臣先生曾教诲臣,做人最忌者,便是自作聪明,尤其是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这样的人,必难成大事。所以无论在皇上还是在娘娘跟前,臣向有一说一,不会自以为聪明,能欺瞒甚么。毕竟,天心难欺!”
“啧啧啧啧!哎哟哟,子瑜子瑜,你快看看,你快看看,快记住这张谄媚阿谀之脸!以后一定不能被他诓骗了去啊!!”
李暄在一旁怪声怪气的叫着。
贾蔷冷笑道:“王爷以己度人,自然以为我说这些话都是假的。”
尹皇后制止了李暄的反击,笑道:“得亏贾蔷不是李暄的亲兄弟,不然这一天到晚的,还不闹翻天?好了,你今儿才刚出来,就不多留你了。”
贾蔷正要告辞,却听尹后又笑道:“对了,差点还忘了件大事……”
贾蔷抬头看去,就见尹后让牧笛取来了一个锦盒,打开后,里面是厚厚一叠银票。
尹皇后笑道:“先前皇上和本宫为了赈济灾民,忧愁苦闷,你和五儿一道凑了这一百万两的银子,为皇上和本宫分忧解难,孝心可嘉。皇上这样快就放你出来,也是受此感动。不然,原是打算等林相回京后再放人,也好给你一些教训。这些银子原是为赈济灾民筹措的,只是如今你先生以惊世之大才,一举荡平邪教妖人,安定了山东,又得了那么些缴获钱粮,足以赈济山东,大慰皇上之心。如此,这银子也就用不到了。
皇上让人将从你家拉出来的金银器具家俬古董全部按最高价算,折成银子给你,也方便你用。眼下银子比这些虚头巴脑的值钱……本宫听五儿说,为了那漕运船队,你花钱如淌海水一样,挣的再多都不够你败家的……”
京城古董素来价贵,因为京城官员走动,三节两寿孝敬上官,直接送银子太落痕迹,也容易犯忌讳,所以送古董是不二法门,都中古董也因此价格高居不下。
可是今年不行,太上皇驾崩后,尤其是京察开始,古董的行情一落千丈!
一来从前收的人现在不敢收了,怕被查。
二来现在想送的人也不敢随便送了,怕收的人第二天就被查,白送了……
所以,隆安帝让按最高价补给贾蔷,算是一种补贴。
贾蔷心中赞了声大气敞亮,忙回道:“娘娘,实不必如此!这些财物原是大房所有,日后皆为子瑜……郡主所有。不必……”
“再胡说,不止子瑜生气,连本宫都恼了!”
话没说完,尹皇后却板起脸来,教训道:“难道本宫是贪图你贾家钱财广盛,才将子瑜指给你的?如今你也算知道子瑜,她难道是个贪财的?”
贾蔷看了眼抿嘴浅笑的尹子瑜,放下心来,耐心解释道:“娘娘,当然不是因为娘娘和郡主,而是当初承爵时,原就定好了的事。大房的东西,臣不好动用……”
尹皇后好笑道:“你若兼祧所娶别家女,自然是如此。谁让你邀天之幸,娶得我尹家女?此事原是子瑜的主意,就怕你迂腐不知变通,才借了皇上和本宫的手来办此事。林相爷家的姑娘自然是极好的,她舍得从家里取二十万两银子出来给你用,子瑜难道就是小气的?更何况,这原是你们贾家的银子。”
完美戰兵 早起的飛鳥
贾蔷不再多说甚么,自牧笛手中接过锦盒,再度与尹皇后辞别,又问尹子瑜道:“我先送你回尹家?”
尹子瑜微笑摇头,尹皇后没好气道:“子瑜体谅你,该去哪就去哪罢!贾蔷,日后你敢辜负了子瑜,你与本宫仔细着!”
贾蔷与尹子瑜对视稍许后,摇头道:“不会。”
“去罢!五儿留下!”
尹后摆摆手,又叫住了想跟溜的李暄。
一路无话,贾蔷出了皇城,就见商卓并三十名亲卫早牵着照夜玉狮子等在那里。
摆手免了他们的礼后,在皇城门前诸多来来往往的官员注视下,贾蔷接过一件墨刻丝镶灰鼠皮斗篷披在身上后,翻身上马,回望皇城一眼后,在数十骑护从下,往布政坊方向打马扬长而去。
有官员看着这一幕,不掩嫉羡的摇头叹道:“啧啧!五陵少年,银鞍白马,贵比王侯……这都中的风,又变了!”
寵寵欲婚
另一官员笑道:“这才到哪?林相还没回来呢,等林相回来后,这才是最顶尖儿的衙内公子,少年贵胄!林相这一回,算是立下社稷之功咯!”
……
PS:票票,有票票的书友,别忘了投一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