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t54熱門言情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ptt-第五零二章 第一刀,魏國公府-afpkx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真是好买卖!”
说完这句话,朱由校来到窗边,伸手推开了眼前的窗户。
外面的声音一下子就传了进来,女人的娇笑声、男人的呼喊声,各种各样的叫卖声,吵吵闹闹,热闹非凡。
“魏国公,你说外面这是什么声?”朱由校语气平和的轻声问道。
“回陛下,臣不知道。”魏国公连忙说道。
“有人和朕说,这是市井之声、是天下百姓活着的证据,同时也是盛世之声。看看他们笑得多开心,看看他们过得多幸福。”
“只是,黎民多少苦楚,都掩盖在了这盛世繁华之下。这是那人当时劝谏朕的,告诉朕不要被眼前的盛世繁华迷花了眼睛。”
“可是朕却不这么看,他觉得这是盛世繁华,可在朕看来,这里都是哭声。秦淮河里面流淌的不是水,是大明百姓的血与泪。这秦淮河岸边的楼、秦淮河当中的画舫,那不是楼也不是画舫,而是大明百姓的血与肉。什么盛世繁华?明明就是人间地狱,百鬼哭嚎!”
说完这句话,朱由校转头看向魏国公说道:“可是人呢?人在哪里?”
魔道極尊
魏国公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再一次垮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着朱由校说道:“陛下,这些,臣都不知道啊。臣回去就查,一定查一个水落石出!”
朱由校看着魏国公,坐回到椅子上,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他的目光落在魏国公的身上,再一次说道:“你说的话,朕信。毕竟你是堂堂的魏国公,怎么可以沾惹这些事情呢?毕竟在你们家里面,这些事情只要交代给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了。”
“你们都是上位者,一句话吩咐下去,也会有很多人办事。他们会把事情办得完美、办得漂亮。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想要的东西,就会有人送到你们的面前。钱财、女人,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在朕看来,有些东西没办法拿;拿到手里面,会把自己烫伤。你说回去查,去严查,朕也相信。可这世上的事,总需要有人去出这个头。”
月好眉彎z
说完,朱由校又站起了身子说道:“朕觉得你正合适。”
没等魏国公吭声,朱由校转身对陈洪说道:“带下去吧,好好的伺候着。”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道,同时对旁边的人使了使眼色。
站在门口的两个木头桩子就走了过来,伸手拉起瘫软在地上的魏国公,像拖一条死狗一样的拖了出去。
等到人消失了之后,朱由校对另一侧的魏朝说道:“让人去魏国公府传话,告诉他们,朕与魏国公相谈甚欢,魏国公被留着了,这些日子陪王伴驾。”
“是,皇爷。”魏朝再一次答应道。
此时屋子里面的所有人全都不敢违背朱由校的命令,谁都知道皇帝这一次要对魏国公动手了。
这是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他们没想到陛下到了南京之后想都没想,就拿魏国公府开刀。
朱由校根本就毫无顾忌,魏国公府,就是他的第一刀。
对于朱由校来说,魏国公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大明朝的这几个国公里面,魏国公这个人可以说得上是老奸巨猾,但是在朱由校面前没用。
镇守南京的现在不是魏国公,而是成国公。所以魏国公手里面也没有什么兵权,即便有兵权也没有用。
至于把魏国公本人先叫过来,再扣起来,原因也很简单,擒贼先擒王,把人抓起来,然后再说。
無敵穿墻術 紅腸發菜
把事情安排好了之后,朱由校对陈洪说道:“让许显纯抓人。”
“是,皇爷。”陈洪再一次答道,便转身走出了门外。
陈洪对着门外的一个人点了点头。
幻影君主 千年小兵
这个人对着楼下点了点头。
在楼下,许显纯看到楼上的人点头,直接站起来身子,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许显纯来到门外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他来,清一色的全都是锦衣卫。
见到许显纯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人连忙迎了上来说道:“大人,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咱们的兄弟都准备好了,只要大人一声令下,咱们绝无二话。”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南京锦衣卫指挥使张超。
此时张超心里面一点底气都没有,这一次皇帝来了,北京锦衣卫也来人了。这个不知道要干什么,搞不好就要遭。
比起外面的人,锦衣卫的人知道的更多。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要是真出了事,他们这些人可就全都完蛋。
帝妻難惹:腹黑總裁的專寵 萌不萌
许显纯看了一眼张超说道:“在这里等着,什么都不要做。”
说完这句话,许显纯对身边的几个人点了点头,直接向丽春院里走了进去。
这些锦衣卫对身后招了招手,一行人快速地朝着丽春院走了进去。
这些人全都穿着便装,看起来与普通的客人没有什么不同。
走进了丽春院之后,他们直接就上了二楼;到了二楼之后,转过弯进了天字一号房。
如果又來生 滕宇
在天字一号房里面,七八个人正在嬉闹饮酒,而姑娘们也都在陪着唱跳,可以说气氛非常的浓烈。
每个人身边还有两个姑娘伺候着,饮酒作乐。有的人还把手伸在姑娘的身上,一副笑容猥琐的模样。
異世之華夏騰龍 舞自獨酌
许显纯带人走了进来。
宮鎖珠簾
而在外面,早就已经有人把门缩上了。四个角落里也站好了人,见到有人神情有异转身想要通风报信,直接去把人拿下。
丽春院外面也早就已经埋伏好了人,有人走出去便有人跟上,无论这些人去哪,事后都是有记录的。
師父在上我在下
可以说,这一次行动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迟疑。
自从崔应元在辽东干了一票,地位可以说是已经稳固了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许显纯的日子自然就不好过了。
这一次跟着陛下到了南京,陛下显然就是来搞事情的,也就是许显纯的表现机会,所以许显纯很用心。这一次的事情一定要办得漂亮,这也就让他倍加谨慎和小心。
上一次搞砸了,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能够再搞砸。
屋子里面的人见到这些人闯进来,还有一些迷迷糊糊。
一个人站起身子,指着许显纯问道:“大胆!你们这些人是什么人?怎么敢这么做?你们是不是活腻歪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许显纯直接走了上去,抡起了手直接就给了这个人一个大嘴巴子。
啪的一声响,房间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豪門絕寵:寶貝你不乖 花妝
所有人都睁大着眼睛看到这一幕,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这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个人直接就被打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显然,牙齿都被打掉了。
根本就管不到这些,见到那些姑娘尖叫出声,许显纯直接说道:“谁再叫谁死!”
说完,他猛地将腰间的刀拔了出来。
瞬间,无数人都捂住了嘴,生怕自个儿叫出声。
屋子里面也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不过还能够听到牙齿打颤的声音。
许显纯根本就懒得搭理这些女人,直接说道:“你们出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
这些姑娘自然是如蒙大赦,转身就往外跑了出去。
只不过今天的事情不能泄露出去,所以她们走出去之后就被人集中了起来,带到了后面看管。
至于说谁来看管,自然有丽春院来做这件事情。毕竟有钱三爷在,也不担心出什么问题。
等到姑娘们都出去了之后,许显纯看着几个人说道:“自我介绍一下,京城锦衣卫北镇府司许显纯。你们之中有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认识我,我就自我介绍一下。”
“有人认识。”几个人点了点头,声音颤抖着说道。
此时他们的脸色全都变了,谁也没想到,居然来的是锦衣卫。最关键的还不是南京的锦衣卫,而是北京的锦衣卫。
许显纯的名字,他们自然都听说过。无论是在文官,还是在民间,这个人的名声非常的不好。
他是当今皇帝养的一条疯狗,逮谁咬谁,而且咬上了就不撒嘴。
不知道他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但显然他不是来拜寿的。
“看来你们都认识我,也知道我的一些事。那正好,咱们也不废话了,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们。你们是在这里说呢?还是跟我回锦衣卫?”
“咱们锦衣卫的昭狱进去容易,可是想再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你们说呢?”
“大人请问,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中一个人向前走了一步说道。
许显纯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来人。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体富态,皮肤白皙光润,看得出来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物。身上穿着丝绸长衫,一看就知道身价不菲。
在许显纯面前能够镇定自如,看得出来应该是有深厚背景。
不过无所谓,谁的背景有许显纯深厚?
许显纯的背景是皇帝,所以他也不在意。
“行啊,看得出来你是他们的头头,那就问你吧。”
说完这句话,许显纯直接坐到椅子上,把手中的刀在地上一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