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18x火熱小說 《劍宗旁門》-第四百四十章 北海很危險鑒賞-lkyeg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脚下渔民在顶礼膜拜,但是苏礼却不闻不问转身即走。
“你救了他们,为何又不管他们?”反倒是肥头大耳的‘食之仙’忽然很是认真地问了一句。
“救他们,并非为了他们答谢,又何必理会?”苏礼现在对于这种事情已经越来越平淡了。
龍者無敵 飛星騎士
他本性便是如此,也是神灵的视角看得多了,渐渐地也就习以为常。
“那在北辰子道友看来,杀了三百鲛人而救一百渔民,此事功过何解?”食之仙又问……其实他哪怕表现得再怎么出格,其作为出家人的底子却是一览无遗。
对于这个问题苏礼同样是想都不想地回答:“渔民乃我民,鲛人为妖邪。”
食之仙还想再问,这个时候北尘霜却是忽然神色复杂地插嘴道:“这位大师不必再问了,北辰子道兄所穿乃是我北氏一族传说中的秘宝‘冰原猎兽者’,为极北人道守护者之铠。”
“以北辰之名穿戴‘冰原猎兽者’,为极北之民猎兽安境便是职责所在。”
萌妃入侵:世子請從良
北尘霜说完,却是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恭恭敬敬地对苏礼作揖行礼道:“北氏之女尘霜,见过北辰子大人。”
这一刻她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何想法,只有一点可以确定……她的心,蠢蠢欲动了起来。
血嬰修神 赤雪
北氏一族的传承并未缺失,她当然知道北氏传承的‘北辰’之名有何意义。一开始她没敢确认,就是‘冰原猎兽者’因为根据苏礼的体型而进行了自我调整,许多细节都不一样了。
但是这次,她无比确定……眼前的北辰子就是缺失了万年之后的‘北辰’!
她起先确定这一点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嫉妒:凭什么时隔万年的‘北辰’不是她?
但是旋即她却想到了什么心中又转起了另一个念头:还好她不是‘北辰’,也不知这个‘北辰’准备什么时候夺回永夜城?
这才是她蠢蠢欲动的关键……她为乾荒圣女,但却因为最近一系列的事情地位和威信直线下降,否则也不会为了刻意结交这兴云子而参加这次行动了。而她又是北氏之女,在如今的北氏之中地位算是最高……若是‘北辰’与乾荒开战,她似乎可以左右逢源?
女人的心思不好猜,苏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转个身的功夫这女人就已经心里转了这么多念头。
而面对北尘霜的行礼,苏礼却是不可置否地摆摆手说:“现在无需如此。”
他的意思是,以后自有北辰星来决定如何处置这些如今的北氏之人,他懒得理会。
但是在北尘霜看来,这‘北辰子’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至少对她来说表现得很‘友善’。
晓通真人只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了,这里面的事情他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
他又开始怀疑这副‘冰原猎兽者’里面是否真的是一个叫‘北辰子’极北守护者了,而他所认识的那个剑崖圣子可能临时有事离开或者因为其他愿意让这‘北辰子’代替了吧。
他有些迟疑地问:“北辰子道友,一口气击杀那么多生灵,尤其是智慧生命,真的没关系吗?”
苏礼淡定地摇摇头道:“区区两三百而已,不足挂齿。”
言下之意,他杀过更多的。
其他人瞬间无言,怎么有种和一头绝世魔头在交谈的既视感呢?
熱血教師 寂寞觀火
在见识过了苏礼的‘玄寒千芒箭’之后,原本一直有些挑衅意味的兴云子发而是‘乖巧’了许多。
一方面是苏礼的那一张弓让他知道了‘北辰子’是有真才实学的,并不好惹。另一方面却是他被‘北辰子’的狠劲给吓到了……他是斯文人,犯不着和这种狠人斗气,真的。
……
接下来没有再节外生枝,一行人跟着晓通真人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被他用幻阵藏在了海崖峭壁缝隙中的天然洞口。
这个洞穴由海水冲刷而成,其内部空间不小,并且有个类似海湾一般的结构。
而就是在这个洞**的水湾中,停泊着一艘造型奇特的大船……
这艘船的做工其实十分简陋,看起来只是以某种动物的皮革做了防水处理包裹在船体周围。而从上方看下去,却还能够看到船体中的龙骨……那真的是某种巨大生物的骨骼所铸!
不只是龙骨,这艘船上面的几乎所有的硬质材料都是巨大生物的骨骼、骨板拼接而成。就连连接处的粘合剂也散发着浓浓的荒兽气息……
英雄聯盟之全能高手
苏礼因为接触过深海荒兽,所以几乎可以确认,这艘船完全是由荒兽的零部件拼接出来的!
“原来你早就准备要去探寻极冰浮岛了。”苏礼一副‘原来如此’的语气说道。
晓通真人听了有些茫然,怎么这听起来又好像是苏礼的样子了?
他吃不准就不敢随意,于是一本正经地答道:“正是如此,鄙人也是觉得古修法传承最大可能就是在这极冰浮岛中出现。而炎龙尊者那边也只是以求万一……不过既然就连炎龙尊者也提到了极冰浮岛,鄙人只是更坚定了信念而已。”
苏礼还没答话,兴云子已经有些皱眉地问:“为何要如此造船,是有何深意?”
晓通真人也就趁机解释道:“极北冰洋多浮冰也多巨妖,以此深海荒兽的骨骼皮肤造船,可以令北海巨妖将它当成是海中荒兽……哪怕是北海巨妖,一般情况下也绝不会愿意招惹一头荒兽。”
冰之無限 觀滄海
“而且北海之中又多浮冰,但这艘以荒兽骨骼为框架的船绝对可以做到破冰而行。”
北海航行危机重重,哪怕是元婴真君也不敢在天空随意飞行渡海,因为在北海天空会有突发性的磁极风暴,那会扰乱元婴真君的法力结构。
曾经就有过一位元婴化神境的真君,被北海磁极侵扰不得不降下海面……结果还没落到海面呢,就被海底一头早就盯着他的巨兽给一口吞了……
总之,在这片海域还是该小心就小心一些吧。晓通真人的准备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老成持重的做法。
“只是这艘船,算不上完备吧?”苏礼玩味地看着这船身却没有船篷,看起来就像是一艘大号的皮筏。
晓通真人当即有些尴尬,他说:“没办法,时间有限,鄙人暂时没有多余的材料去制造船篷或者船舱了,大家都是修行者,无需那么在意。”
这时北尘霜道:“可惜小妹前阵子洞府遭劫,丢失了许多珍贵物资。否则现在倒是可以拿来助诸位道兄补全这艘船了。”
她说起来还有些咬牙切齿……并非因为其他东西丢了,而是那贼竟然连她的衣服都不放过,一块布都没给她留下!
苏礼当即有些头皮发麻,这说的好像是自己?
倒是那龙祝化名的兴云子说道:“既然如此为何不以法阵为盖?这艘船上我没看到任何防护措施。”
晓通真人解释道:“因为北海荒兽对天地元气十分敏感,任何有力量波动的存在都会引起它们的注意。”
这个时候,海棠却是哼着莫名的曲调,站在狗头上向前方洒出了一片海棠种子……
她的存在似乎始终被众人忽略,可是当她这时自己站出来做动作的时候,众人却又仿佛理所当然地知道她的存在……他们的心中似乎一直就有这么一个概念:北辰子(苏礼)身边一直就带着这么一只海棠花妖。
然后花种落在那艘简陋的船体上,枝条随之抽出,竟然是以海棠树的枝叶构成了一个大盖子,看起来仿佛是船篷一般。
而船底龙骨等结构处也是海棠枝叶覆盖,使得这船底似乎浅了一些,但却盖住了那些惨白的骨架看起来不知要顺眼多少。
而神奇的是,这一番魔改之后这艘船并没有散发出任何‘不自然’的气息,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
众人都是惊讶,就连挑剔的兴云子都对这艘船挑不出什么错处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船舱虽然大但却只有完整的一个,众人不得不都在一个空间内生活一段时间吧。
不过就像晓通真人所说的,大家都是修行者,这些问题要是都不能克服那还怎么修行?
海棠功成身退,依然无忧无虑地呆在肉肠的脑袋上。她明明做了一件很令人吃惊的事情,但众人却偏偏都将她给又一次忽略了。
仿佛在惊叹之后的下一刻,众人就觉得这艘船本就该是如此的。至于为何会如此的?哪怕是原本的造船者晓通真人都忽略了这一点,甚至都下意识地不去想这艘船是怎么来的了。
对于这种奇怪的现象苏礼已经见怪不怪,他知道这一定是海棠的神异。对于这种大神通者的神奇,他都懒得去考虑是什么原理的了,反正肯定不科学就是了。
一行人做好了准备,熟悉了一下这艘船的各方面情况,然后就由晓通真人、食之仙一起用船桨划出了这个水洞。
然后立起桅杆,升起风帆……说来可能让人难以置信,但是在这北海之上,眼前这五位修真界的年轻俊杰还真的就只能以最凡人的方式驾船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