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855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漫漫仙路奇葩多笔趣-第1329章 再做保鏢分享-odot0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能当上领导的,一般都不会很年轻。
这是因为太年轻的人不是能力不足,而是经验不足,做事不够稳妥。也就是天朝老话常说的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魔法学院更是如此,因为魔法是一门需要时间才能玩得转的技术,虽然不能否认有天才的存在,但画风一般都是年纪越大的法师,越是强大。
還珠之泉甄宮主
考虑到是个能跑去妖精之国跟赛丽面对面讨论问题的存在,林天赐还以为会看到一个慈祥和蔼或者是面容严肃的中年女人,甚至是老奶奶。
重生盜墓世家女
结果萨琳娜院长比林天赐想象的要年轻的多,虽然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姑娘,但也绝对谈不上老。
她的眼角边有一颗精巧的泪痣,更是让成熟女性的风韵倍增,好一派温柔大姐姐的画风。
狼世子的惡妻 搶不到果果的果果
不过仔细想象,魔法世界中一个女人看着不管多年轻,她的实际年龄……
建议不要深究。
一直盯着人家的脸看并不礼貌,所以他只是单纯的扫了一眼,然后低头行礼道:
七族事件
“在下林天赐,是来自东神州的位面旅行者。”
抱拳行礼在其他位面的人看来挺特别,不过萨琳娜应该是知道林天赐的事情,一点也不意外。
“我听说过你,能跟蓝色妖精签订契约的凡人并不多。”
她的声音也跟长相一样,显得很年轻。
“不过我也没有想到,刚回来就听说你被抓到了保卫科,他们应该没做什么太过无礼的事情吧?”
田外肥仙
说到这个,林天赐赶紧道歉:
“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不过这事儿真的是个误会,我不是有意跑进女生宿舍的。”
结果萨琳娜保持着和善的微笑说:
“没关系,就算有意也没事。”
什么没关系?怎么回事?又是桃花劫发作是吗?
这时候赛丽正好也上线了,她一接通,就听见萨琳娜和林天赐的对话,不得不解释道:
“萨琳娜大概是希望你能留下个子嗣让她研究研究,毕竟修士这种存在她也是头一次听说。”
这个操蛋的思路,跟赛丽如出一辙……
被赛丽揭穿,萨琳娜也毫不避讳,直接点点头说:
“我们学院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学生,你不考虑一下吗?”
“请允许我拒绝!”
长期跟赛丽相处,林天赐也总结出了对付这类人的一些方法,那就是该拒绝的时候一定要说的果断,不然她们那操蛋的研究精神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萨琳娜露出毫不掩饰的失望表情,她的求知欲和赛丽一样,基本就是无底洞。
当不久前从赛丽嘴里得知修士的存在,并且有个修士还落在自己学院里,萨琳娜就捉摸着想要多了解了解,从生物层面到特性,最好全都弄一个报告出来……
同样的,萨琳娜也知道赛丽的求知欲有多可怕,关于修士的事情可以去找她问。
所以萨琳娜收起失望,重新问道:
“我们欢迎所有施法者的到来,林天赐先生,你突然出现在我的学院,是有什么事情吗?”
关于林天赐的到来,赛丽仅仅只是简单的跟萨琳娜说了说,并没有提更具体的事情,别看仅仅只是一个找碎片那么简单的目的,真要详细说起来,牵扯的就太广了。
何况没有胸针作为媒介跨位面通讯的消耗之高,即便是赛丽也承受不起,只能简明扼要的大致聊几句。
所以萨琳娜并不知道林天赐的来意。
说到这个,林小哥儿摸出极蓝辉星体图样,指着它说:
“我是来找它的,这是我们东神州的一种宝物,因为某些事情飞散出来。外表看上去就是纯度非常高的蓝宝石或蓝水晶。它可能没有图样中这么大,也不是图样中的形状,但注入魔力的话会出现星纹,或许会被误认成是某种魔法宝石。”
我家小屋會穿越
赛丽也跟着插嘴说:
“送天赐来的传送法术能大致锁定它的位置,这能肯定在你的学院里肯定有一块这种宝石碎片存在。”
托尔兹魔导技术学院的面积绝对堪比一座大型城市,而且连城市郊区都算在了里面,从三界门的误差范围而言,碎片在学院内可以说是摆上钉钉的事实。
听林天赐和赛丽这一番解释,萨琳娜若有所思道:
“你们说的东西,我有点印象,前几年有个流星掉下来,差点砸坏了我们学院的结界。”
林天赐一听流星掉下来,就知道这事儿绝对靠谱,极蓝辉星体碎片落下来的时候,那画风真的就跟小型的流星坠落差不多。
说着,萨琳娜站起来朝左侧的墙壁走去,那边挂着一排一米多宽的大型画框。
她从袖子里抽出筷子长短的魔杖,在一副风景画上点了两下。
腹黑總裁的契約妻子
紧接着林天赐就看到那副普通的风景画变得有些飘忽,就像是出现了水波一样的效果,看着更像是在水面中的倒影。
再嫁薄情總裁 胡楊三生
很快,所有颜料的色彩快速消退,等画面重新稳定下来,画布已经变成了两层总共八个镶嵌在墙壁内,形制差不多的保险柜。
機械武聖
这不是幻术,而是咒文之心独有的隐藏魔法,类似于伪装斗篷的效果但更加高明,如果不知道解咒的方法,即便你把整个墙都刨开,也不可能找得到隐藏起来的东西。
萨琳娜站在这两排保险柜前想了想,在上面那一排第二个保险柜的柜门上用魔杖点了两下,跳跃的灵光形成花纹一样的图案,沿着保险柜的锁头蔓延进去,随即传来咔哒一声轻响。
蜀山傳奇 不再執著
和找到保险柜的位置一样,打开保险柜也需要特定的咒语,单凭开锁能力是绝对打不开保险柜的。
能够被收藏在这里面的东西都是非常贵重的珍宝,类似于神符门的藏宝库,当然会十分严密。
她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件像是流动的水银一样的斗篷。
这就是之前有提到过的镜子斗篷,非常完美的伪装神器,比伪装斗篷要强大很多。
拎起斗篷的一角抖了抖,很快从中掉出来个蓝色的东西,不等落地,就因为魔法的效果漂浮起来,放在办公桌上。
这块碎片大概跟杯盖差不多大,是个不规则的五角形,光看这个画风,感觉就极有可能是林天赐要找的东西。
“应该就是它了,和你的描述基本一致。我研究过一段时间,除了知道这块宝石拥有很强的魔力扩散效果外,没发现有别的用途”
萨琳娜说着把镜子斗篷重新塞回保险柜,又把一切归位重新坐回办公桌后面。
林天赐犹豫了一下:
“能否让我看看?”
“当然没问题,不过……”
感觉八成是有条件的。
“不过虽然是赛丽的朋友,但我也不可能白白送掉,我一直认为炼金术中推崇的等价交换是最让人信服的真理。”
看吧,果然是有条件。
对此林天赐倒是不意外,类似的事情他已经办过很多次了。毕竟这不能你说是你们东神州的宝贝别人就该双手奉还。
“请问,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看萨琳娜的样子应该是不缺钱,这么大一个学院摆着,缺钱也不是一两块宝石卖掉就能回血的。
“留个子嗣?”
“.…..”
这个梗算是绕不过去了。
赛丽也有点看不下去,直截了当的说:
“你还是说正事儿吧,再说这个天赐就该转身回家了。”
“开个玩笑嘛。”
你刚刚的口气可是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正了正表情,萨琳娜说:
“我确实有些事情需要林天赐先生帮个忙,最近我这边抽不出人手,正好有些烦恼该怎么办。”
“愿闻其详。”
只要不是让林小哥儿当种马,这事儿还是有的商量。
“你应该听赛丽提起了,我们咒文之心是一个魔法技术很发达的位面。”
这事儿刚一落地的时候赛丽就说过,但林天赐怕赛丽科普起来没完没了,就干脆给打断了,所以并没有细说。
“我们托尔兹魔导技术学院是非常有名的学院,但不是唯一,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每年几个学院之间都会以交流的名义进行比赛。”
林天赐疑惑道:
“您的意思……是想让我冒充学生?”
林天赐很面嫩,毕竟从他16岁筑基以后长相都没有任何变化,哪怕再过几百年也是如此,再说他的真实年纪其实也跟这帮学生的年纪差不多。
“这倒不是,我对自己的学生有信心,他们并不会比其他学院的学生差。但问题是学生们要面对的危险不仅仅来自明面上。”
赛丽似乎也知道这件事,跟着说道:
“我记得你们这儿的学院交流似乎年年都会出些事故,死人的情况也不少。”
这么危险吗?
萨琳娜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是的,来自暗地里的伤害比明面上的比斗更多,今年轮到乌鲁格拉魔导学园作为主办方,他们的名声实在是不怎么好,我担心在暗地里会有一些小动作。”
大意就是,林天赐这次依旧作为保镖。
“既然是赛丽的朋友,我想林天赐先生您的实力应该不弱,这种事对您来说不算什么大麻烦才对。”
的确,好像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反正保镖这档子事儿林天赐也干过不少次了。
“你们学院里的老师不少吧,我记得其中有很多实力很强的,应该也用不着非要天赐帮忙。”
赛丽立刻指出其中不合逻辑的地方,虽然跟萨琳娜很熟,但这并不代表萨琳娜就不会给林天赐挖坑。
“当然不会只有林天赐先生自己,我们有十多个老师同行,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儿的情况比较复杂,不光是学院之间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参加的学生中有人会惹来学院之间的争斗以外的势力吗?”
林天赐突然感觉事情好像变得更加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