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g45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 晨風滄嶽-第三千三百三十二章 魂的本質讀書-v1lnl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樱花婆婆呆望颦笑花飞良久。
忽然,她的身体开始闪烁淡淡的紫色,随即不断崩碎。
从四肢到身体,到面部不停地化作羽毛一样的碎片飞散着,抬手指着月魂杀手颦笑花飞,凄厉的叫喊着。
“原来我是你的月魂之身?”
月魂杀手颦笑花飞看到盈花婆婆飘散的一幕,脸色蓦然变得苍白。
梦呓般的说道,然后疯了一般朝樱花婆婆飞来,想再把洁白的面上给樱花婆婆拂上。
王牌傭兵在花都
不过,一切都晚了,就在她飞扑到离樱花婆婆十丈左右距离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发生着同样的变化。
转眼间,月魂杀手颦笑花飞连同她的幽蓝宝剑都化作了万朵飘飞的羽毛。
“咯咯……想不到我千方百计要躲过自己,终究还是一场梦!
我恨你,你为什么偏偏出现在这里?”
初戀逆襲系統 君汐若
盈花花婆婆残存的面部,张口惨笑着质问。
“难道你没长眼睛吗?看到是我还不赶紧躲开!你这是诚心在找死,可怜我再积累今夜最后七十颗金光之心就可以独立成为第二人间之人了。
全是因为你,让我形神俱灭!我更恨你!”
月魂杀手颦笑花飞摇着飞耳散发的头颅,挥舞残断的手臂,哭喊着说道。
“我若是能看到,岂会不躲开,我迷面魂纱遮挡,是辨不清你的容颜的。
我终日带着迷面魂纱,怕的就是你有朝一日遇到自己的月魂之身,造成共同湮灭。
故而白纱遮面,即便你我偶然相见,只要迷面魂纱遮挡,你我都会没事的。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竟然碰到你,而且你竟然自取灭亡,摘下我的面纱,害我也亡!
你我本是同魂异体,你是月魂,我是日魂。
我们自从化体分身之后,直到修炼成功第二人间金光之体后方可再次合二为一,否则异体相见,必然双双陨落!”
樱花婆婆身躯已经全部化作了漫空羽毛,哀叹着说道。
“唉!时也,命也!”
一阵悲戚之声后,月魂杀手颦笑花飞和樱花婆婆荡然无存了,就连那些飞散的羽毛也瞬间被昏暗的夜空快速吞没。
而刚才无数的幽蓝石花儿,淡淡紫色盈花儿,或干脆就叫情花儿,光云之花儿也都随着颦笑花飞和盈花婆婆的消失而消失了。
幽蓝天幕,皓月如初,点点寒星,看着让人感到凄冷。
深夜,冷风嗖嗖,柳牵浪望着千丈之深的沟壑,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怀疑之中。
两个颦笑花飞,到底谁是真的?她们怎么会成为月魂和日魂两种分身的?
颦笑花飞怎么会成为月魂杀手的?她的日魂又怎么变成了盈花婆婆了呢?
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柳牵浪发现越来越多的谜团,越多越乱,本来有时候似乎突然明白了,然而下一刻的经历又否定了自己一切的推理。
柳牵浪白发飘飞,静默的矗立在幽灵舟内,就在千丈沟壑上空漂浮着,双手抱肩,望着天宇皓月,冥思苦想着。
高空更是冷风呼啸,柳牵浪天锦蝉袍被大风不断地撕扯着,呼啦脆响,但柳牵浪丝毫未觉,思绪在飞扬,一点一滴的思索着最近的经历。
直到皓月西坠的时候,柳牵浪突然想到之前那么大的动静一定是干扰了幽蓝榷市家家户户的休息,不由俯身下望。
然而令柳牵浪诧异的是,下方巨大的沟壑两侧的一家家仙店,竟然没有一个开门的,更没有一个人影出现,九层幽蓝榷市静得出奇,唯有嗖嗖的风声。
柳牵浪感到无法理解的蹊跷,降落幽灵舟,沿着沟壑边上的仙店缓缓飞行着,放开神识探析着家家户户内堂的情况。
月夜清冷,但是每家仙店内感应到的气息都是温暖甜馨的,柳牵浪满耳都是熟睡的鼾声。
“嘶?这里真怪!”
柳牵浪自语着。无法理解这里的人,这里的白日和夜晚,这里的屋内和室外。
就好像门外发生的一切,在门内的幽蓝榷市之人丝毫不知一样。
他们是真的不知,还是不想理,这里的人可真行!柳牵浪无语。心里这样想着。
外面腥风呢血雨,里面安然入睡!柳牵浪感觉也有些累了,然后回头一望,唯一的去处,那就是悬崖边上的凌天斋宝。
不久后,柳牵浪独自坐在了自己住的寝阁内,不无担心的想着随尔,金魂王以及盈花小姐是否平安了?
霸情悍將
無敵藥尊
重生之凰鬥
随尔月魂宝剑过肩,伤势怎样了?还有蒙着洁白面纱的盈花小姐会是爱妻方天迎芳吗?
如果是,为何不认自己?
累,真的很累。柳牵浪刚在在高空思索那么久,依旧想不通很多事,又担心随尔等人的安全,所以无法入眠。
继续思索着,思绪回到了幽蓝榷市第三层左侧屠魔九楼。
就在两个时辰前,柳牵浪和自称是孤心独慕寨的月魂杀手一起震碎了幽蓝榷市第三层左侧屠魔九楼之后,当幽蓝迷雾散尽时。
柳牵浪白发微掀,握着九天仙缘剑矗立在原地并未动,而柳牵浪身前此刻已经暴露在月色下的月魂杀手。
脸上幽蓝的面纱灵光闪闪,手中月魂宝剑更是波光粼粼,身形也未动。
“刚才为何不杀我?”对方问柳牵浪。
“为什么一定要杀你?柳牵浪不想莫名其妙的杀人,尽管是为了得到金光之心!
如果可能,劳烦告诉我孤心独慕寨月魂杀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杀手组织,我想知道。”
柳牵浪微微点头,希望对方能够给出自己一些有用的解释。
“即便如你所说我也不会因此感激你,在第二人间没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不只是你我之间,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
所以要杀要剐,本月魂杀手随时奉陪。不过想要从我口中知道些有关孤心独慕寨的事,想都别想。”
对方的回答令柳牵浪失望透顶,而且对方说话的语调冰冷得比锋刃刺入身体还难受。
柳牵浪心里一阵嘀咕,亏对方还是一个女子,言语竟然如此充满煞气。
还是自己的几位爱妻好,相比之下,柳牵浪蓦然想起自己几位温馨的妻子。
“哼!看着像一个正人君子,而心里充满桃李绯思,真是可耻!”
柳牵浪想起几位爱妻,脸上一阵欣喜之色,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左手幽蓝的情人环。
不想对方竟然能够看透自己的心念,冷声嘲讽道。
“哦!”
柳牵浪惊叹一声。
“不管怎样,柳牵浪起码敢光明正大的想心中所想,表现自己真实的面目。
不像你遮着一方面纱,就连真面目示人都不敢,故作神秘,难道不可笑吗?”
柳牵浪反唇相讥。
悍妻辣手摧夫
“哼!不是本月魂杀手不以真面目示人,只是你不配看到本月魂杀手的面目而已!因为只有死人才有这样的资格!”
对方冷哼一声,不屑的瞥了柳牵浪一眼。
逍遙農夫 黃河之水
“你可知道,柳牵浪也是一个月魂杀手,就在今天清晨之时加入的,是第七颁花尊者负责给我和另外两位朋友下幽蓝石花令的!
说起来我们也算同门,何必说话如此刻薄!”
柳牵浪也亮出了自己是月魂杀手的身份。
“咯咯,真是胡说,你是哪门子月魂杀手啊,既然是月魂杀手,竟然连月魂宝剑都没有,鬼才信呢!”
柳牵浪话一出口,立刻遭到对方一阵嘲讽质问。
“难道只有月魂宝剑才算真正的月魂杀手吗?”柳牵浪诧异地问道。
“不错,你只有屠杀七七四十九人之后,才有资格得到月魂宝剑,否则你还算不上月魂杀手。
而且作为新的入门级月魂杀手,如果有一次执行任务失败,立刻都会遭到其他真正的月魂杀手追杀的!”
月魂杀手很崇拜的看一眼手中的幽蓝宝剑。
“你这是在告诉我,让我必须杀死你吗?能问问你仙号何人吗?”
柳牵浪感到对方有些莫名的熟悉,不知为何,一直不忍下杀手。
“真是废话,如果想告诉你,我又何必带着月魂面纱!”
对方嗤笑道。同时幽蓝的月魂宝剑摄入天宇射来的道道月华,再次朝柳牵浪风驰电掣般刺来。
柳牵浪一门心思想见到孤心独慕寨的高层,终于下定决心,口中发出一声清啸,下一秒之后,九天仙缘剑已经震啸着刺穿了对方的咽喉。
“呜——”
“你好狠心!”
当九天仙缘剑滴着殷红的鲜血的时候,柳牵浪身后的月魂杀手,月魂宝剑蓦然崩碎,身形慢慢倒了下去,双手捂着咽喉,呜咽说道。
柳牵浪二话没说,迅速反身射回,抬手便要摘去对方面纱。
“不要摘下我的月魂面纱,否则你会后悔的!滚开!”
柳牵浪手已经伸到对方的脸上,然而对方却声嘶力竭的喊道。
但柳牵浪岂会去听,手到之际,再抬腕的时候,一张无比柔美的脸庞便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随风峰主!?”
柳牵浪赶紧跪下,痛苦的喊道。
“哼!你这不肖子孙,本峰主提醒过你,不要摘下我的月魂面纱,那样你诛杀了我,就不会知道我是谁。
但现在知道了,你该认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吧!
你就是大逆不道的弑杀尊长的逆子!是昔日第一人间玄灵门的叛徒!叛徒……咯咯……”
随风仙子,浑身染满了鲜血,突然身形飘忽飞到千丈高空,然后怦然爆成了一团殷红的光雾。
“哈哈,抛下一朵幽蓝梨花令,这是我们月魂杀手杀人的规矩,恭喜你完成了第一个任务。这是你的十颗金光之心,给你!”
莫名方位看不到人影,也辨不清声音来源,但是柳牵浪惊愕的目光前妖异的闪烁着十颗金灿灿的金光之心。
“我杀了随风峰主!我是一个大逆不道之人?”
柳牵浪脸色苍白,心中无限痛苦,看到十颗金光之心,鼻息间突然嗅到一股奇异的芳香。
然后,柳牵浪竟然很听话的,自怀中掏出一朵幽蓝的石花儿令朝千丈高空那团殷红的血雾抛去了。
接着转身,脸色冰冷的朝幽蓝榷市另一侧屠魔九楼握着殷红划空的九天仙缘剑走去。
夜风嗖嗖,不久后柳牵浪又杀了一个人,动作极快,揭开被杀之人面纱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