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ss4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章 浴火重生看書-gp4au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日月交替,斗转星移。
凌云窟却是一片死寂,仿佛不存在时间的流逝。
幽灵马车因为温凰的死,早已显出原形,同样也因为温凰的死,骷髅马眼眶处的红光已经熄灭。
这一日,眼眶里倏得再次亮起了光芒。
轰!
马车旁一个人高的蚕茧猛地炸裂开来,露出了一道修长伟岸的身影,并放声长笑起来。
“无拘无执枕无忧,千载流光梦中留。孤鸿飘萍何处寄?几度争锋几度休!
我,任以诚又回来了。”
毒藥樓主和挽尊帝的尊嚴
任以诚看了看自己寸缕不沾的身体,头发和皮肤都没什么变化,不过之前傲人的双峰已经变回了一马平川。
再往下看去,是阔别已久的好兄弟……似乎强壮了不少。
“还是这具身体舒服,不过忽然少了那两坨肉,还真有点儿不习惯。”任以诚摸着自己的胸口,暗叹这肌肉的手感实在没有软肉舒服。
幽灵马车里有提前准备好的衣物。
一如既往的白衫,黑裤,黑靴,只是为了纪念另一个自己,他把外袍从黑色换成了红色。
穿好衣服,任以诚盘膝而坐,凝神感应身体状况。
如他所料,识海中和氏璧元神正熠熠生辉,俨然大有进境。
真气随心而动,原本中正平和的蜕变大法,如今已多出一种极之炽烈的火劲。
重生的过程中,蜕变大法吸收了麒麟血,从此再无威力不足的缺陷。
而因为人族先天灵力较弱,导致的蜕变之后会流失记忆的问题,也因为麒麟血的缘故得到了改善。
任以诚正自运功,突然双目圆睁,整个变成了血红色,一股暴虐的情绪从心底生出,浑身散发出了猛烈的杀机。
“完蛋,是疯血症!”
任以诚当即反应过来,昔年聂英只是误吞了一口,便已无法自控。
再看他,直接给火麒麟喝虚了,险些被他将血吸干,严重的程度可想而知。
片刻工夫,他的识海已经被染上了一层血色,满脑子都是破坏毁灭的欲望。
“杀!”
任以诚陡然咆哮出声,扭曲的面容宛若一头疯兽,就在他的意识彻底要被湮没之刻,和氏璧元神突然碧芒大盛,将血色压了下去。
任以诚当即清醒过来,急忙动念主动催运元神,和氏璧至正至善的力量沛然涌入体内。
去異界做女王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杀念正在飞速消退,麒麟血正在被和氏璧的力量净化。
足足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后,他的识海成功恢复清明。
“好险!”
任以诚长舒了口气,若非有和氏璧护身,他只怕就要化身麒麟魔,搞不好最后还要被风云合璧,给替天行道了。
调息片刻后,他又拿出了邪帝舍利,使出《吸功大法》重新拿回了皇世经天宝典的功力。
“咦!”
任以诚蓦地面露惊讶之色,原本十成十的真气,现在竟然没能将丹田填满。
却是他蜕变之时,身体受和氏璧元神的影响,周身经脉穴道变得比以前更加粗壮坚韧。
任以诚皱了皱眉,然后拿出了两枚血菩提同时吞下,体内登时爆发出一股磅礴热流,旋即又被浩瀚的经天皇气所炼化。
不把缺失的功力补足,他总感觉很别扭。
功行圆满,任以诚长身而起,伸了个懒腰,目光一瞥,看到了地上的争锋。
刀身已只剩半截,从当初被宋缺的天刀砍崩的缺口处而断开。
“老朋友,别着急,很快我就会让你重获新生。”
任以诚拾起争锋,轻轻抚摸着刀身,在四下看过后并未找见另外半截,想来该是还留在火麒麟的体内。
正思忖着,隧道深处猛然又传来了火麒麟的吼声,紧接着,就见一道巨大的身影飞奔而至。
此时的火麒麟再没了当日的威风,身上的烈焰已然熄灭,右前腿上方的伤口还在不断的滴着血,更有一块鳞片摇摇欲坠。
最神奇的是,它的目光中还透出了哀求之意。
任以诚眉头一挑,笑骂道:“你这货果然不傻。”
火麒麟垂下头,大眼睛盯着任以诚。
遇見厲警官 涼已愛
于它而言,眼前的人类让它感到十分亲切,它正是察觉到这些,才找了过来。
“也罢,我就帮你一把。”
任以诚耸了耸肩,他算是看明白了,火麒麟完全不知道他就是被其烧死的那个人。
他也完全不记恨火麒麟,甚至还有点感激。
“火火,你忍着点儿。”任以诚伸手按在火麒麟的伤口处,对方完全没有反抗。
《吸功大法》施展开来,滚烫似热油的麒麟血再次涌出,顺着任以诚手臂流了下来。
“嗤”的一声,争锋另外半截刀身被吸了出来,连带着那块鳞片也随之彻底脱落。
“我就好人做到底,再助你一臂之力。”
任以诚心念一转,蜕变大法出手,将真气源源输送到火麒麟体内,只见那道伤口顿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这些真气不但充满强大的生机,还因为吸收了麒麟血的关系,和火麒麟算是同根同源。
不但治好了它的伤口,假以时日,适才脱落的鳞片,连带着镶嵌在火麟剑上的那片,都会重新生长出来,再无弱点。
“这个我就当做是你送给我的礼物了。”任以诚将刚刚那块鳞片收了起来。
火麒麟秉承此方天地气运而生,有着不低的灵慧,自然也察觉到了本身的变化,双蹄扬起,激动的大吼了一声。
然后趴在了任以诚面前,温顺的将硕大的龙首向他蹭去,态度十分亲昵。
任以诚毫不客气的了撸了两把,得意非常。
撸猫撸狗算什么,撸麒麟才是真的刺激!
“火火,你有没有见过一幅刻着你自己的壁画?”
任以诚的手依旧按在火麒麟的头上,试着以元神跟它进行细致的沟通。
火麒麟立时点了点头。
任以诚心中一喜,正欲让其引路,元神突然生出感应,有一股恐怖之极的剑意即将现实。
“莫非是剑圣?他和雄霸的决战要开始了?”任以诚凝眉沉思,然后便决定先出去打探一下消息。
凌云窟里的东西跑不了,有火麒麟引路,晚些时候再找也来得及,但见识那灭天绝地剑二十三的机会却只有一次,不容错过。
“我有其他事要办,只能下来再来找你了。”任以诚交代了一声,转身向幽灵马车走去。
神農之妖孽人生
火麒麟歪了歪头,起身跟了上去,沉重的脚步声砰砰作响。
任以诚见状,再次按住火麒麟的身体,摇头道:“外边的世道很危险,回去好好养伤吧。”
明朝第一駙馬
火麒麟低头又在他身上蹭了蹭后,转身离去。
幽灵马车出了凌云窟,来到岸边时,任以诚突然停车跃下。
“傲寒六诀!”
任以诚深吸一口气,将右臂高高扬起,竖掌成刀,一式‘惊寒一瞥’猛然出手。
内力催动出惊人寒气,竟将周遭的水汽凝聚成一柄巨大的冰刃,带着将近二十丈长的磅礴刀气劈斩而下。
轰然一声爆响。
江水顿时波开浪裂,被从中断截,方圆一里的水面更是被冻结成冰,威势无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