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i2a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何時秋風悲畫扇-第六百八十二章 實驗田讀書-8hlvz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啥?”
应天城东郊,黄昏从田里站直腰身,看着来宣旨的太监,问了一句:“让我到五军都督府去领三十杖责?交出神机营中军指挥的符印?”
又尼玛出了什么幺蛾子事?
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对那小太监道:“请公公回去告诉陛下,我下午就去五军都督府找国公李景隆领这三十杖责,符印也会交到五军都督府。”
又笑道:“因忙农事,抽身不便,还请公公见谅,有机会了请公公喝酒。”
那太监是狗儿嫡系,知道黄昏不是小气的人,也没介怀。
不是每次出宫宣旨都能有好处拿的。
笑着那您忙,我这就去回旨。
黄昏目送小太监离去后,转身,看着原本拿着锄头在理地垄沟此刻却一脸惴惴的中年人笑道:“接下来几日,就要有劳老梁了。”
中年人有些犹豫,“事情倒是小事,可大官人你……”
受途 花開夢海
中年人姓梁,梁大。
梁大读过几年私塾,虽是三代单传,但家境不好,少小便给地主打长工,因聪明伶俐又喜欢钻研,很是受地主喜欢,于是多多少少攒了些钱,在十八岁那年租了几块良田,吃睡都在田头,第二年竟然大丰收,小赚了一笔。
又辛苦在田里劳作几年,攒了点钱娶了个邻家姑娘,过上了小富足的日子,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块属于他自己的田地。
可惜,这个目标基本上是没办法实现的。
不过梁大舍得累。
这些年他从地主手里租来种植的作物,若是遇到气候不好的年份,别人颗粒无收他也只是减产而已,别人一般收成他则会大丰收。
是以成了京畿附近最为出名的种田人。
当然,这个“出名”很讽刺。
也就乡里有名而已。
给梁大带来的利益不外乎就是地主愿意把地租给他,无他,梁大种田基本上都能有大好收成,地主收租有保障。
所以黄昏找到了他。
辣椒,番薯,苞谷,作为农作物第一次在大明境内种植,黄昏对农事处于一知半解状态,为了确保种植时不会出现意外,必须有经验丰富的老农来主导。
梁大是最合适的人选。
读过书,学习能力强,能够快速适应新鲜事物,又有丰富的经验,按照梁大的履历来看,基本上算是农业技术人员。
农业的进步需要这样的人才,所以黄昏让沈熙礼在京畿旁边买了几亩地,然后找到梁大,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让他帮忙打理这片地。
此刻见梁大以为自己要倒台了,于是笑道:“无妨,三十杖责,大概在床上躺几天就好,交出去的神机营中军指挥,也是陛下顺势的事情,这一次出征漠北,我不会去,神机营中军需要一位真正的指挥,你且放心帮我把这块田打理好便是。”
又道:“这些朝廷事你大概也听不懂,你只需要知道,一旦陛下出征北方,我这个从仕郎,就会到内阁去任职,依然是朝堂臣子。”
征讨北方,朱高煦和朱高燧两兄弟肯定要去。
朱高炽坐镇应天。
朱棣不会绝对放心,所以他会让和太子划清了界限的自己去往内阁,不过这是黄昏的一厢情愿的预断,极有可能朱棣会想法设法把黄昏弄到应天去。
毕竟神机营的事情,在朱棣眼中黄昏是专家。
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让梁大安心。
梁大确实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东家都说了没事,他一个农夫也只有选择相信,挥挥手示意身后那一群长工继续整理地垄。
黄昏看了看天色,差不多要到中午了。
我伐天下
不远处,一位匠人带着一群人从城内赶来,在这几亩地的周围开始用竹子搭建围栏,按照黄昏的意思,将这块田严密的保护起来。
黄昏一屁股坐在田埂上,拍了拍身边,“老梁,休息一下。”
重金屬搖滾之王
农田事,赶时间。
村官桃運仕 東南路
但也急不得。
梁大看着这位平和近人但又出手阔绰的年轻大官人,想了想,也不见外了,放下锄头来到黄昏身边坐下,不解的问道:“东家,我就有点好奇,听说您还是时代商行的大掌柜,又是当着大官的老爷,按说是绝对不缺钱的,这且不说了,您还是远庖厨之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读书人,为什么要如此费尽心思的东郊建立这样一块奇怪的田?”
重生之成為豪門公主 淺
魔君追妻,愛妃莫調皮
梁大确实很不解。
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有黄昏这样身家地位的人会亲自到田里来干活。
黄昏笑了笑,“这块实验田很重要,其实我可以说一句,我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在重要性上,都没有这块实验田重要,至于为什么重要,等作物长大成熟以后,你就明白了,现在且容我卖个关子。”
梁大不敢追问。
开玩笑呢,他一个白丁,而身边的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才及冠一两年,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如今京畿百姓,谁不知道时代商行。
笑道:“该不会是要种摇钱树罢。”
黄昏也笑了,“其实还真是摇钱树,不过这钱是摇到老百姓的腰包里,不是摇到我的腰包里,当然,最终我也是受益者。”
收敛笑意,“时间不早了,我说几点,老梁你千万要记住了。”
老梁立即道:“东家您说。”
黄昏沉吟了一阵,组织好语言,缓缓的道:“这块实验田,是京畿附近最好的田地之一,旁边就是河流,又高于河流许多,不会缺水,但又不会被水淹,说句难听点的话,这块地原本的主人是不愿意将它卖给我的,为此我找了应天府尹向宝出面,背着有可能被弹劾强抢良田的风险,行如此非常手段,老梁你就应知道它在我心中的重要性了。”
梁大笑了笑。
腹诽了一句,你这个不叫抢,不外乎是欠点人情,你们当官的人从地主手里买地,地主再不情愿也要给个面子,何况连府尹都出面了。
被迫卖地的那位地主也不会蠢到因为这几亩地和您闹翻。
黄昏继续道:“之所以说它是实验田,是因为这块田要种子的东西,还没有在大明以农作物的姿态出现过,属于第一次种植,所以基本上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而我们手头的种子不多,承受不起太多的失败,因此我接下来说的注意事项,你一定要记牢了。”
梁大立即认真起来。
黄昏也凝重的道:“这一季我们种植的叫番椒,我会动用一般的种子储备,所以如果可以,最好是一次能成功。番椒种子我等一两天会着人护送过来,你拿到以后,要像对待你家的胖小子一样珍惜爱护,在播种之前,需要用药水浸泡,这个你知道的罢?”
梁大点头,“这个我知道,也知道用什么药水。”
黄昏颔首,“浸泡之后,就要用温汤浸种,这是防止秧苗生病,这个你应该也是懂的,因为我听说过,你这些年种植,都有这两个流程。”
梁大认真的听着,点头,“东家您继续。”
黄昏于是继续道:“将浸泡过的辣椒种子用湿布包好,放置于温暖的地方进行控制温度缺牙,并且每隔六个时辰翻动一次,以保证它能够受热均匀,这有利于幼苗的发展。等这些准备工作做好了,就可以在播种,待一段时日发芽之后,一定要在合适的时间进行间苗,避免过于拥挤,同时将有病畸形的弱苗进行拔除,最后,将将增长到四到五片真叶的时候进行植定苗。”
顿了下,“这些操作你知道吗?”
老梁终于长出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有多复杂,不就是和我之前的种植方法一样吗,这我就心里有数了,东家您放心,只要种子没有问题,我保证让它们茁壮成长!”
这个事,整个京畿,我老梁都不行那就没人可以了。
这辈子啥都不会,就擅长这个。
黄昏大喜。
果然,术业有专攻啊,又不得不说,老梁之所以每年能丰收,确实是因为有着更为优秀的种植方法——自己说的这个方法,当下大明并没有普及。
老梁又道:“其实东家你还遗漏了不少需要主意的东西,种植期间,也要主意作物根部泥巴的干湿度,以及随着气温的变化,想办法找到这些作物最喜欢的温度等等……”
那年那歲那輕狂 情義叁哥
黄昏愕然。
旋即大笑。
实验田有你老梁,我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