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lrh爱不释手的小說 從1983開始-第八百八十三章 瑣事閲讀-mu4t3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没孩子的时候,根本体会不到三人世界多么珍贵。
有孩子之后,才发觉以前是那么美好。
——陈总、张总
曾几何时,他们第一次探讨生孩子的话题时,许非就说想多过几年三人世界。
如今,虽然小龙小虎才双双2岁,却已切身感受到:孩子是债,是冤家,是命中的天魔星!
所以只要有机会,比如两边父母来探望,就一定会抽身放松,缓解下压力。
这会,三人刚刚缓解完。
暑气方消,乍暖还凉,小旭裹着大毛巾坐在专属机位上网。因为她喜欢盘腿,为了姿势舒服,特意打了套桌椅。
许老师在另一台电脑玩《梦幻西游》,张俪窝在沙发上看书。
历史上,其实是西游三部曲,大话第一部,梦幻第二部,《创世西游》第三部,然而第三部扑了。
那大话、梦幻有啥区别,最明显就是画风,梦幻是Q版的。
游戏并非许老师的主产业,但确实赚钱,也非常重视。他不懂怎么开发,却明白一件好产品需要什么条件:
投入!耐心!创新!客户体验!
他刷了会游戏,又进虚拟社区看了看。
当年上线时,社区粗糙的厉害,钓鱼、宠物、种地之类的都是文字版。随着技术迅速提升,已经变成小动画了。
钓鱼有个池塘,点鱼饵、开始,一根钓竿抛进水里,然后强烈抖动,点击收杆。
钓上来的可能是各种鱼,也可能是各种破烂。许非把自己的怨念都扔给了开发组,空军机率极高。
被奪走的少女
“呀!”
正耍着,小旭忽叫道:“我QQ被盗了!”
深空之下 最終永恒
“嗯?”
“不知道,反正密码错误。”
“那找回来?”
二嫁冷血總裁 灩馨
“算了,反正是小号,我换个号继续吵。”
輪之序章軍旅人生
拥有一堆QQ号的祖安小旭,最热衷在聊天室里怼人,尤其《红楼梦》聊天室,偶尔拽着张俪一起。
“那不行,盗号得严惩,你先杀杀毒。”
许老师抄起手机给企鹅公司打电话,在线等处理,没多久挂断:“能用了。”
“嗯。”
寵妻甜絲絲:老公逼婚有新招 楚楚凍人
小旭二指禅飞快,怼人怼的不亦乐乎。张俪还是看书,连点眼神都欠奉。
而许非挂断不一会,手机响了,一瞧是小马。
“没事,一个号被盗了……找回来了,挺及时的。”
“嗯,有空,你说。”
那边开始长篇大论,他索性离了电脑,转移到沙发上,搂着张俪的一双腿摸来摸去。
好容易阐述完,他听明白小马的想法,道:
“这个腿吧,呸!
这个游戏产业确实有前途,可以做。我的意见是,先组一个自主开发的团队,以庞大的QQ用户为基础,推广一些休闲类的小游戏,慢慢再做大型网游。
代理?代理也可以,但要选好对象,到时可以再问我……”
“好的,我会认真考虑,谢谢许老师。”
小马71年的,也跟着叫许老师,这可是懂玄学的大股东!
网游大蛋糕,谁都想吃。
生化終結者 李小梨
企鹅在明年会代理一款韩国游戏《凯旋》,搞了几波“玩游戏送QQ”活动,起初人不少,但很快扑街。
游戏本身可能不咋滴,没留下啥印记。
试水失败后,企鹅暂且放弃了代理,从QQ堂做起,逐渐到QQ幻想,然后才是《地下城与勇士》《穿越火线》这些……
“哎,小马很努力啊!”
许非挂断电话,感叹了一下,又念起老马。
老马也挺久没联系,听说马已今服了。
…………
当游戏界热热闹闹时,于佳佳的橘子网正式上线。
许非正赶上这波热度,临时想到,让她加了一个版块,变成“电影、读书、音乐、游戏”四大类。
也就是说,这四类作品都可以评分。
且百般叮嘱:要避免橘子网成为文青的聚集地,要雅俗共赏,根正苗红!
此类网站靠的是积累,不是自己说我权威评分,我就是权威评分。影响力是随着新片,尤其有争议的新片上映而不断提高。
今年值得评的电影不少。
国内《寻枪》《我爱你》《天下无双》《天脉传奇》《冲出亚马逊》《河东狮吼》等等。
引进片《指环王1》《哈利波特1》《星战前传2》《蜘蛛侠》《风语者》,以及美版《初恋五十次》等等。
權少的王牌寵妻
这些都在大陆上映的,很能积累一波评分。
其中有部片《和你在一起》,陈大导的作品。质量还不错,许非很惋惜,想喷都没法喷。
等《无极》啊!
希望陈大导能接受对他电影的一切评论。
……
京郊,马场。
此处距机场较近,孤零零盖了几栋房,养着几十匹马,四处不见人烟。
要说生活,没人愿意在这生活。但它很适合做点特殊的事情,不受干扰的,静下心来的,比如创作。
这里是冯裤子和刘振云的据点。
“《1942》黄了,《老吴太太》也黄了,合着白忙大半年,抓瞎没项目。”
冯裤子夹着烟卷,满脸郁闷又带着几分期待。
刘振云了解他那德行,摸出一卷文稿,题目俩字:《手机》。
“刚写的小说,你甭看,没功夫等你看完。我给你讲讲,这灵感来自于现在越来越先进的通讯功能。
你看以前,都是写信。我寄出去,你寄回来,有个时间的浪漫在里面,也有很多错误和擦肩而过。
现在呢,想找你打电话吧,或者发个短信,你发我我发他,几秒钟的事。
这里也有很多错误和擦肩而过,我写的就是这种故事……”
“嗯嗯!好!”
冯裤子猛点头,精神头又起来了:“光听你说,我这项目就有了。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您是我的大恩人。”
他年初鼓捣这个,鼓捣那个,啥也没成功,有点丢脸。
本想低调藏身,谁知柳暗花明。
“也就是我们俩关系到了,刚出炉的给你拿过来……哎,不过你事先猜到了怎么着?早在这准备了?”
“屁啊!”
冯裤子抖抖烟灰:“我这么一个沽名钓誉的人,怎么可能浪费时间吃喝玩乐。是有家出版社找我,约我写本,呃,也算自传吧。
我答应了,跑这动笔来着。”
“你四十多岁就写自传?不太吉利啊。”
“那管不着,反正合同都签了。平时写剧本也挺顺的,冷不丁写自个吧,不知从哪儿下笔。”
冯裤子拿来一张纸,上面潦草的写个几行。
刘振云一瞧:专业、汪朔、好梦公司、贺岁片、许老师、艺术中心、葛尤、徐凡等等,全是核心词。
“别的好说,这位你怎么写?”
他点了点某个名字。
“我也愁呢!”
冯裤子搓脸,一嘴烂牙:“依我嬉笑怒骂的风格,肯定拿诸位开涮。但我吃人家的饭,又涮人家名声,不地道。
分寸也难把握,写高了谄媚,写低了冷落。
我得体现出一位相识多年的老友,以旁观者的姿态,对其十数年的丰功伟业做出几分不落痕迹的歌功颂德……”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