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r3gw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 愛下-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洛陽佈局(中)展示-ws6n6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杨密回到宰相府,他住在宰相府的一间小院里,有两名侍女专门服侍他,另外,他在宰相府还有一间官房,专门替刘丰处理各种繁琐事务。
现在刚吃过中午,正是大家休息之时,他回到自己院子坐下,刚端起茶盏,一名侍女在门口道:“老爷,刚才相国派人过来,让你有时间过去一趟。”
杨密正在想找什么机会见一见刘丰,没想到刘丰便主动来找自己了。
他连忙披上一件狐皮大氅,起身去见刘丰。
刘丰也有两处官房,一处在朝廷,一处在相国府,但刘丰基本上不去朝廷,都是在自己的相国府处理公务,主要是因为他自身能力有限,对幕僚依赖较重,很多事情他要先听取幕僚的意见后,才去面见天子,而做不到随叫随到。
杨密赶到刘丰官房,只见刘丰站在地图前发呆,便上前行一礼,“卑职参见相国!”
“先生来得正好,今天有件令人惊讶之事。”
修真之傍前輩 孫九娘
刘丰回头坐下道:“刚才鸿胪寺卿吴衡见来我,说泉州姚顺派特使来觐见天子,我现在才知道,泉州那边居然还有一个割据势力,长江以南并没有完全被晋军统一,这是大事,我要立刻去见天子,但我该怎么向天子汇报此事?”
杨密暗叫庆幸,中午才谈及之事,下午就来了。
“请问相国,可有泉州姚顺的情况介绍?”
刘丰取过一卷文书递给杨密,“这是使者带来的,关于泉州府的实力情况介绍,确实有点出乎意外,你先看了一看。”
杨密坐下,仔细阅读这份文书,他脑子里却在迅速转动,怎么配合晋王的战略意图。
鋼鐵雄心之艦男穿越記 半只青蛙
半晌,他放下文书对刘丰笑道:“实力还不错,确实出乎意料,尤其是水军,有战船三百多艘,这是好东西啊!”
刘丰点点头,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怎么向天子汇报此事。
“先生认为天子会怎么看?”
杨密明白刘丰的想法,刘丰不是想单纯汇报那么简单,而是要拿出一个方案来,而且这个方案要说到朱泚的心坎上,这样才能显出刘丰作为相国的价值。
杨密故作沉吟片刻道:“卑职觉得,天子对于结盟肯定是同意的,但这不是天子要的东西,关键是泉州要能为天子所用。”
“说得不错!”
杨密点到刘丰心中的痒处,他兴奋地擦掌道:“继续说,怎么才能为天子所用?”
四大名捕逆水寒
杨密微微笑道:“卑职仔细看了对方的实力,恐怕天子最感兴趣的便是对方的水军,如果能说服对方出动水军助我们进攻李纳,想必这是天子最感兴趣的方案,这也是对方最大的利用价值。”
杨密又压低声音道:“天子最想要的是战船,占领登州和莱州后,一旦有了战船,就能和辽东的朱滔联系,所以只要相国牢牢抓住这一点,定能被天子所倚重。”
刘丰连连点点头,他竖起大拇指赞道:“还是先生看得深透!”
心中有了底,刘丰立刻坐上马车进宫去了。
………
御书房内,朱泚惊奇地听完刘丰的汇报,他也很惊讶,居然在泉州地区还有一处藩镇,他是知道姚广平的,只是朱泚以为姚广平已经投降郭宋了,没想到姚家没有投降,姚广平死了,现在是姚顺掌权。
他回头问旁边的军师刘思古道:“军师怎么看这件事?”
刘思古对刘丰已经憎恨到了极点,他绝不会和刘丰共议国事,只要刘丰在,他都会保持沉默。
刘思古淡淡道:“想必刘相国已经有了高见,陛下为何不再听听他的想法?”
朱泚知道军师和相国之间矛盾已深,难以调和,他没办法,只得又问刘丰道:“相国有什么好的想法?”
刘丰现在胸有成竹,他巴不得刘思古闭嘴,他立刻道:“陛下,结盟是有必要的,陛下甚至封他为亲王都可以,但姚家首先要拿出诚意来,微臣认为,泉州姚家最大的优势就是有一支颇有强大的水军,这恰恰是我们的弱项,如果在我们攻打李纳之时,泉州的水军能够从背后攻打李纳,使李纳腹背受敌……..”
不等刘丰说完,朱泚立刻拍案道:“好!好办法,果然是高明之计!”
旁边刘思古的心中立刻酸了起来,虽然他也承认这个想法不错,但这个好办法应该由自己说出来才对,怎么能出自这个杀猪宰相之口。
这时,刘思古也顾不得矜持了,他主动对朱泚道:“让泉州船队远上登州、莱州,姚家未必愿意,不如让他们进攻明州,牵制江南晋军,防止晋军趁我们和李纳交战之时进攻淮西。”
这个方案稍微有点牵强,朱泚一时沉吟不语,刘丰察言观色,立刻明白天子对刘思古的方案有点不太满意,他抓住机会继续道:“让姚家攻打李纳,他有利可图,风险也不大,但要他进攻晋军,他们恐怕没有这个胆子,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陛下需要一支水军,姚家把水军送上门了,陛下岂能不收下?”
刘丰这几句话说到了朱泚的心坎上,他顿时龙颜大悦,呵呵笑道:“别人是来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岂能做有失道义之事!”
话虽这样说,他还是明显接受了刘丰的方案,他刘丰和刘思古道:“现在说什么都尚早,不如先和对方特使谈判,刘相国,你就全权负责和对方谈判,务必要求对方出兵,有他们的好处。”
刘丰心中得意,连忙躬身施礼,“微臣遵旨!”
惡化
他又得意地瞥了一眼刘思古,刘思古哼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他没必要和这种蠢材一般见识。
………
林耀祖赶到了洛阳,见到姚顺派来的特使,特使叫做蔡雍,是姚顺手下主管民政的司马,三十余岁,皮肤黝黑,身材也略显瘦小,他是第一次来洛阳,也是第一次来长江以北,对中原的情况完全不了解,林耀祖作为他的谈判副手从长安赶来,让蔡雍稍稍松了口气。
系統路上的炮灰者 殘花點墨
两人坐在后堂,一边喝茶,一边商议谈判之事,蔡雍道:“主公的意图,是希望朱泚能够牵制住郭宋的精力,使郭宋暂时无暇顾及泉州,只要再给我们三年时间,我们就能迁徙到流求岛了。”
林耀祖很惊讶,他从未听说迁徙到流求一事,他连忙问道:“什么时候开始迁徙去流求的?”
“老主公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他自从五年前剿灭了澎湖的海盗后,便考虑向流求进发,寻找一条退路,在晋军剿灭南唐后,老主公便开始向澎湖迁徙人口,目前已向澎湖迁徙了三千户,驻军五百人,下一步就是要在流求大岛北部建立一个立足点,只要三年时间,我们就能建立一座县城和港口,所以主公才考虑和朱泚结盟,寻求他们的帮助,让我们再赢得三年时间。”
午夜怪樓
林耀祖沉吟半晌道:“朱泚这个人很务实,我们如果拿不出他们想要的东西,我估计他们也不会对我们的结盟请求感兴趣,蔡司马,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
“这个我知道,主公也明确表态,只要对方要求不过份,我们可以考虑拿出一定的诚意,但对方也要拿出诚意才行,这是双方一起努力的事情,而不是只有我们付出。”
“谈判时间决定了吗?”林耀祖又问道。
四張藏寶圖
蔡雍点点头,“初步定在明天上午,由对方刘相国来和我们谈,但我不知道这个刘相国在对方朝廷中是什么地位?”
林耀祖笑了起来,“看来对方还是有诚意的,这个刘丰可是国舅,也是权倾朝野的第一权臣,不过他和掌握军权的军师刘思古是死对头,两人斗得很厉害,我们要当心刘思古破坏谈判。”
蔡雍叹了口气,“也多亏林兄来了,否则我还真是一头雾水。”
這坑爹的仙俠 麥子邪
说到这,蔡雍目光向堂下望去,他早就发现堂下站着一名身材魁伟的大汉,像一座铁塔般站得笔直,他身上透出一种凛冽的杀气,蔡雍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勇武的侍卫。
“他是什么人?”蔡雍向堂下之人努嘴问道。